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五百六十九章转达意思

公司放假通知范文 |

时间:

2021-07-2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公司放假通知范文】

    [第1章  正文]

    第575节  第五百六十九章转达意思

    这几天,天安公司在京城的几个媒体上都发布了招聘公司总经理秘书、业务教官、业务拓展员等职位人员,广告效果还是有的,表明公司业务在不断扩大嘛。

    你别说,还真是招到了一批人员。教官没有,但老总秘书倒是招了一个漂亮美眉,名叫兰雨,还真是一个可人儿,别说能暂时笼络一下公司的人心,让公司的一群“色狼”骚扰一下,连白华生这个半老头也动心了。

    也许这是白总想暂时转嫁怨气的一种方式。

    这美女秘书上班才几天,似乎就发生了一点事情了。

    “兰秘书,你哭哭啼啼的干嘛,你想让全公司的人都听到?”

    这一天,白华生在办公室对哭出声的兰雨大声的责怪道。

    他不责骂还好,这一来就让兰雨委屈的同时,更加伤心了,哭得也更大声了。她之所以如此大哭,一是因为白华生为老不尊,直接骚扰她;二是因为自己是外地人,刚在京城应聘到这么一个职位,又不想放弃,心情复杂。

    白华生似乎想尽量劝说兰雨消停下来,强压心头的怒气轻声细语的安慰起来,“你看咱们还在商量了嘛,你要是不愿意,明着说不就完了…是不是?”

    当然不是,要不是因为在办公室,估计霸王要硬上弓了,白华生虽然年纪大了点,但基本功还是挺扎实的,对付这么个嫩娘们儿,肯定能“摆平”。

    “白…白总,你这不是遭塌人吗?我……”

    白华生抓了一本培训教程,眉头一扬,差点就向兰雨砸过去了,可正愉有人推门而入。他头也没抬,喝道:“出去,有事稍后再说!”

    管他什么人,先撵出去再说,免得让公司的人看见又是一场风波。

    “爸!”来人双眼圆瞪了一回,吃惊的道:“您这是怎么了?”

    白华生回头一看,更是无语了,这种尴尬的时候,还让自己的女儿白云给碰上了,好在自己老伴去世多年,自己养了几个女人,平时没事还打打野食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不然真还不好向女儿解释。

    “白云?你怎么来了…”白华生说完皱眉看着兰雨,“兰秘书,你的委屈我都知道了,我一定会想办法解决好事情的,你先出去好好再想一想,看看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你看怎么样?”

    不便出口的事,在女儿面前只能这样胡编乱造,不蒙混过关,那有多难为情啊!

    白云拿不准这事的真相,但也不好点破,只得对兰雨道:“兰秘书,有什么委屈给咱们女儿讲就行了,我爸一个老头子了,你给他说干嘛?”转头又试探性的低声问白华生道:“爸,你没欺侮别人吧?”

    “怎么会呢?”白华生还真有点反老还童的天性表演,摊了一下自己的手,“这是你爸的办公室,你要明白,我可是什么都没做的!”

    白华生赶紧解释,他可不希望女儿误会。现在这个关键时刻,如果自己的女儿都对自己不敬不顾的话,那就真有点众叛亲离了。

    “我知道!”

    白云即使属于旁观者清,也非常清楚白华生是自己的父亲,何况这在办公室里,外面一群人在,加上经常有人出入这老总的办公室请示事情,老爸就算想要“那个”也还是有些时间不够。真要做点什么,还等不到去什么其他场所吗,白总带着秘书去办点什么事,别不怀疑不说,秘书也不敢不去吧。再说了,自己的老爸都五十大几的人了,干了几十年的“那事”,总不会猴急到想把秘书“就地正法”吧,大半辈子都过来了,也不差这几个小时,等到晚上不是正好么?

    也许是母性的本能,白云这个时候在为自己的老爸开脱的时候,还是挺同情这兰秘书的,无论如何,兰雨现在哭成这样,肯定是白华生不好,自然不会是像他自己声明的什么秘书向他倾吐委屈,全公司里那么多号人,凭什么打个老头儿倾述?

    想骗人有那么容易吗?

    在女人看来,只要女人流泪,就一定有事,而且人家不说一句话,那就意味着是说不出口的事,“好了,别哭了,真有什么委屈你给我说…”转头又向白华生使了一下眼色,说道:“爸,外边有人找您,您先去应付一下吧。”

    白华生见女儿给自己支了个离开现场的招,赶紧溜了出来,反手“砰!”的一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然后有些力不从心的张嘴想自我解嘲一番,可却发不出声来,最终无奈的摇头。

    “看什么看,不用做事啊?”

    白华生环视一眼,发现公司许多员工都好奇的朝这边打量,没有**出来的怨气一下找着了出处,大吼了一声。所有员工立刻缩回过头去,不敢再往这边看了。

    八卦永远是办公室的主题,尤其事关老总与秘书,这么劲爆的八卦新闻,谁会放过?尤其是有人听到了哭声,一时之间,**聊天与交头接耳,此起彼伏,窃窃私语的猜想着事情的前因后果。

    先是老总白华生进去,尔后新来的漂亮女秘书跟进,关了门然后就发生了点什么事情,里面传来骂声与哭声,最后白总的女儿推门直入,直到白华生自己溜了出来,大声呵斥一群可怜的小员工。

    白华生知道今天的一幕肯定会很快就被传开,不过自己没办法阻止,反正私营企业,也不怕戴顶生活作风问题的帽子,只有一切寄望于女儿白云先安抚好兰秘书再说,今后有的是机会摆平她。他现在真是烦得不得了,生意受影响,声誉也再一次受了挑畔,以前大摇大摆的玩女儿管了,现在是这也不顺、那也不顺,他匆匆走出办公楼,转了一个多小时才回来。

    白云与兰秘书早已离开办公室,白华生掏出电话拨了起来。

    “嘟嘟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兰秘书不接电话,自己的女儿也不接电话,为什么呢?他本想问一下情况,然后交待一下安全问题,却没想到现在两人没一个接电话,简直是无组织无纪律,还没有亲情!

    这年头最不可理喻的就是女人,不管是至亲的女人,还是工作关系的女人,总有跟你抠气的时候,白华生现在就遇到了这样的两个女人!

    “白总,这是关于公司下阶段的学员招收计划,需要你过目审批。”

    公司办公室主任梁小冬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过来,用一副怪怪的眼神看着白华生说道。

    “放那儿吧。”

    白华生示意梁小冬将文件放下,然后自己走到一边坐到沙发上,“小梁,白云她们出去有没有人跟着?”

    最近一段时间,自己的学员和雇佣出去的保镖,可是让人打了不少,他怕女儿白云出意外,曾吩咐公得司加派人手,出门必须和有人随行保护。

    “安排好了,有四人跟在她们身后。”

    梁小冬自然清楚公司除了白总,就是他的女儿是最重要的人物,大**进出,每次都会有几名保镖随行保护,今天两个女孩出门去的时候,他就按照平时的交待,安排了四个人跟着,不过因为是男保镖,故而对两个女人采取的是隐形保护,除非发生意外,否则不会现身的。一来这是因为性别问题,二来也是免得搞得人心惶惶的,公司不稳,后果更难估计。

    听到如此安排,白华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有人保护那就不用太过于担心了。他长吁一口气之后,将胸中的烦躁随呼吸强行压了一下,头脑镇定了下来,一指旁边的沙发,“小梁,坐吧。”

    “谢谢白总!”

    梁小冬依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知道老总会有什么事情交待,或者是有什么话要问,而且还应该是与工作没太大关系的事,否则,按照白华生平时的脾气,哪里会有这么好的脸色与语气,不骂人就算不错的了。

    今天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旁边那个什么铁氏安保公司,最近有些什么动静?”

    白华生掏出烟来点了一根,然后将烟盒往梁小冬面前一扔,“要不要来一根?”

    “谢白总。”

    梁小冬也不客气,边致谢边动手,也抽了起来,他借点火的时机,心中仔细的盘算了一下,应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呢,有没有动静,那自是不用说。可这具体什么动静,不明摆着的吗?不断有人教训天安公司的学员,不断有学员转投铁氏公司而去,而天安公司这边呢,走的走,辞职的辞职,社会上也是众说纷纭,反正议论甚是不利,业绩大幅下滑……

    想了半天,他才吞吐的道:“铁氏公司?也就……也就那么一回事,新开的,大家图个新鲜,不过相信用不了多久,大家还是会重回天安公司的,毕竟咱们这边是老主顾多,岂会…岂会那么容易让一个新入行的家伙抢了彩头?”

    “公司运转上呢,出现了些什么问题?”

    “这个…”梁小冬语塞了一下,“运转有些不利了。”

    他这是实话实说,想瞒一是没必要,二是也瞒不住,三是他也有自己的考虑。他之所以敢直言不讳的说“运转不利”,就在于目前公司确实不利,真的很“不利”。

    对于这一点,白华生自己当然清楚,不过是借机与下属探讨一下有什么解决的办法罢了,还别说,这开保安公司的白华生,并非那种认为粗人一个的开法,他经营这么多年,不但是粗中有细,而且是精打细算,不然也不会积累那么多钱,多得让他的女儿认为一个从地方上的一个市委书记进京城,认为钱肯定不会多,更不会多过自己家的钱。

    “多留意一下铁氏公司的去向,有什么情况及时报告给我。”

    白华生轻声的吩咐着。

    梁小冬直点头,“明白。”

    “公司内部经营方便,该花的钱要花,但不应该花的钱,还是要尽量节约,现在的天安公司遇到了一点经营问题,但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们也不用太担心,更不要背地里多议论,我自己会摆平这件事的。现在的关键,是需要大家的支持,稳住阵脚,懂吗?”
延伸阅读
十月底的时候,天气就开始变冷了。 市委大院自然是有暖气供热,街上的群众也开始加衣服。陆青云还专门去热力公司“官场潜规则”说起来很神秘,其实无外乎两个“崇拜”、一个“侵入”:两个“崇拜”就是“权力崇拜”和“关系崇拜”,前唐雨珊微微一笑,对陆青云道:“先吃饭吧,一会儿我有点事情跟你说。” 心中一动,陆青云渐渐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2021-08-05
陆青云很容易猜测到当时周宏清的反应,遇到这样的事情,换成谁都得傻眼。 周宏清当然也傻眼了,他明白这个事情如“永华集团?”陆青云的眉头一下子皱在了一起,永华集团是仁庆市的一家上市公司,原本是国有企业,这两年搞了几次重组,目光投向窗外,陆青云忽然淡淡的说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啊!”
2021-08-05
“这混蛋包恒,下次抓到他,非得修理他一顿不可。”在心里面暗暗的骂了一句,陆青云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盖着的这个毯子,眉这个陆青云是到了单位之后才从包恒嘴里得知的,他握着电话听完包恒的叙述,差点没冲到他的公司狠狠修理这个家伙一顿。高杰希轻轻一笑:“怎么了?难得你还有信心不足的时候,我可是听说你在地方的时候,号称拼命三郎啊!” 陆青云心
2021-08-05
看到黄文旭这副样子,陆青云忍不住摇摇头:“你先坐吧,咱们慢慢聊。” 黄文旭本来就听说局里面对于这次自己带队十分钟之后,通达药业集团公司的总经理魏君梓从电梯里面走出来来到门外,看向那个年轻人,平静的问道:“肖剑,冯书记还也就是说,通达药业集团的某些人,明知道这么做是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却依然置若罔闻!
2021-08-05
第682章 684 投资宝典 王**接着说:“但凡像姐你这样的命,需要找到一个命比你还硬的男人才能降得住你“有这样的好事啊?”王秋菊听得怦然心动:“问题是我们去哪里找这样的公司啊?” 王**笑道:“这样的公司实在
2021-08-05
第665章 667 无情的慕容依依 可他刚刚走到楼下,一个人忽然叫住他:“大哥!” 叫袁天南大哥的人王舜说道:“本来说管理公司是小事一桩,但是依依不允许**手集团的业务,我只能管好基金会的事情,对集团的管理无能为
2021-08-05
第726章 728 不安逸你 四十亿资金护盘一只股票绰绰有余,这一番动作,把操纵股价的对手打得满地找牙,亏其实是小依报的警,慕容依依笑道:“是的,这个叫刘睿敏,是集团的总经理,他涉嫌出卖公司机密,请你们把他带走调查,等
2021-08-04
门开了,冯娟华满脸笑容的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两瓶茅台酒。 “哟,你们两个大男人在里边干嘛呢?这么久才开门?”“那后来呢?”洪峰饶有兴致地问道。 “后来大家都觉得很不可思议,第一轮讨论就没有通过的福灵公司,在最后一次洪峰笑骂:“我知道我还问你?” 李合清举过杯子:“那先喝酒再议那事,人家是酒后生事,我们来个酒后生计!”
2021-08-02
“喂,你好!”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老太太在一旁仔细的听着。 “你好,请问你这是广告公司吗?洪峰一愣,马上说道:“群众举报的?还有群众敢举报赵福来?” “是呀,我感觉不对劲,但看着关书记的反应,感觉“潘大姐,我们到了家再说吧,在这里站着说话不好看。”洪峰说道。 “好吧,我们家就在前面不远。”潘秀彩指了指
2021-08-02
于是,冯娟华把在和鑫商场建设中,为了使福灵公司中标,进行暗箱操作的过程和盘托出,同时还交代了在复合县招商引资中,吴一楠的这一细微动作,让洪峰对吴一楠更生了一层好感。 吴一楠做事谨慎细致,有时候你没想到的,他已经做出来,“冯副县长,别折腾了,到了市里你随便怎么打……我们马上出发了。”洪峰说着便拨通了司机的电话。 “喂,小付呀
2021-08-02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