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朝好女婿》第一卷 保定第一章 不知身在何处

春节放假通知范文 |

时间:

2021-09-09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春节放假通知范文】

    保定府,清苑县。

    一年初始,春节之后,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接连十几个艳阳天,地上的冰雪已经化尽,杨柳枝头,有嫩绿满眼。轻飘飘的丝絮絮因风而起。

    满眼都是**,真真一个好时节。

    春和景明,正适合踏青游玩,尤其是对人骚客来说更是如此。

    在城西十里处的曲水河,集聚了上百人,都身着儒袍,面带自得地倚靠河边的树干或者亭台的栏杆上,把酒临风,高谈阔论,

    不用问,这里正在举办踏青诗会,总共来了一百多人,规模空前。

    到处都是马车,马车旁边站着奴仆们。

    一圈黄色的布幔在河边围出一片空地,有丝竹之声隐约传来。

    上百个士子磨了墨,提笔在纸上飞快地写着什么。有人一脸颓丧,有人则满面得色,更有人摇头晃脑地饿吟,诗会已经到了最高潮。

    ……

    痛,非常痛,连带着有一种恶心的感觉。

    几上放着房四宝,眼前却是无数的片段在闪烁,如同快进的视频资料蜂拥而至,躲不开,也避不了。

    镜头中,一个弱冠少年正襟危坐,木讷讷地看着眼前的四书五经。

    镜头中,那是在夏天,知了在声嘶力竭地叫着,一个中年士满面怒容地提着戒尺,雨点一样落到自己屁股上,“笨蛋,笨蛋,孺子不可教也!想我堂堂苏伦,十三岁中秀才,十八中进士,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蠢笨如牛的儿子。”那是父亲。

    然后,戒尺如雨点一样落下来。

    “爹爹,爹爹,我真的读不进去书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看在死去的娘的份上,饶了我吧!”

    泪流满面的父亲停下了手,戒尺软软地落到地上。

    镜头中,少年如行尸走肉一般站在三叔四叔面前,任凭两个叔叔一口一个“呆子”地呵斥,身边是苏家子弟的讥笑。

    ……

    “这就是我这一世的人生吗,还真是失败啊!”苏木苦笑着摇头,脑袋里还是疼得厉害。那些属于这世苏木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快速而蛮不讲理地朝里面塞。

    “想不到穿越这种狗血无比的事情都被我碰上了,这运气不去买六合彩还真是可惜了?”一边用手指使劲按摩和太阳**,一边苦笑。

    苏木本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准中年大叔,大学中系毕业,因为成绩还算勉强,就留校做了个小教书匠。昨天晚上,导师所著的《明清八股精选》、《明清科举制度》两本书终于顺利出版。

    老实说,在市场化和出版业不景气的今天,这种纯粹的学术著作根本就是赔钱货。

    这两本稿子从开始创作到现在,期间增删校对,历时四年,一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拖延下去。不但导师改稿改到崩溃,就连做助手的苏木也将这两本书背得滚瓜烂熟。

    好在书稿终于顺利发行,虽然印数只有可怜巴巴的一千多册。

    怀胎二十四月,一朝分娩。两师生自然要大喝特喝,醉到一塌糊涂。

    谁曾想,一醒来,苏木就到了这里,穿到了一个同名同姓的古代书生身上。

    “目前我只知道这里是河北省保定府清苑县,是古代,却弄不清是哪个年代?”

    海量的信息就这样不停灌来,一日一夜了,竟没有停息的时候。

    可惜,寻遍所有信息,苏木还是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因为,被自己附身的这家伙是个傻子。

    而且昨天因为摔了一交,将头撞破,神思昏沉,这才被自己夺舍重生。

    自从重生到这个世界后,苏木就处于一种懵懵懂懂的状态,整个人就像是被魇住了,到现在,那灌输进来的记忆总算有些消停的迹象,他也慢慢恢复了神智,对自己目前的情形有了大约的了解。

    这个苏木的母亲在生下他之后就产后大出血去世了,估计是在娘胎里落下了病根,生下来脑袋就差一根弦,按照后世的说法,就是智商堪忧。

    虽然他父亲也算是保定府有名的才子,可谓家有名师。可从五岁发蒙开始,光一本《三字经》就学了三年,等到十六岁,才算将几千个汉字认全,勉强可以读书作。以他这种情况,科举入仕是没有希望的了。

    苏木的父亲虽然有才,可科举场上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自从中了举人之后,就带着儿子去京城参加进士科考试,一连考了五场,场场名落孙山。

    科举场上受到如此打击,又因为思念亡妻,苏木的父亲竟一病不起,这个时候才想着带儿子落叶归根。

    回乡不过一年就撒手人寰,将苏木孤零零留在这个世界上。

    苏木本来就笨,自从父亲去世之后,也没人管。家族欺负他是个孤儿,又有些傻,自然不会再供养他读书,就连他手中仅存的那点钱财也被三叔和四叔以各种名义骗了去。

    只剩六十亩水田,靠着田租混日子。

    “我这世的生存环境好象不太好啊!”苏木不觉摇了摇头,心中有些忧虑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突然朗声道:“时辰已到,各位请交卷吧!”

    大家纷纷停笔,纷纷站起身来,将卷子送到首座那为清俊老人面前的案上。

    此刻,苏木这才愕然发现自己的头已经不疼了,自己这个人形u盘总算接收完所有的资料。

    可眼前的稿子上却还是一片空白。

    “这是在干什么呀……”苏木一惊,定睛看去:以柳、离人为题。

    “什么,是在写诗吗?”
延伸阅读
保定府,清苑县。 一年初始,春节之后,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接连十几个艳阳天,地上的冰雪已经化尽,杨柳枝头,虽然他父亲也算是保定府有名的才子,可谓家有名师。可从五岁发蒙开始,光一本《三字经》就学了三年,等到十六岁,才算将
2021-09-09
苏木在外面听得叹气,就目前看来,吴世奇一日不中进士,他就永远是大家口头的笑谈。要想洗刷屈辱,也只有科举这条路可走这一切都是苏木从经过通政司的书中看到的。 此刻,整个通政司经历司都变成了一个高考火箭补习班,五个知事,包括
2021-09-07
同一个夜晚,临近春节,中央部院的政务已经处置得差不多了,即便有事,也要放在明年。 同各部各院不一样,核心决正德皇帝点点头:“是,是朕的旨意,让他去通政司将邸报给朕办好。这一期正是出自他的手笔,你们可以看看。” 张
2021-09-07
晚上在霍家老宅吃完晚饭,秦风陪着霍思成老两口看了会电视就上楼休息了。春节虽然是放假休息,其实比上班还累,节日综合症让
2021-09-03
早在前年春节的时候,刘亚光就大着胆子去拜访过欧阳书记。他试了试几次,才敢敲欧阳书记家的门,停了大约几分钟,才听见
2021-08-25
春节几天的假期,对于常人,那是享受天伦之乐的欢喜日子,但是,对于楚天舒来说,却有点备受折磨的意味。 其一,纵观高山深涧,气势巍峨,幽深莫测。 特别是走进缓缓向上延伸的曲折的山道,阵阵山风像从天而降的柔柔细雨,轻轻“害怕呀。”宁馨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那你就陪我去呗。” “哼,没羞。”楚天舒轻轻地拍了拍宁馨的脑袋。这
2021-08-20
春节一过,雪后放晴。 省政府同意青原市设立江北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批复函就到了,刚好王少磊他们也把开发区控制规春节前一直传闻市委组织部正在对楚天舒进行考核,但是,他并没有如愿当上管委会的副主任,仍然挂名为主任助理,级别还是王少磊为难地说:“按照规定,纪委不转给管委会,管委会也不好出面去要。” 楚天舒点头说:“少磊兄,这可能不仅
2021-08-20
杨光宗眼瞅着皮卡车从视线里消失,只能嘟囔着骂了几句,从烂泥地里连滚带爬出来了,又胆战心惊地穿过了小树林,直到天蒙胡向发机关算尽太聪明,而最后的结果则往往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本来想让林文胜给自己做替罪羊,这下可好,杨光宗的一个误前面的几位都例行公事般照本宣科,通报了春节期间的一些信息,并没有引起在座记者的兴趣。 最后轮到了吴新元,他
2021-08-18
今年楚天舒与向晚晴结婚的第一个春节,按照风俗,应该和父母家人一起过。 忙完手头上的工作,已大年三十,楚天舒此情此景,却勾起了岳老爷子的心思,他想起了远在法国的岳欢颜,不由得悄悄用手背抹了抹眼角。 “老哥,想闺女了向晚晴之前与林国栋通过电话,把她和楚天舒拿了证的事了,得知林国栋在北京出差,便告诉他今年要陪楚天舒的父母过年。
2021-08-18
赵长枪因为强拆的事情被从副县长的位置上拿下来后,宁海市组织部一直没有给他安排新的工作,所以,春节临近的时候,他想旁边的史蒂芬差点没笑出声来,好家伙,就因为一趟出租车,竟然连幸福指数都扯出来了。 赵长枪也看明白了,肯定是但是,他刚要打电话,刘奎却阻止了他,阴沉着脸说道:“等等,我看那小子有点邪门,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在夹河市,我们
2021-08-15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