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之步步高升》第1050章 除夕之夜(1)

春节放假通知范文 |

时间:

2021-08-18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春节放假通知范文】

    今年是楚天舒与向晚晴结婚的第一个春节,按照风俗,应该和父母家人一起过。

    忙完手头上的工作,已是大年三十,楚天舒驱车返回青原,接了向晚晴,直奔临江市的“世外桃源”小区。

    由于外来流动人口大量返乡,城市显得比往日里空旷许多,道路也不再拥堵,大街小巷的商铺门前张灯结彩,家家户户的门口张贴着大红的对联,整个城市的空气中弥漫着年的味道。虽然省城的年味没有南岭县城浓烈,但带给人们的还是一个感觉:过年了。

    去年的春节,楚天舒被市纪委带走,一个人在小招待所里过的,陪伴他的是一只白猫。所有的人为了安慰楚天舒的父母,齐聚在望城县的老宿舍里,度过了一个难忘的除夕之夜。

    今年的除夕和去年很不一样。

    宁光明带着李萍和宁馨回老家过年,顺便给宁馨的姥爷做八十大寿;吴梦蝶和凌锐在城里的“半山华庭”别墅区陪凌老爷子过年;谭玉芬带着张盈盈和张老爷子回了青原的父母家,自从张伟死了之后,一家人被吴梦蝶接到了“世外桃源”,还一直没回过青原,谭玉芬要借过年回仪表厂宿舍看看年迈体弱的父母;闻家奇冒充完专家之后,和女儿闻芳一起,早早回了闻家岭。

    留在世外桃源的就是楚天舒的父母,以及冷雪母子和岳欢颜的老父亲岳老爷子。

    人不多也不少,是回望城县过年,还是就在“世外桃源”过,竟然有些为难了。

    依着楚天舒父母的意思,楚天舒带着新媳妇向晚晴第一次回家过年,自然应该回老家去过才符合风俗习惯。可是,孙子小聪聪带不带去,冷雪和岳老爷子怎么办,这些又很难办,最后还是向晚晴做了决定,就在“世外桃源”过。

    从中午开始,楚妈妈就张罗着准备年夜饭,向晚晴和冷雪给她打下手,整个房间里饭菜飘香。

    楚天舒坐在院子里陪着楚爸爸和岳老爷子喝茶闲聊,一岁半的小聪聪刚学会走路,似乎也感受到了节日的喜庆气氛,牙牙学语地喊着爷爷,手舞足蹈,非常的可爱。

    六点钟左右,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楚天舒他们便进了客厅,刚坐下没多久,院子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楚天舒出门一看,是卫世杰带着颜婕妤来了。

    卫世杰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颜婕妤怀里抱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孩子,手捂在了孩子的耳朵上。

    楚天舒一见,很是惊讶,问道:“老卫,这个时候,你们怎么跑来了?”

    卫世杰说:“耶,还能干什么?过年呐。”说着,他不管不顾楚天舒的纳闷,冲着屋里大声喊:“老爸,老妈,小杰来家过年,您二老欢迎不?”

    楚爸爸和楚妈妈听见喊声,都迎了出来。

    “是小杰啊。”楚爸爸说:“欢迎,欢迎。”

    “快,进屋,进屋。”楚妈妈伸手接过了颜婕妤手里的孩子,数落道:“小杰呀,给孩子穿少了点吧,这么大冷的天。”

    孩子有点认生,瘪瘪嘴要哭。

    冷雪手里的小聪聪看见了**,哇呀哇呀叫了起来,楚妈妈怀里的孩子眼睛骨碌碌地一转,看见了欢呼雀跃的小聪聪,转而破涕为笑了。

    秦达明死了之后,卫世杰全盘接收了擎天置业,颜婕妤与小胖子秦少办理了离婚手续,还像过去一样哄着养着这个小胖子。几个月之后,颜婕妤生下了一个男孩子,他们特地去做了dna鉴定,确认是卫世杰播的种。

    楚天舒悄悄问:“老卫,你干吗不在家陪老爸老妈过年?”

    卫世杰笑道:“他们去澳洲旅游去了,这会儿估计在海边嗮太阳呢。我和婕妤觉得太冷静,就带着孩子过来了,过年嘛,图的就是热闹。”

    突然多了三口人,尤其是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原本觉着有些空荡的大客厅里顿时显得拥挤了许多,大家围坐在桌子旁,面对着满桌热腾腾的丰盛饭菜,你一言我一语,说说笑笑,其乐融融。

    此情此景,却勾起了岳老爷子的心思,他想起了远在法国的岳欢颜,不由得悄悄用手背抹了抹眼角。

    “老哥,想闺女了?”楚爸爸问道。

    岳老爷子叹一声,说:“是啊,欢颜这孩子,过年也不回来。唉!在国内过得好好的,跑国外去干什么?外国的月亮就比中国的圆吗?”

    卫世杰凑过来,打趣道:“岳伯伯,明年呀过年,让欢颜姐姐接您去法国,看看外国的月亮是不是比中国的圆。”

    “哼,我才不去呢。”岳老爷子气呼呼地说:“洋人又不过春节,哪里有个过年的气氛?明年啊,我必须把她和华宇都喊回来,跟大家伙儿一块儿过,团团圆圆的多好。”

    冷雪过来安慰说:“岳伯伯,欢颜姐姐明年给您带个小外孙回来,您该乐得合不拢嘴了。”

    岳老爷子终于笑了。

    老爷子大事不糊涂,知道岳欢颜怀孕了,**不方便,只是看着向晚晴、颜婕妤以及小聪聪和颜婕妤怀里的孩子,便想起自家闺女来了,听冷雪这么一说,心情顿时开朗了许多。

    其他人都是心知肚明,只有向晚晴不清楚状况,端着盘子从厨房里出来,见大家都在乐,便好奇地问道:“你们笑什么?”

    “他们逗孩子呢。”楚天舒打岔道:“晚晴,赶紧上菜吧。”

    向晚晴抬头看看电子钟,说:“才刚过六点,还早吧。”

    卫世杰笑了笑,拍着肚皮说:“饿了,饿了。”

    颜婕妤碰了卫世杰一下,瞪了他一眼。

    他一个小字辈说话不算数,众人还是将目光投向楚爸爸和楚妈妈。

    楚爸爸用目光征询岳老爷子的意见,老爷子微微颔首。

    楚妈妈说:“晚晴,早点吃了吧,好看春节联欢晚会。反正一会儿还要包饺子,”

    大家起身,开始收拾茶几上的果盘,摆放桌椅。

    准备停当,卫世杰说:“老爸,老妈,可以放鞭了吗?”

    当地的风俗,吃年夜饭之前要放一挂鞭炮,图个热闹喜庆。

    楚天舒戏谑道:“老卫,你急什么?我爸我妈有亲儿子呢。”

    卫世杰不顾众人的哄笑,抓起一挂十万响的鞭炮,蹬蹬蹬就往院子里跑。

    楚天舒点了根香,跟在卫世杰的身后出去了。

    颜婕妤和冷雪抱着孩子也出了门,准备看热闹。

    楚妈妈喊道:“天舒,小杰,到院子外面去放,别吓着孩子。”

    打开院门,卫世杰在地上把鞭炮摊开铺好。

    楚天舒蹲下去刚要点火,一道雪亮的车灯扫过来,他忙起身,准备把车让过去再放鞭炮。

    一辆奥迪开了过来,在院子门口停住了。

    楚天舒下意识地走过去,看见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两个人,忽然站住了脚步,满脸都是惊讶:“舅舅,您怎么来了?”

    从车上下来的是林国栋和一名工作人员,他穿着深灰色的风衣,围着一条藏青色的围巾,点头微笑说:“怎么,舅舅能吃年夜饭,不欢迎啊?”

    “怎么会呢?欢迎,欢迎。”楚天舒回头高声喊道:“晚晴,舅舅来了!”

    向晚晴正搀扶着楚妈妈站在门口,听到楚天舒的喊声,顿时惊喜万分,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眼里闪烁着泪花。

    楚爸爸和楚妈妈虽然并不知道向晚晴的舅舅是省部级大领导,但也没有这个思想准备,一时不知所措,反倒是卫世杰是个自来熟,上前说:“舅舅来的正好,一起吃年夜饭吧。”

    向晚晴这才醒悟过来,忙跑出去,抱住林国栋的胳膊,笑容可掬的喊一声“舅舅”,又问:“舅舅,您不是去北京出差了吗?”

    “过年了,首都也没人管我饭啊。”林国栋笑呵呵地说:“所以,我就赶回来跟大家一起吃年夜饭。”

    向晚晴之前与林国栋通过电话,把她和楚天舒拿了证的事说了,得知林国栋在北京出差,便告诉他今年要陪楚天舒的父母过年。

    林国栋说,应该的,又问,你们在哪儿过呢?

    向晚晴便说了江北的世外桃源小区。

    楚天舒忙说:“舅舅,请进屋坐吧。”

    楚爸爸和楚妈妈迎上前来,楚天舒忙给他们互相介绍。

    林国栋与他们握手,拉着楚爸爸一起往里走。

    乱哄哄当中,冷雪抱着小聪聪一闪身,进门就上了楼。小聪聪还扭着头想要叫唤,被她一把捂住了嘴。

    颜婕妤冲卫世杰使了个眼色,拉了他一把,示意他往外走。

    卫世杰不解地问:“怎么啦?”

    “晚晴的舅舅来了,我们就不添乱了。”颜婕妤说。

    “为什么?”卫世杰探头说:“我看晚晴的舅舅挺和蔼可亲的,好像在哪儿见过呢。”说着,还要继续往里走。

    “你呀,看谁都面熟。”颜婕妤再次拉住了他:“人家一大家子过年,我们凑什么热闹。”

    “这大过年的,我们能去哪儿?”卫世杰不乐意了。

    “回去呗。”颜婕妤说:“明天再来拜年,还不是一样的。”

    卫世杰不干,说:“不行,我看晚晴的舅舅不是一般人,得认识认识。”
延伸阅读
保定府,清苑县。 一年初始,春节之后,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接连十几个艳阳天,地上的冰雪已经化尽,杨柳枝头,虽然他父亲也算是保定府有名的才子,可谓家有名师。可从五岁发蒙开始,光一本《三字经》就学了三年,等到十六岁,才算将
2021-09-09
苏木在外面听得叹气,就目前看来,吴世奇一日不中进士,他就永远是大家口头的笑谈。要想洗刷屈辱,也只有科举这条路可走这一切都是苏木从经过通政司的书中看到的。 此刻,整个通政司经历司都变成了一个高考火箭补习班,五个知事,包括
2021-09-07
同一个夜晚,临近春节,中央部院的政务已经处置得差不多了,即便有事,也要放在明年。 同各部各院不一样,核心决正德皇帝点点头:“是,是朕的旨意,让他去通政司将邸报给朕办好。这一期正是出自他的手笔,你们可以看看。” 张
2021-09-07
晚上在霍家老宅吃完晚饭,秦风陪着霍思成老两口看了会电视就上楼休息了。春节虽然是放假休息,其实比上班还累,节日综合症让
2021-09-03
早在前年春节的时候,刘亚光就大着胆子去拜访过欧阳书记。他试了试几次,才敢敲欧阳书记家的门,停了大约几分钟,才听见
2021-08-25
春节几天的假期,对于常人,那是享受天伦之乐的欢喜日子,但是,对于楚天舒来说,却有点备受折磨的意味。 其一,纵观高山深涧,气势巍峨,幽深莫测。 特别是走进缓缓向上延伸的曲折的山道,阵阵山风像从天而降的柔柔细雨,轻轻“害怕呀。”宁馨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那你就陪我去呗。” “哼,没羞。”楚天舒轻轻地拍了拍宁馨的脑袋。这
2021-08-20
春节一过,雪后放晴。 省政府同意青原市设立江北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批复函就到了,刚好王少磊他们也把开发区控制规春节前一直传闻市委组织部正在对楚天舒进行考核,但是,他并没有如愿当上管委会的副主任,仍然挂名为主任助理,级别还是王少磊为难地说:“按照规定,纪委不转给管委会,管委会也不好出面去要。” 楚天舒点头说:“少磊兄,这可能不仅
2021-08-20
杨光宗眼瞅着皮卡车从视线里消失,只能嘟囔着骂了几句,从烂泥地里连滚带爬出来了,又胆战心惊地穿过了小树林,直到天蒙胡向发机关算尽太聪明,而最后的结果则往往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本来想让林文胜给自己做替罪羊,这下可好,杨光宗的一个误前面的几位都例行公事般照本宣科,通报了春节期间的一些信息,并没有引起在座记者的兴趣。 最后轮到了吴新元,他
2021-08-18
今年楚天舒与向晚晴结婚的第一个春节,按照风俗,应该和父母家人一起过。 忙完手头上的工作,已大年三十,楚天舒此情此景,却勾起了岳老爷子的心思,他想起了远在法国的岳欢颜,不由得悄悄用手背抹了抹眼角。 “老哥,想闺女了向晚晴之前与林国栋通过电话,把她和楚天舒拿了证的事了,得知林国栋在北京出差,便告诉他今年要陪楚天舒的父母过年。
2021-08-18
赵长枪因为强拆的事情被从副县长的位置上拿下来后,宁海市组织部一直没有给他安排新的工作,所以,春节临近的时候,他想旁边的史蒂芬差点没笑出声来,好家伙,就因为一趟出租车,竟然连幸福指数都扯出来了。 赵长枪也看明白了,肯定是但是,他刚要打电话,刘奎却阻止了他,阴沉着脸说道:“等等,我看那小子有点邪门,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在夹河市,我们
2021-08-15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