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之平步青云》第二十一章 图谋

轻小说 |

时间:

2022-05-29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PS:更新晚了,大家多多见谅哈,清明节期间,琐事太多,但不会断更的。**

    “嘿嘿,不错吧?我没事时也喜欢来这里泡泡,每次泡完后都觉得是神清气爽,待会儿再让那些按摩**来好好给你按摩一下,那滋味就更是……”郭明刚咂巴咂巴嘴,有些洋洋得意地说道:“也是你林老弟,换着其他人我还不带他来呢!”

    林辰暮舒服地换了一个姿势,双手摊开放在水池边缘,静静享受着水温浸透每一个毛孔的感觉,不无羡慕地说道:“还是郭乡长你们好啊,看这日子过得,呵呵……”

    听林辰暮这么一说,郭明刚却是苦笑一声,然后大倒苦水:“林老弟,你是不知道啊,我这个乡长看起来风光,其实也是有苦难言呐。”说罢重重叹了口气,装着一脸的忿色。

    林辰暮一听便知正戏要上场了,微微一笑,却并不搭腔。

    郭明刚略显有些尴尬,顿了一下,不过还是自顾自地说道:“我这个乡长,在乡里***就只是一个摆设,冯大勇把持着乡里的局面,其他乡党委成员,也都是以他为马首是瞻,就好比这次侵占专项补贴一事,我就大力反对,可冯大勇一意孤行,其他人也同意,我是孤掌难鸣啊!”

    这些话他没办法当着杨卫国的面说,说了只会更加丢份,你一个乡长,连局面都掌控不了,只知道向领导叫苦,那拿你还有什么用?不过向林辰暮诉苦,却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了,就像是朋友之间互倒苦水一般,很多时候,反倒是能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事实上郭明刚并不是棠湖乡当地的干部,他是半年前从市里派下去的,听说也是前市长戴庆光的关系。本来就没有多少基层工作的经验,再加上棠湖乡的乡党委书记冯大勇是市委书记吕庆东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和吕庆东一样,将整个棠湖乡把控得是水泄不通,搞得郭明刚极为被动。就拿上次养殖户们围攻太阳纸业的突发事件来说,临到关键的时候,冯大勇是不见人影,而其他几位副乡长和干部如同约好了似的,要么关机,要么说有事,就没有一个人和他赶往现场,害得他是孤军作战,差点没被愤怒的养殖户们给撕成碎片。所幸他在现场的卖力表现,却被杨卫国和林辰暮看在眼里,要不林辰暮也不会和他走那么近了。

    “杨市长对这件事很生气啊!”林辰暮不急不慢地说道。

    虽说今天去找那些养殖户们询问专项补贴发放情况,杨卫国并没有惊动当地乡镇府,但林辰暮知道,这种事情铁定不可能瞒得过这些地头蛇。因此,当他在假日酒店碰到郭明刚对自己大献殷勤的时候,就知道他一定是为这件事情而来。因此听他这样一说,并不感到讶异。

    “那杨市长是想如何处理?”一颗心砰砰狂跳,郭明刚按捺住狂跳的内心,小心翼翼地试探问道。

    “呵呵,我又不是杨市长,怎么会知道?”林辰暮轻笑着道。

    嘴巴牢靠,可是做秘书的第一准则,别说杨卫国是如何想的,林辰暮真不知道,即便是知道,也不可能随随便便透露出去。

    郭明刚讪讪一笑,也知道自己问得有些鲁莽了,又大拍马屁道:“谁不知道林老弟可是杨市长身边的红人?说上一句话,比我们说上十句话还要管用。到时候还要请老弟你多多美言几句,老郭我真是没有办法啊。”说罢是一脸的无辜和无奈。

    “乡里这次究竟截留了多少钱?都用来做什么啦?”林辰暮趁机问道。这也是他今天之所以愿意和郭明刚来这里的原因之一。虽说知道了专项补贴被克扣截留的事情,但具体的情况还不是很清楚。如果能从郭明刚这里多了解一些,也好让杨卫国在作出决断之时,有更多的信息可以参考。当然,这也是一个合格秘书应该做的工作之一。

    “这……”郭明刚装着一副有些为难的样子。

    林辰暮却也不急,将全身除了脑袋之外,全都浸泡在热气腾腾的泉水里,微闭双目,似乎对郭明刚的拿捏毫不在意。

    看到林辰暮如此沉稳老辣的表现,郭明刚也是不由得有些讶异。原本在他想来,林辰暮不过就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年轻,几个高帽子送上去恐怕早就得意忘形了,没想到,却像是一个沉于世故的官油子一般不好对付,难怪杨市长会选他当秘书。

    想到这里,郭明刚轻咳一声,似乎是清理了一下嗓子,这才说道:“拨到乡里的专项补贴共计四百七十多万,乡里截留了一百二十万,其余的都按比例拨到各个村里去了。不过听说村里多少也截留了一部分。乡里截留的这一百二十万,听冯大勇的意思,是用来修缮乡里的路桥……”

    “这也不错啊,路桥修缮好了,也方便人们的出行嘛。”林辰暮点头说道。即便截留专项资金不符合规定,但真要用到这些方面,那他还是觉得情有可原。

    “老弟啊,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郭明刚说道:“乡里的路桥,哪年不修好几次?不是这里修就是那里修,一年就没个头。每一次都挖得是稀烂,人们对此是怨声载道,都说乡里是通过这种方式来敛财,因为施工队的负责人,就是冯大勇的大儿子冯阳。这里面的财务支出不清不楚,天知道,其中有多少钱流进了他们冯家的口袋。”

    “还有,截留下来的钱,冯大勇还准备要在乡里成立一个护湖大队,说是为了避免以后再发生凤凰湖被污染的状况,用来对凤凰湖进行管理和保护。不过……”郭明刚说到这里撇撇嘴道:“据我所知,这个护湖大队的队长,就是冯大勇的二儿子冯伟。”

    “护湖大队?”听到这里,林辰暮有些惊疑地问道:“乡里成立这些组织,不需要向市里报备审批吗?”

    “都是不占编制的组织,当然不需要向市里报备审批了,反正他冯大勇一个人说了算。类似于这护湖大队的组织,乡里还多着呢,基本上的安插的都是他冯大勇的亲戚老表。”郭明刚有些忿忿地说道,似乎这些东西在他心中压抑了许久,这才有机会一吐为快。

    “没有编制?那经费和人员工资,又从什么地方出呢?”林辰暮眉头微微一皱,问道。

    “一部分费用从乡里财政支付,其余的就通过向村民们强行摊派。比如说乡里成立的治保大队,每个月乡里每户村民都要缴纳三块钱的治保费,再比如这个护湖大队,凤凰湖边所有养殖户,都要承担每月二十元的管理费用,不缴纳的就取消承包养殖的资格,大家对此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真有这事?怎么从来没听人说过?”林辰暮闻言也不由得大吃一惊。乱设名目自行收费,这可是很严重的问题,和中央三令五申的政策是严重相悖的,这个冯大勇,真有那么大胆?

    “嘿嘿,你们高高在上当然不知道。反正冯大勇也是吕书记身边的红人,从上到下谁敢管?以前也不是没有村民去市里告状,反应情况,可信访办总是再三推诿,而消息很快就会传回棠湖乡里。冯大勇就会派人去把告状的人抓回来,不仅是把人痛打一顿,而且还把别人家的房子都给扒了,直到现在这家人都没房子住,只能在湖边搭了个窝棚暂且度日,一到冬天,那个冷啊,我简直都有些看不过去。”

    “那他们就不再修房子?”

    “怎么修?修一次扒一次,冯大勇都放出狠话来了,就是要杀鸡儆猴,让所有人都知道得罪了他的下场。害得乡里其他人没一个敢收留这一家人,都怕引火烧身。你说还有人敢去反应情况吗?”郭明刚冷笑着道。

    “还有,自从凤凰湖承包给各个养殖户养殖水产后,湖上就已经全面禁捕,但事实上,冯大勇的一个侄儿,却一直都在大肆捕捞……”

    听着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不断从郭明刚嘴里说出来,林辰暮是大感惊骇。这样听来,这个冯大勇在棠湖乡,简直就和一个土皇帝没什么区别,胡作非为,却没有人敢管,这和他平日里所见所想的,完全是两个极端,一时之间,都有些不敢相信了。如果是换在以前,他听到这些肯定是义愤填膺,恨不得能做点什么,将这种人绳之以法,可身处如今这个**的位置上,他却不能不多想一些。

    稍微冷静了一下,林辰暮隐隐觉得,郭明刚之所以带自己来这里,其目的根本就不在于和专项补贴被截留一事撇清关系,而是有更大的图谋,这个图谋,就是冯大勇。可是林辰暮,却并不想成为被他利用的枪。

    就眼下的形势来看,吕庆东比较低调收敛,杨卫国在一点一点增强自身权威,展开工作的同时,也尽量不去触及吕庆东的底限,以免引起他的极力反扑,从而打破目前的平衡。可冯大勇可是吕庆东的亲信,一旦要动他,无疑就会和吕庆东彻底撕破脸皮,明刀明枪地对着干,这无疑和杨卫国目前的计划背道而驰。何况,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市长和书记针锋相对、你死我活,即便是最终斗争胜利了,从长远来看,对杨卫国也不利,毕竟触及太多人的利益,留下的名声也不好。

    这些以前林辰暮都不懂,也是经过杨卫国引导和教诲后,一点一点悟出来的。因此他面上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郭乡长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啦?”

    “我危言耸听?”郭明刚一听不由得急了,也不顾赤身**一下子就从浴池里面站了起来,急切地说道:“林老弟,我说的这些可都是事实,你完全可以去查证,要是有一句假话,我郭明刚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也不由得他不着急,当得知杨卫国今天去棠湖乡里暗访专项补贴发放之事后,郭明刚心头大喜,暗道机会来了。这大半年来,他这个乡长基本上被冯大勇架空,在常委会上基本上说不起话,这种滋味委实不好受。而杨卫国强势入主东屏,一来就利用太阳纸业狠狠打击了吕庆东的风头,也让他看到了曙光。如果把事情捅到杨卫国面前去,让杨卫国出面来对付冯大勇,借刀杀人,那冯大勇十之**都会被拿下,那到时候,棠湖乡可就是他的天下了。

    不过这想法很好,可真要实施起来,难度却不小。首先他并不想出头来冲锋陷阵,这事一旦要是成不了,他还不至于被曝露出来,直接被推上风口浪尖。其次,在杨市长面前他又说不上话,有些话也不好直接说,毕竟在情形不明朗的时候,他并不想直接靠上去,贴上杨系的标签,在官场,死得最快的,往往就是那种急于站队,却又站错队的人。正在他有些头疼之余,却没想到,居然在假日酒店碰到了林辰暮,当即便生出了这个主意。可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林辰暮,要是林辰暮不上套,那他所有的努力和盘算可就全都白费了。

    “那你为什么不去市里举报冯大勇?”林辰暮看着郭明刚,笑着问道。

    郭明刚老脸一红,又坐了下来,从一旁拿过毛巾来擦拭额头上的汗水,掩饰下尴尬,随即又抬起头来,对林辰暮说道:“林老弟,实不相瞒,我已经不止一次写过举报材料了,不过每一次却都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我承认,我确实有利用你的心思。不过我所说的,全都是真的。冯大勇是吕书记的亲信,由他把控棠湖乡,也不利于杨市长今后的布局。不是我老郭夸口,只要我老郭干上这书记,以后杨市长指哪我打哪,绝无二话。”

    这话就有些表衷心的意味在里面了。

    林辰暮却是不为所动,淡淡地说道:“你也知道冯大勇是吕书记很看重的人,想要把他拿下,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郭明刚心里一颤,嘴角微微一动,终究没有再说什么,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脸上的神色也是阴晴不定。

    林辰暮就冷哼了一声,起身就要朝外面走去。郭明刚既想成事,又不愿意出力承担风险,世上哪有这等好事?

    见林辰暮就欲要走,郭明刚额头上的汗便下来了,连忙一把将林辰暮拉住,压低了声音说道:“林老弟,我有证据……”
延伸阅读
第800章不奉陪! 季枫笑笑:“他算什么东西,一个自以为是的跳梁小丑而已,我会为了专程跑来过问他的事?”
2022-07-01
第792章摊牌(下) 有人欢喜有人愁。 李若男此刻就有些愁楚,她想跟范建元说清楚,但是想了又想却是不
2022-07-01
第793章发现 从萧长河家里离开……准确的说,应该是从萧长河家门口离开,因为从头到尾萧雨萱都没有让季枫进门
2022-07-01
第801章萧雨萱要相亲?! 李若男的维护,让季枫一时之间也无法审问范建元,而这个时候向永战正好要出国,所以
2022-07-01
第805章萧长河的奇怪态度! “死老头子,你疯了?!” 当季枫和童蕾刚一出去,萧母顿时就火了,她气愤
2022-07-01
第794章断了线索! 季枫顿时就是眼睛一亮,他明白向永战是什么意思了。 既然排除了一部分人质的嫌疑,
2022-07-01
第806章父爱! 萧长河笑道:“这好办,把季枫叫进来,跟他说,要想跟萱萱在一起,就要跟她结婚,要不然的话,
2022-07-01
第802章生他三五个! 听到萧雨萱要相亲的消息,季枫一语不发,径直就上了楼。 “小枫?” 一个
2022-07-01
第797章言尽于此! “唯独你!” 李若男抿了抿嘴,一双眸子却是盯着范建元,道:“建元,唯独你,我们
2022-07-01
第804章坦白(下) “你,你们……” 季枫的话,让萧母真是震惊而又气恼,甚至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2022-07-01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