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两千零四十七章 强行洗白

轻小说 |

时间:

2010-10-12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面对陈子韵突然的质问和怀疑,陈欢好也不禁将目光放在了王子清的身上,似乎是在等着她回应 。

    王子清先是一愣,这才立即撇清关系,做出回应:“我不曾见过顾蔓蔓,我和她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顾蔓蔓的善良,那是出了名的。”

    顾蔓蔓这十几年来,一直都在做慈善不说,给贫困山区捐钱捐物资捐衣服,买崭新的课本,盖学校,让很多的孩子都上了学,有新的课桌,有新的课本,穿上了新衣服,甚至不用风吹淋雨的上课。

    这些事迹,大家都是知道的,并且还上了电视。

    听到她这样说,陈子韵也跟着冷哼了一声,脸上是藏不住的鄙夷。

    “都是惺惺做戏给你们看的,亏的你们还相信了。”

    陈欢好收回了目光:“不管是不是做戏,顾蔓蔓做的都比你好。”

    陈子韵气的脸都红了:“你说什么?”

    “陈子韵,既然你不是我的亲生母亲,那你应该是知道,我脸上的疤痕是怎么来的吧?”陈欢好的手轻轻的抚在了脸上。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非常在意脸上的这个疤痕。这个丑陋的疤痕让她失去了所有的自信,不止如此,更是让她在意了十几年。

    所以,她一定要知道,是谁这么狠毒,这么心狠手辣,在她的脸上留下这样的疤痕。

    陈子韵眼珠子转了一圈,现在她说顾蔓蔓,陈欢好是铁定不信。

    既然如此,倒不如将所有的罪责全部推到一个死人的身上去,反正死人也不可能开口说话。

    主要的是,现在要尽快摆脱掉自己身上的嫌疑才是。

    这么想着,她丝毫不做犹豫的就已经开口:“小欢,你真的想知道的话,那我也只能告诉你了。划伤你脸的人,就是顾青青。”

    “什么?顾青青?怎么可能,就算她再不喜欢我,好歹也是生下我的人!她怎么会做的出这么狠毒的事情?”陈欢好对于这个结果似乎有些怀疑。

    陈子韵轻叹一口气,随后擦了擦眼泪:“我也不想相信,但是这的确就是真的。顾青青一直都将你视为耻辱,你的存在,就是耻辱!所以,她恨你。她恨不得杀了你!”

    “要不是我的话,你早就已经死了!是我从顾青青的手里,将你买下,才救了你一命啊!”

    她知道,若是现在她继续说她是陈欢好的母亲,陈欢好一定不相信。

    既然如此的话,她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了,顺便给自己安上一个陈欢好救命恩人的名分。

    有了这个名分的话,陈欢好就算再恨她,也不会做的太狠,她也总是能捞到一些什么好处的。

    只不过这个好人的名分,可不是这么好安的。想要有这个好人的身份,就得诬陷死去的顾青青,给她抹黑,只有这样,才能够让陈欢好相信她。

    陈子韵心安理得的诬陷着顾青青,给自己洗白。

    陈欢好对于之前的事情一概不知,更是不清楚,大部分的真相也只能从上一辈的人嘴里听到。

    所以现在也是,她根本就无法分辨,陈子韵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但是她却唯独在意她说的一句话:“陈子韵,你那句我是顾青青耻辱的话,是什么意思?”

    陈子韵故作惊讶的捂住了嘴巴:“怎么?顾蔓蔓没有告诉你吗?你的母亲是顾青青,她难道没有告诉你,你的父亲是谁吗?”

    “我的父亲是谁?”陈欢好摇摇头,顾蔓蔓的确没说过,只说父亲已经死了。

    陈子韵眼里闪过一丝坏笑,顾蔓蔓,没有想到,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小心翼翼的保护着陈欢好呢!

    既然你这么用心,那我可不能让你失望才行啊!

    她张了张嘴,想要告诉陈欢好真相:“其实,你的父亲就是……”

    “住嘴!”王子清突然大喊一声,打断了陈子韵。

    她感激顾蔓蔓,感激顾蔓蔓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小心翼翼的保护着陈欢好。不然孩子知道这么残酷的真相。

    所以,她也绝对不能让陈子韵这个心思狠毒的人伤害小欢。

    “小欢,你别听陈子韵的话!顾青青从来都没想过要伤害你,对,一开始的时候,她的确有些不喜欢你。但是,你毕竟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她就算再不喜欢,也不会伤害你!”

    王子清指向了陈子韵:“她在骗你!你脸上的疤痕,也是陈子韵一手造成的!”

    陈子韵听到她的话,不禁一顿,随后笑出声:“王子清,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说的话,谁相信啊?我们都不认识你,你又怎么会知道以前我们的往事?”

    王子清此时一肚子的怒火,眼里也全是冷意。

    她一步步的走到了陈子韵的面前,随后毫不犹豫的抬起了手,一巴掌打在了陈子韵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畏惧。

    这一幕,惊讶了在场的所有人。

    “陈子韵,你这个满嘴谎话的女人!你算计了顾青青顾蔓蔓那一辈的人,现在,还不忘将算盘打在了孩子这一辈!”

    陈子韵呆楞了几秒,随后愤怒的掐住了王子清的脖子,心里只觉得十分的耻辱。

    “你这个卑贱的下人,也敢动手打我!我要杀了你!”

    两人很快就打做了一团。

    陈欢好站在一旁看傻了眼,王子清的话和陈子韵的话都在她的脑海里不断的回荡。

    说来也是奇怪,她竟然会不自觉的去相信王子清的话。

    就在两人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突然,一批身穿西装的人出现在了别墅里。

    “你好,你们是法院派来的。现在黎家的产业已经全部回归,所以,我们只给你们一天的时间,搬离黎家。”

    话一落,打架的王子清和陈子韵也收回了手。

    陈子韵顺了顺乱糟糟的头发,一脸难以置信的走向了面前的男人。

    “你说什么?搬离?什么搬离?现在黎家的一切都是我们的!我们搬离去哪里?”

    法院的人懒得和她多说,直接给了她一份资料:“你们合同作假,黎家的人没把你们送进大牢都不错了,赶紧收拾收拾搬走吧。”

    “陈欢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子韵突然转身质问身后的女人。
延伸阅读
“刚才这位空姐不小心摔倒,果汁溅到你身上固然是她的不对,所以她必须做出赔偿来解决这件事。23Us.com”范伟扭头朝
2023-02-08
“呃……我说莹莹,咱们逛了这么半天,你怎么就只让我买一样东西啊?”范伟望着手里那孤零零的礼品盒,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2023-02-08
站在寒风中的范伟穿着件深灰色的呢子大衣,北方的冬天令他格外感觉到有些冰冷。南方的空气湿润,气温却不会很低,而北方的空
2023-02-08
范伟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喝起酒来。对于他来说,惩罚不惩罚的他管不着,斗来斗去的也没他事,他现在要做的已经做完,就等着
2023-02-08
“逼我干什么?”徐莹抿了口杯中的红酒,用那纤细的**小手指了指自己那雪白粉嫩的脖颈苦涩道,“他要让我成为他的女人,受
2023-02-08
堂哥?范伟听到这声音心里就是一惊,好嘛,这京城还没飞到,就已经在飞机上得罪人了不说,还一得罪就得罪俩,这运气……真是
2023-02-08
“谁?他妈的到底是谁!谁敢这样砸老子,老子非做了他不可!”那被胶水球砸中的小青年不停的抓着他的头发,试图想把上面的胶
2023-02-08
范伟边走着路边想着刚才的惊险时刻,他越来越觉得今天运气真是好到家了。天羽这个称呼到底是什么东西,代表着什么他根本不明
2023-02-08
“三百万。”徐莹苦笑道,“可是在三年后的今天,三百万已经变成了一千五百万……” “高利贷并不合法,他们不可能明目张
2023-02-08
胡魁看了眼徐莹那茫然的美丽双眼,不由脸色变的有些心疼,语气缓和道,“莹莹,你要知道我对你的好啊……你老是这样躲着我,
2023-02-08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