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两千零三十一章 他们把你当成了博士的儿子

轻小说 |

时间:

2010-10-12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黎子辰整理了一下情绪,认真的思考着当初蒙面男说的话。

    “那些人,似乎是将你当成了博士的儿子。就是生物研究基地博士的儿子,他们在寻找博士的儿子,从博士的儿子那里想要找寻到cvv新型药水。”

    话一落下,顾子琛就皱紧了眉头,认真的思考着他的话。

    “什么?博士的儿子?cvv新型药水?cvv新型药水又是个什么东西?”

    黎子辰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听说cvv新型药水似乎是当初博士的毕生心血,所以我猜想,一定和生物研究基地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所以,我猜想,他们寻找异能者,就是为了找出cvv新型药水的下落。”

    顾子琛的手在下巴处不断的滑过,“按照你这么说的话,我大致的做了一个梳理。”

    “生物研究基地的博士研制出了一款神奇的药水,取名为cvv新型药水。而后,生物研究基地惨遭灭口,cvv新型药水也不知所踪。而生物研究基地的人都已经被杀害,唯一存活的只有博士的儿子。”

    “所以,他们想要从博士的儿子那里下手,找到cvv新型药水。”

    黎子辰颔首:“对,大致就是这么一个意思。而现在,他们似乎是将你当成了博士的儿子,所以,子琛你现在很危险。”

    冷安安着急不已,“子琛,这样的情况对你而言可不妙。你必须得证明,你不是博士的儿子,不然的话,除了这一次的事情,一定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顾子琛倒不是这么想的,他冷静的开口:“如果cvv新型药水是博士的毕生心血,那么就可以说,博士是生物研究基地最有权威的人。那我们在资料里寻找的话,也会方便许多。”

    黎子辰眯起了眸子,“我在想的是,cvv新型药水是什么东西?难道,和我们的异能有关系?”

    凯西在一旁听着稀里糊涂:“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冷安安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女人,“凯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不过,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秘的异能力量吗?”

    “这怎么可能?你们小说看多了吗?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存在?”凯西笑着摇摇头,显然就觉得不太可能。

    冷安安平静的拿起了茶几上的水杯,随后将杯中的水往凯西的头顶上洒去。

    凯西吓得立即抬起双臂挡在了脑袋上,“安安,你在做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冷安安张开了手掌,朝着凯西脑袋上的水一挥。

    只见她的掌心里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芒。

    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水洒落下来,凯西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朝着脑袋之上看去:“刚刚明明有水,怎么会没有掉下来?”

    一抬头,凯西就惊讶的眼睛都瞪大了。

    只见原本应该垂落掉下的水此时凝固成了冰块,悬浮在凯西的脑袋上。

    冰块看起来处处透露着诡异的气息,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吓得一个闪身,躲在了冷安安的身后:“安安,你你你,你快看!刚刚那些水,怎么凝固成了冰块!而且,而且还一直悬浮在空中!这,这太诡异了吧!”

    除了凯西之外,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显得极为平静,仿佛面前的情况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了。

    冷安安转身,双手扶住了她的双臂:“凯西,这就是我的异能,我的力量。所以,你现在可以理解我们说的话了吧?这个世界上,是真的存在异能的。”

    凯西呆楞了差不多三分钟的时间,这才颤抖着伸出手,指向了空中悬浮的冰块:“安安,你的意思是说,是你让水变成冰块,并且悬浮在空中的?”

    “嗯。”冷安安点下脑袋,应下。  凯西的嘴角突然勾起了笑容,最后白眼球一翻,整个人都晕倒在了冷安安的怀里。

    冷安安眨了眨眼睛,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凯西,晕倒了……”

    路晨阳表示了理解:“但凡和正常一个人说这样的话,都会被吓晕吧?得给她一点时间,慢慢的接受才行。”

    黎子辰看向了一直沉默不言的顾子琛:“子琛,这件事,你怎么想?”

    顾子琛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光芒,随后出声:“生物研究基地的事情关系到秦御凯,甚至于我们身上的异能,还有宝儿的信息。所以,我绝对不能放弃。”

    “子琛,我同意你探索生物研究基地的事情,当然,我也支持你找宝儿,但是你不应该冒险。”

    冷安安依旧坚持顾子琛的安危才应该摆在第一位。

    顾子琛仿佛已经有了想法,随后摇头说道:“这件事已经拖延太久了,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倒不如,我就成为他们所误以为的博士儿子。只有这样,真相才能够最早的浮现出来。”

    话一出,就遭到了黎子辰和冷安安的双重反对:“不行,绝对不行!”

    黎子辰情绪过于激动,都连着干咳了几声:“子琛,他们就是冲着你来的。现在,若是你承认了你就是博士的儿子,那就是找死吗?”

    冷安安也点下了脑袋:“是啊,子琛,我们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不如,我们先找出博士真正的儿子吧。然后再想接下来的计划。”

    黎子辰赞同的点头:“对,我觉得安安说的有理。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应该先找到博士真正的儿子,再从博士真正的儿子嘴里了解到,什么才是cvv新型药水,还有,当初生物研究基地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子琛皱紧了眉头,“嗯,那就暂时照你们说的办吧。”

    身后的路晨阳沉默许久,一句话都不曾说过。

    就这样默默的听着几人的对话,神情变得越来越凝重。

    这样下去可不行,他得报仇,得为爸妈报仇。

    他必须借助顾子琛他们的力量,他可不能让顾子琛他们再出什么事。

    现在看来,有些事情,必须得说清楚了。

    看来现在,真的得说了吗?

    路晨阳想清楚之后,这才缓缓的抬起了脑袋,双眸之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队长,安安,现如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有些事,我必须要告诉你们了。”
延伸阅读
“刚才这位空姐不小心摔倒,果汁溅到你身上固然是她的不对,所以她必须做出赔偿来解决这件事。23Us.com”范伟扭头朝
2023-02-08
“呃……我说莹莹,咱们逛了这么半天,你怎么就只让我买一样东西啊?”范伟望着手里那孤零零的礼品盒,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2023-02-08
站在寒风中的范伟穿着件深灰色的呢子大衣,北方的冬天令他格外感觉到有些冰冷。南方的空气湿润,气温却不会很低,而北方的空
2023-02-08
范伟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喝起酒来。对于他来说,惩罚不惩罚的他管不着,斗来斗去的也没他事,他现在要做的已经做完,就等着
2023-02-08
“逼我干什么?”徐莹抿了口杯中的红酒,用那纤细的**小手指了指自己那雪白粉嫩的脖颈苦涩道,“他要让我成为他的女人,受
2023-02-08
堂哥?范伟听到这声音心里就是一惊,好嘛,这京城还没飞到,就已经在飞机上得罪人了不说,还一得罪就得罪俩,这运气……真是
2023-02-08
“谁?他妈的到底是谁!谁敢这样砸老子,老子非做了他不可!”那被胶水球砸中的小青年不停的抓着他的头发,试图想把上面的胶
2023-02-08
范伟边走着路边想着刚才的惊险时刻,他越来越觉得今天运气真是好到家了。天羽这个称呼到底是什么东西,代表着什么他根本不明
2023-02-08
“三百万。”徐莹苦笑道,“可是在三年后的今天,三百万已经变成了一千五百万……” “高利贷并不合法,他们不可能明目张
2023-02-08
胡魁看了眼徐莹那茫然的美丽双眼,不由脸色变的有些心疼,语气缓和道,“莹莹,你要知道我对你的好啊……你老是这样躲着我,
2023-02-08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