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两千零九章 以后,你就自生自灭吧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听到这话,陈欢好震惊的看向了一旁的陈子韵,“妈,她说的都是真的吗?”

    陈子韵不禁后退了一步,这才自作镇定的站稳了脚:“小欢,你怎么能信这个女人说的话啊!我可是你的妈妈啊!我怎么能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再说了,我比谁都要清楚,你有多喜欢秦御凯!”

    “王子清,你这个家伙!我们好心聘用了你,你就是这样回报我们的!?”

    陈欢好似乎也是相信了陈子韵的话,推着王子清就往外走去:“滚吧,你做了对不起我们的事情,现在还想诬陷给我的妈妈,你被开除了。”

    王子清被推到了门口,随后双手紧紧的抓住了门上:“等等!大**,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我有证据!我真的有证据!”

    陈子韵听到这话,更是紧张到不行,连忙关上门,“有什么证据,你就是想要陷害我!你赶紧滚出去!”

    她迅速将门关上,关上的门紧紧的夹住了王子清抓在门缝上的手。

    尽管手都被夹住了,但是王子清依旧没有选择放手。

    她咬咬牙,“怎么?夫人这是心虚了吗?不敢让我拿出证据?”

    陈欢好抓住了陈子韵的手臂:“妈,既然她都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倒是很好奇,看看她能拿出什么样的证据来诬陷你。”

    陈子韵当场愣住,虽然她也不知道王子清会拿出什么样的证据,也不知道她说是真的还是假的。

    但是,她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陈欢好将门给拉开,王子清这才颤抖着将被门缝夹着的手拿来下来。

    “你说的证据,是什么?”

    王子清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手机,熟练的点开了录音播放键。

    很快,手机里就传出了两个女人的对话声。

    能够清楚的听到的是,里面两个女人的声音,正是王子清和陈子韵的声音。

    “小欢,既然你无福消受,那就只有我上了。肥水不流外人田,若是错过这一次的机会,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夫人,你在做什么!这可是大**喜欢的男人!”

    “我告诉你,少管闲事!”

    ……

    声音断断续续,但是,却足够让人听清楚里面发生的所有事情。

    陈子韵惊恐的瞪大了双眼,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她浑身都在发抖,双掌都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这怎么可能!王子清怎么会提前录音?她怎么会做到这个地步?

    陈欢好攥紧了手心里的手机,转身看向了身后的陈子韵,将手机举起到了她的面前:“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一个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倒不知道,你连你女儿的男人你都想要?”

    陈子韵紧张的抓住了她的手:“小欢,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其实我只是想把秦御凯先安顿下来。然后,然后再把你送到房间里去,我没有别的想法。我就是不想错过这一次的机会,毕竟你和秦御凯在一起的机会难得……”

    陈欢好又不是一个傻子,怎么会听不出来她是在骗人。

    她一把推开了面前的女人:“够了!机会不机会的,那是我的事情。但是你做的,却不是一个母亲该做的事情。”

    她冷漠的转过身,“王妈,把她赶出去,以后,我都不想再看见她了。”

    王子清立即利索的点头,随后一只手直接抓住了陈子韵的手臂,拖着她往外走去:“好的,大**。”

    她眼里闪过一丝得逞的光芒,她终于是将陈子韵这个祸害赶离了小欢的身边。

    陈子韵不断的挣扎,发出了悲戚的哭喊声:“不要!不要!小欢,我可是你的母亲啊!我们努力了这么久,终于拿回了属于我们的财产!你怎么能现在就赶我走!我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的生下了你啊!”

    “小欢,你怎么能对给了你生命的母亲这么心狠啊!”

    陈欢好转过身,眼里尽是冷意:“妈,是你做的事情让人心寒。所以,你也怪不了我,以后,你就自生自灭吧。”

    王子清一把将陈子韵推出了房门。

    陈子韵就这样跌坐在了地上,显得十分的狼狈。

    她怨恨的看着面前的陈欢好,眼里的不悦显而易见,她先是抹掉了脸上的眼泪,这才缓缓的站了起来。

    “陈欢好,你别忘了,你现在拿着的这些财产,可都是陈家的财产!你要赶我走,好,没关系,那你先把属于陈家的财产还给我!”

    说完,陈子韵就朝着面前的陈欢好伸出了一只手。

    陈欢好先是一顿,脸上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都是看不起的神色。

    “妈,你说现在我身上的财产都是陈家的财产。难道你忘了吗?我也是陈家的血脉。所以,现在陈家落在我的手里,不也应该是人之常情的事情吗?”

    听到这话,陈子韵不禁攥紧了拳头,本能的喊出了声:“不,你才不是,你根本就是顾……”

    话没说完,她就及时的闭住了嘴巴,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陈欢好也不在意她嘴里说的话,“王妈,将门关上吧。”

    王子清立即点头,这才拉起了大门,试图关上。

    陈子韵冲着上前:“陈欢好,你不能这样做!我好不容易从精神病院出来了!我好不容易过上好的生活了,你不能独自一人享受!”

    陈欢好的眼里露出的更是的都是冷漠,眼底不禁流露出少许的怀念。

    “妈,虽然顾蔓蔓不是我的亲生母亲,但是,她真的比你优秀太多太多。也比你更加称职,更像一个合格的母亲。”

    留下这句话,大门才真正的被关闭上了。

    只留下陈子韵独自一人站在门口,双手不断的捶打在了门上。

    “混蛋!说什么顾蔓蔓好呢!如果不是顾蔓蔓的话,我会成为如今这幅模样吗?我恐怕,早就已经成为黎家的夫人了!过着人上人的幸福生活了!”

    突然之间,门瞬间打开,一盆冷水从头到尾的浇了下来,将面前的陈子韵全身上下都给打湿了。

    “谁啊!”

    陈子韵擦拭着脸上的冷水,怒吼。

    王子清收起手里的盆子,站得笔直:“我,怎么的?你还想打我不成?陈子韵,好久不见啊!”
延伸阅读
“刚才这位空姐不小心摔倒,果汁溅到你身上固然是她的不对,所以她必须做出赔偿来解决这件事。23Us.com”范伟扭头朝
2023-02-08
“呃……我说莹莹,咱们逛了这么半天,你怎么就只让我买一样东西啊?”范伟望着手里那孤零零的礼品盒,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2023-02-08
站在寒风中的范伟穿着件深灰色的呢子大衣,北方的冬天令他格外感觉到有些冰冷。南方的空气湿润,气温却不会很低,而北方的空
2023-02-08
范伟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喝起酒来。对于他来说,惩罚不惩罚的他管不着,斗来斗去的也没他事,他现在要做的已经做完,就等着
2023-02-08
“逼我干什么?”徐莹抿了口杯中的红酒,用那纤细的**小手指了指自己那雪白粉嫩的脖颈苦涩道,“他要让我成为他的女人,受
2023-02-08
堂哥?范伟听到这声音心里就是一惊,好嘛,这京城还没飞到,就已经在飞机上得罪人了不说,还一得罪就得罪俩,这运气……真是
2023-02-08
“谁?他妈的到底是谁!谁敢这样砸老子,老子非做了他不可!”那被胶水球砸中的小青年不停的抓着他的头发,试图想把上面的胶
2023-02-08
范伟边走着路边想着刚才的惊险时刻,他越来越觉得今天运气真是好到家了。天羽这个称呼到底是什么东西,代表着什么他根本不明
2023-02-08
“三百万。”徐莹苦笑道,“可是在三年后的今天,三百万已经变成了一千五百万……” “高利贷并不合法,他们不可能明目张
2023-02-08
胡魁看了眼徐莹那茫然的美丽双眼,不由脸色变的有些心疼,语气缓和道,“莹莹,你要知道我对你的好啊……你老是这样躲着我,
2023-02-08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