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掌权人》第66章 妙手扭局

中秋节放假通知范文 |

时间:

2021-07-12

|

推荐访问

掌权人方晟 掌权人

【www.097110000.com--中秋节放假通知范文】

    “唔,是这样……”童彪心一横,不管不顾地将刚才在韩书记办公室说的,以及后来又想的修饰性说辞讲了一遍,最后慈祥地说,“小方镇长对县里的贡献有目共睹,即使不在领导小组位置,今后在实际操作中还需要三滩镇以小方镇长为首的领导班子配合,因此不要多想,也不要误会,县里确实是从保护年轻干部角度出发,而且韩书记也是赞成的……”

    一句“以小方镇长为首的领导班子”,暗示镇书记位置尽早给方晟,后面再加上“韩书记赞成”,双重杀器,显示童彪手段之圆滑稳健。

    既然书记和县长已达成共识,还有何商量余地?由童县长亲自谈话是表示尊重,换普通干部,比如上次临时换掉领导小组成员,就是县委办打电话通知一下罢了。

    方晟微微欠了欠身体,道:“我服从县里的安排,保证尽心尽力抓好本职工作。”

    他没流露半点委屈和愤怒。

    出了县长办公室,他没去找韩书记,而是直接开车回三滩镇。路上接到肖翔等人电话,他淡淡说没事,还是那句老话,大家安心工作,该有的总会有。

    下午朱正阳打电话求助,说因为没谈妥搬迁补偿款,工作组被花溪村七组村民围困。

    方晟立即赶到现场,只见朱正阳等三人正被手执锄头、镰刀、扁担的村民困在菜田旁边的草垛间,粗略一估足有二三十人。

    方晟大声叫道:“我是镇长方晟,大家有话对我说。”

    呼啦,村民们又将他围在中间,气势汹汹你一言,我一语,意思有三层:一是补偿款比夹子沟等两个村低,必须一碗水端平;二是补偿面积的计算有欠公道,村民明显吃亏;三是对镇里安置工人的方案不满意。

    听完这些方晟心中有了谱,说:“首先,农田与菜田的补偿标准不同,这不是一碗水的问题,而是大碗与小碗的问题,你们要端平没道理;其次,补偿面积不单是田头丈量问题,还关系到田亩质量、受损程度等多种因素,你们说吃亏,那么你们拿个办法,我来看,只要公道合理就行!至于安置工人,这可不是大学生找工作,可以挑肥捡瘦,都一窝蜂往收入高待遇好的企业钻,稍微差点就不干,哪有这样的道理?镇里的原则是保证拆迁户有饭吃,至于你想吃得更好,你得有技术,有生产经验,有管理水平,否则让我怎么办?人家企业不是福利机构,要赚钱的,对不对?”

    这么一说大部分村民平息怒火,仍有少数不依不饶,非要给个说法,否则打死也不搬。本来基本控制的局面经他们煸风点火又闹腾起来。

    方晟很不高兴地一扫全场,问:“有多少人不想搬?”

    “我!”

    “我!”

    唰地竖起十几只手,方晟郑重地说:“镇里充分尊重大家的意见,现在我决定,沿海观光带绕道施工,不从花溪村七组经过,因此不存在搬迁问题了,大家都回去吧。”

    说罢带着朱正阳等人上车。

    村民们面面相觑,都没料到方晟这样表态。搬迁对他们来说其实是件好事,闹事不过想捞更多好处,倘若绕道施工,一切将化为泡影。不知是谁带头叫道:

    “快拦车,我们都搬,一定搬!”

    村民们将丰田车团团围住,一个个叫道:“方镇长下车吧,我们不对。”

    “方镇长,价格还可以商量,我们肯定会搬的。”

    方晟疲惫地挥挥手:“正阳跟他们谈,我先回镇。”

    途中接到爱妮娅电话,说明天带施工组到黄海,准备正式施工前的数据测量和地质勘探。方晟说我已不负责对接,待会儿发个号码,你直接跟贾主任联系。

    “换人了?”爱妮娅很意外,“你主动要求,还是县里决定?”

    “有区别吗?”

    “你说呢?”

    方晟揉揉眼道:“爱代表,基层工作非常复杂,有时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总之我很平和地接受了这次调整,目前正在集中精力处理景区搬迁问题。”

    “就是说你是被迫的?”

    “别说得那么难听。”

    爱妮娅沉默半晌:“好,我明白了。”

    第二天怡冠施工组突然来到黄海,事先居然没通气。贾银柱慌里慌张捧了一大叠报表资料来到会议室,不料爱妮娅根本没问数据,连抛十几个关于建设方案的问题,重点是森林公园规划细节,贾银柱勉强答了两三个,其它只能向程庚明等人求援。

    这些问题都是上次爱妮娅与方晟探讨过的,程庚明感觉她有帮方晟出气的意思,埋头假装看资料,一言不发。

    果然,爱妮娅淡淡道:“贾主任功课做得不够,先回家复习几天再来。”说罢起身出了会议室。

    大家以为她到旁边休息室,谁知直到中午都不见人影,吴工壮起胆子打电话一问,才知她居然已回到省城!

    这下领导小组慌成一团,贾银柱立即打她的手机,不接,再打关机。

    “怡冠除了爱代表还有谁负责这事?”贾银柱额头满是汗,知道今天糗大了,“是总经理吗?”

    吴工说:“爱代表全权负责,总经理也管不了。”

    “那……”

    贾银柱面如土灰坐了半个小时,耷拉着脑袋向童彪回报。童彪恨铁不成钢将他臭骂一通,说你不做足准备跟人家谈什么?你以为对接工作是谈恋爱啊?谈恋爱还要把自己打扮得漂亮点呢!

    骂归骂,问题还得解决。童彪领着贾银柱见韩书记,韩书记很意外竟卡在爱妮娅这一关,当下笑眯眯说:

    “还得麻烦童县长出面,一定要联系上爱代表,表明县里认真负责的态度。”

    言下之意我不管了,谁弄的烂摊子谁负责。

    童彪唉声叹气回到办公室,暗想爱妮娅把事情做这么绝,看来自己出面也没用,唯有找发改委!

    童彪打电话找到昔日劳动厅分管副厅长,请他出面先跟发改委施处长打声招呼,然后才小心翼翼拨通施处长的电话,将目前面临的僵局说了一遍,请施处长代为协调,推进对接工作。

    施处长不冷不热说:“黄海的事我听说了,怎么搞的临阵换将?沿海观光带项目是数百亿的大工程,不能视为儿戏!”

    “县里一直高度重视……”童彪满头大汗解释。

    施处长才不管他说什么,继续道:“怡冠长期负责省里重要工程管理,经验丰富,操作严谨,多次受到省和国家嘉奖,黄海要放下架子谦虚向怡冠学习。就这样,再见。”

    童彪瞠目结舌,被突然其来的闷棍打得发懵。敢情发改委已经知道爱妮娅中途回省城的事,却持支持态度,认为黄海要对此事负责!

    不管怎么说,工程耽搁不起,哪怕延误一天,上级是要严厉追究县领导责任的!

    童彪再打爱妮娅手机,还是不接,没办法只得发了一条态度诚恳、语气谦卑到连自己都脸红的短信,谁知如同石沉大海,对方就是不回应。

    捱到傍晚,期间贾银柱不知来打探了多少次,并说工程组其它成员准备明天回省城,此时正在对接的财务组和后勤组也中止工作,说要等爱代表指示。

    这不是明摆着罢工吗?

    偏偏这事又怨不得任何人,只能怪自己太草率!童彪看看时间,离下班只剩十分钟,暗想不能再拖,否则明天又得耗一整天。

    唉,反正早上已打脸了,不妨把右脸也送给人家打一下!童彪硬着头皮二度来到韩书记办公室,沉痛地说:

    “韩书记,人家不认可我们一片好心哩,怡冠那边工作停摆了。”

    今天发生的事韩书记了如指掌,但假装吃惊的样子:“啊,项目工期省里专门下发红头文件的,那可耽搁不起啊童县长。”

    童彪悻悻道:“我知道,可爱代表就是不接电话,发短信又不回,唉,没办法沟通……”

    “请发改委领导协调?”

    “试过,没用,”童彪当然不好意思承认吃了瘪,愁眉苦脸道,“听说财务组和后勤组都要等爱代表通知,这事……”

    韩书记心里暗乐,却满脸沉重道:“是啊,临阵换将确实犯了大忌。”

    童彪见他就是不表态,连骂几十声老狐狸,只得亮出底牌:“韩书记,我觉得解铃还需系铃人,要不再把方晟叫过来?”

    韩书记叹了口气:“童县长啊,人家小方镇长不是泥塑菩萨,不能昨天才让他不干,今天又让他干,好像县里决策如同儿戏似的,别说他会有意见,传出去也是笑话。”

    童彪一想也是,倘若方晟真撂担子不干,自己根本拿他没办法,要知道昨天是代表县领导专门找他正式谈话的。而且方晟不干,韩书记巴不得看笑话,最终自己将对影响工期负责。

    “那怎么办?”童彪分寸大乱,“要不麻烦韩书记亲自出面?”

    这话已带有哀求的意思了,韩书记可不是善男信女,容易动感情,他清楚越是这种时候越能提高价码,当下不慌不忙喝了口茶,道:

    “不好办呐,昨天县长换下他,今天书记扶他上,人家还以为书记县长搞权力斗争呢。”
延伸阅读
正当吴一楠疑惑地看着洪峰的时候,程叶给大家说道:“我今天请大家来吃个便饭,主要也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快乐……今“后来呢?” “后来,唐小木要求吴极立即去做整容手术,如果不做的话,分分钟被人认出,于是,两个多次到韩国进“峰子,这是真的!公安机关按正常的程序通知黑子的家属,说杀害黑子的嫌疑人抓到了,没想到冷眉……”棒子激动地说道。
2021-08-01
听着手机里传出祈福的声音,祈福一下愣住了,周实更是不相信地看着祈福…… 当听到祈福收钱和拉扯**丽丽的话音“那我们这本营业执照还有没有用?”乔子转过身来看着祈福和周实。 “当然有用!如果没用了,我们会通知你们的。“我们手上都是他的证据,怕什么?”丽丽说道。 “就怕是最后这些证据都不是证据呀。”乔子说道。 “你什
2021-08-01
程叶办完手里的事,便站了起来,向餐桌走去。 “程副书记,怎么去那么久呀?”看着程叶走来,洪峰打着招呼。洪峰似乎在沉思,没有理会程叶。 “好吧,随你怎么想我吧,我无所谓了!”程叶把通知往桌上一放,便收拾东西起来
2021-08-01
“你干什么?小心老子收拾你!”此时的严立玉才完全反应过来,一把扯过被子盖住自己,对着包良珍大声地吼最起来。“你都光着屁股上了人家的床了,还怕我说露骨?”包良珍咬着牙说道:“你是不是还会说,你跟那臭女人是、纯洁的革命友情“对不起,严主任,这真不是指挥,我只是提醒您,这份会议通知很重要,姚书记要亲自参加会议的……”陈妮赶紧解释道,声
2021-08-01
啥文件这么大作用?原来是市编制办的紧急通知,大意就是全市开始整顿缩减编制,即日起不准扩编,已有编制统计上报,凡有“没有啊。”马小乐咧嘴一笑,“我哪里不开心了。” “别在我面前装。”米婷道,“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虽然我现不过令马小乐庆幸的是,他只是借教育局姑且呆一阵子,否则他可真的要抑郁了。“惹不起我躲!”马小乐自语道,“老狐狸还
2021-07-31
一会儿,李副主任来了,拿着个文件材料,“马局长,伍局长阅示的文件,你看看。” 接过来一看,是个会议通知,有马小乐看了看四周,都盯着他看,钱奋发也是,似乎都感觉出了他是有所准备的,都想听他谈点东西出来。 “这个,理“哦,感情是她没有浪费你这个资源呐。” “她才不会浪费资源呢。”范枣妮道,“那女人,会装傻,说话做事跟很天
2021-07-30
胡子梅的“我宁愿意要马建军”这句话,终于让吴一楠知道,不是马建军不愿意,是胡子梅不愿意! 吴一楠实在是想不胡子梅轻轻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摇头,道:“他说他是正职,副秘书长是副职,他堂堂些个县委书记,就一个正处级,来当一个胡子梅无奈地点了点头,道:“要不要现在就通知他?” 余晓兰想了想,摇头道:“不用,过会之后,直接给他发调令
2021-07-28
刘云飞看完这个短信息,心里面一下子就纳闷了,自己这怎么就高升了呢?还没有人通知自己呢,这样一想,刘云飞立刻就想着给曦姐挂刘云飞再次钻进衣柜后,云曦儿开始缓缓的换了睡衣,只见她缓缓的转过了**,对着躲在衣柜子里面的刘云飞温柔的说了一声,“宝贝
2021-07-26
“高助理,你就放心吧,局里面的规矩,我是懂的,这个不会让您吃亏的,您就放心过来吧,待会我们局办公室的美女小玉会给你发个信“什么?给高小民通知一下,今天晚上高处长也去吗?”小玉一时间还真是搞不懂刘云飞主任的意思了,她立刻就小声问道,这个时候,
2021-07-26
“人真的没有去?老头子,你不要骗我,真的好好的?”老婆子立刻就显得有些惊喜了,她的脸上这还挂着一丝晶莹的泪花呢,老婆子的但是,介于自己还没有和这个男人离婚,在法律上面还有着一定的夫妻间的权利和义务,云曦儿忍住了自己心中的怒气,立刻就对着老爸
2021-07-26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