首页

《掌权人》第251章 投票表决

中秋节放假通知范文 |

时间:

2021-07-12

|

【www.097110000.com--中秋节放假通知范文】

    刚踏入办公室还没落座,手机响了,是范晓灵打来的。

    “方大县长,酒醒了吗?头疼不疼?”

    方晟没好气说:“这会儿假惺惺关心有什么用?昨晚你可没少敬酒。”

    “哟,还真生气了?不会吧,”范晓灵笑道,“方县长,我可是正式向你请示工作呢。关于内城快速通道的建设问题,千头万绪,我计划今晚向你做个专题回报,好不好?”

    “今晚?”方晟一愣。

    她很无辜地说:“是啊,白天大家都很忙,哪有时间碰头?只能放到晚上了,有空没?”

    拿下她!

    方晟捏紧拳头暗暗想,身体某个部位也蠢蠢欲动起来。不过他依然保持冷静而慎密的思路:

    “你住区正府招待所吧?孤男寡女晚上一起谈工作,传出来谁信?”

    “我在市区买了个小套,知道的人非常少,可以让我们安静地……谈工作,随便多晚都行。”她越说越露骨。

    方晟沉默片刻,道:“这个……等中午才能回复你,防止有其它安排。”

    “没关系,反正专题回报总要做的,今晚不行明晚,我等你哟——”范晓灵故意拖了个长长的尾音,轻笑一声挂掉电话。

    又一个狐狸精!

    方晟恨恨骂道。到大宇当副区长后,范晓灵在他面前越来越放肆,不象以前碍于上下级关系终究有点拘束,语气也愈发*人。

    也难怪,上次与朱正阳通电话,提及范晓灵时说她已经下决心跟老公离婚,老公还象过去那样执意不肯,但范晓灵自打调到大宇后从没回过江业,并逐步把父母接到梧湘,有意形成夫妻分居的法律事实,最终由法院强判。老公虽气急败坏也没办法,范晓灵表面看上去风情万种,作风方面却把持得紧,令人挑不出毛病。在大宇人地两疏更是加强自律,从不越池半步。作为风华正茂的少妇,身体的寂寞和渴求可想而知。

    是你自找的,不能怪我!方晟自我安慰地想。我不是沉溺于酒色的坏男人,一切都是白翎惹的祸,谁叫她不好好呆在梧湘,非要冲到前线冒险。白翎要休养几个月,顾及赵尧尧身体又不能放开手脚折腾,火山在翻腾,岩浆在咆哮,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方晟选择爆发!

    上午尤东明特意过来详谈内城快速通道的事,别看昨天说得热闹,领导表态、分管领导支持、双方达成共识,落到具体操作还有大量而琐碎的工作要做,一个细节也许就会卡住整个流程,因此需要不断的沟通、协调和推进。

    “费书记那边没问题吧?”这句话尤东明前后问了三遍。

    方晟诧异地问:“有什么问题?本来就是富民大桥接到绕城公路的一部分,不过向前延伸公里而已,连立项都不需要,稍微追加一点预算就行了。”

    “是这个说法,不过……”

    尤东明总觉得没这么简单,不过作为副县长他只须考虑操作层面的事,费约如果反对让方晟头疼去吧。

    临近中午,叶韵打来电话,笑吟吟道:“前几天生意太好,中午晚上都满座,没好意思骚扰方县长。今晚有空吗?我提前安排了一个装修风格很温馨的包厢……”

    真是双喜临门!

    方晟两秒钟内就作出判断,笑道:“晚上有安排了,索性过几天等餐厅清静些再说。”

    “哪有老板希望餐厅清静的?当然越热闹越好啦,”说到这里她娇笑一声,“以后我提前约,到时可不能拒绝喔。”

    之所以舍叶韵而选择范晓灵,因为在方晟内心深处始终怀疑叶韵的身份,不敢与她纠缠过多,而范晓灵不同,履历一目了然,性格、脾气、品质基本了解,她的身份和地位也不会暴露两人的私情,就象樊红雨一样。

    如果说以前范晓灵刻意接近他解释为仕途需要,现在几乎与他平起平坐,恐怕更多渴望身体交流。

    想到这里,方晟体内涌起一股热流,恨不得立即飞到梧湘。

    下午费约突然通知召开常委会,入座时脸色很不好看,常委们顿时惴惴不安,不知哪个地方触了霉头,唯有方晟一脸淡定。

    他知道最近费约不称心的事情太多:人事调整名单迟迟未达成一致;爆炸案余波未了,省公司厅督察组还在江业;“百亩试验田”项目费约事后才知道另有玄机,后悔不迭等等……

    “现在开会!”费约沉着脸说,“在讨论正题前我想重申一下组织原则和纪律,那就是凡涉及江业重大利益和重大工程项目,必须经常委会集体研究通过,而不是某个领导在某个场合随意拍板,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给外界造成误会!”

    常委们面面相觑,不明白费约话中所指,只有方晟和吴玉才心中有数,知道费约的邪火发在哪儿,原来就是与大宇洽谈的内城快速通道项目。

    难怪上午尤东明反复询问,八成透过某个渠道得知费约大动肝火。

    会议室里静得仿佛连心跳都听到。

    还是费约打破沉寂,道:“今天早上我刚听到一个消息,说江业要跟大宇合建一条内城快速通道!可笑的是消息来源不是我们江业,而是梧湘某位领导!同志们,这说明什么?某些领导干部已经把常委会视作可有可无,敢于坐在自己位置上随意立项、决定江业广大人民群众的前途命运了!试问一下,这种行为,这种态度,这种做法是不是很过分?”

    众目睽睽下方晟道:“关于内城快速通道项目,我解释一下……”

    “不必解释!”费约打断他的话,态度强硬地说,“我不同意这个项目!三年前就不同意,现在还是不同意!这条路一旦建成,根本不是大宇所忽悠的那回事儿,而是引狼入室啊同志们!原先江业主要服务业、高消费群体都往梧湘跑,但毕竟有三十多分钟车程,没车的人不方便;快速通道通车后,车程又减少十分钟左右,况且大宇区域本身就有几条美食街和商业中心,对江业**更大。再谈到纺织、电子仪表等轻工产品,江业始终处于弱势地位,依靠县里优惠政策和保护措施才勉强生存,而大宇在轻工产品方面处于全市领先地位,可想而知快速通道建成后会有多少产品涌入江业,那可是致命打击呀同志们!还有房地产市场,正府正在城郊建居民小区,你们知道大宇在规划的快速通道两边盖了多少楼房?六十多幢!他们在市区卖不动,已把目光投向江业,希望江业老百姓替他们托起已经明显回落的房产价格!总之,我坚决反对这个项目,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常委们被费约连珠炮的发言和坚决的态度震住了,半晌没人吱声。

    还是方晟说话。

    方晟扫视大家,缓缓道:“费书记处处为江业老百姓着想,其心可悯,出发点当然是好的,可是,有时善意是否代表正确呢?我看未必……”

    啊,方晟公开叫板了!

    方晟居然在费约极度震怒的情况公然顶撞,这是江业常委会从未有过的情况!

    “怎么个未必法?”费约声音冰冷到零下二十度,每个字仿佛掉冰碴。在强大威慑下常委们都不敢做小动作,甚至连拿茶杯的勇气都没有。

    方晟微微一笑——这种情况下他居然笑得出,而且笑得很轻松。

    “费书记担心江业轻工业遭到大宇**,这笔账我倒是算过,每年江业为了扶持本地企业,推出名义繁多的免税减税政策,仅此一项地税少收两千多万,吴县长,是这个数字吧?”

    吴玉才不敢正视费约的目光,低头道:“两千七百万。”

    “正府损失税收的代价是什么,强制性要求各大商场、超市定向采购,机关事业单位定额采购,可价格却比梧湘市场价还高。就是说正府贴了钱,老百姓不但没落得实惠反而增加了生活成本,这是第一笔账……费书记,需要我继续说吗?”

    费约冷冷道:“常委会人人都有发言权利,想说话没人拦你。”

    “谢谢,”方晟微笑道,“第二笔账是费书记担心的房地产市场,为什么江业人都跑到市区买房?原因很简单,江业七八年没盖一座居民小区,老百姓要改善居住条件当然到有房子的地方买了,对不对?现在江业盖自己的房子,虽然还没对外销售,每天打到售楼处的电话就有上百个,甚至已有人找东明县长批条子,呵呵,说个笑话而已,现在是市场经济,房价由市场供需关系决定,任何条子都不管用的。大宇盖六十幢楼房,能否卖得动,卖给谁,根本不是我们考虑的问题,考虑也没用,只要做好自己的项目,获得老百姓信任,跟谁竞争都不怕!”

    仲安顶着压力说了一句:“方县长信心很足啊。”

    “多谢仲书记支持。第三笔账我想不必算了,服务行业、高消费群体为什么涌入梧湘,问题出在自身,小洋葱西餐厅开业后持续火爆充分证明这一点。我们只有不断努力,引进更多优质服务,才能真正振兴江业相关产业,让老百姓心甘情愿地掏钱。”

    长时间沉默,费约似已不愿跟方晟多费口舌,语气很重地说:

    “方县长说得有道理,但道理仅仅是道理,理论上高度正确的实践未必可行,一个西餐厅、一个居民小区的成功不能说明什么,不能以点盖面。内城快速通道项目我不同意,常委会不同意,这事就这么定了!”

    县委书记正式拍板,按理说争论应该告一段落,性子急的常委已经合上笔记本准备散会。

    谁知方晟还有话说:“费书记,你不同意,不代表常委会不同意。你虽然是班长,在大家取得统一意见前不能代表常委会,比如我就坚决同意。”

    “格登”,所有人的心都往下**。

    这句话意味着县委书记和县长公开决裂!因为这句话要记入会议记录的。

    费约没立即说话,气氛凝固得象要爆炸。

    “你想怎么办?”费约问。

    方晟道:“常委们都发表自己的观点,常委会嘛本来就是自由表达、充分讨论的场合,不能只有书记县长说话,对不对?”

    其他常委暗自嘀咕,你俩剑拔弩张的样子,哪个敢说话?

    费约又问:“如果意见还不一致呢?”

    “投票表决!”方晟斩钉截铁道,“少数服从多数是民主集中制的精髓,我们都应该遵守游戏规则。”

    时间停滞,分分秒秒都让会议室里的人觉得窒息,恨不得下一秒就跑出去。

    对江业常委会来说,投票表决是被遗忘已久的名词,早在费约成为县长后,便以其强势霸道的作风控制了常委会,凡他同意的就通过,凡他不同意的就不通过,根本没有投票表决的说法。

    从另一个角度讲,由于费约长期在江业形成的威望和权势,投票只是形式并无悬念,有时即使他的对立面,出于种种考虑也会保持意见一致。

    方晟既然敢提出投票表决,说明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自信。

    又是长时间近于窒息的沉默,费约阴冷地说:“同志们都说说。”

    过了会儿仲安首先表态:“内城快速通道有利于江业与梧湘的经济融合,我赞成。”

    仲安是空降干部,上任后一直被架空无所事事,本来就对费约有看法,站到方晟这边是情理之中的事。

    “费书记和方县长说得都很有道理,想来想去难以定夺,我就弃权吧。”孔天亮笑模笑样一个也不得罪。

    “我觉得费书记担忧得对,江业在大宇面前是弱势地位,防人之心不可无。”吴郑荣自然是费约坚定的支持者。

    接下来耿复、邵元存和邱秋相继表示支持费约,特别邱秋表现得咬牙切齿,仿佛与方晟有深仇大恨。实际上也是,正因为方晟在常委会上揭开水稻直补资金的盖子而且剑指四源镇,弄得邱秋无法在四源镇立足,辛辛苦苦搭建的领导班子也全部拿下,可以说是一败涂地。

    投票继续进行中……
延伸阅读
正当吴一楠疑惑地看着洪峰的时候,程叶给大家说道:“我今天请大家来吃个便饭,主要也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快乐……今“后来呢?” “后来,唐小木要求吴极立即去做整容手术,如果不做的话,分分钟被人认出,于是,两个多次到韩国进“峰子,这是真的!公安机关按正常的程序通知黑子的家属,说杀害黑子的嫌疑人抓到了,没想到冷眉……”棒子激动地说道。
2021-08-01
听着手机里传出祈福的声音,祈福一下愣住了,周实更是不相信地看着祈福…… 当听到祈福收钱和拉扯**丽丽的话音“那我们这本营业执照还有没有用?”乔子转过身来看着祈福和周实。 “当然有用!如果没用了,我们会通知你们的。“我们手上都是他的证据,怕什么?”丽丽说道。 “就怕是最后这些证据都不是证据呀。”乔子说道。 “你什
2021-08-01
程叶办完手里的事,便站了起来,向餐桌走去。 “程副书记,怎么去那么久呀?”看着程叶走来,洪峰打着招呼。洪峰似乎在沉思,没有理会程叶。 “好吧,随你怎么想我吧,我无所谓了!”程叶把通知往桌上一放,便收拾东西起来
2021-08-01
“你干什么?小心老子收拾你!”此时的严立玉才完全反应过来,一把扯过被子盖住自己,对着包良珍大声地吼最起来。“你都光着屁股上了人家的床了,还怕我说露骨?”包良珍咬着牙说道:“你是不是还会说,你跟那臭女人是、纯洁的革命友情“对不起,严主任,这真不是指挥,我只是提醒您,这份会议通知很重要,姚书记要亲自参加会议的……”陈妮赶紧解释道,声
2021-08-01
啥文件这么大作用?原来是市编制办的紧急通知,大意就是全市开始整顿缩减编制,即日起不准扩编,已有编制统计上报,凡有“没有啊。”马小乐咧嘴一笑,“我哪里不开心了。” “别在我面前装。”米婷道,“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虽然我现不过令马小乐庆幸的是,他只是借教育局姑且呆一阵子,否则他可真的要抑郁了。“惹不起我躲!”马小乐自语道,“老狐狸还
2021-07-31
一会儿,李副主任来了,拿着个文件材料,“马局长,伍局长阅示的文件,你看看。” 接过来一看,是个会议通知,有马小乐看了看四周,都盯着他看,钱奋发也是,似乎都感觉出了他是有所准备的,都想听他谈点东西出来。 “这个,理“哦,感情是她没有浪费你这个资源呐。” “她才不会浪费资源呢。”范枣妮道,“那女人,会装傻,说话做事跟很天
2021-07-30
胡子梅的“我宁愿意要马建军”这句话,终于让吴一楠知道,不是马建军不愿意,是胡子梅不愿意! 吴一楠实在是想不胡子梅轻轻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摇头,道:“他说他是正职,副秘书长是副职,他堂堂些个县委书记,就一个正处级,来当一个胡子梅无奈地点了点头,道:“要不要现在就通知他?” 余晓兰想了想,摇头道:“不用,过会之后,直接给他发调令
2021-07-28
刘云飞看完这个短信息,心里面一下子就纳闷了,自己这怎么就高升了呢?还没有人通知自己呢,这样一想,刘云飞立刻就想着给曦姐挂刘云飞再次钻进衣柜后,云曦儿开始缓缓的换了睡衣,只见她缓缓的转过了**,对着躲在衣柜子里面的刘云飞温柔的说了一声,“宝贝
2021-07-26
“高助理,你就放心吧,局里面的规矩,我是懂的,这个不会让您吃亏的,您就放心过来吧,待会我们局办公室的美女小玉会给你发个信“什么?给高小民通知一下,今天晚上高处长也去吗?”小玉一时间还真是搞不懂刘云飞主任的意思了,她立刻就小声问道,这个时候,
2021-07-26
“人真的没有去?老头子,你不要骗我,真的好好的?”老婆子立刻就显得有些惊喜了,她的脸上这还挂着一丝晶莹的泪花呢,老婆子的但是,介于自己还没有和这个男人离婚,在法律上面还有着一定的夫妻间的权利和义务,云曦儿忍住了自己心中的怒气,立刻就对着老爸
2021-07-26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