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风云路》第564章 让男人出面

请示范文 |

时间:

2021-07-13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请示范文】

    和吴雪莹分了手,时间很充裕,马思骏给于紫菲打电话,于紫菲笑着说:“马书记,你过去向我请示工作请示习惯了,又什么事总给我打电话,现在应该我主动的给你打电话才行。”

    马思骏笑着说:“就我们的关系来讲,你永远是我的领导,我向你汇报工作完全是应该的。我刚才又跟吴雪莹去了监狱看了杨大光,今天的杨大光跟那天情况可大不一样啊,看来杨大光是不想乖乖的把那两个大楼的产权归到我们名下了,他们这么做完全是犯罪行为。这么一来这就很**了,如果正常的产权过渡就不会有什么dà má烦,但是利用公家的资金为私人盖大楼,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一旦县里知道这件事那就很容易出现问题。同时我们还要防止他们狗急跳墙,把大楼的产权直接给县里,那我们就赔了夫人又折兵,**毛都捞不着,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

    于紫菲想了想说:“现在他们怕的就是我们掌握他们的证据,如果真正掌握了他们的证据,我们就可以给他们谈谈,还可以给他们一间两间房子吗,如果真被县里司法机构没收,那他们可就**毛都没有了。该用利益yòu huò的还得用利益yòu huò。不管怎么说,那两栋大楼会得到上亿的资产,给他们两间房子,也是可以考虑的。”

    马思骏笑着说啊:“我的老领导,我发现你是越来越有办法了。到了他们黔驴技穷的时候,我们向他们说出我们的条件,这样总比盖了两栋大楼,自己什么也没有得到好吧,即使给他们一间房子,那也是七八百万一千来万的价格呀,你这个办法不错,行,我刚才见了吴雪莹的男朋友,他是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副队长,由他来配合吴雪莹做这方面的调查,我看我们还是很有希望的,再加上我们撒出去的两拨人人马,我就不相信我们什么都得不到。”

    于紫菲说:“你撒出去了多少人马?哦,我知道了,是今天我们见到的那个刘龙?还有什么人为你做事?”

    马思骏说:“我们的肖迪跟杨大光的关系很亲密,我们可是欠着他们的钱呢,对于欠钱的,我们是大爷,要想让我们还钱,就必须为我们做事,我想挖一挖她跟杨大光之间的关系,到底都发展到哪一步。”

    于紫菲叫道:“他们发展到哪一步难道你不知道吗?人家都干在了一起,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这还有什么隐秘的吗?”

    马思骏说:“你看你,想的都是这些东西,难道他们两个在一起就光干那个,不说点别的?杨大光就不对肖迪做个什么许诺?在杨大光那里,我们的肖迪有多个迷人,你可能不知道吧。”。

    于紫菲笑着骂道:“滚你个马思骏,我说的都是这些东西,你们男人是怎么喜欢女人的,作为女人的可不知道。”

    马思骏笑着说:“你虽然是我的老领导,但过去我是怎么喜欢你的,你难道不知道吗?你可是我女朋友之外的第一个女人,那个时候我对你可是真心实意的。”

    于紫菲正在家里百无聊赖看着没完没了的电视剧,索性关掉,躺在沙发上,脱下休闲装,整个下半的身都暴露出来,手放在自己的下面轻轻地**着,把自己弄得十分舒服。她发现自己的热情正在往上攻,小声说:“马思骏,难道现在就对我不是真心实意的吗?现在你是我的领导了,当然不会对我实心实意的,如果你还对我实心实意的,我现在就想见你,你能见我吗?我现在真想啊。”

    马思骏也有些动情,柔声说:“我的姐姐,我过去就说过,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领导,现在依然是这样,只不过我们位置发生了变化,我对你还是真心实意的,只不过现在我们没有机会,也不敢做太密切接触。”

    于紫菲叹息着说:“这是剥夺了我快乐的源泉。我现在真想让你到我的身边,我们好好痛痛快快的爽一把。那这样,你自己在车里,你说些cì jī我的话,我自己解决,这样好吗?我可有好长时间都没有这个念头了。”

    马世骏笑着说:“这样的话我可说不出来。那这样,我现在出去办点事儿,办完了事再给你打电话,如果时间允许,你可以出来,我让你爽一把,这段时间你也是够郁闷的,放松一下也是应该的。”

    于紫菲暂时忍耐心中的寂寞和奔腾的情感,柔声说:“你可不要糊弄我,我可在家就等你电话呢。”

    马思骏说:“你就放心吧,不管多晚我都会给你打电话,哪怕是半夜三更的,你需要我也去找你。那我先挂了。”

    跟于紫菲说了这番话,马思骏真有些动情,虽然头些日子由于机构的变动,位置的变化,两个人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但发自内心的情感和坚不可破的友情是无可撼动的,想当初自己姥姥不亲,舅舅不爱,别说身边有美女,就是自己的女朋友都远离了他,他就像一堆招人厌烦的臭狗屎,谁也没有人得意他,唯独于紫菲这个女人,一边骂他,一边向他表示出亲热,这是他永远都忘记不了的。

    吕燕的几个闺蜜中,最让马思骏感兴趣的,是在江都市建设局计划科当科员的胡晓梅,马思骏第一眼看着这个胡晓梅就发现她的眼睛含着忧郁的目光,虽然长的很美,但一副苦溜溜的神情,就知道这些古倒霉蛋。吕燕介绍说:“晓梅其实是个很有才华的女人,是我们大学当中学习成绩最好,也是最有活动能力的人,居然就摊上了一个处在更年期的女人,你说让她怎么办?”

    胡晓梅苦溜溜的说:“马大哥,吕燕能摊上您这样的好领导,真是她的幸事,可是我怎么就这么倒霉,遇遇上了那样的女人,一走进单位,驴脸就拉得老长,整天也没有笑容,就好像我是她家的使唤丫头,家里有什么事儿我都跑不了,你说,我这挣的是公家的工资还是挣他们家的工资?这个工作我是真不想干,我也不缺这点钱,可是好容易考上个公务员,也是一个让人羡慕的单位和工作,我说辞职就辞职,还真是有些不忍心。”

    见面是在江都市一个有名的酒吧里,几个人面前的晚餐几乎没有动,酒也没有喝,一个个都像个受气包,除了这个叫胡晓梅的女子,还有一个叫高月的在政法委工作的,她们的一个共同特点,都是摊上一个女领导,她们这些女部下可就遭了殃了。而吕燕却显得十分得意,她为遇上马思骏这样的一个开明的男性领导而喜笑颜开,在几个闺蜜的面前,也显得跟马思骏十分的亲密。

    高月是个戴着眼镜,长着一双细小的眼睛,却有着啊一张很讨人喜欢下巴的女子,她眼巴巴的看着马思骏,心里说不上有多么的羡慕,说:“我们要是能能遇上您这样的领导,我们该有多么的幸福,我们为你做什么事情都是心甘情愿的。吕燕是我们这届人当中第一个提拔成副科级的人,而你还比我们小一届,就进入副县级领导的行列。你是怎么成为官场上炙手可热的人物,你能不能把你的经验向我们传授一下,我们也想有自己的成绩,但是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马思骏对这两个女子的切身情况深表同情,但提不出什么像样的建议,也只能说:“我跟你们的情况完全不一样,我的情况比你们要复杂的多。如果说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一个是我虎逼朝天的干,谁也不在乎,反正我也是一个落魄的人,大不了我就离开官场,自己去闯世界,但这么做对你们不行,你们这些女子就应该在单位稳当的工作,我跟你们还有一个不同的地方,就是我的领导是个女的,我干的很多事情,她都全力以赴的支持我,虽然我们之间也经常发生些矛盾,但这样的矛盾是容易化解的,也都是为了工作,互相理解。我觉得你们的领导如果换成个男的,你们就会很吃得开,也就不会有让你们苦闷的事情发生。”

    胡晓梅马上赞同马思骏的话,抢先说:“马书记,你说的话真是太对了。我们科里就有一个年轻男人,其实人长得也不怎么样,家里也没有什么背景,但他是我们科室唯一的一个男青年,我们这个该死的女科长就对他特别好,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我猜也能够猜出来,谁让我们是个女人,谁让我们的领导又是个女人?”

    高月也跟着说:“马书记,我们单位也是这个样子。女领导一看到男人就喜笑颜开,恨不得上去就亲人家一口,一看到我们这些女的,马上就耷拉个脸,一点笑容也没有,把苦活累活都交给我们干,而那几个男的就跟大爷一样养着。你给我们出个主意,我们总不能在单位窝囊死吧?”

    马思骏说:“如果让我给你们一个建议,一个是调离现有的工作岗位,到男领导的部门,在他们手下就凭你们长得如花似玉,一定会博得男领导的喜欢,如果调转不成功,还有一个办法,不知道你们肯不肯做。”

    两个人马上说:“马大哥,只要对我们工作有利的,我们不管付出什么样的条件,我们都可以做到。给我们的领导送礼人家都不要,再说领导家什么也不缺,也没有什么可送的。”

    马思骏说:“我让你们不是送礼,而是,带上你们的男朋友到领导家多去探望探望。有很多事情,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兴许你们的领导40岁左右,正是更年期,有那种特殊要求,女领导家的老公很可能不管事儿,不顶事儿,反正就是那个意思吧,你们能领会就领会,不能领会我也没办法。”

    胡晓梅想了想说:“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就是带上男朋友,多上领导家走一走,如果领导需要,就让我们的男朋友做侍候领导的事。我也没有男朋友,就是有男朋友,那不是把他送到虎口里去了?”

    高月忽然叫了起来说:“我觉得这个方法行。我们的领导不就是喜欢年轻的男人吗?我的男朋友可比我们单位那几个男人让人喜欢的多。反正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干那个,也都是男人占便宜。就怕我的男朋友看领导那老比没什么兴趣。”

    吕燕哈哈笑了起来说:“我说高月,你真被你们的领导气得晕了头了,过去那么一个文静的女子,现在居然说出这番话,还想让自己的朋友上自己的女领导。我看行,有的女领导还真需要外面的男人弄,弄得越高兴,她就对我们会好起来。现在的女人跟男人一个德性,反正就是图个乐子,我们这些女孩,根本就没有让她们高兴的机会,送礼人家又不要,你说还能怎么办?”

    高月索性说:“只要我能接受这样的现实,我就干脆豁出去,带着我的男朋友到我们女领导家,我就把他放在她那里,看看他们到底能不能做什么,只要我过得舒服和工作高兴,别的我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也觉得我们那个女领导就是欠男人弄的,说不上被我们办公室那几个男人都弄了个遍,我这个女人又没长那个东西,所以就只有被我们女领导冷落的份儿。行,既然这样的办法能解决问题,我回去就跟我男朋友说,让他闭上眼睛,就当是我好了。哈哈。”

    高月一阵放肆的大笑,一腔无奈的样子,可胡晓梅却高兴不起来,对马思骏说:“马大哥,你这两个办法对我都不适用,看来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但我们女科长手中还真有权力,在建设局跟老局长关系非常好,老局长现在对她没那个心情了,找年轻女人了,就把她放下了,但他们的关系依然很好,我觉得你认识一下我们科长很有必要,就算你帮我一个忙,虽然你不是我男朋友,但你到我们单位走一趟,也算是给我个面子,也许我们的领导就会对我好起来。”

    马思骏叫道:“你是说让我到你的单位去一趟见见这个女领导?我觉得这么不好吧,我并不是你的男朋友,如果以后让她知道了,对你也许就更不好了。”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延伸阅读
有的,在最里面。医生回答道。 白雅走出去,进了厨房。 厨房有人在做早餐。 她又抓了一些米放在锅有医生去请示刑不霍了。 刑不霍同意,他们就安排了车子,把白雅送到了地面上。 一到地面上,小宝贝被外面
2021-08-03
对不起啊,我们要请示首长,稍等。 我来打给顾凌擎吧。沈亦衍说道,拿出之前顾凌擎给他的手机拨打电话出去。国家议会也正式同意建立南郊海域,南郊海域占地一千六百二十平方公里,隶属于国家,为特别行政区,白雅为特别行政区区长
2021-08-03
“一直在飙升,一年涨了三千多元。”吴一楠心里一阵痛快,只要你关心国内的生意,不怕不把你哄回去:“我去年买的那套房“做你的贵人啊!”蒋小敏眉头闪耀,满脸的红光:“有可能让你赚大钱呢。” 吴一楠摇了摇头:“我总感觉不对,到蒋小敏的质疑,让吴一楠无从解释,吴一楠何乐而不为呢,五星级酒店谁不想住呢,只是还没有请示洪峰呢,到底能不能去,吴
2021-07-31
二十分钟后,马小乐和关飞分坐两辆警车被带到了县公安局。 马小乐确实很配合,虽然他一肚子怒火,但他知道,这个民警赶紧去找甄有为。 此时甄有为正在局长王光波的办公室里汇报情况。 王光波听后,闭目沉思。甄有为静静“嗯,马小乐同志,你也别着急,我去请示下上面,看看能不能先让你离开。”甄有为假惺惺地说道,“这事确实有点不明不白
2021-07-31
什么事都有个始终。 马小乐躺倒休息的时候,陶冬霞扶着墙走出套间。她也想休息,不过她放心不下外面,担心庄重信“诶,那不是怕耽误你工作嘛。”马小乐笑道。 “工作个屁啊!”庄重信道,“以后啥事你尽管做,用不着向我请示、“他这小子,不当村长后和曹二魁混到了一起。”马长根说到这里掏出了支烟,马小乐赶紧把中华递上,马长根接了烟继续说道
2021-07-30
果然,酒席至半场,蔡秘书已经有点要把不住了。马小乐一看,得打住,不能喝了,要不会耽误大事,便找个借口让他出来,将“诶哟马大,那你可不能关机呐,随时随地我得请示汇报呢!” “哦,这次啥事?” “追加的六次到了,咋办“你准备要筹多少?”邓叶香犹豫了下问道。 马小乐眉毛一拉,对金柱闷闷一笑,道:“香姐,怎么说呢,建材这行,
2021-07-29
金柱说回去请示老板,其实他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之前马小乐都已经把种种可能性都分析了,对症下药找了方子。这么做只是“没问题啊。”金柱道,“我手下不乏好手,之前还搞过比赛呢,蒙着眼砌墙,还是一条线,笔直!” “那好,明晚就“生啥气呢。”马小乐笑道,“邹筠霞大姐对我的帮助是很多的,再说了,沾她的光,也不是一般人能沾上的。” “哈
2021-07-28
“当初你不知道是和牛肉吗?”吴一楠把自己的面全给了余晓兰之后,碗里就已经空了,起身到客厅倒了二杯茶,一杯放到余晓走进客厅,刚一抬头,吴一楠一下就愣住了,他最害怕看到的场面出现在眼前:只见余晓兰穿着一条天蓝色的超短吊带睡裙,*看着吴一楠嘴上说是请示自己,可刚才跟洪峰已经确定马上过去,现在这么请示自己,也是尊重自己而已。 于是,余晓
2021-07-28
这在西庆市国资委里面,整天就是工作,处理单位的事情,刘云飞这几年来还真是没有好好的放松一次呢,这次一出门就遇上了这么好的“这样吧,伟军,我先给领导请示一下,要是可以的话,给你回个短信,你那个同学可要靠得住啊,在领导面前要能有点修为啊,不要以
2021-07-26
“黄主任,您说的这个事情我们市局也在考虑,不过呢,我觉得这个步子不能推的太急了,现在成钢集团下面还有几个分子公司,还有一“好吧,你今天就不要喝了,我跟那个马涛意思意思就可以了,现在咱们的处境有些艰难了,这个省厅里面,现在又要向我要债了,这天
2021-07-26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