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人生》第七十三章 少奋斗十年

国庆节放假通知范文 |

时间:

2021-07-13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国庆节放假通知范文】

    阳云县近年来最大的个引资就在国庆节前夕落成了,就在中标的第二天的签字仪式上,县委县府的很多领导都出席了。

    这是阳云县的大事,更是石黄镇人民的大事,一个预计三年投资上亿规模的大厂,不说矿石原料的钱,就拿以后每年上千万的税收来说,无疑是对县经济发展作了个巨大的推动作用。

    整个谈判过程县里都没有参与,不是他们不该参与,而是各方面的关系、各方面的压力,使得他们不敢参与,最终让这艰巨的任务落到石黄镇党组成员头上。

    因此,石黄镇除了矿石资产付给县里三分之二外,就连税收,都揽下近一半,这收入,不光很多乡镇眼红,各自到处寻找矿脉,而www.guanchangxiaoshuo.com且县里很多领导都看不过石黄镇得的益处,但是没法,县委县府两大巨头都点了头,除了眼红之外,还是眼红了。

    当然,这种眼红也使得很多在关系的人都盯上石黄镇镇长那空位。

    如此大笔收益,不论是谁做书记、镇长,只要不是能力太差,石黄镇的经济与发展绝对是走到各乡镇的前沿,也更是最容易出政绩的前沿镇了,因此,有关系之人,又如此不眼红呢?而且就连才进镇政府两三个月的刑明宇,都一举混到副科级,自认为能力不比刑明宇差的人,哪有不找关系混过来的道理。

    这不,在签字仪式后的酒会上,同坐在刑明宇一桌的县委黄书记的秘书——向世平,一个头发梳得光亮,看似特有精神的高个子、偏瘦的、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端起酒杯,向石黄镇除卜杨陪同黄书记他们一桌外的几位党组成员频频敬起酒来。

    “刑镇长,你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啊,呵呵,以后还请多关照关照哦!”向世平堆着笑脸,端起酒杯,还没有刑明宇他们开始发难之前,就率先站了起来,笑呵呵地对着刑明宇笑道。

    刑明宇哪里不知道官场的规矩,县委书记贴身秘书绝对不是他刑明宇个楞青头所能比拟的,看到向秘书敬了过来,忙起身笑道:“向秘书,您不是在拆杀我吧,不论您客我主这话来说,就说您的学识和才干,都不是我们这些镇里的人所能比拟的啊,以后,还是我们多向您学习学习才是啊!”

    刑明宇的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让旁边赵宁凯他们全都附合着笑道,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官场上,不论是县,还是市,甚至省,各方势力,都讲究的平衡,任何地方,不可能绝对地让某人独大,也不可能让某方势力独大。

    就拿阳云县书记、县长两人的任职来说吧,黄天浩、谭术林两人的不和,大多数都是市里有意而为之的,石黄镇也同样是个理,卜杨、汪明华两人的安排,也是书记、县长斗争的结果,现在依靠黄天浩的汪明华下了,那么,下个镇长之人,就必定是黄系的。

    而向世平跟着黄天浩好几年的,据小道消息说,两人还是亲戚关系,石黄这蛋糕,他向世平的机会自然是最大了。

    “呵呵,好你个刑明宇啊,我们之间可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吧,啷个如此讽我哦!现在谁不知道你刑大学的大名啊,就连我们委办的后勤的牟星,你高中的同学,也常在我耳朵吹你的大才啊!你啊你,这话可不当我是朋友了哦?”向世平皮肤较白,人偏瘦、偏高,此时喝了点儿酒,整个脸色微红起来,如果不是看到他脸上的笑容,还以为正在气闷气般呢。

    “牟星?恩,想不到向秘跟牟星关系好啊?”刑明宇听到这名字子,脸色微微变了下,兴致不高地淡笑着道,他两次受到那小子的冷嘲热讽,此时提到他,脸色,自然不好看了。

    刑明宇任石黄副镇长,这消息,在县委、县府,甚至阳云整个官场都传开来了,当然,不是那副镇长有多大,而是刑明宇的速度是阳云历年来升迁最快,时间最短的,而作为县委办后勤科的副科长牟星,自然会听到消息。

    向世平跟着黄天浩这么多年,自然是善于查言观色之人,从刑明宇的表情,他就知道牟刑两人关系不是牟星所说的那样好,忙笑道:“只是经常上下班碰得到,也谈不上什么关系,呵呵!来,喝酒。。。”

    就在刑明宇觉得自己是不是表现有些过了的时候,小食堂上方那桌传来叫喊声:“小刑,过来,你那酒量,来帮我们分担几杯!”

    对于这称呼,这断时间,刑明宇可是好好总结过,一般来说,叫他“小刑”的,都是领导加长辈,叫“刑大学”的,都是些关系相当好的同事,叫“刑哥”的,是他以前手下那帮人,叫“刑镇长”的,是除了前面几类,其它的事,当然,亲戚朋友除外。

    这会儿,叫“小刑”的,肯定是领导,这不,刑明宇扭过头一瞧,就见谭县长挥动着他那粗大的手掌,呵呵地向他招着手。

    “谭县长,黄书记,各位领导,我这点儿酒量,哪能跟您们比哦!”刑明宇提起酒瓶,端着自己的酒杯,摆着一副自认为最亲的笑脸,走了过去,打趣着。

    这一桌,坐的都是县里的几个常委和锦云集团的老总些个,基本上,刑明宇都认识,只是,有几个没有接确过,不知道其性格特点而已,但坐在谭术林下方的白家树白副书记那玩味的眼神,让刑明宇心里微微打了屯。

    锦云集团的几个副总酒量极好,黄天浩、谭术林等五人,被这几位老总给灌得七晕八旋的,这才有谭术林叫刑明宇过去挡架的原由。

    “呵呵,李总啊,你们这次能从众多厂商脱颖而出,还得好好敬我们小刑几杯啊,呵呵!”谭术林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点,话意不太对头地对着黄天浩旁边的李思刚李总笑道。

    “哦,是应该我敬李总一杯,还得感谢李总来我们石黄投资啊,呵呵!”刑明宇忙抢在李总前面,举起酒杯,敬了起来。

    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的李思刚此时满脸被酒精刺激得通红,咧着大嘴,呵呵地站了起来,用那白洁的手指,轻轻地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操着一副普通话道:“谭县长这话很对啊,这次,还得真感谢刑镇,呵呵,当然,更感谢阳云县委县府给我们锦云一次机会,这杯酒,是应该我敬刑镇长才对!”

    李思刚说话很有水平,不槐是做过大型国营企业老总的,没有那种爆发户的嘴脸,亲昵地刑明宇肩上拍了拍,呵呵道:“刑镇长这样年轻有为,可是少见啊,听说你是川大毕业的,那以后到了成都,可一定要记得打电话哦。。。”

    “呵呵,这小子不光是成都毕业的,女朋友也是成都的,还是个记者大美女啊。。。”不知道黄天浩黄书记是不是喝得有点儿高,在一旁笑着打趣道。

    “哦,还有这事,呵呵,那好啊,成都的美女,阳云的帅哥,绝配啊,哦,记者?不知道是哪个报社的记者啊,我们集团跟经常有来往,不知。。。”李总闪着一丝亮光,笑着问道。

    当旁边谭术林笑呵呵地道出了黄舒环的川报报社,让闪着红脸的李总惊奇地呵呵大笑着:“哦,原来,原来是川报的新进美女黄记者啊,哈哈,黄记者我可是听说过,那是现在报社一等一的大美女啊,没想到,刑镇长好福气啊!”

    刑明宇听到这话,知道李思刚肯定认识黄舒环,缅甸地笑着摇头道:“李总,各位领导,您们就别打趣我的,我跟她,还八字没得一撇呢?”

    的确,他跟黄舒环的关系还真是八字没有一撇,就昨天晚上,刑明宇在电话里,叫黄大美女国庆放假后下来耍,却给这美人推托掉了,原因很简单,她家里不许她放假外出,这话让刑明宇心里打着屯,虽然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其它内情,但晓得,他跟这女人,恐怕最大的压力,来自于她的家里。

    “呵呵,你也没谦虚,像刑镇这样年轻有为的青年,到底哪儿去找啊,国庆节怎么安排的,对了,我代表锦云在这儿邀请在座的各位,还有县里的其它领导,国庆放假了,一起去成都放松下,随便为我们的刑镇长打打气,如何?”李思刚立竿上影,趁着这话,向在坐之人邀请来。

    众人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都笑呵呵地点头应着,嘴里说什么为刑明宇助威,心里想着,这次是锦云给回礼,这种官场上的潜规则,自然明白得很。

    不过也有令刑明宇奇怪的是,谭术林下方的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白家树却推脱着:“呵呵,你们去吧,我国庆实是在走不脱,走不脱。。。”

    酒席从中午十二点一直喝到下午三点多,才结束。

    送走县里领导后,刑明宇回到办公室,跟政府办李洁玉打了个招呼,准备回家时,顺势又无意中瞄了眼李主任**那嫩白的美妙风光,才坐着那辆吉普车往家里赶去。

    司机付兵,一个部队当兵转业不久的年轻小伙儿,长得个黑黑壮壮的,很有精神的人二十岁的平头小子,由于不识文化,又没关系,才**石黄的,但是开车技术较好,才安排给刑明宇开车了。

    由于付兵看到刑明宇跟他一样,都是年轻人,因此在刑明宇面前很是随和,看着微微有些打晃的刑明宇钻进车里,笑道:“宇哥,你酒量真是厉害,我才听人说你都喝了两斤多,还没有倒下,你这酒量,啷个练起来的哦?”

    “啷个练?还不是天天喝,慢慢就喝起来了,唉,这酒啊。。。要是。。。”刑明宇晃着脑袋,又想起开始来石黄第一天,喝醉后在望江楼的喝着王丽泡着醒酒茶时,心里一阵暗叹道,不知她们姐妹两现在怎么样了。

    想着跟王丽一起**的日子,想着那诱入骨子的****、那让男人走颠狂的媚态,那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和似水的柔情,刑明宇心里暗叹着,为什么读书那会儿不把握住机会啊,否则,现在也不会有这样令他头疼的局面了。

    身边的女人,王丽、王倩、黄舒坏,这三个女人,刑明宇不知道怎么办?王丽两姐妹都是离过婚的人,不说其它人对刑明宇指指点点,就连自己的父母那关,恐怕也过不了,即使在一起,也只能在暗里,王倩不说嘛,她没有生育能力,在这种传宗接代的年代,嫁人,肯定是很难很难,但王丽呢?真的如她所说的那样愿意一直活在阴暗里么?

    对于黄舒环,刑明宇的感觉可以说完全只有朋友的感觉,没有恋人的觉悟,但是也又想跟她有结果,不为别的,只为黄舒环那庞大的关系,只为自己以后在仕途的一帆风顺,如果不是这样,只怕刑明宇也不会一天一个电话地打着,但似乎很多东西不像他自己设想那样,与黄舒环通话的过程中,刑明宇隐隐听出了黄大美女家里不许他们来往。

    这次即使黄舒环不叫他去成都,他刑明宇也会去,不光是为了应邀,而且更多的是为了去看看大学时教导他的教授,还有那石灰厂的设备。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 永远难忘记。。。”

    刑明宇随着车里发的九十年代最为流行的音乐郑智化的“水手”,轻轻地摇起头来,暗骂道:看来自己还是不能免俗啊,总想着大学时的一句名言:“找个有钱有关系的老婆,可以让自己至少少奋斗十年!”唉,这种权利的**,自己还是过不了这关啊。。。

    “如果真没希望,那就算了吧。。。”刑明宇自言自语地轻声道了句话出来,将旁边驾驶位上的付兵吓了一跳,硬生生地将准备开口求刑明宇帮忙将他家里的大哥弄到水泥厂里去的话咽了下去。。。

延伸阅读
国庆节的第二天,李青云本来准备和小雪出去稍微逛一逛街,却又被夏冰清这女人给“截了胡”。 想想自己晚上也有饭局,李青这方面,李青云自然不会太着急了。 时间还很充裕,他会慢慢对这位楚主任加以考察的。 估**着时间可能差不多了,李青
2021-07-13
办公室里,李青云正和观水湖风景区管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王前进聊着什么。 眼看着就要到国庆节了,该开的动员会、座谈想着一些心事,李青云只能喟叹一声,自我安慰道。 “叮铃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李青云的思绪。 他摇了摇头,将脑海中
2021-07-13
“李主任?” 接到李青云的电话,楚学明的声音明显有些激动。 确实,这国庆节放假的几天,对楚学明来说就像是做了个梦思忖至此,李青云就不禁暗暗念叨:“看来,通过这第一印象来对一个人做出判断,还是有些过于主观了。尤其是体制内的同志,还
2021-07-13
阳云县近年来最大的个引资就在国庆节前夕落成了,就在中标的第二天的签字仪式上,县委县府的很多领导都出席了。对于这称呼,这断时间,刑明宇可是好好总结过,一般来说,叫他“小刑”的,都是领导加长辈,叫“刑大学”的,都是些关系司机付兵,一个部队当兵转业不久的年轻小伙儿,长得个黑黑壮壮的,很有精神的人二十岁的平头小子,由于不识文化,又没关
2021-07-13
一转眼,时间来到了九月份。金秋十月,就将迎来举国欢庆的国庆节,每个做人民公仆的领导也也都想着在国庆节之前拿出自己(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是市长的人吗,包海宁为什么要重用他? 无数疑问萦绕在韩梓宇的心头,但既然包海
2021-07-04
2220??尘埃落定六 “闲庭信步?” 曹建民摇摇头,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看着胡斐笑道,“说起来轻松做扣上电话,胡斐喝了口茶,明天就是国庆节了,今天才召开党组会议安排工作,段朝贤这家伙还真是沉得住气呀。 会议
2021-06-18
10月1日,国庆节。 今年是中国房地产行业的又一个低谷,年年低谷,一年比一年低。 深城的最高房价,已好不容易熬到中午,胡德明饭都顾不上吃,就跟几个同事一起跑去电信局。 好嘛,那破地方居然已经排起了队,这可还
2021-06-13
十月初一日,乃都人祭扫之候,俗谓之送寒衣。 按,《北京岁华记》:十月朔上冢,如中元祭,用豆泥骨朵。豆泥骨朵乃元人语
2021-06-10
本 文 由 第 一公 文网g o n g we n 1k e放假通知范文 > 国庆节放假通知范文
2019-09-12
本文由第 一 公 文 网 go ng w e n 1 ke jia放假通知范文 > 国庆节放假通知范文
2019-09-10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