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两千零三十三章 我们和cvv新型药水有什么联系?

轻小说 |

时间:

2010-10-12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顾子琛将照片揣进了口袋里,这才应下:“我大概知道了。”

    冷安安看向顾子琛,询问:“等等,子琛,如果研究成功了,我们也拥有了异能。那难道说,我们都和研究成果cvv新型药水有关系?”

    “难说,cvv新型药水我们都不曾见过,而且,在我的记忆里,我从未接触过生物研究基地和所谓的博士,更别说什么cvv新型药水了。”

    顾子琛眉头紧锁,如果说,异能的关系都是来源于cvv新型药水的话,他甚至都不知道,他身上的异能是怎么来的了。

    冷安安也在同一时间产生了迷茫:“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更不可能接触到生物研究基地和cvv新型药水了。”

    两人纷纷将视线放在了路晨阳的身上,似乎是想从他的身上得知一些什么。

    路晨阳却没有给出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而是同一时间摇头:“我也不清楚。”

    黎子辰双手握在一起:“看来,这件事有了新的调查方向了。”

    凯西醒来之后,也算是接受了顾子琛一行人有异能的事实。

    她留在医院里照顾着黎子辰,一行人才纷纷散开。

    冷安安刚被救出,就暂时先回到了家里,让家里人发现。

    顾子琛则是一人离开,独自去往了秦家。

    在秦家敲门许久,都没有得到回应,也没有人开门。

    顾子琛眼神陡然之间染上了不少的紧张和凝重:“难道说,秦御凯出事了!”

    他想都没想,一个飞跃,就从窗口一跃而进。

    一到秦御凯的房间,就遇见了站在窗口前的雪狼。

    面对突然来到的陌生人,雪狼死角抓地,脑袋微微低下,双眼紧紧的锁定在了顾子琛的身上,发出了带有攻击性的呜呜声。

    顾子琛抬起脑袋,从而看了眼被扔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秦御凯,这才皱起眉头:“别担心,我是你主人的朋友,我不会伤害他。”

    雪狼这才看清楚,面前的顾子琛,正是刚刚之前林雨甜带走的人。

    也就是拥有异能的人!

    她瞬间放下了所有的警惕,这才退至到了一边。

    顾子琛迅速跑到了床边,这才扶起秦御凯,察觉到他呼吸等一切都正常的时候,他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也就在这个时候,秦御凯缓缓的苏醒了过来:“顾子琛,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

    “我过来找你有事要说。”顾子琛直接说明了来意,随后将口袋里的照片拿出,摆在了他的面前。

    “经过排查,我们已经找到了博士的照片,你看看,这个人是不是你的父亲。”

    秦御凯接过手里的照片,仔细的看着照片上的男人,却缓缓的摇头。

    “抱歉,顾子琛,我不知道。我记不起来我父亲的模样,在梦境之中,我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脸……”

    顾子琛仔细的回想着之前的话:“你之前说,生物研究基地的所有人都听从你父亲的话,而且在被追杀的时候,所有的博士都拼尽性命保全你的父亲。所以我猜想,你的父亲应该是生物研究基地的最高授权人。”

    “而这个博士,就是生物研究基地的最高授权人。”

    秦御凯的眼瞳微微睁大,似乎有些惊讶:“你这样猜测,的确没错。但是,我们还得验证才行。”

    顾子琛似乎还想开口说一些什么,视线就锁定在了面前的雪狼上。

    小白看起来十分具有人性一般,听到两人在说话,她乖巧的坐在床边,靠的两人距离十分的近。

    并且两只可爱白色毛茸茸的小耳朵更是高高的竖起来,一副偷听的模样。

    视线一和顾子琛碰撞上的时候,小白就迅速低下了脑袋,一副心虚至极的样子。

    秦御凯拍了拍小白的脑袋,这才继续说道:“不用担心,小白只是一只宠物狗而已,不是外人。”

    一句不是外人,让小白微微一顿,她抬起了脑袋,看向了面前看似冷漠的秦御凯,内心不禁波澜起了小小的涟漪。

    顾子琛做了一个深呼吸,这才重新开口:“那好吧,现在出现了一批很危险的人,那伙人,正在寻找博士的儿子。而现在,他们似乎是将我当成了博士的儿子。”

    “秦御凯,不管你有没有可能是博士的儿子,你都具有一定性的可能性,并且会随时引起危险。所以我希望,你寻找父亲,甚至你父亲线索这件事,谁都不要说,绝对保密。”

    秦御凯一愣,伸出手抓住了顾子琛的手腕:“等等,顾子琛,如果说,我真的是博士的儿子。那么我不就让你带着我的身份去冒险了吗?那些危险,不应该找上你的。”

    顾子琛拍了拍他的手背:“没关系,我也需要这个身份去做我的事情。”

    他站了起来,整个人蹲在了窗户上,微微侧头看向了身后的男人。

    “秦御凯,我今天用子弹打伤了那个家伙的右手臂,最近,你最好注意一些身边有没有右手臂受伤的人。离他们远一点,如果真的有的话,及时通知我。”

    秦御凯颔首:“我知道了。”

    等到顾子琛走了之后,小白那紧张的情绪才在一瞬间放松,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一副好不惬意的样子。

    秦御凯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没有想到,你还怕了顾子琛。”

    小白趴在地上,脑袋里却满满都都是在回想着刚刚顾子琛和秦御凯的对话。

    顾子琛刚刚说,他不是博士的儿子?但是,林雨甜不是说,顾子琛是异能的拥有者吗?不是有cvv新型药水的人吗?既然是这样的话,顾子琛怎么会不是博士的儿子?

    而且,为什么顾子琛说,秦御凯有可能会是博士的儿子?

    秦御凯明明就是一个什么异能特殊功能都没有的废人吗?怎么会是博士的儿子?

    想着这一切,她的脑袋都要爆炸了。

    雪狼小白眼里闪过一丝的坚决,不行,这件事太复杂了,她想不明白。

    得必须尽快报告给老板才行。

    半夜三更时,秦御凯已经进到了深度睡眠之中。

    小白溜到了一楼的卫生间里,突然,白光一闪,光芒从玻璃门上一闪而过,从而一个女人的形态出现在了卫生间里……
延伸阅读
“刚才这位空姐不小心摔倒,果汁溅到你身上固然是她的不对,所以她必须做出赔偿来解决这件事。23Us.com”范伟扭头朝
2023-02-08
“呃……我说莹莹,咱们逛了这么半天,你怎么就只让我买一样东西啊?”范伟望着手里那孤零零的礼品盒,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2023-02-08
站在寒风中的范伟穿着件深灰色的呢子大衣,北方的冬天令他格外感觉到有些冰冷。南方的空气湿润,气温却不会很低,而北方的空
2023-02-08
范伟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喝起酒来。对于他来说,惩罚不惩罚的他管不着,斗来斗去的也没他事,他现在要做的已经做完,就等着
2023-02-08
“逼我干什么?”徐莹抿了口杯中的红酒,用那纤细的**小手指了指自己那雪白粉嫩的脖颈苦涩道,“他要让我成为他的女人,受
2023-02-08
堂哥?范伟听到这声音心里就是一惊,好嘛,这京城还没飞到,就已经在飞机上得罪人了不说,还一得罪就得罪俩,这运气……真是
2023-02-08
“谁?他妈的到底是谁!谁敢这样砸老子,老子非做了他不可!”那被胶水球砸中的小青年不停的抓着他的头发,试图想把上面的胶
2023-02-08
范伟边走着路边想着刚才的惊险时刻,他越来越觉得今天运气真是好到家了。天羽这个称呼到底是什么东西,代表着什么他根本不明
2023-02-08
“三百万。”徐莹苦笑道,“可是在三年后的今天,三百万已经变成了一千五百万……” “高利贷并不合法,他们不可能明目张
2023-02-08
胡魁看了眼徐莹那茫然的美丽双眼,不由脸色变的有些心疼,语气缓和道,“莹莹,你要知道我对你的好啊……你老是这样躲着我,
2023-02-08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