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六百六十章相应安排

请示范文 |

时间:

2021-07-2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请示范文】

    生态文明建设虽然是当前“五位一体”格局的一项重要内容,但在办公室里,讲文明有必要,讲生态就有点故弄玄虚了。

    总体上讲,整个办公室布局很大气,可见前任还是有点个人品位的,只是工作上不敢恭维罢了。其他一些情况,司马浮云也略作了介绍,“曾省长,这一层楼呈半圆形,整层有四十余间办公室,另一边还有常务副省长袁平俊的办公室,其他副省长的办公室全在二楼。”

    “你的办公室呢?”

    曾子祥有意无意的问了一下,因为省政府这边除开省长、副省长之外,秘书长也是党组成员,级别与副省长是一样的。

    司马浮云很是受用新来的省长这份关怀,“我的办公室在你的秘书处室旁边,主要是为了方便省长平时召唤。”

    “哦。”

    曾子祥点头,表示理解这种安排。

    “省长,你看还需要添置什么设备么?”

    曾子祥摇头道:“暂时不必,需要的时候我再说吧。”

    “是,是。”司马浮云连声称是,随即请示道:“省长,还有几件事请你定夺…。”

    “说吧。”

    曾子祥说这话的时候,用手一指办公桌边的椅子,“坐下说。”他自己则是走到老板椅上,轻轻的坐了下去,有点小心翼翼的样子。

    谁都知道这省长的位置不好坐。

    特别是三江省这个摊烂子,省长自然会如坐针毡。所以,曾子祥现在能有这样的感觉,坐下去容易,坐好很难,要想长期坐下去更难。

    司马浮云也依言坐到了省长位置对面的椅子上,把手放到办公桌上,随手还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笔记本来,“第一个就是你的秘书,看你是不是从其他地方调遣过来……?”他一边请示,一边察言观色,看省长是个什么反应,有的时候,领导说行,其实不一定行,有时说不行,其实也可能行。

    领导这个时候完全可以像女人一样,口是心非的。

    听到的不一定算数。所以,观察省长这位大老板的神色很重要,这个时候最紧要的是凭感觉,再从感觉中作出正确的判断。

    可曾子祥没有那种婆婆妈妈的习惯,更没有在这种事儿上玩猜謎一样的习惯,他摇头道:“我不会调秘书过来,在这边也没有什么熟悉的人,更不会胡乱的去用什么人做秘书。但你们也别在意这事,你就先安排一个合适的人先跟我熟悉一下工作,如果一段时间之后没什么问题,确定下来就行了。”

    意思是考察一下啊!

    司马浮云也算是懂这个意思,领导是借机让自己做一下主,这也算是一种信任。刚刚认识的第二天,省长就如此待自己,真让他这个秘书长有点受宠若惊,“那我从省政府办公厅的在职干部中挑几个人出来,先让领导考察一下……”

    曾子祥点头,“行,最好挑个二至三人,职务形成阶梯,考察下来,行与不行也好有个说法……”

    “好的。”

    司马浮云若有所思,这位省长还真是一个思虑周全之人,挑几个人出来,到时候不管行不行都好说,因为省长不会说谁不行,只会说谁更合适。而且,职务级别形成阶梯状,也方便对没有挑选上的同志作好安排。

    对于省长的这个安排,司马浮云不得不佩服。同时,这更让他感觉到,这次挑人,恐怕自己真得好好把关了,要是一个把关不严,省长的这份信任恐怕就不复存在了。他更知道在这种时候,自己不能有丝毫的私心杂念。否则,只会害人害已!

    司马浮云自己也是省领导,他这个秘书总管也有秘书,深知领导用秘书的学问也很深,秘书用对用好了,那是一大臂膀。可倘若是用错了,却是容易坏事,轻者坏了名声、耽误了时间,误一点小事。重则,那会影响省长的工作,那就是坏全少大事,甚至坏国家大事。

    就从领导个人来霁,也可能受秘书牵累,最后丢官蹲班房也不是没可能,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省长这样举重若轻的把任务交给自己,算是一项重托。

    这也恰恰是曾子祥的高明之处,自己孤身一人前来,如果不先考验一下秘书长能不能用,哪还寄希望于去用其他人么。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这是曾子祥一贯的用人宗旨。

    在司马浮云的身上,他算是押下了第一注,输赢影响不大,但旗开得胜还是很期待的。

    这样的情况,自然也是司马浮云所期待的。

    “省长,车辆暂时安排的是先使用原来的二号车,下星期我会换一台新的车辆,牌照换到新车上去……。”

    秘书问题解决之后,司马浮云又开始请示车辆一事。

    曾子祥摇头,道:“车子不用换,我看那辆奥迪车还挺不错的,就先用着吧,新车暂时不要买了。你是没见过我在京城用的车,二手的捷达,开着也挺顺手的。”

    “您还坐捷达车?”

    司马浮云听得张口结舌,一个正部级的领导,坐捷达?如果不是曾省长亲口告诉他,打死他也不会相信。在三江省,虽然是一个贫困省份,但下面市县的领导干部,他们也不会用捷达的,更别说还是二手的了。

    曾子祥就笑,说道:“是不是感觉有点做秀的成分在里面?其实,团中央也安排了专车,可在京城那个地方,堵车严重,如果驾驶员上班的时候接一个来回,那就得好几个小时,他们休息时间都没了。所以,我很少用公车,恰好一位朋友有辆二手捷达车,我就拿来开了几年………”

    司马浮云对这个解释还是非常震惊,二手辆关键是开了“几年”,这恐怕到报废的阶段了吧。

    看他的脸色,曾子祥知道他在想什么,“我这次到三江,捷达车就只好退役了,车停到小区,我朋友让我车钥匙都不用取,他说直接叫人拉去报废算了。”

    “我猜也是这样的…”

    司马浮云不由佩服的摇头。

    曾子祥没再说这些废话,“二号车定了,不用换,只是驾驶员暂时由你指定一人开着,过几天会有人到三江,驾驶员我打算用原来的。”

    一定程度上,驾驶员比秘书更重要,只要上了车,生命安全全掌握在驾驶员手上呢。许多地方的领导,就因为驾驶员的问题,最后怎么送的命都不知道呢。

    司马浮云自然深知其中的厉害,点头道:“好的。”

    从这一点上,司马浮云也看出了曾子祥虽然人年轻,心思却是非常老成持重的。

    接下来,司马浮云请示的第三个问题是有关住宿,三江省政府也有住宿楼的,其中有几套没办私人房产证,是专门供流动领导使用的,套房,绝对的装修一新,随时都有空房备用。

    但曾子祥却是摇头,这一回他不打算像以前一样租房什么的了,“你找一家相对清静和安全的宾馆,档次不要高,我没带家属,一个人不用住一套房子,没必要。”

    其实他也想过,三江这个地方,恐怕比想像的情况还复杂。这做了省长,也不比在一个小城市做什么市长、市委书记。如果住一套房子,总不能自己打扫房间、搞清洁卫生吧,那就得请保姆,还有其他什么人员,如此一来,自己反而让人监视了。

    住在酒店就不一样了,单纯!

    至于安全什么的,更不用怕。首先,自己没跟什么人结死仇,就是黑山镇那个蒋老板等人,他们已经进了班房,不足为虑。至于今后出现什么人,那更不用担心,自己在京城的兄弟不是要来了么?驾驶员只是一个,其他人呢,还不是会来上几个。

    这早在曾子祥的计划之中。

    至于住酒店,费用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不一定需要省政府埋单,曾省长完全可以自掏腰包。

    听了曾省长这一指示,司马浮云愣了一下,随即又会意的含笑点头答应。曾省长人年轻,又没带家属过来,不住省委、省政府专门的套房而住宾馆,完全说得过去。只可惜自己这两天安排买的那些好家具,没了用武之地。

    司马浮云请示的第四件事是关于吃饭问题,“省长,那吃饭就一并安排在酒店了,我到时候安排几个菜谱,让酒店轮换着做菜,有什么要求再慢慢的改进……”

    曾子祥笑道:“那儿用得着那么麻烦,省政府没有食堂吗?”

    “食堂倒有,但做得不好,而且人多噪杂,省领导都不去食堂吃的,就连办公厅的主任们也不去食堂的……”

    司马浮云实事求是的报告情况。

    可曾子祥却不以为意,“其他人去不去不关事。你给我也办一张食堂的吃饭卡吧,我上班的时候就吃食堂,平常周末什么的就在酒店随便点上几个菜吃一下就行了,不用搞得太麻烦,你那什么菜谱之类就别搞了。”

    “这……”

    “就这么定了。”

    司马浮云张了一下嘴,还想坚持一下,可见曾子祥一脸的决然,只得如此了。

    对于秘书人选这些问题,司马浮云早就做了相关计划,如果曾省长自己带人来,一切从简,自己乐得轻松,要是没带,人选现成的。只是他刚与曾省长接触,还有点**不透他的脾性,万一惹得曾省长不高兴,那就可能适得其反了。
延伸阅读
有的,在最里面。医生回答道。 白雅走出去,进了厨房。 厨房有人在做早餐。 她又抓了一些米放在锅有医生去请示刑不霍了。 刑不霍同意,他们就安排了车子,把白雅送到了地面上。 一到地面上,小宝贝被外面
2021-08-03
对不起啊,我们要请示首长,稍等。 我来打给顾凌擎吧。沈亦衍说道,拿出之前顾凌擎给他的手机拨打电话出去。国家议会也正式同意建立南郊海域,南郊海域占地一千六百二十平方公里,隶属于国家,为特别行政区,白雅为特别行政区区长
2021-08-03
“一直在飙升,一年涨了三千多元。”吴一楠心里一阵痛快,只要你关心国内的生意,不怕不把你哄回去:“我去年买的那套房“做你的贵人啊!”蒋小敏眉头闪耀,满脸的红光:“有可能让你赚大钱呢。” 吴一楠摇了摇头:“我总感觉不对,到蒋小敏的质疑,让吴一楠无从解释,吴一楠何乐而不为呢,五星级酒店谁不想住呢,只是还没有请示洪峰呢,到底能不能去,吴
2021-07-31
二十分钟后,马小乐和关飞分坐两辆警车被带到了县公安局。 马小乐确实很配合,虽然他一肚子怒火,但他知道,这个民警赶紧去找甄有为。 此时甄有为正在局长王光波的办公室里汇报情况。 王光波听后,闭目沉思。甄有为静静“嗯,马小乐同志,你也别着急,我去请示下上面,看看能不能先让你离开。”甄有为假惺惺地说道,“这事确实有点不明不白
2021-07-31
什么事都有个始终。 马小乐躺倒休息的时候,陶冬霞扶着墙走出套间。她也想休息,不过她放心不下外面,担心庄重信“诶,那不是怕耽误你工作嘛。”马小乐笑道。 “工作个屁啊!”庄重信道,“以后啥事你尽管做,用不着向我请示、“他这小子,不当村长后和曹二魁混到了一起。”马长根说到这里掏出了支烟,马小乐赶紧把中华递上,马长根接了烟继续说道
2021-07-30
果然,酒席至半场,蔡秘书已经有点要把不住了。马小乐一看,得打住,不能喝了,要不会耽误大事,便找个借口让他出来,将“诶哟马大,那你可不能关机呐,随时随地我得请示汇报呢!” “哦,这次啥事?” “追加的六次到了,咋办“你准备要筹多少?”邓叶香犹豫了下问道。 马小乐眉毛一拉,对金柱闷闷一笑,道:“香姐,怎么说呢,建材这行,
2021-07-29
金柱说回去请示老板,其实他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之前马小乐都已经把种种可能性都分析了,对症下药找了方子。这么做只是“没问题啊。”金柱道,“我手下不乏好手,之前还搞过比赛呢,蒙着眼砌墙,还是一条线,笔直!” “那好,明晚就“生啥气呢。”马小乐笑道,“邹筠霞大姐对我的帮助是很多的,再说了,沾她的光,也不是一般人能沾上的。” “哈
2021-07-28
“当初你不知道是和牛肉吗?”吴一楠把自己的面全给了余晓兰之后,碗里就已经空了,起身到客厅倒了二杯茶,一杯放到余晓走进客厅,刚一抬头,吴一楠一下就愣住了,他最害怕看到的场面出现在眼前:只见余晓兰穿着一条天蓝色的超短吊带睡裙,*看着吴一楠嘴上说是请示自己,可刚才跟洪峰已经确定马上过去,现在这么请示自己,也是尊重自己而已。 于是,余晓
2021-07-28
这在西庆市国资委里面,整天就是工作,处理单位的事情,刘云飞这几年来还真是没有好好的放松一次呢,这次一出门就遇上了这么好的“这样吧,伟军,我先给领导请示一下,要是可以的话,给你回个短信,你那个同学可要靠得住啊,在领导面前要能有点修为啊,不要以
2021-07-26
“黄主任,您说的这个事情我们市局也在考虑,不过呢,我觉得这个步子不能推的太急了,现在成钢集团下面还有几个分子公司,还有一“好吧,你今天就不要喝了,我跟那个马涛意思意思就可以了,现在咱们的处境有些艰难了,这个省厅里面,现在又要向我要债了,这天
2021-07-26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