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朝好女婿》第五百四十七章 春节要到了

春节放假通知范文 |

时间:

2021-09-07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春节放假通知范文】

    苏木在外面听得叹气,就目前看来,吴世奇一日不中进士,他就永远是大家口头的笑谈。要想洗刷屈辱,也只有科举这条路可走了。

    见苏木进来,其他知事正因为拿苏木当真正的朋友看待,也不回避,反说得更大声。

    古代书生,事无不可对人言,此乃君子的操守。

    除了段炅,其他人倒有意劝告苏木,不要和吴大人这种卑劣小人走得太近。

    苏木和吴世奇之间的特殊关系,整个京城知道的人也就区区三五人而已。

    苏木道:“各位同僚,一日之计在于晨,正好温习功课。怎么,大家好象很闲的样子?”

    “哎哟,倒是忘了这一点。”翁知事已经在经历司呆了五天了,天天开夜车补习,已经化身为补课狂人。听到苏木提醒,立即拿起书本来,将这段时间的重点反复背诵。

    其实,能够考中举人功名,在座各人谁不是将四书五经背得滚瓜烂熟。所谓温故而知新,圣人之言这种东西,每读一遍都会有新的体会,学海无涯嘛!

    一时间,厅堂里只剩下翁知事细如蚊纳的背诵声。

    其他知事也是心头一凛,各自忙开了自己的学业。

    段炅以前说得义正词严,自从被苏木他们逮到也去报名参考之后,索性撕破了脸,正大光明地将书籍放在案上,大清早就就提笔写起八卦章来。

    一时间,整个世界安静下来。

    氛围一出来,温习起功课来也特别顺手。

    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苏木给自己做了一个复习计划。吃过午饭,照例开始作。韶老夫子当初的题海战术非常先进,苏木打算用那个方法突击几个月。一天一篇作。

    一篇章还没有作完,厅堂里的知事们已经将手头的功课作完,互相讨论起来。

    翁知事朝苏木连连招手:“子乔,你是儒林中的大名士,也一道过来探讨。”

    苏木也觉得和同僚讨论讨论功课,对自己也会有一定的启发,据他这段时间的观察,这群知事都出身寒门,之所以走到今天,那可是有真材实料的。

    至于如何探讨,如果按照正统的儒家朱程理学那一套来谈,也没有多大实际意义,至少对目前的自己没多大提高。那些学问,他在三大阁老那里早就被填鸭式的灌了一肚子,再来一遍也没什么实际意义。

    索性就将后人的研究成果搬了一些出来,与明朝的同事们交流。

    新奇的观点总是能够第一时间抓住别人眼球的,众人听得连连点头,口中赞叹:“子乔立论新颖,真叫人大开眼界啊!”

    看来,苏木的大明朝第二才子的名声也不白来的,的确有让人惊艳的地方啊!

    倒是段炅很不以为然,冷笑一声:“奇谈怪论,离经叛道,对于科举却没有任何好处。若将你这套放到考场上去,别说进士,只怕连个秀才也中不了。听得多了,反将我等心窍听迷糊了。”

    说着,就抱了房四宝,自躲回休息室用功去了。

    离春节还有半月时间,整个大明朝的中央政府开始忙碌起来。

    首先,第一等的大事就是国家来年的财政计划。

    各部院、各省,河工、漕运,都要钱,得提前做好计划。

    正德一年有两件大事,一是皇帝大婚,二是皇帝亲政,两个仪式都需要耗费大量的钱财,户部连连叫苦,说是再也拿不出多的银子来。

    被逼无奈,正德皇帝只能从自己的内努里自掏了六十万两银子出来,加上从户部那里挤出来的二十来万,才不至于让这盛大庆典因为财政匮乏而缩水。

    这钱自然是苏木和太康公主弄的发展银行的利润,这一点,苏木心头非常清楚。

    另外,为了防止弘治十六年各地藩王进京厚赖着不走,并搞风搞雨的一幕再现,正德皇帝下了一道旨意,不许王爷们进京观礼。当然,贺礼还是要收的。

    这一切都是苏木从经过通政司的书中看到的。

    此刻,整个通政司经历司都变成了一个高考火箭补习班,五个知事,包括吴世奇在内都在刻苦攻读,没人有心思做事。

    吴世奇索性让苏木将所有事务一肩挑了,还说一句,以前在盐司的时候,苏木你一个人不就干得挺好吗,能者多劳嘛。

    老先生去报名参加考试的事情也没几个人知道,他有有独立的办公室,每天一到衙门就躲进房间里悄悄读书,除了苏木,也没人知道他在干什么?

    没办法,苏木只能带着两个书办,将所有的政务揽在手头。从早忙到黑,还得抽空读书,整个人以肉眼能够看到的速度消瘦下去。

    还别说,通政司虽然是清水衙门。但这个大收发室却有另外一桩好处---消息灵通----整个朝廷的动向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等到把手头的公务处置完毕,就已经是大年二十四。

    北京城中依稀传来一阵阵鞭炮的声音,过年的味道浓起来。

    揉了揉发酸的手腕,苏木问身边的书办:“这年前的事务可都处置完了?”

    书办:“回苏知事的话,以前彻底办完了。就算有事,也都不重要,可以押到年后再说。”

    “辛苦了。”苏木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楞楞地看着外面的飘悠悠的雪花:“过年了,还有五天就是正德一年……我到这个世界快两年了……感觉好象过了好久,感觉我已经彻底变成了古人。”

    “对了,这是刚刊载发行的府邸报,还请知事过目。”书办将一本书册呈过来。

    苏木翻了几页,满纸都是cctv,偏偏都是形势一片大好,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差点没被闷得睡过去。

    还有五天就过年了,家中也洋溢着一片过节的气氛。

    吴老先生的院子也隔了开去,要想进他的院子,都先出大门,然后绕过半个围墙,从他新开的那道门才能进去。

    没有了政务烦恼,又复习几日,大年二十九,明日就是除夕夜。

    照例要休沐,初二才当值。

    晚上,就有家人来报,说是锦衣卫经历实胡大老爷派人过来请老爷明日陪他一道去白云观烧香。

    苏木心中一呆,拍了拍脑袋:“还将冲虚道长那事给忘记了!”
延伸阅读
保定府,清苑县。 一年初始,春节之后,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接连十几个艳阳天,地上的冰雪已经化尽,杨柳枝头,虽然他父亲也算是保定府有名的才子,可谓家有名师。可从五岁发蒙开始,光一本《三字经》就学了三年,等到十六岁,才算将
2021-09-09
苏木在外面听得叹气,就目前看来,吴世奇一日不中进士,他就永远是大家口头的笑谈。要想洗刷屈辱,也只有科举这条路可走这一切都是苏木从经过通政司的书中看到的。 此刻,整个通政司经历司都变成了一个高考火箭补习班,五个知事,包括
2021-09-07
同一个夜晚,临近春节,中央部院的政务已经处置得差不多了,即便有事,也要放在明年。 同各部各院不一样,核心决正德皇帝点点头:“是,是朕的旨意,让他去通政司将邸报给朕办好。这一期正是出自他的手笔,你们可以看看。” 张
2021-09-07
晚上在霍家老宅吃完晚饭,秦风陪着霍思成老两口看了会电视就上楼休息了。春节虽然是放假休息,其实比上班还累,节日综合症让
2021-09-03
早在前年春节的时候,刘亚光就大着胆子去拜访过欧阳书记。他试了试几次,才敢敲欧阳书记家的门,停了大约几分钟,才听见
2021-08-25
春节几天的假期,对于常人,那是享受天伦之乐的欢喜日子,但是,对于楚天舒来说,却有点备受折磨的意味。 其一,纵观高山深涧,气势巍峨,幽深莫测。 特别是走进缓缓向上延伸的曲折的山道,阵阵山风像从天而降的柔柔细雨,轻轻“害怕呀。”宁馨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那你就陪我去呗。” “哼,没羞。”楚天舒轻轻地拍了拍宁馨的脑袋。这
2021-08-20
春节一过,雪后放晴。 省政府同意青原市设立江北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批复函就到了,刚好王少磊他们也把开发区控制规春节前一直传闻市委组织部正在对楚天舒进行考核,但是,他并没有如愿当上管委会的副主任,仍然挂名为主任助理,级别还是王少磊为难地说:“按照规定,纪委不转给管委会,管委会也不好出面去要。” 楚天舒点头说:“少磊兄,这可能不仅
2021-08-20
杨光宗眼瞅着皮卡车从视线里消失,只能嘟囔着骂了几句,从烂泥地里连滚带爬出来了,又胆战心惊地穿过了小树林,直到天蒙胡向发机关算尽太聪明,而最后的结果则往往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本来想让林文胜给自己做替罪羊,这下可好,杨光宗的一个误前面的几位都例行公事般照本宣科,通报了春节期间的一些信息,并没有引起在座记者的兴趣。 最后轮到了吴新元,他
2021-08-18
今年楚天舒与向晚晴结婚的第一个春节,按照风俗,应该和父母家人一起过。 忙完手头上的工作,已大年三十,楚天舒此情此景,却勾起了岳老爷子的心思,他想起了远在法国的岳欢颜,不由得悄悄用手背抹了抹眼角。 “老哥,想闺女了向晚晴之前与林国栋通过电话,把她和楚天舒拿了证的事了,得知林国栋在北京出差,便告诉他今年要陪楚天舒的父母过年。
2021-08-18
赵长枪因为强拆的事情被从副县长的位置上拿下来后,宁海市组织部一直没有给他安排新的工作,所以,春节临近的时候,他想旁边的史蒂芬差点没笑出声来,好家伙,就因为一趟出租车,竟然连幸福指数都扯出来了。 赵长枪也看明白了,肯定是但是,他刚要打电话,刘奎却阻止了他,阴沉着脸说道:“等等,我看那小子有点邪门,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在夹河市,我们
2021-08-15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