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两千零四十六章 王子清,你和顾蔓蔓到底是什么关系?

轻小说 |

时间:

2010-10-12

|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当时顾蔓蔓遇险的时候,也是突然之间,陈子韵仿佛看到了顾青青的冤魂失去了理智,她才得救。

    不然的话,她可能现在都无法 像现在这样坐在这里平静的说着这些话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已经真正的原谅了顾青青,并且决定照顾好顾青青留下来的孩子。

    黎瑾泽抱住了面前回忆起了往事的顾蔓蔓,眼里尽是宠溺。

    “老婆,没事了,都已经过去了。”

    这边狼狈不已的陈欢好一路赶回了黎家。

    陈子韵正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敷着面膜,哼着歌看着养生节目。

    她一个上前,将电视给关了。

    陈子韵一脸疑惑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拍了拍脸上的面膜:“小欢,你怎么突然回来了?这个时间点,你不是在公司吗?”

    陈欢好看着还有心情敷面膜的陈子韵,气恼不已,她一只手将她脸上的面膜摘下,随后扔在了地上。

    “陈子韵,我问你,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

    陈子韵微微一顿,这才重新扮演起了慈母的模样,她轻轻的抓住了陈欢好的双臂:“你当然是我的亲生女儿了啊!你一岁之前的照片我都有,而且,你是姓陈啊!”

    听到这些看似无力的解释,陈欢好都笑出了声:“是吗?那既然如此,你敢和我去做亲子鉴定吗?”

    “亲子鉴定?小欢,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你怎么可以这样怀疑我?你说,是不是顾蔓蔓又在你的面前说了一些什么?”

    陈子韵后退了几步,看似有些心虚的样子,将所有的怀疑都推到了顾蔓蔓的身上。

    陈欢好一步步紧逼:“陈子韵,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敢不敢去。”

    “我当然敢了,我就是你的亲生母亲,这有什么不敢的?只是我觉得这样做没有意义。她们在你的耳边煽风点火,不就是想要看到我们闹内讧吗?小欢,你可不要上了她们的当啊!”

    陈子韵故作坚定的点点头,拉了拉她的手。

    陈欢好完全不理会她说的话,拉着她的手就朝着门外走去:“既然你敢,那我们就去医院做亲子鉴定!”  一看到她是来真的,陈子韵也慌了神,她双手紧紧的抓在沙发上。

    故作不适的坐下:“哎呀,我突然觉得我的头好痛啊!小欢,让我休息休息吧,咱们改天再去,好吗?”

    听到动静的王子清从楼上赶了下来,一下来,就看到拉拉扯扯在一起的陈子韵和陈欢好。

    “大**,夫人,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陈欢好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眼球上是藏不住的血丝:“王妈,这件事你别管!”

    陈子韵甩开了陈欢好的手,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玩起了耍泼。

    “陈欢好,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啊!我生你养你到这么大,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想当初为了生下你,我遭了多少的罪啊!你说!”

    陈欢好蹲在她的面前,一脸冷漠:“生我养我?陈子韵,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把我养育大的人可不是你,而是顾蔓蔓。你说的生我,好像也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陈子韵,你还打算骗我多久?你根本就不是我的亲生母亲,我的亲生母亲是顾青青,顾家的大女儿,对吗?”

    她的话一出,惊讶了在场的两个人,陈子韵和王子清。

    陈子韵一顿,双手都抓紧了起来,手掌心里满是虚汗。

    “你在说什么呢!我不认识什么顾青青,你怎么可能会是顾青青的女儿?”

    她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小欢,这话是顾蔓蔓和你说的吧?你怎么能相信顾蔓蔓?顾蔓蔓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啊!她抢走了我的男人,抢走了你的父亲,你怎么还能相信她?”

    陈欢好一把推开了一直在面前纠缠的陈子韵:“陈子韵,少在这里自欺欺人了!黎瑾泽从头到尾就不是你的男人!也不是我的父亲!你一直都在骗我!”

    王子清站在一旁,眼眶里已经噙满了了泪珠,经营的泪珠在眼眶里闪闪发光。 她的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许久都没说出话来。

    小欢怎么会知道这些?难道说,蔓蔓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小欢?

    一时间,她的眼里竟然不自觉的流露出了不少的心疼。

    陈子韵不断的摇头:“不不不,你应该相信我的。我当时不是给你看了一岁之前的照片吗?还有你跟我姓的,姓陈啊!还有那把剪刀!顾蔓蔓伤你的剪刀!”

    陈欢好自嘲的笑了笑:“是啊,那些算不了证据的证据,居然就让我轻易的相信了你。我之所以会姓陈,不就是因为顾青青觉得我没有利用价值,卖给了你吗?”

    “一岁之前我都在陈家,陈家有我照片也算不了什么。”

    当初的她对于黎家没有一岁之前的照片,还有姓氏这一方面有着深深的怀疑,所以陈子韵给出无力证据的时候,她才会无脑的相信了陈子韵就是她的母亲。

    陈子韵咬咬牙:“那那把剪刀呢?你总该相信吧?是顾蔓蔓划破了你的脸,然后又假惺惺的收养你,装好人!”

    一旁的王子清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顾蔓蔓不可能会伤害小欢!”

    “顾蔓蔓自己都是生了好几个孩子的女人,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但凡是做过母亲的人,都会对孩子十分喜爱,更不会忍心伤害孩子!反倒是那些没有做过母亲的人,最有可能害人!”

    听到她的话,陈子韵更是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的女人。

    “王子清,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知不知道你一个下人在这里说些什么?!当年的事情,你了解吗?”

    王子清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低下脑袋:“我是不了解,但是,我看的出来,顾蔓蔓是一个善良的人,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陈子韵环着双臂,怀疑的打量着面前的王子清:“是吗?顾蔓蔓是一个善良的人,王子清,你话说的这么坚定,看起来你好像很了解顾蔓蔓一样。”

    她一步步朝着王子清逼近:“王子清,你到底是谁?和顾蔓蔓是什么关系?”
延伸阅读
“刚才这位空姐不小心摔倒,果汁溅到你身上固然是她的不对,所以她必须做出赔偿来解决这件事。23Us.com”范伟扭头朝
2023-02-08
“呃……我说莹莹,咱们逛了这么半天,你怎么就只让我买一样东西啊?”范伟望着手里那孤零零的礼品盒,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2023-02-08
站在寒风中的范伟穿着件深灰色的呢子大衣,北方的冬天令他格外感觉到有些冰冷。南方的空气湿润,气温却不会很低,而北方的空
2023-02-08
范伟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喝起酒来。对于他来说,惩罚不惩罚的他管不着,斗来斗去的也没他事,他现在要做的已经做完,就等着
2023-02-08
“逼我干什么?”徐莹抿了口杯中的红酒,用那纤细的**小手指了指自己那雪白粉嫩的脖颈苦涩道,“他要让我成为他的女人,受
2023-02-08
堂哥?范伟听到这声音心里就是一惊,好嘛,这京城还没飞到,就已经在飞机上得罪人了不说,还一得罪就得罪俩,这运气……真是
2023-02-08
“谁?他妈的到底是谁!谁敢这样砸老子,老子非做了他不可!”那被胶水球砸中的小青年不停的抓着他的头发,试图想把上面的胶
2023-02-08
范伟边走着路边想着刚才的惊险时刻,他越来越觉得今天运气真是好到家了。天羽这个称呼到底是什么东西,代表着什么他根本不明
2023-02-08
“三百万。”徐莹苦笑道,“可是在三年后的今天,三百万已经变成了一千五百万……” “高利贷并不合法,他们不可能明目张
2023-02-08
胡魁看了眼徐莹那茫然的美丽双眼,不由脸色变的有些心疼,语气缓和道,“莹莹,你要知道我对你的好啊……你老是这样躲着我,
2023-02-08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