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之步步高升》第362章 不行了吧

春节放假通知范文 |

时间:

2021-08-20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春节放假通知范文】

    春节几天的假期,对于常人,那是享受天伦之乐的欢喜日子,但是,对于楚天舒来说,却有点备受折磨的意味。

    其一,他在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组织部门的考察结果,虽然很多方面的信息都表明破格提拔是板上钉钉的事,但混迹官场的人都清楚,只要那一张红头的白纸黑字没印发出来,什么样的变化都有可能发生。

    其二,答应了陪宁馨去秀峰山上看雪景的承诺迟迟没有兑现,这丫头几乎每天都要通过短信、电话甚至请吃饭等等理由进行骚扰,可是,这么一个看似简单的承诺,实现起来却并不容易。

    大年初一,市领导到重点工程的工地看望施工人员,楚天舒让卫世杰安排了施工人员到现场配合拍摄新闻,这才和向晚晴打了个照面。大年初二,工地正式复工,必须再次强调安全防护,这也是常规举措;大年初三被卫世杰拉着,去给伊海涛夫妇拜年,顺便也得去看望一下申国章、王少磊,毕竟是顶头上司,礼节性的拜访是不该免的;

    跑了一天,好不容易到了晚上,卫世杰提议把宁馨请出来吃了顿饭,楚天舒又被她夹枪带棒地奚落了几句。

    宁馨说,老楚同志,再不抽出时间来兑现承诺,我过几天就要返校了。

    楚天舒望了望外面的飞雪,不得不推说要等天气晴好了才能上山。

    终于等到了大年初四,天气开始放晴,闫志勇等几位外地的工作人员也提前上班了。

    楚天舒这才约好了宁馨,大年初五上秀峰上看雪景。

    秀峰山是青原市的第一**,雪后的山峰的确又是一番风味,郁郁葱葱的树林在白雪的覆盖之下,显得既美妙又神秘。

    尽管下了好几天的大雪,但上山的路却一路畅通,而且上山的游客还不少。

    等到在停车场停好车,楚天舒和宁馨才醒悟过来,大年初五是拜财神的日子,很多人要赶到山神庙来敬香许愿,祈求财神爷保佑,来年好招财进宝。

    山顶传来寺庙里悠扬的钟声,飘飘渺渺的香火悠然升起,整个秀峰上犹如一幅精致的水墨丹青,给人以在画中游之感。

    宁馨非常的开心,一路上扯着楚天舒的胳膊,唧唧喳喳地笑个不停,不时指点着附近的山峦和密林,问楚天舒去年与冷雪上山发生的历险故事。

    宁馨一个劲儿地刨根问底,很是开心,但楚天舒突然冒出一丝不安的隐忧,他自然而然地想到,冷雪在老家过得怎么样了?

    走了一会儿,山神庙到了,今天的香客和游客比较多,院子中间巨大的香炉上方烟雾缭绕,香炉里插满了残余的和冒烟的香。

    宁馨神情突然严肃了起来,拉着楚天舒,学着旁边其他人的样子,先是上香,恭恭敬敬将香点燃插入香炉的香灰中,然后双掌合十鞠躬。

    楚天舒隐隐有些好笑,心想这丫头精灵鬼怪的,怎么也会对泥塑的菩萨如此的虔诚。

    楚天舒不好扫了宁馨的兴致,也在旁边学着她的样子,上香鞠躬。

    烧完香,宁馨兴冲冲地挽着楚天舒继续往山顶上走。

    路上,楚天舒看着宁馨,问道:“小师妹,拜山神的时候,你有没有许愿?”

    在家人面前,为了表示礼貌,宁馨喊楚天舒叫小楚哥哥,楚天舒则直接喊宁馨的名字,到了外面,他们就喜欢喊大师兄和小师妹了。

    “当然许愿了,希望山神爷保佑我们今后的日子永远都这么快乐,美满幸福……你呢,你许了什么愿?”宁馨很认真地说,眼神里流露出渴望和虔诚的目光。

    “我也许愿了,我希望佛祖保佑我的小师妹快快长大,希望我的小师妹将来的生活……”楚天舒眺望着白茫茫的山顶,轻轻地说着。

    楚天舒的祝福固然让宁馨感到欣慰,但是,楚天舒也看出来了,她的眼神里多少有几分失望和遗憾。

    宁馨轻轻抿了抿嘴唇,没有说什么,加快了步伐向山顶而去。

    越往上爬,风景越好。

    纵观高山深涧,气势巍峨,幽深莫测。

    特别是走进缓缓向上延伸的曲折的山道,阵阵山风像从天而降的柔柔细雨,轻轻地抚**并沐浴着进山人**在外的肌肤。

    宁馨回头看一眼楚天舒,故意开玩笑地说:“天天坐办公室,不行了吧?”

    楚天舒大声说:“谁说的,你快跑,别让我抓住你。”

    只几个大步,楚天舒就抓住了宁馨。

    两个人爽快地笑起来,随着笑声,手拉着手地向上攀登。

    山的坡度不大,只是缓缓地向上延伸,大部分路段是用石块砌成的台阶,小路一侧是一条叮咚叮咚地唱着歌的小溪。溪水清澈见底,由上而下地流动着,即使是天寒地冻,这条溪流也照样流淌。

    与溪流为邻的是无人修剪和养护的天然草坪、成片的不规则的树林,积雪遮掩着了他们柔美的身姿。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他们来到了半山腰,地形在悄然地变化着,拔地而起的峰峦不期而至,层峦叠嶂的山体绵绵无边,耸立千仞的石壁盛气凌人,郁郁苍苍的深谷神秘莫测。

    他们已经不是在寻觅美景,而是早已被美景**、沐浴和陶冶。他们在画卷里漫行,画卷在他们面前慢慢铺展。造物主鬼斧神工的绝妙“雕塑”、大自然的魅力让他们惊叹不已,尤其是楚天舒与冷雪惊心动魄的故事更是令宁馨惊叹不已。

    实际上,楚天舒上次和冷雪在秀峰山上遇险,在半山腰的地方就掉下了峭壁,并没有登上山顶,而且还是在暴风雨笼罩下的黑夜中,根本没有欣赏到秀峰山上的美景。

    不知不觉间,他们沿着一条石阶小道继续前行,渐渐接近了山顶。

    一阵山风吹过,宁馨抱紧了双肩。

    楚天舒问道:“小师妹,你冷吗?”

    宁馨的皮靴上沾满了积雪,出门之前,为了追求美丽的她穿着相对单薄了一些,在山下走路的时候尚且还好,只是到了山顶之上,就感觉到寒气逼人了。

    被楚天舒这么一问,宁馨像是突然醒过来了,觉得手脚都有些麻木。

    “冷。”宁馨说道。

    楚天舒要脱下他的外衣给宁馨。

    宁馨拒绝了:“不行,那样你就该冷了。”说着,她把脑袋钻进了楚天舒的外衣里。

    楚天舒伸手把她搂在怀里,说道:“要不,我们回去吧。这么冷的天气,把你冻坏了我可没法向你爸妈交代。”

    “不嘛,你说了要陪我上山看雪景的。”宁馨摇着脑袋说:“大师兄,马上就快到了,我们再走走嘛。”

    楚天舒发现,每次和宁馨在一起的时候,这丫头都会提出走一走。这给楚天舒的感觉就是,两人单独在一起时候,绝大多数时间就是走路了。

    宁馨乖巧的把身体靠在楚天舒的怀里,然后她的手也握住了楚天舒的手。

    他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手也是的温和。

    宁馨恨不得这条路永远都走不到头,就这么让他拥抱着走一辈子。

    两人相拥着继续往山上走。

    没走多远,眼前出现了一个水库,冰面上有两名中学生模样的孩子在嬉闹玩耍。

    宁馨把脸埋在楚天舒的怀里,说:“大师兄,我喜欢和你一起走路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里很快乐。”

    楚天舒搂了搂宁馨的身体,笑着说:“傻丫头,再快乐,路早晚都得你自己走。”

    “我不,我就要跟你一块儿走。”宁馨低声呢喃着说道,声音很轻,像是睡着时的梦话。

    “呵呵,我要是被发配到南岭县的山沟沟里去了,你也跟着去吗?”楚天舒故意逗道。

    “去就去,只要有你在,我才不怕呢。”宁馨立即说。在她看来,只要能像这样手挽手搂抱在一起观赏沿途的风景,就是走到天边,她也是高兴的。

    楚天舒笑着打趣道:“我可告诉你,山沟沟里上厕所都是在野地里,你不害怕呀?”

    “害怕呀。”宁馨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那你就陪我去呗。”

    “哼,没羞。”楚天舒轻轻地拍了拍宁馨的脑袋。这个可爱的女孩子。

    宁馨歪了歪头,说:“我不管,我就喜欢跟你在一起。”

    楚天舒笑道:“哈哈,要是你爸知道了你要跟我去那个穷山沟,非关你的禁闭不可。”

    宁馨突然停住脚步,乌黑明亮的大眼睛认真专注的盯着楚天舒的脸,说道:“我喜欢你,我就喜欢和你在一起,谁也管不着。真的,很喜欢,很喜欢。”

    一阵寒风吹过,挂在树梢上的雪花飞舞。

    在这苍凉空旷的山野上,面对着茫茫一片**的雪,一个如雪一般纯洁的女孩子眼神灼灼的看着自己,说: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这一刻,楚天舒被这个执着的小女孩子感动了。

    “大师兄,你喜欢我吗?”宁馨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楚天舒,她的睫毛上落下一片小小的雪花,然后随着她眼睛的眨动而上下飞舞,像是一只可爱的精灵。

    楚天舒有些麻木了,他不知道该怎样回应宁馨如此直接的表白。
延伸阅读
保定府,清苑县。 一年初始,春节之后,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接连十几个艳阳天,地上的冰雪已经化尽,杨柳枝头,虽然他父亲也算是保定府有名的才子,可谓家有名师。可从五岁发蒙开始,光一本《三字经》就学了三年,等到十六岁,才算将
2021-09-09
苏木在外面听得叹气,就目前看来,吴世奇一日不中进士,他就永远是大家口头的笑谈。要想洗刷屈辱,也只有科举这条路可走这一切都是苏木从经过通政司的书中看到的。 此刻,整个通政司经历司都变成了一个高考火箭补习班,五个知事,包括
2021-09-07
同一个夜晚,临近春节,中央部院的政务已经处置得差不多了,即便有事,也要放在明年。 同各部各院不一样,核心决正德皇帝点点头:“是,是朕的旨意,让他去通政司将邸报给朕办好。这一期正是出自他的手笔,你们可以看看。” 张
2021-09-07
晚上在霍家老宅吃完晚饭,秦风陪着霍思成老两口看了会电视就上楼休息了。春节虽然是放假休息,其实比上班还累,节日综合症让
2021-09-03
早在前年春节的时候,刘亚光就大着胆子去拜访过欧阳书记。他试了试几次,才敢敲欧阳书记家的门,停了大约几分钟,才听见
2021-08-25
春节几天的假期,对于常人,那是享受天伦之乐的欢喜日子,但是,对于楚天舒来说,却有点备受折磨的意味。 其一,纵观高山深涧,气势巍峨,幽深莫测。 特别是走进缓缓向上延伸的曲折的山道,阵阵山风像从天而降的柔柔细雨,轻轻“害怕呀。”宁馨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那你就陪我去呗。” “哼,没羞。”楚天舒轻轻地拍了拍宁馨的脑袋。这
2021-08-20
春节一过,雪后放晴。 省政府同意青原市设立江北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批复函就到了,刚好王少磊他们也把开发区控制规春节前一直传闻市委组织部正在对楚天舒进行考核,但是,他并没有如愿当上管委会的副主任,仍然挂名为主任助理,级别还是王少磊为难地说:“按照规定,纪委不转给管委会,管委会也不好出面去要。” 楚天舒点头说:“少磊兄,这可能不仅
2021-08-20
杨光宗眼瞅着皮卡车从视线里消失,只能嘟囔着骂了几句,从烂泥地里连滚带爬出来了,又胆战心惊地穿过了小树林,直到天蒙胡向发机关算尽太聪明,而最后的结果则往往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本来想让林文胜给自己做替罪羊,这下可好,杨光宗的一个误前面的几位都例行公事般照本宣科,通报了春节期间的一些信息,并没有引起在座记者的兴趣。 最后轮到了吴新元,他
2021-08-18
今年楚天舒与向晚晴结婚的第一个春节,按照风俗,应该和父母家人一起过。 忙完手头上的工作,已大年三十,楚天舒此情此景,却勾起了岳老爷子的心思,他想起了远在法国的岳欢颜,不由得悄悄用手背抹了抹眼角。 “老哥,想闺女了向晚晴之前与林国栋通过电话,把她和楚天舒拿了证的事了,得知林国栋在北京出差,便告诉他今年要陪楚天舒的父母过年。
2021-08-18
赵长枪因为强拆的事情被从副县长的位置上拿下来后,宁海市组织部一直没有给他安排新的工作,所以,春节临近的时候,他想旁边的史蒂芬差点没笑出声来,好家伙,就因为一趟出租车,竟然连幸福指数都扯出来了。 赵长枪也看明白了,肯定是但是,他刚要打电话,刘奎却阻止了他,阴沉着脸说道:“等等,我看那小子有点邪门,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在夹河市,我们
2021-08-15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