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两千零二十四章 瞬间移动

轻小说 |

时间:

2010-10-12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查看到人消失了,顾子琛再次抬起了双臂,张开的手掌似乎是在寻找着消失的蒙面男踪迹。

    就在他准备再次发动异能的时候,冷安安及时抓住了他的手。

    “子琛,差不多行了。你今天暴露的太多了,只怕是会招惹更多的麻烦。”

    顾子琛双眸之中染上了死神的凝视:“那个家伙动了子辰,必须死!”

    冷安安突然一下抱紧了他:“子琛,我都知道!我知道你想给子辰报仇,但是不是现在。如果你暴露了,那么肯定会引起更多人的惦记,到那个时候到话,只会引来更多的危险和麻烦!”

    “你不想再让身边的人因为异能受到伤害了吧?”

    他面色**:“但是,那个人已经知道了异能的事情,如果不处理……”

    “一人的嘴,不用过于担心,如果你追出去的话,只会让更多的人知道。”

    她平静的分析着事情中的利弊关系。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紧张的女声打破了两人的对话:“子辰!”

    顾子琛和冷安安纷纷看向了地面,此时的凯西正跪在地上,怀里紧紧抱着的都是奄奄一息的黎子辰。

    顾子琛迅速将地上的黎子辰打起公主抱,踩着稳健飞快的步伐往外赶去。

    “赶紧,现在就送子辰去医院!”

    冷安安转身回到了身后那一群黑衣人们的身边:“等等,我要消除他们的记忆。”

    她说着,就已经拿出了一个类似于打火机一样的小机器,将机器打开,里面瞬间跳跃出了明亮的火花,在火花的映照之下,所有人的意识在这一瞬间仿佛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她的双手在几人的眼前不断的晃过,嘴里似乎还在说着什么:“刚刚你们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看到。”

    说完,她就啪的一声将跳动着明亮火花的机器瞬间关上了。

    一关上,刚刚那些还死死盯着火光的黑衣人们纷纷昏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等到他们醒来的时候,一个个都睁着一双迷糊的双眼,似乎真的已经忘记了之前发生过什么。

    此时的车上,凯西一直寸步不离的跟在黎子辰的身边照顾,不断的拿着衣袖去擦拭着黎子辰脸上的血迹。

    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落,一滴又一滴的打在了黎子辰的脸上。

    “子辰,你一定不会出事的,一定不会出事的!你怎么可以出事!”

    顾子琛双眸之中尽是凝重,他走到车门口,将车门打开,似乎是查看了一眼此时的荒废地段距离医院的距离。

    “不行,这里离市区的医院实在是太远了,此时还要下班高/峰期,如果现在赶过去的话,一定需要一个小时。”

    他不忍的看向了一旁昏迷不醒的黎子辰:“不能等一个小时。”

    他人都还没上车,就将车门给关上了。

    顾子琛拉开了后座的车门,将黎子辰给抱了下来。

    冷安安似乎是察觉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子琛,你想做什么?”

    他平静的看向了她,“安安,你还记得吗?我的异能可是念力。既然我能靠我的念力做到一切,那么我想试试看,我能不能利用我的念力,带着黎子辰去到医院!”

    听到他的话,冷安安的双瞳都微微睁大,仿佛失去了焦距一般。

    “不,子琛,你的异能觉醒时间不长。而且,你从未试过,你不能这样做。实在是太冒险了!”

    顾子琛抱着黎子辰的手微微收紧:“我现在必须冒险,我不能让子辰出事!”

    她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角:“不,子琛,异能对于我们来说,本来就是一个未知数。更何况,你都不曾多去了解你的异能,包括使用方面。甚至你说的这个瞬间移动,到达任何地方的异能,你更是没有用过……”

    “万一,万一你出了一个什么意外的话,你们消失了,你有没有想过,我怎么办?阿姨叔叔该怎么办!?”

    说着,冷安安的眼泪就不禁从眼眶里掉落了出来,看来,她是真的非常非常担心顾子琛。

    她也不敢去想象,如果未来没有了顾子琛的话,她的生活该是什么样。

    她和顾子琛,从小就几乎经常在一起,一直到现在,他们的感情和默契不是一般的人能契合来的。

    她爱顾子琛,她不能失去他。

    顾子琛走到了冷安安的面前,眸中平静似水,更多的是温柔。

    他冰冷的薄唇在冷安安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温柔的吻:“相信我,安安,我一定会没事,我可还要把你娶进黎家的。”

    说完,他就已经后退了一步,随后缓缓的闭上了双眸。

    就在顾子琛闭上双眼的那一霎那,一时间,风起云涌,夜空之中的星星仿佛全部聚集在了顾子琛的头顶之上,随着他而旋转。

    就连月光都全部凝聚在了他的身上,身旁所有的物体全部悬浮了起来。

    强大的异能磁场影响着周围的一切,使得一切看起来都变得十分的诡异。

    凯西有些站不稳脚了一般,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随着强大的风力朝着顾子琛走去,像是活生生的被刮过去的一样。

    尽管她的双脚之下已经用上了全部的力气踩住,但是还是不受控制的往前吹去。

    就在这个时候,月光的亮度仿佛结合了星星的星光,一瞬间,光亮得到了加强,发出了犹如白昼的光芒。

    下一秒,站在他们面前的顾子琛连同黎子辰一同消失不见了。

    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留下任何的痕迹,只有少许淡淡的光辉,就仿佛,他们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冷安安抓住衣角的手突然往下垂落,紧紧抓在她掌心里的只有一小块的衣角。

    她咬咬牙,双眼通红:“顾子琛,你答应过我的,绝对不能出事!你还得风风光光的娶我过门呢!”

    这么说着,她迅速坐进了车里,带上凯西,一脚油门封到顶,迅速朝着市区的医院赶去:“子琛,等我!”

    此时的顾子琛情况也不太乐观,他仿佛处于一片混沌的世界之中,穿梭不止……
延伸阅读
“刚才这位空姐不小心摔倒,果汁溅到你身上固然是她的不对,所以她必须做出赔偿来解决这件事。23Us.com”范伟扭头朝
2023-02-08
“呃……我说莹莹,咱们逛了这么半天,你怎么就只让我买一样东西啊?”范伟望着手里那孤零零的礼品盒,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2023-02-08
站在寒风中的范伟穿着件深灰色的呢子大衣,北方的冬天令他格外感觉到有些冰冷。南方的空气湿润,气温却不会很低,而北方的空
2023-02-08
范伟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喝起酒来。对于他来说,惩罚不惩罚的他管不着,斗来斗去的也没他事,他现在要做的已经做完,就等着
2023-02-08
“逼我干什么?”徐莹抿了口杯中的红酒,用那纤细的**小手指了指自己那雪白粉嫩的脖颈苦涩道,“他要让我成为他的女人,受
2023-02-08
堂哥?范伟听到这声音心里就是一惊,好嘛,这京城还没飞到,就已经在飞机上得罪人了不说,还一得罪就得罪俩,这运气……真是
2023-02-08
“谁?他妈的到底是谁!谁敢这样砸老子,老子非做了他不可!”那被胶水球砸中的小青年不停的抓着他的头发,试图想把上面的胶
2023-02-08
范伟边走着路边想着刚才的惊险时刻,他越来越觉得今天运气真是好到家了。天羽这个称呼到底是什么东西,代表着什么他根本不明
2023-02-08
“三百万。”徐莹苦笑道,“可是在三年后的今天,三百万已经变成了一千五百万……” “高利贷并不合法,他们不可能明目张
2023-02-08
胡魁看了眼徐莹那茫然的美丽双眼,不由脸色变的有些心疼,语气缓和道,“莹莹,你要知道我对你的好啊……你老是这样躲着我,
2023-02-08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