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朝败家子》第二百一十章:杀手锏出世

书信范文 |

时间:

2021-07-03

|

【www.097110000.com--书信范文】

    方……继……藩……

    这三个字,竟像是有了魔力。

    黄御医目中带着震撼,而后……又复杂起来。

    他居然一声都没有坑。

    御医毕竟不是宫里的太监,太监们无亲无友,和宫外的甚少有什么联系。

    而御医虽在宫中听用,却是有社会关系的。

    所以……

    他会比较担心走在大街上被人敲闷棍。

    或者自己家里好端端的失了火。

    又或者,门前被人涂粪。

    当然,作为一个悬壶济世的大夫,也不至于因为这些区区小事就认怂,这不符合医者仁心的说法。

    黄御史更担心的是自己一家老小最终被绑去某个城外破落的城隍庙里,一不小心,下面那玩意儿就没了,这岂不糟糕?

    好吧,黄御医还是怂了。

    他毫不犹豫地背起了药箱,草草地跟方继藩拱拱手道:“失敬,失敬。”

    其他几个御医,倒也知趣的,也都闷不做声的纷纷告退。

    无敌……真是寂寞啊。

    方继藩心里感慨。

    那个人渣败家子,意想不到的留给了自己一个宝贵的人生财富,这恐怕是连自己都想不到的吧。

    嗯,现在打起精神,开始治病。

    于是方继藩徐徐到了榻前。

    低着头定定地看了看,弘治皇帝显得有些虚弱,精神很差,脸色煞白煞白的。

    方继藩行了礼:“陛下,您好吗?”

    “……”

    方继藩接着道:“臣给陛下送礼来了。”

    弘治皇帝终于从嘴里透出了虚弱的声音:“你退下吧。”

    声音冰冷,带着不近人情。

    这一次,确实被打击得太狠了。

    仿佛人生没有了希望一般。

    可方继藩没有退。

    我方继藩抗旨不遵。哼哼,你能奈我何。

    当然,方继藩脸上没有翘起尾巴的嘚瑟之色。

    方继藩笑吟吟地道:“臣送完了礼,自然告退。”

    他也不等弘治皇帝的下一句了,直接从袖子里抽出了一沓……书信。

    书信?

    只是……弘治皇帝的双目依旧木然,显然对方继藩的任何东西都没有丝毫的兴趣。

    可方继藩却只笑了笑,取出了其中一封书信,扬了扬道:“陛下想看吗?”

    “退下!”

    这一次,声音严厉了一些。

    方继藩接下来的动作则是悻悻然地打开了信笺,道:“陛下不想看,那臣就念了。”

    “……”弘治皇帝终究还是心善的,至少方继藩没有被切**之虞。

    方继藩显得很放肆,将书信打开,接着就朗声道:“皇上:圈圈叉叉……”

    “……”弘治皇帝觉得自己要疯了。

    圈圈叉叉?

    这是什么意思?

    方继藩汗颜:“书信中就是这样写的……臣想,这圈圈叉叉,料来是写书信的人不会写,想来,这是陛下万福,或是吾皇万岁的意思。”

    方继藩的脸有些烫红,支支吾吾地解释。

    弘治皇帝的反应是冷笑。

    方继藩继续道:“您好吗?”

    “……”弘治皇帝继续不说话!

    “皇上若是生病,一定要多多注意x**o……呃……陛下,臣想,这个x**o,定是多注意龙体的意思……”

    “我张小虎,有时也会生病,可我生病了就想吃馍馍,馍馍很香,很xxx……皇上您也要多吃馍馍,这病也就好了。”

    弘治皇帝的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起来。

    颇有几分鬼上身的感觉。

    一封信……念毕!

    方继藩将书信收了,笑着道:“陛下,这些书信都是西山的学童听闻陛下龙体欠安,写下的书信。他们和臣一样,都是孩子,所以书信之中,难免有一些胡话,陛下……你还想继续听吗?”

    弘治皇帝眯起了眼,有些复杂地看着方继藩。

    学童……

    是来自于西山的学童?

    一群孩子……

    这一次,他居然没有让方继藩退下了。

    在这无声中,方继藩已经取出了第二封,又开始念了起来:“皇上,我知道您病了,病了要吃药……我怕吃药,不过皇上若是病好了,请为我做主,许杰每日欺负我,骂我丑,丑又如何,莫欺少年丑,皇上一定要惩治这样的恶人,为我做主……”

    “……”呃,弘治皇帝有点想死。

    这是什么跟什么……

    可是……

    至少,弘治皇帝开始认真听了。

    他是个一辈子都不知趣味为何物的人,可这些孩子……竟莫名的让他觉得挺有趣的。

    当然……重要的不只是童真。

    而是……童言无忌,如此率真的话,想必也只能出自这些学童之口了。

    其实朱厚照年幼时,也曾有过许多趣味的事,不过在弘治皇帝的眼里,朱厚照从生下来就是太子,是储君,所以弘治皇帝对他寄以了太多太多的期望,渐渐的,看待朱厚照的目光自然是严厉居多。

    而这些童言童语。

    他自问做了十几年的天子,还真没有被人真正的评价过。

    弘治皇帝是何等的聪明之人,岂会不知,围着自己身边,似方继藩这样的马屁精们,所歌颂的圣明都是违心之言?从前他虽是看穿了这些马屁精的本质,可或多或少,还是有些自信的。

    他认为……自己如此勤政,这天下海晏河清已进入了盛世,只是没有方继藩这些马屁精们说的如此夸张罢了。

    可直到见到许许多多的王三,开始颠覆了他从前所认知的东西,才让他彻底的抑郁了。

    而现在……

    只见方继藩口里继续念着:“他们都说皇上是个好皇帝,关心百姓的疾苦,所以请皇上的病赶紧好起来,我爹说,皇上若是圣明,我们才天天有米饭吃的……”

    “此人不错,很有潜质。”方继藩念完了,评价了这封书信,第二封书信圈圈叉叉少了一些,说话也很有逻辑章法,可见是个爱读书的好孩子。

    “……”

    弘治皇帝的心里略有一丝触动,他脑海里竟久久的回想着那句话,皇上若是圣明,我们才天天有米饭吃……

    孩子的世界里,其实和王三们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他们更真挚,更直接明了。

    所谓的祈求圣君降世,哪里是希望天下太平,不过是希望第二天起来,不至于饿肚子罢了。

    弘治皇帝的眼睛又开始发红了。

    方继藩则是依旧笑呵呵地看着弘治皇帝。

    这在弘治皇帝眼里,这种表情,很**。

    方继藩道:“陛下,还想听吗?”

    弘治皇帝不做声,只是眼眸里,却发着冷光。

    方继藩打了个寒颤,不敢再作死了,连忙又取出了第三封。

    这第三封书信,方继藩看得眼睛都直了,顿了一下,才憋着脸道:“圈圈叉叉,圈圈叉叉叉叉叉……”

    “……”这哪个孙子写的?

    方继藩气得牙**,迅速掠过了无数圈圈叉叉,直接看后头的署名去了。

    这最后的署名令方继藩震惊了,依然还是三个——圈圈叉……

    “呵呵……”方继藩干笑,心里咬牙切齿,这样的人渣,读个鬼书,放在我方大爷从前的那个世界,是要被杨x信老师电一下的。

    深吸一口气,方继藩取出了第四封,这期间,偷偷的瞄了弘治皇帝一眼。

    弘治皇帝是个宽厚,却也绝对有城府的皇帝。

    正因为如此,所以方继藩没有任何的作假,对所有的书信,也没有进行挑选,而是直接跑去了学堂,告诉学童们,若是皇帝生病了,让你们写一封书信。

    写完之后,直接收卷,方继藩也懒得看了,因为一旦挑选,就难免会有痕迹的。

    他要给弘治皇帝看的,就是学童们最真实的东西。

    因为这个世上,再没有比真实更加动人了。

    弄虚作假的东西再如何花哨,可终究没有生命力。

    诚如方继藩犹如青松一般的高贵人格一般,他最实在的,就是真实。

    弘治皇帝的目光已从涣散变得渐渐的凝重起来,他纹丝不动,像是在凝神倾听。

    方继藩的目光也专注地落到了第四封信上了,这一封书信,倒是有着点霸气侧漏的气息,方继藩还未读,就令方继藩感觉那王霸之气已扑面而来了。

    方继藩身躯一震,声音也不自觉地高昂了起来:“你就是皇帝?我叫许杰,x**o……你作为皇帝,一定很苦恼于边x吧……不x紧,你若是封我为将军,我三日之内,提xxxx回朝,我叫许杰,许杰的许,许杰的杰,你要记好了,忘了我的名字,你会**终身。”

    方继藩脸红了。

    拜托,要点脸好吗?

    “咳咳……”弘治皇帝咳嗽起来。

    方继藩一惊,连忙丢下书信,将弘治皇帝自床榻上扶起,轻轻地拍他的背。

    “陛下……这个,这个许杰和臣没关系啊,臣也不认得他的。”方继藩忙道。

    弘治皇帝闭上了眼睛,坐在榻上,靠着软垫,憋红了脸,终于从牙缝里蹦出一个有气无力的字:“念!”

    “还念?”方继藩倒是开始心虚了。

    他光想着童言无忌,想着用世上最真挚的情感去打动天子。

    可这些学童,都啥玩意啊。

    深吸一口气,方继藩不自信地道:“陛下,臣念了啊,他们和臣没有什么关系的……臣……”

    “念下去……”

    弘治皇帝加重了语气,他虽显得疲惫到了极点。

    可是……

    他想听下去。
延伸阅读
方……继……藩…… 这三个字,竟像是有了魔力。 黄御医目中带着震撼,而后……又复杂起来。 他居弘治皇帝的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起来。 颇有几分鬼上身的感觉。 一封信……念毕! 方继藩将书信收了深吸一口气,方继藩取出了第四封,这期间,偷偷的瞄了弘治皇帝一眼。 弘治皇帝是个宽厚,却也绝对有城府的皇帝。
2021-07-03
“……”谢迁觉得自己抑郁了。 明明,他是在告方继藩的状来着的啊。 怎么转过头,就是太子的不是了?萧敬自然知道什么是锦盒,这锦盒里装着许多封书信,只是陛下告诫不可拆开,萧敬是个本份的人,虽知陛下这些日子以来,每张信点着头道:“这两日都试着采摘过,南麓那儿长势快一些,料来结果了。” 说着,一行人匆匆的赶到了南麓。
2021-07-03
在有惊又喜之后,刘瑾笑不出来了。 书信……还有那口箱子…… 鞑靼人来了,来了啊…… 自己辛辛苦真是人才啊,年纪轻轻,用兵如神。 “钦使……现在……当如何?”中官王宝小心翼翼地看了欧阳志一眼,他说出了这只是…………这一路而来…… 千里无人…… 虽有村落,可村落里早已没人人烟,打开他们的地窖,一粒粮食都
2021-07-02
萧敬脸上,浮出冷笑,可这冷笑一闪即逝,只是须臾间的功夫,他又恢复了常色,淡淡道:“人哪,只有知道害怕了,方才想起弘治皇帝将书信搁到了一边,冷冷吩咐萧敬。 “这封书信,不要传出去,现在……事情已经乱糟糟的了,不要再给宫里刘健接过,打开,顿时……整个人石化了。 这是一份大宁朵颜卫的奏报,奏报的内容,十分简单,有数万鞑靼铁骑,绕
2021-07-02
欲化行政举如祖宗创制之初! 显然,全旨的中心,就在这句话。 小 说. 陛下想要寻良策,而非寻君子。弘治皇帝又道:“你的父亲,上奏,这奏疏,你可知道吗?” “什么?”方继藩有些懵。 自己爹最近的书信之一见刘健如此为难,弘治皇帝目光便落在了马文升身上:“卿是兵部尚书,此事虽是儿女私情之事,却也涉及家国,你来说。”
2021-06-30
“元锡……”张升忍不住呼唤了一声。 在庭院里兴奋学步的张元锡忍不住回眸,看到了父亲,那带着喜悦的眼睛,更是“哎……”张升修好了书信,忍不住感慨:“这一次,真将身家性命都搭给你方继藩了,你方继藩……万万不可害老夫啊。”温艳生一拍桌:“能不能给老夫留一点!” “……”朱厚照幽怨的道:“温先生,他先抢,怪不得本宫。” 方
2021-06-28
刘文善认真的看了书信,又想了老半天,朝恩师摇摇头:“我想……他的本意只是为了光大商学吧。” 王金元却是眯着方继藩道:“太子殿下,别闹,这是慈善的事业,你就别凑趣了。再者说了,你和王不仕有个啥关系?这捐纳银子的是王不仕,“且慢,你前面说的是什么?”王不仕的脸微微一变。 “朱厚照和方继藩关怀奖学金……” 王不仕:“……”
2021-06-24
邓健回来的很快。 接到了书信之后,便披星戴月的到了京里。 看着阔别已久的京师,然后……他迷路了。方继藩道:“本少爷我心怀天下,为此,甚是担忧,所以我左思右想,不成如此下去,社会的风气,需要有人来引导,得让人敢“这是继藩说的吧,而后呢,你再来说说看。”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 朱厚照来劲了:“说来说去,这也怪不得别人,
2021-06-03
朱厚照和方继藩在西山,刚刚见完了一拨商贾。 商贾们很开心,能亲眼看看还能活蹦乱跳的太子和齐国公,是可以吹半无数的匠人在楼中忙碌。 而靠着新楼,则是连片的棚屋。 带着他的人,是个书院的书生,他管辖着九十多户人傍晚的时候,那书生都会来走一趟。 这时候,便会有人去寻他,有的是求他代写书信的,也有的是希望让他帮忙寻找自
2021-05-31
天方蒙蒙亮,姐妹们便冒着严寒,点亮灯,以前所未有的热诚阅读她们的小册子,因为一项真正的麻烦已经降临到她们身上,而
2021-05-29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