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宦海无声》第一卷 第六百零一章 崩溃(1)

轻小说 |

时间:

2022-08-09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第六百零一章崩溃(1)

    杨晨出现在看守所的时候,是带着一种小心翼翼的态度的,不仅仅是杨晨,李明也是很注意的。李明到德阳市的时间不短了,对德阳市的情况,基本上都掌握了,出任德阳市检察院检察长,李明根本就没有想到,当初考核组到淮扬市的时候,李明是很激动的,他和徐少杰都曾经是丁原的秘书,不过因为自己以前的一些不好的表现,加之淮扬市的情况特殊,所以郁郁不得志,如果不是遇见了徐少杰,说不定现在还是沙隆县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副县长,哪里会有后来的一连串的遭遇。

    薛明贵的案件,李明是严格按照徐少杰的要求来办理的,不仅仅是薛明贵的案件,在日常的工作中,李明也是严格要求所有检察院的干部,要注意坚持党的领导,要将依法办案和坚持党的领导有效的结合起来。

    薛明贵早就做好了准备,徐少杰和他谈话的时候,仅仅就是提到了刘宏的事情,薛明贵也就认真考虑了一番,徐少杰放给了薛明贵两天的时间,应该如何说,薛明贵是认真考虑的,既然徐少杰不听情况,那么,就是徐少杰有意回避这件事情,薛明贵交代的时候,就要讲究技巧。实实在在说,上次和徐少杰的对话,是真正打动了薛明贵,特别是在说到小孩的事情的时候,徐少杰的意思是很明确的,不赞成打掉小孩,无论怎么说,薛明贵都有骨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这是中国的传统观念,至少薛明贵没有断子绝孙。薛明贵想到了罗小莉,没有想到自己以后的香火延续,徐少杰的态度是很明确的,不赞成薛明贵打掉小孩的想法。这是男人的想法,尽管有些自私,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延续香火。

    尽管说薛明贵和徐少杰的接触很少,但是,到现在,薛明贵已经将徐少杰视为知己,他愿意为徐少杰做事情,人常说,患难之中见真情,薛明贵体会到了,尽管这个体会,来得太晚了一些。为了考虑怎么说,薛明贵足足抽调了一包香烟。在看守所里面,薛明贵能够吸烟,罗小莉送来的香烟和肉食,薛明贵都能够享受,这在其他被关押的人来说,是得不到的享受。

    杨晨和李明进入了审讯室。

    杨晨和徐少杰的做法是一样,在薛明贵的面前放下了一包香烟,还有打火机。杨晨和李明的脸上,也没有那种咄咄逼人的神情,两人的神情都显得轻松。看见这样的阵势,薛明贵明白了很多。

    薛明贵很快开口了,说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如今就要接受审判了,为了赎罪,还有一个问题向政fu说出来,除了这个问题,再也没有其他的问题了。

    李明提问,根据薛明贵说出来的情况,要求薛明贵补充细节,杨晨亲自记录,杨晨记录的非常详细,有的时候,还要补充问一下薛明贵,这一次的审理显得很是奇怪,李明和杨晨都时常离开座位,拿着记录到薛明贵的面前去核实。薛明贵也是根据自己的会议,认真回答所有的细节。

    这次的审讯,徐少杰早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得到的情况,不准向任何人透露,拿到了记录之后,立刻到市委。杨晨和李明都是牢牢记住了。审讯的过程中,任何人都不准进入审讯室的,看守所的领导也知道事关重大,检察长李明亲自参与了审讯,可见涉及到的事情是毕竟重大的,一天前,薛明贵突然说有什么情况需要反映,看守所的负责人马上报告了。

    徐少杰是经过了认真的考虑的,对付刘宏的事情,不能泄露出去,谁知道刘宏有什么样的关系,如今这样的年月,很多的事情都是事在人为,如果泄露了消息,总是会有麻烦的,再说了,刘宏一直在西林市工作,在省城的关系一定是很不错的。打击刘宏,能够做到出其不意,是最好的效果。

    李明和杨晨进入徐少杰办公室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说,将审讯的材料直接交给了徐少杰,实际上,他们也没有什么可说的,所有的情况,都是薛明贵主动说出来的,也就是牵涉到了刘宏一个人,根本就不需要汇报,只要徐少杰看了材料,就明白了一切的事情了。当然,刘宏现在是西林市汉中区区委书记,副厅级的领导,德阳市是没有资格去查处刘宏的,唯一能够查处刘宏的,就是省纪委了。

    徐少杰没有问什么,上班时间,时常有人到办公室来汇报工作,所以,徐少杰将材料放进了抽屉里面。下班之后,徐少杰在食堂里面吃饭,吃完饭,匆匆赶到了办公室,下班以后,不会有谁来打扰的。

    看着薛明贵交代的相关情况,徐少杰脸上露出了微笑,凭着薛明贵的这些交代,刘宏是彻底完了,不会有什么前途了,就是刘宏有着再大的关系,恐怕也是保不住乌纱帽了,按照徐少杰的理解,刘宏的问题,丝毫不会比马爱华的轻松。

    就在徐少杰聚精会神看着材料的时候,谭玲莉进来了。

    人算不如天算,谭玲莉下午也是在食堂吃饭,看见很少在食堂吃饭的徐少杰,谭玲莉打了招呼,本来想着和徐少杰好好谈谈的,过去几天时间了,省城依旧有着传闻,谭玲莉感觉到极其的不舒服。徐少杰很快吃完饭,到办公室去了。谭玲莉吃完饭之后,在市委院子里转悠了一会,就直接到徐少杰的办公室去了。邹文滔本来准备通报一下的,谭玲莉挥手制止了邹文滔,直接走进了徐少杰的办公室。

    谭玲莉站在了徐少杰的身边,徐少杰才醒过神来。他以为是邹文滔进来帮忙泡茶了,来人站到了身边,徐少杰才知道,肯定不是邹文滔。徐少杰抬起头的时候,看见了谭玲莉发白的脸色,徐少杰有些恼火,却不好说什么,他收起了材料。

    “谭部长,请坐吧,我叫小邹给你泡茶。”

    “不用了,徐书记,你忙吧,下午看见你在食堂吃饭,本来想着和你谈谈工作的,刚刚我在外面转了转,没有什么事情,顺便过来看看的。”

    徐少杰点点头,没有继续说话,看着谭玲莉离开了办公室。

    谭玲莉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官场上的残酷,不是谭玲莉能够理解的,一个女人,算是依靠着身体走上了高位,缺乏在基本的博弈,也很少经历这样的波折,虽然说谭玲莉有着不俗的认识,也想着出人头地,但谭玲莉缺乏实际的工作经验,一直都是在电视台工作。这次省城出现了传闻,谭玲莉的第一感觉,就是刘宏做出来的,以前和刘宏在一起的时候,刘宏就想尽办法要对付徐少杰,后来自己离开刘宏了,刘宏还是要想办法对付徐少杰。到德阳市工作一年多时间以后,谭玲莉是真切的感受到徐少杰的能力,暗地里觉得,刘宏和徐少杰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刘宏的发展前途远远不如徐少杰。

    刚才在徐少杰办公室,谭玲莉看见了材料,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十个字,但谭玲莉已经明白了,这是薛明贵的交代材料,就是涉及大刘宏的。薛明贵和刘宏之间,一定有着不一般的关系。一时间,谭玲莉想不到那么多了,她感觉自己有些晕乎了。

    谭玲莉和郑雨欣之间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两人在大学的时候,关系就非常好,虽然毕业以后,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这些年过去了,年纪都大了,两人之间的联络也是越来越多,关系逐渐变得亲密了。谭玲莉和刘宏之间,也是有着不俗的关系的,不管怎么说,两人都有过一段时间的亲密接触,这是无法否定的事实。

    谭玲莉犹豫着,是不是将这件事情告诉刘宏,她知道,如果将这件事情泄露出去了,一定会引发不少的事情的,甚至可能引发诸多的冲突。

    处于这样的矛盾中间,谭玲莉走出了很远,不知不觉中间,过去了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了,经过了长时间的思考之后,谭玲莉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刘宏的电话,无论怎么说,看在郑雨欣的面子上,看在大家大学同学的份上,谭玲莉需要通知一下刘宏,至于说今后怎么发展,刘宏怎么应对,谭玲莉不会关心那么多了。谭玲莉确实没有想到,正是因为她的这个电话,引火烧身,将问题弄得越来越复杂了。

    刘宏接到了谭玲莉的电话之后,感觉到了浑身冰凉。

    谭玲莉知道的情况不多,只是说薛明贵很有可能说了一些什么,可能涉及到了刘宏,具体是什么情况,谭玲莉不是很清楚,谭玲莉还特别强调了,这件事情,不一定是准确的。

    刘宏岂能不明白,一定是薛明贵开口说出来了所有的事情了,至于说谭玲莉是怎么知道的,刘宏已经不去关心了,这不会是陷阱,因为谭玲莉没有必要这样做,刘宏有着充足的自信,在他和徐少杰之间,谭玲莉的取舍是明确的。

    接完了电话,刘宏说有些事情,需要出去一下,要郑雨欣早点休息。

    漫步在大街上的时候,刘宏拼命的抽烟,思考着办法,如果薛明贵将一切的事情都说出来了,自己就是怎么样应付,都不会有多大的希望,和薛明贵接触几年时间了,有些交往的过程,无法完全隐瞒的。走着走着,刘宏感觉到自己几乎要崩溃了,不过,到了这一步,刘宏必须要想到办法,必须要保住目前的一切。

    刘宏掏出了手机,拨打谭玲莉的电话,电话通了,但谭玲莉一直都没有接,刘宏感觉到心里发凉,继续拨谭玲莉的电话,但谭玲莉一直都没有接,最后,刘宏接到了谭玲莉发来的信息,信息的意思很明确,谭玲莉表示,已经尽力了,什么都不知道。

    刘宏知道,从谭玲莉这里入手,暂时不可能了,目前看来,能够左右事情的人,只有徐少杰了,但是,要自己去求徐少杰,那是没有可能的,徐少杰也绝对不会松口的。

    刘宏感觉到特别的烦躁,他暂时想不到好的应对办法,如今,时间就是金钱,如果反映慢了,等到材料到了省城,到了省纪委,恐怕就没有多大的机会了,心情烦躁,刘宏的步伐也加快了,他强迫自己冷静,一定要想到办法。

    两个小时之后,刘宏回到了家里,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11点钟了,或许是刘宏出去的事情,显得过于匆忙,郑雨欣有些不放心,一直都没有睡觉,在家里等候刘宏。

    郑雨欣看见刘宏的脸色苍白,双眼无神,吓了一跳,不知道刘宏怎么了,遇见什么事情了,结婚之后,第一次看见刘宏出现这样的神态。

    “老公,你怎么了,遇见什么事情了?”

    郑雨欣的话还没有说完,刘宏扑通的跪在了郑雨欣的面前,抱住了坐在沙发上的郑雨欣,头靠在郑雨欣的**上面,竟然开始哭泣了。郑雨欣吓坏了,不知道刘宏遇见了什么,刘宏边哭泣,边说出来了和薛明贵之间的关系,断断续续说,这些年,从薛明贵的手里拿了不少的钱,都是为了儿子刘远航今后考虑的,想不到,如今事情马上就要暴露了。如果事情暴露了,自己就要去坐牢了。和郑琴琴的事情,刘宏是不会说的。

    郑雨欣的身体开始颤抖,虽然刘宏没有说出来具体的数目,但郑雨欣知道,一定是大数目,否则,刘宏不会这么紧张,骤然变成了如此的状况,到了这个时候,郑雨欣是不会去怪刘宏的,刘宏收钱也是为了刘远航今后读书的。社会情况就是这样,完全依靠工资,刘远航就只能是老老实实的读书,不要想着有出国留学的机会。

    过了好一会,郑雨欣才面前安静下来了,刘宏说的事情,她都听明白了,既然刘宏这样说,郑雨欣明白,一定还是有机会的。成长的环境不同了,郑雨欣不会说出来自首的话语,如今的自首,是自己将自己送进了牢房里面去。

    郑雨欣不笨,很快明白了刘宏的意思,这是郑雨欣最愿意看见的情况,只要是能够挽救刘宏,挽救这个家庭,郑雨欣是会想办法的,有些时候,刘宏不好出面的事情,郑雨欣可以出面去做,郑雨欣也明白,刘宏和她面对的事情,一定是不简单的。

    郑雨欣冷静下来之后,轻轻抚**着刘宏的头发,和刘宏一起生活了10多年了,老夫老妻了,如今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

    *
延伸阅读
杨庆咧咧嘴不敢回答,低下头,虽然他在心底里也很希望杨学光能够狠狠地收拾一顿吴德才,不过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是不敢
2022-09-27
> “哥,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狼有利看着杨学光脸的疲倦,不由得吃了一惊,在他的印象里,杨学光从来都不会有过这
2022-09-27
, 感谢zjun971210大大的不吝打赏,御风凌寒,栏柯大大的月票支持,还有上班一族68大大评价票,谢谢一直
2022-09-27
, “区长,园区那边出了点事情,郝主任亲自过去处理了,不过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管委会副主任刘林江双手用力地握
2022-09-27
379章死跑龙套的 感谢z军971210大大的不吝打赏,谢谢一直以来对大夫的支持,还有,推荐票,点击支持的大大
2022-09-27
, 感谢独自去爬墙大大的不吝打赏,谢谢一直以来对大夫的支持,还有订阅,推荐票,点击支持的大大们,谢谢对大夫的支
2022-09-27
386章危言耸听 感谢御风凌寒,王憬贤大大的不吝打赏,还有z军971210大大的赠送,还有上班一族68,xu1
2022-09-27
, 感谢王憬贤大大的打赏,谢谢一直以来对大夫的支,白开水508,simonkuong大大的月票,卞秀玲大大的评
2022-09-27
> 385章引火烧身 “主任,你说什么,宝丽日化出事了?” 刘林江大吃一惊,旋即想起杨学光这个区长还在
2022-09-27
感谢无名无天,御风凌寒大大的生日礼物,谢谢一直以来对大夫的支持,9624868,13906188890,zjun97
2022-09-27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