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朝败家子》第九百九十四章:达则兼济天下

书信范文 |

时间:

2021-06-24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书信范文】

    刘文善认真的看了书信,又想了老半天,朝恩师摇摇头:“我想……他的本意只是为了光大商学吧。”

    王金元却是眯着眼,脑袋探着,瞄着书信,他的心思,却比刘文善险恶的多了,皱着眉头道:“我看,他是想求名,这商学的始祖,自是少爷……”

    方继藩一听,板起脸来:“我何时成了商学的始祖,你这狗一样的东西,这商学的始祖,是刘文善这个狗东西,你以为我是你,爱夺人之美?”

    王金元忙道:“是,是,小人万死。”

    刘文善在旁听了,却道:“恩师,学生的这点末流学问,俱都拜恩师所赐,孔圣人作古之后,众弟子以及再传弟子们将孔圣人生前的语录编写而成,以使后世儒生,可以传习先师经典,因而,才有了《论语》。学生乃是恩师弟子,追溯这根源,若无恩师,哪里来的《国富论》……”

    方继藩是很服气的。

    道德的沦丧,人格的扭曲啊。

    这个时代的门生,简直都是怪胎。

    方继藩懒得去争辩了,争了也没意思。

    好吧,就是我方继藩了。

    方继藩道:“别打岔,说正经事。”

    “是,是,是。”王金元道:“那王不仕,心思何等险恶啊,他本是臭名远扬,现在又不容于清流,哪怕他是家财万贯,可不还是恶名昭彰吗?我想,或许他正是看到这一点,希望捐纳这三百万两纹银的股本,以这股本的分红来资助生员们入学,想要借此光大商学,好使后世不至不至身败名裂,读书人嘛,少爷您懂的。”

    方继藩也是以为然,点点头道:“两百八十万两银子,就想要洗清自己,他倒是打的好算盘。不过……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两百八十万两不是小数,如何资助,你去安排吧。”

    “明白。”王金元应下,又道:“少爷,还有什么吩咐?”

    方继藩叹了口气,他心里对于似王不仕这样的读书人,其实早有深刻的想法。

    这等读书人,其实是一个矛盾体。

    打小被教育着要成为一个极高尚的人,需用圣贤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可实际上呢,世上哪里有这么多圣贤,于是乎,他们有了小心思,他们有贪婪的一面,他们变得世俗,他们口里不得不喊着仁义道德,心里,却藏着七情六欲。

    白日时,和人勾心斗角,到了夜里,又忍不住深刻的反省。

    这……就是所谓的读书人。

    可读书人糟糕吗?

    固然他们如戴着虚假面具的怪物,可若非要说糟糕透顶,却也是未必,他们骨子里,都有一个立功、立言,兼济天下的理想,只不过……往往膝盖软了一下,于是乎,一面躲在被窝里哭哭啼啼,只恨自己不能做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做着各种的妥协,可当他们掀开了被子,又开始屈膝奴颜了。

    这就是人性啊。

    王不仕也免不了俗,他有了能力,既有追求名的yù wàng,怕也是骨子里某种思维在作怪吧。

    好吧,那就成全他,这银子,不收,我方继藩的良心就不安,天理不容。

    方继藩的唇边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道:“最好设置一个奖学金,叫什么名呢,我细细想来,这王不仕捐纳之举,实是感激刘文善给予他的启发,咦,本少爷竟恰好是刘文善的恩师,思来想去,为师也就不客气了,就叫‘方继藩关怀’奖如何?”

    刘文善连连点头道:“恩师,这名儿好。”

    王金元也忙点头:“方继藩关怀奖,真是朗朗上口,读之,令人亲切,使人心旷神怡,少爷,小人不客气的说,这世上在没有比这更好的名儿了。”

    却在这时,有人道:“什么方继藩关怀奖,凭什么就叫方继藩关怀奖,为何不是朱厚照关怀奖,我看朱厚照的名儿也很好。”

    却见朱厚照虎虎生风的进来,他清早去了车站一趟,检查过了这几日蒸汽火车的养护情况。

    方继藩道:“太子殿下,别闹,这是慈善的事业,你就别凑趣了。再者说了,你和王不仕有个啥关系?这捐纳银子的是王不仕,不是我的学问,他哪里来的银子捐纳这么多银子,他这是感激我,我为使他心宽,才勉强冠了自己的名。”

    朱厚照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可心里不禁怀疑,王不仕那狗一样的东西,是脑子进了米糊糊吗?

    朱厚照却道:“这话,本宫就很不爱听,你**着自己的良心,当初若不是本宫给他取了个人间渣滓王不仕的名儿,使他驰名天下,会有这狗东西的今天?就叫朱厚照关怀奖,定了!”

    见方继藩沉着脸,朱厚照便道:“要不,朱厚照与方继藩关怀奖?”

    方继藩无奈的叹了口气,想当初的太子殿下,多么的单纯和厚道,看看现在,真是令人寒心啊。

    方继藩只得道:“好吧,绕口是绕口了一些,就这么办了,王金元。”

    “小人在。”王金元笑嘻嘻的道。

    方继藩道:“此奖,关系到了太子殿下和我的声誉,如何资助,如何让人心服口服,你自己看着办,总而言之,若是不拿出一个稳妥的法子来,我先扒了你的皮,再宰了你祭天!”

    王金元忙道:“小人明白,明白……”

    呼……

    想到一下子竟做了慈善,方继藩有一种身心上的**感,难怪人富贵了之后,都爱做慈善,可见这是有原因的,人毕竟有自我实现的需要,正因如此,通过慈善,人才觉得格外的崇高……

    ……

    王不仕面带微笑,照旧下值。

    那一封书信,也不知刘先生收到了没有。

    两百八十万两,绝对不是小数目,这是一笔巨款。

    可是……王不仕不在乎,他自认为以自己的眼光,迟早,自己照旧家财万贯,成为天下数的着的巨富。

    之所以捐纳,一方面是这一次是搭了西山建业的风,太子殿下和方继藩若知道自己套路了他们,将来太子殿下登基,少不得收拾了自己。

    另一方面,他确实希望商学能够光大,这是源自于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刘先生作富国论,使自己眼界瞬间的开了,后世若有无数读书人能够在商学上,展现他们的才智,没什么不好。读书人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此乃正理。

    王不仕虽爱国富论,可本质上,却还是圣人门下,他讨厌那些死读四书五经的人,并不代表他与儒门一刀两断。

    当然,最最重要的是,王不仕也爱惜自己的羽毛,谁不希望能落个人好啊。

    两百八十万两银子一出,可谓是一举三得了。

    他在无数翰林们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之中,上了车,直接回到了府邸。

    “爹,爹……”

    刚刚进门,王不仕的儿子便匆匆而来。

    “怎么。”王不仕背着手,气定神闲:“如此毛毛躁躁。”

    “爹,书信送去了。”

    “噢。”王不仕面带微笑:“别担心,千金散尽还复来……”

    “儿子不担心这个。”突然从官二代,成为了超级富二代,王安心里其实还算满足,只是……

    “听说,西山书院了设立一个什么奖学金,就是拿父亲的银子,纾解贫困书生……”

    王不仕依旧保持微笑:“若能如此,为父无憾了。只要能用到实处……”

    “那奖学金还有名字呢!”王安道。

    王不仕脸上带着期待:“来,到里头说……”

    他不急,就好像一道令人期待的菜上了桌,不如先欣赏其色香,再慢慢提起筷子,如此,既不显得猴急,又能使这尝鲜的**感,达到最大化。

    王安却是等不及了:“叫朱厚照和方继藩关怀奖学金,牌子都挂了,据说,所有的生员,都可以申请资格,不过却需调查其家庭背景,确认是家庭困苦,且还要成绩优异……”

    “且慢,你前面说的是什么?”王不仕的脸微微一变。

    “朱厚照和方继藩关怀奖学金……”

    王不仕:“……”

    王安紧紧的盯着王不仕的脸色,道:“父亲,我们是不是被他们耍了。”

    王不仕沉默了很久。

    他能怎么样呢,拿把杀猪刀,去找人拼命吗?

    王不仕深吸了一口气,依旧镇定自若:“真是令人心有余悸啊,差一点,我们就家破人亡了。”

    “什么?”王安感觉自己的思维转不过弯了。

    王不仕则是一副后怕的样子道:“太子殿下和那方都尉,厚黑如此,可见是何等的睚眦必报,心胸狭隘,当初乘了他们的东风,赚来了四百万两银子,十之**,等到太子殿下登基,肯定记恨着此事,非要你我脑袋不可。现在好了,他们现在算是报了这个仇,朱厚照和方继藩关怀奖学金,嗯……事情,想来是过去了,为父算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啊,在咱们这大明,宁可得罪了皇上,也万万不可得罪了太子,尤其是那狗一样的方继藩。其人面厚心黑,心狠手辣,开罪不得。”
延伸阅读
方……继……藩…… 这三个字,竟像是有了魔力。 黄御医目中带着震撼,而后……又复杂起来。 他居弘治皇帝的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起来。 颇有几分鬼上身的感觉。 一封信……念毕! 方继藩将书信收了深吸一口气,方继藩取出了第四封,这期间,偷偷的瞄了弘治皇帝一眼。 弘治皇帝是个宽厚,却也绝对有城府的皇帝。
2021-07-03
“……”谢迁觉得自己抑郁了。 明明,他是在告方继藩的状来着的啊。 怎么转过头,就是太子的不是了?萧敬自然知道什么是锦盒,这锦盒里装着许多封书信,只是陛下告诫不可拆开,萧敬是个本份的人,虽知陛下这些日子以来,每张信点着头道:“这两日都试着采摘过,南麓那儿长势快一些,料来结果了。” 说着,一行人匆匆的赶到了南麓。
2021-07-03
在有惊又喜之后,刘瑾笑不出来了。 书信……还有那口箱子…… 鞑靼人来了,来了啊…… 自己辛辛苦真是人才啊,年纪轻轻,用兵如神。 “钦使……现在……当如何?”中官王宝小心翼翼地看了欧阳志一眼,他说出了这只是…………这一路而来…… 千里无人…… 虽有村落,可村落里早已没人人烟,打开他们的地窖,一粒粮食都
2021-07-02
萧敬脸上,浮出冷笑,可这冷笑一闪即逝,只是须臾间的功夫,他又恢复了常色,淡淡道:“人哪,只有知道害怕了,方才想起弘治皇帝将书信搁到了一边,冷冷吩咐萧敬。 “这封书信,不要传出去,现在……事情已经乱糟糟的了,不要再给宫里刘健接过,打开,顿时……整个人石化了。 这是一份大宁朵颜卫的奏报,奏报的内容,十分简单,有数万鞑靼铁骑,绕
2021-07-02
欲化行政举如祖宗创制之初! 显然,全旨的中心,就在这句话。 小 说. 陛下想要寻良策,而非寻君子。弘治皇帝又道:“你的父亲,上奏,这奏疏,你可知道吗?” “什么?”方继藩有些懵。 自己爹最近的书信之一见刘健如此为难,弘治皇帝目光便落在了马文升身上:“卿是兵部尚书,此事虽是儿女私情之事,却也涉及家国,你来说。”
2021-06-30
“元锡……”张升忍不住呼唤了一声。 在庭院里兴奋学步的张元锡忍不住回眸,看到了父亲,那带着喜悦的眼睛,更是“哎……”张升修好了书信,忍不住感慨:“这一次,真将身家性命都搭给你方继藩了,你方继藩……万万不可害老夫啊。”温艳生一拍桌:“能不能给老夫留一点!” “……”朱厚照幽怨的道:“温先生,他先抢,怪不得本宫。” 方
2021-06-28
刘文善认真的看了书信,又想了老半天,朝恩师摇摇头:“我想……他的本意只是为了光大商学吧。” 王金元却是眯着方继藩道:“太子殿下,别闹,这是慈善的事业,你就别凑趣了。再者说了,你和王不仕有个啥关系?这捐纳银子的是王不仕,“且慢,你前面说的是什么?”王不仕的脸微微一变。 “朱厚照和方继藩关怀奖学金……” 王不仕:“……”
2021-06-24
邓健回来的很快。 接到了书信之后,便披星戴月的到了京里。 看着阔别已久的京师,然后……他迷路了。方继藩道:“本少爷我心怀天下,为此,甚是担忧,所以我左思右想,不成如此下去,社会的风气,需要有人来引导,得让人敢“这是继藩说的吧,而后呢,你再来说说看。”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 朱厚照来劲了:“说来说去,这也怪不得别人,
2021-06-03
朱厚照和方继藩在西山,刚刚见完了一拨商贾。 商贾们很开心,能亲眼看看还能活蹦乱跳的太子和齐国公,是可以吹半无数的匠人在楼中忙碌。 而靠着新楼,则是连片的棚屋。 带着他的人,是个书院的书生,他管辖着九十多户人傍晚的时候,那书生都会来走一趟。 这时候,便会有人去寻他,有的是求他代写书信的,也有的是希望让他帮忙寻找自
2021-05-31
天方蒙蒙亮,姐妹们便冒着严寒,点亮灯,以前所未有的热诚阅读她们的小册子,因为一项真正的麻烦已经降临到她们身上,而
2021-05-29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