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两千零十四章 这个男人,配得上小主人

轻小说 |

时间:

2010-10-12

|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陈小兰沉默了许久,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和话语。

    宝儿不悦的看向了对面的王强:“王强,我一直敬你是哥哥,所以我处处忍让。如果你再继续无理取闹挑拨我和妈妈关系的话,我便不会再忍让你了。”

    她脸色通红,像是隐忍了王强许久一般。

    王强也不甘示弱:“那又怎么样?我就是妈的儿子,妈就是关心我。”

    两人似乎即将就要吵起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陈小兰打断了两人:“好了,不要再吵了。”

    她缓缓的抬起了脸,带着歉意的双眸看向了宝儿:“宝儿,如果你真的不送走那个孩子的话,那我们真的无法一起生活。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受到伤害,我必须要保护他。”

    “所以,你走吧。”

    最后一句话,如同千斤顶一般狠狠的捶打在了宝儿的心口上,打击的她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她欲言又止,张了张嘴,最后又缓缓的闭上,眼眶里的泪花却是再也藏不住了,一颗颗的往下坠落了下来。

    以往小时候的记忆在她的脑海里不断的徘徊,一幕接着一幕,所闪烁过的记忆,都是之前陈小兰对她的关爱宠溺。

    以前的那些记忆,和如今的情况,仿佛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

    “妈妈,你当真,当真要我离开吗?难道我这个女儿对你而言,可有可无吗?”

    陈小兰不忍的撇开了视线,眼泪也控制不住的掉落了下来。

    “宝儿,别怪我,我如今也将你拉扯到这么大了,也不用担心你未来的生活了。只怪你不舍得将那个孩子送走。”

    宝儿攥紧了掌心里小宝的手,许久都没说出话来。

    她抬起手,擦拭掉了脸上的眼泪:“妈妈,我明白了,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会答应你。我走,我离开。”

    说完,她不再停留,转身出了病房。

    出了医院,宝儿再也忍不住蹲在了地上,将脸埋进了膝盖里,放声大哭。

    小宝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样子。

    她的小手轻轻的拍在了她的后背上:“小主人,别哭了,别难受了。如果我的存在真的对你造成了困扰,那我离开,你回去吧。”

    “我只是想待在小主人的身边,我可以睡在楼梯口,我不怕冷。”

    宝儿不断的摇头,却一把将面前的小宝拥入了怀中:“小宝,不是因为你。我难过不是因为你。我难过是因为哥哥回来之后,妈妈的态度就发现了如此大的转变,就好像,就好像哥哥和我对她的意义不同。”

    “就好像,我根本就不是她亲生的一样。”

    她的一席话,几乎是和她的身世真相擦肩而过。

    宝儿请了一天的假,回到家里收拾东西搬出去。

    王强躺在沙发上,黄着腿看着面前收拾的女人:“宝儿,其实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留下来,和我们一起生活,不用离开。”

    “那就是你做我的媳妇,做我老婆。这样的话,我们一家人都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就连你带回来的那个孩子,我也可以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他做出一副我是在给你机会的姿态,似乎是在可怜同情宝儿一般。

    宝儿的脸当场就阴沉了下去:“王强,请你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我们是亲兄妹,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胡话?”

    王强不以为然:“谁和你是亲兄妹了,你根本就不是……”

    话没说完,陈小兰就立即打断了他:“小强,够了!你在说什么呢!”

    宝儿似乎是不想再多看王强一眼,立即收拾好了东西就离开了。

    暂时没有找到房子,她带着小宝住在了酒店里。

    刚将东西放下,宝儿就躺在了床上:“累死了,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

    她躺在床上,拿出手机,刚解锁屏幕,就看到上面显示的99个未接电话。

    一看到上面的联系人,她当场就愣住了。

    “秦御凯给我打这么多电话干什么?不对!小宝,今天星期几!?”

    她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一些什么,立即坐了起来。

    小宝回应了她的问题:“小主人,今天星期六呀,怎么了吗?”

    在听到星期六几个字的时候,宝儿的身体本能的一颤,她立即爬起,拉住了小宝的手:“小宝,咱赶紧走!”

    两人刚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刚刚还紧闭的大门瞬间打开。

    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现在想跑,是不是晚了?”

    秦御凯面色薄凉,满是冷意的脸上多出了几分的不悦。

    宝儿默默的后退了两步,尴尬的笑着:“没想跑啊……”

    他一步步逼近,不忘将门给反锁上:“没想跑?那不接电话?”

    “电话调成静音了,没有听到。”她尴尬的笑着,直到退至到了墙上,无路可退,这才停下。

    秦御凯单手扣住了她的双手,随后举起,将她的手摁在了墙上。

    他步步紧逼,冰冷的薄唇贴在了她的耳朵上。

    “地方挑的不错,酒店的确比家里更有情调。”

    冰冷的触感在耳朵上绽开,使得宝儿不禁浑身都打了一个冷颤,**都觉得瞬间酥/麻了下来。

    她极力的站稳:“不,秦御凯,你误会了。我来酒店是因为,因为其他的原因,你先放开,我给你好好的解释解释。”

    秦御凯丝毫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反而是拉开了她衣服的衣领。

    一旁本来极力保护宝儿的小宝都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一双灵动的如同真人的眼睛不断的打量着面前的秦御凯。

    电子扫描的光芒一阵阵扫过,很快,秦御凯的信息就出现在了小宝的眼睛里:秦御凯,秦家大少,秦家继承人,秦氏集团总裁,名声赫赫,商业帝国的鬼才,有钱,有颜,有身材,一夜七次!

    小宝眼里的光芒暗落下来:“这个男人,配得上小主人。”

    宝儿立即求助一旁的小宝:“小宝,救救我!”

    “小主人,祝你好运。”说完,小宝就直接坐在了地上,自顾自的进到了休眠模式。

    她坐在了地上,双眸一片漆黑,没有任何的光泽,犹如一堆废铁一般。

    秦御凯一把将面前的女人打起公主抱,随后扔在了床上:“开始吧。”
延伸阅读
“刚才这位空姐不小心摔倒,果汁溅到你身上固然是她的不对,所以她必须做出赔偿来解决这件事。23Us.com”范伟扭头朝
2023-02-08
“呃……我说莹莹,咱们逛了这么半天,你怎么就只让我买一样东西啊?”范伟望着手里那孤零零的礼品盒,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2023-02-08
站在寒风中的范伟穿着件深灰色的呢子大衣,北方的冬天令他格外感觉到有些冰冷。南方的空气湿润,气温却不会很低,而北方的空
2023-02-08
范伟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喝起酒来。对于他来说,惩罚不惩罚的他管不着,斗来斗去的也没他事,他现在要做的已经做完,就等着
2023-02-08
“逼我干什么?”徐莹抿了口杯中的红酒,用那纤细的**小手指了指自己那雪白粉嫩的脖颈苦涩道,“他要让我成为他的女人,受
2023-02-08
堂哥?范伟听到这声音心里就是一惊,好嘛,这京城还没飞到,就已经在飞机上得罪人了不说,还一得罪就得罪俩,这运气……真是
2023-02-08
“谁?他妈的到底是谁!谁敢这样砸老子,老子非做了他不可!”那被胶水球砸中的小青年不停的抓着他的头发,试图想把上面的胶
2023-02-08
范伟边走着路边想着刚才的惊险时刻,他越来越觉得今天运气真是好到家了。天羽这个称呼到底是什么东西,代表着什么他根本不明
2023-02-08
“三百万。”徐莹苦笑道,“可是在三年后的今天,三百万已经变成了一千五百万……” “高利贷并不合法,他们不可能明目张
2023-02-08
胡魁看了眼徐莹那茫然的美丽双眼,不由脸色变的有些心疼,语气缓和道,“莹莹,你要知道我对你的好啊……你老是这样躲着我,
2023-02-08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