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六节(1)

【www.097110000.com--笔趣阁小说】

"德·蓬……蓬……蓬丰先生……"格朗台三年来第二次称克吕旭的侄子蓬丰先生。庭长听了简直自以为已经被刁钻的老头儿选作女婿了。"您……您……您方才说,破……破产……可……可以……出于某……某种情况……由……由……"

"由商业法庭出面阻止。这种事情天天都有,"德·蓬丰先生抓住了,说得确切些,自以为猜到了格朗台老爹的想法,好心好意地准备跟他详细解释一番。"您想听听?"

"洗……洗耳恭……恭听,"老头儿特别谦逊地回答说,那模样像调皮的孩子故意学乖,假装一本正经听老师讲解,心里却在讪笑老师。

"当一位值得尊敬又受到尊敬的人,例如,在巴黎的已故的令弟……"

"舍……舍弟,对。"

"一旦受到周转不灵的威胁……"

"这……这……叫叫做……周……周转不灵?"

"是的。……以致破产迫在眉睫,对他有管辖权的(请注意)商业法庭有权通过判决给他的商社任命一些清理员。清理不是破产,您懂不懂?一个人一旦破产名誉就扫地了;但是宣告清理,他还是个清白的人。"

"这就……大……大……大不一样了,要……要是……代价……并……并不更高……"格朗台说。

"不通过商业法庭也还可以宣告清理的。因为,"庭长捏了一撮鼻烟,"破产是怎么宣告的,您知道吗?"

"我从来没有想……想过,"格朗台回答。

"第一,"法官说,"当事人或他的合法登记的代理人造好资产结算表送往法院书记室。第二,由债权人出面申请。如果当事人不交资产结算表,债权人不申请法院宣告该当事人破产,那又怎么办呢?"

"是啊,怎……怎么办?"

"那么死者的亲族,代表,继承人,或者当事人如果没有死则由他自己,或者当事人如果躲起来了,可以由他的朋友,出面清理。也许您想清理令弟的债务吧?"庭长问道。

"啊!格朗台,"克吕旭公证人叫起来,"那就太好了。咱们地处偏僻,面子要紧。令弟毕竟跟您同姓,要是您挽救自家清白,那您可真是个男子汉了……"

"崇高的男子汉,"庭长打断老叔的话,插言道。

"当然,"老葡萄园主答道,"我我我的弟弟是是是姓格朗台,跟……跟我同姓。这……这这是千真万确的。我我我不否否否认。而这这这……种……清清清清理……能能能能……在任……任何情情情况况……况下,从各各各方方面看看看,对对对我我我……所爱的侄儿是是是很很很有利利利的。可是,先得弄明白。我不认认……认得那些巴黎的坏坏坏蛋。我……在索缪,您知道!我的葡葡萄秧,我的水水水渠,总,总之,我有我的事。我从没有开过期票。什么叫期票?我我我收到的期期期票多了,我自己没有签签签发过。期票能兑兑兑兑现,能贴贴贴贴现。我就知道这些。我听听说可可可可以赎回期期……"

"是的,"庭长说,"贴百分之几,可以买到。您懂不懂?"

格朗台用手托住耳朵,做了个招风耳。庭长把话又重复了一遍。

"那么说,"葡萄园主接言道,"这这这中间,有人喝汤,有人吃肉了。我我我活到这这把年年年纪,这这这些事事事,我都都闹闹闹不清。我得……得……留……留在这里照照照看谷物。谷物进进进了仓,就用……用谷物……支付。首先得照照照看收收成。我在弗洛瓦丰有有有重要的生意要做,赚赚赚钱生意,我不能抛抛抛开我我我的家去应应付我根本不不不了解的鬼鬼鬼人鬼鬼鬼事。您说我我我应该去去去巴黎办清清清理理理,制止破产宣告。我我我分身无无无术呀,我又不是小小鸟,……所以……"

"您的意思我明白了!"公证人叫出声来,"那好办,老朋友,您有朋友,有老朋友,能为您尽心尽力的。"

"得了,"葡萄园主心想,"您就自告奋勇吧。"

"要是派谁去巴黎,找令弟纪尧姆最大的债主,跟他说……"

"且且且慢,"老头儿接言道,"跟他说。说什么?是不是就就就说:索缪的格朗台先生这样,索缪的格朗台台先生那那那样。他疼他的弟弟,爱他的侄侄侄儿。格朗台是个好好亲亲亲戚,他有一一一片好心。他把把收收收成卖卖卖了。不要宣告破破破破产,你们碰碰碰碰头,任任任任命几个清清清理员。到那时格朗台等等等着瞧吧。与与与其让法法院插插……手,倒不如……清理更上……算……嗯?是不是?"

"对极了,"庭长说。

"因为,您知道,德·蓬蓬蓬丰先生,在打……打……定主意……以前,得斟酌斟酌,做不……到总是……做不到。凡……凡是花……花钱的事,为为为了不倾……倾家荡产,得先……把收支弄弄弄清。嗯?是不是?"

"当然,"庭长说。"我的意见是在几个月内可以花一笔钱把债券全部赎回,通过协商付款。哈哈!手里有肥肉,还怕狗不跟着走?只要不宣告破产,只要债券到您手里,您就清白得像冬雪了。"

"像冬冬冬雪,"格朗台托着耳朵,把手做成招风耳,重复庭长的话,说,"我不明白,什么冬雪?"

"您好好听我说,"庭长嚷道。

"我,我,我听着呢。"

"债券是一种商品,也有市价涨落。这就是杰雷米·边沁对于高利贷的原则推论。他论证了谴责高利贷的偏见是愚蠢的。"

"对……"老头儿说。

"根据边沁的观点,既然金钱在原则上是一种商品,代表金钱的东西也同样变为商品,"庭长接着说道,"众所周知,有某某人签名的期票,跟这种或那种商品一样,也名目繁多,价格时涨落时,流通量忽多忽少,涨价时能很贵,也能跌得一钱不值,商业法庭裁决……(咄!我真笨,对不起),照我看,令弟的债券您可以打二五扣赎回的。"

"您您……说,他叫叫……杰……杰……杰雷米,边……"

"边沁,英国人。"

"那个杰雷米让咱们在商业上避免了许多哭天喊地的下场,"公证人笑着说。

"那些个英国人有有有有时候还真讲情情情理,"格朗台说,"那么,照照照边边边边沁的看法,我兄弟的债券说说说是值值钱……其实不值钱了。是这样的话,我,我,我说对了,是不是?我觉得很清楚……债主可能……不,不可能……我明明明白。"

"让我跟您都讲明了吧,"庭长说,"从法律上讲,您要是把格朗台商社的债券全都弄到手,那么令弟或他的继承人就不欠谁的债了。好。"

"好,"老头儿也跟着说一遍。

"以公道而论,如果令弟的债券在市场上以百分之几的折扣转让(您明白转让的意思吗?赶巧您有位朋友经过那里,把债券买下,那就是说,债权人没有受到任何暴力的强迫,自愿放出债券,已故的巴黎格朗台的遗产就光明正大地不负债务了。"

"不错。生……生……生意总归是生意,"箍桶匠说,"这甭……甭……说……可是,然而,您知道的,这也有难难……难处。我,我……没有……钱钱……也……也……也没有……空,空……"

"是啊,您脱不开身。哎,这样吧,我替您去巴黎走一趟(旅费记在您的账上,小意思)。我去见见债权人,跟他们谈谈,把期限往后拖一拖,只要您在清理总数上再添付一笔钱,跟债券对上,事情就都能解决。"

"这以后再……详……详谈,我……我……不……不能,也不想……没弄清就……应……应承……不……不……不行的,您……明白?"

"那是。"

"我脑袋都要炸……炸了,您说……说的……话……您……简直把……我……我的脑……脑袋都……拆……拆散了。我活到今天头头……头一回……得想想……这么个……"

"是啊,您不是法学家。"

"我,我只是个种……种葡萄的穷老大,听不懂您……您刚才说的那……那些话;所以我得……得……得琢琢……琢磨琢磨……"

"那好,"庭长摆出像要作总结的架势。

"侄儿!……"公证人带着埋怨口吻打断他的话头。

"怎么,叔叔?"庭长回话。

"让格朗台先生说说他的想法,委托办这么一件大事,非同小可。咱们的朋友应该对委托范围作一个明确的界定……"

一声门锤宣告德·格拉珊一家三口驾到。他们进来,跟大家寒暄,使克吕旭无法把话说完。公证人对此反倒高兴。格朗台已经斜眼瞅他了,鼻尖的肉瘤传达出了他内心**般的翻腾;但是,首先,谨小慎微的公证人认为:一个初级法庭庭长不宜亲自去巴黎降服债权人,插手一件冒犯廉政法律的花招;其次,他还没有听到格朗台肯不肯花钱的表示,侄儿就自告奋勇接手这桩交易,他从本能上感到心惊肉跳。所以,趁格拉珊夫妇进门的当口,他把侄儿拉到窗户旁边……"你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侄儿;献殷勤到此为止吧。你想他的女儿都想得昏了头。见鬼!不能像刚出窠的小乌鸦那样见到核桃就啄。现在让我来把舵,你只要帮着使劲儿就行。你犯得着让你的法官身份牵连进这样一件……"

他还没说完,就听到德·格拉珊先生向老箍桶匠伸手说道:"格朗台,我们听说府上遭到可怕的不幸,纪尧姆·格朗台的商社出事了,令弟也去世了。我们特地前来表示哀悼。"

"要说不幸,"公证人打断银行家的话,"也就是格朗台先生的弟弟去世。他要是想到向哥哥求援,也不至于自杀。咱们的老朋友最讲面子,他打算清理巴黎格朗台家的债务。我这个当庭长的侄儿,为了免得格朗台先生在这样一桩涉及司法的事务中遇到麻烦,自告奋勇要立刻替他去巴黎,跟债权人磋商,并适当地满足他们。"这一席抢白,再加上葡萄园主抚**下巴表示默认的态度,让德·格拉珊一家三口惊诧至极。他们在来的路上还大骂格朗台吝啬,几乎把他说成害死兄弟的元凶。

"啊!我早料到了,"银行家瞅瞅妻子,叫出声来。"路上我跟你怎么说的,太太?格朗台连头发根儿都讲面子,决容忍不了堂堂姓氏受到一丝一毫的玷污!没有面子的钱是一种病!咱们内地就讲面子。好,好样的,格朗台!我是个老兵,不会装扮自己的想法,怎么想就怎么说:这件事,真是天晓得,太伟大了!"

"可……可……这……伟大……的代价很……很……高呀,"老头儿的手被银行家握着热烈**的时候,他这么回答道。

"可是,这件事儿,我的好格朗台,"德·格拉珊接着说,"但愿庭长听了别不高兴,这件事儿纯粹是生意经,涉及不到司法,得商务老手去处理才行。难道不该精通回扣、预支、利息计算之类的业务吗?我赶上要去巴黎办事,可以代您……"

"咱们倒……倒……倒是可以……想想……办法……咱们俩尽……尽可……可能作些……安……安排……能让我……我……我不至许……许……许下什么我……我……我不愿许……下的诺……诺言,"格朗台结结巴巴说道,"因为,您知道,庭长先生当然要我出旅费的。"

这最后一句话,老头儿说得很利索。

"嗨!"德·格拉珊夫人说,"去巴黎可是一件高兴的事。

我愿意自己掏路费去呢。"

她先向丈夫使了一个眼色,像是鼓励他不惜代价把这件差事从对手那里抢过来;接着又带着一脸挖苦的表情,看看克吕旭叔侄俩,这两位顿时面色沮丧。

格朗台于是抓住银行家的一个纽扣,把他拉到一边。

"比起庭长,我倒更信过得您,"他说道,"不过,其中有些奥妙,"他牵动着肉瘤,又补充说道。"我想买公债;要买下几千法郎,不过我只想下七十法郎一股的本钱。据说每逢月底行市会跌。您这方面在行,是不是?"

"敢情!您哪,我得替您收进几千法郎的公债了?"

"初涉此道,先小做做。别说!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玩这玩意儿。您给我在这个月底做成一笔买卖;别透半点口风给克吕旭他们,不然他们会生气的。既然您去巴黎,那么咱们不妨同时为我那可怜的侄儿探探风,看看王牌的颜色。"

"这就说定了。我明天一早乘驿车走,"德·格拉珊提高嗓门说道,"那么,我几点钟来您这儿听您最后的嘱咐?"

"五点钟,晚饭之前,"葡萄园主搓搓双手,说。

延伸阅读
1尼采常常与哲学家们纠缠—个神秘的“众劫回归”观:想想我们经历过的事情吧,想想它们
2016-12-04
11为了减轻特丽莎的痛苦,他娶了她,还送给她一只小狗(他们终于退掉了她那间经常空着的房子)。小狗是他某位同事一条圣伯纳德
2016-12-03
7半夜里,她开始在睡梦中**。托马斯叫醒她。她看见他的脸,恨恨地说:“走开!走开!”好一阵,她才
2016-12-03
13这不是叹息,不是**,是一种真正的尖叫。叫得那么厉害,托马斯不得不把头偏离她的脸,惟恐声音太近会震破耳膜。这叫声不是
2016-12-03
1一个作者企图让读者相信他的主人公们都曾经实有其人;是毫无意义的。他们不是生于母亲的**,而是生于一种基本情境或一两个带
2016-12-03
5她意识到自己已失落一切,开始找寻罪恶的原由。人人都会这么做的。她的第一个丈夫,有男子气但未被她爱过,未能留意她床上的
2016-12-03
25女摄影师邀特丽莎去杂志社的自助餐厅喝咖啡:“你那些照片,真有趣,我不得不注意到你拍女人身体时了不起的感觉
2016-12-03
9托马期从苏黎世回到布拉格后,开始想到他与特丽莎的结识只不过是六个极其偶然机遇的结果,总觉得有些不安。事实上,难道不是一
2016-12-03
7误解小词典(续完)阿姆斯特丹的古老教堂街道的这一边是鳞次相比的房屋,第一楼的橱窗后面,所有的**都有一间小屋与舒适豪华
2016-12-03
17不论谁,如果目标是“上进”,那么某一天他一定会晕眩。怎么晕法?是害怕掉下去吗?当了望台有了防
2016-12-03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