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三百五十四章调查情况

举报信范文 |

时间:

2021-07-22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举报信范文】

    第354节第三百五十四章调查情况

    “市长这招真高,既让喻星豪无可奈何,又让左霖寝食难安……”

    曾子祥三言两语便将严松面临的困难给解决了,严松没有了烦恼,也就放开了量与曾子祥对饮起来,这一餐吃完,曾子祥拒绝了严松跟随保护,他仍然坚持单独行动。

    严松也明白枫林目前的形势,知道曾子祥恐怕是在研究如何对付喻星豪等人,没有多问,答应下来,他知道市长*枫林县,不会因为吃了一碗牛鞭面,惹了一点小事就回去的,他还得暗访下去。于是严松找了一家旅馆,由他出面给曾子祥与铁锋安排了房间休息。

    而严松自己,却返回了县公安局,他要回办公室去,还得再演一场好戏给那些有心人看呢。

    由于是公安局长亲自安排的客人,还称呼其为二叔,恰好这一幕被宾馆老板碰上了,自然对曾子祥是格外照顾。不仅安排得巴巴实实,而且老板亲自拿来水果香烟孝敬。

    曾子祥也不推辞,他正有意与这些人打成一片呢。

    留下老板坐到了房间,曾子祥问起了枫林县的情况,旁敲侧击的了解治安状况。而且他主动介绍了今天在面馆被宰,还受到一伙人逼打的事。

    “唉,说实在的,您遇到的毒打食客这事,算什么啊?大街上打死人、强迫少女卖*淫、强抢强占这类事,在枫林县根本不稀奇,可以说是家常便饭。”老板叹气说道。

    “真严重到了这等地步。”曾子祥明知故问。

    “这还用说,原来只是在香港警匪片中才可以看到的事,现在的枫林县却是随时遇到,而且是经常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上演。”

    “最严重的是哪种?”

    “据我从事宾馆业务了解,色*情抢劫犯罪最严重。”

    曾子祥掏出自己的烟来,散了一根给老板,两人一边抽烟,曾子祥一边道:“老板,您能不能把枫林县色*情抢劫犯罪团伙的事情给我讲一讲?”

    老板想了想,“好吧,这枫林县啊,有个‘金三角’大市场,全是嫖*赌的地方…”

    据他所讲,金三角一带长期盘踞着黑恶团伙,他们一般都是三个一群、四个一伙,悠闲无事的在附近晃悠。这些不可小瞧,他们是有组织、有纪律、有领导的多达几百人的黑恶团伙。虽然他们貌不惊人,文化不高,样子也不出众,但很会生财之道,他们每天都会在这个市场挣下几万到几十万元的钱。

    这些组织严密的黑恶团伙,呈金字塔式,上有组织,下有等级,有内线、外线,有通风报信的局外人。他们组织得很有计划,作案手段很隐蔽,个个都很狡猾,具有很高的反侦查能力。而且,他们不惜代价拉拢一些政府部门官员,特别是司法部门的人,要钱给钱,要色给色,寻找了名个层面的保护伞。

    他们在这一带盘踞六七年了,起初只有一个帮派,十几个人,后来像滚雪球一样,逐步发展壮大,人越来越多,组织越来越大,钱也是越来越丰厚。这个黑恶团伙还真像一个正常运作的事业单位,他们分工明确,还委任各种头衔,比如董事长、总经理、队长之类的,叫法五花八门。配备保安、保姆和保镖,这些人按帮内规矩,各有其职,各负其责,按各自的工作量和功劳大小及官职大小,争着不义之财,过着奢侈生活。

    帮内都披着眩目的外衣,建立所谓的公司企业,主要老板也就是董事长或者总经理,他们负责整个帮内帮外事务,打理着帮里的一切,这些领头人物,一般摄取40%的收入利益。他们下面的工作人员,除开管理者之外,其他基本就是拉皮条,女皮条客主要负责拉客,或者直接经营“生意”,而男皮条客除了介绍业务,便是化妆成各种身份在女皮条客周围转悠,一方面起到站岗放哨的作用,另一方面主要是保护她们的人身安全,如果这些女的一旦遇到被抓的风险,他们要么起哄,要么马上找人解救,如果是受到其他生意之外的人骚扰,他们就是打手了,起到保镖的作用。这些男女以各种借口把那些好色的客人,特别是外地人引诱到附近的出租房子里,实施骗取或者偷盗行为,甚至明着抢劫,所得赃物按比例分成。

    这个黑团伙,他们自己命名的各种保安、保镖和打手很多,有的是他们从家乡带出来的,有的是以前在一起打工的老乡,还有的是一些地痞流氓。

    这些人非常狡猾,为了防止出事,也为了防止那些上当受骗的客人回头找麻烦,他们四处都租有房子,而且往往是偏僻之地居多,一旦出事,他们很快就消失,一般外地人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大多数人则是羞于启口,哑巴吃黄连算了。

    老板讲得绘声绘色,这让曾子祥听得大为震惊,“他们具体怎么抢劫的呢?”

    “这些人手段十分恶劣经常杀人抢钱劫财。”

    旅馆老板讲述,客人上钩以后,屋子里的**故意与客人打情骂俏,转移对方的注意力,待上了床,提前躲在床底下或者其他暗处的打手就乘机把客人包内的钱物偷光。钱物偷到手后,就会按照事先约定的规则,发出必要的信号。**收到信号后,就会故意找种种借口,要么催促早完事,要么直接罢工不干。一般而言,这些客人都做贼心虚,加上外地人居多,人生地不熟,只得闪人了。

    如果有客人发现衣服里的钱或贵重物品丢失了,或者有的客人不想做要走,**就会大喊大叫,然后暗处的打手就会出现,拉住客人,威胁恐吓。潜伏在门外的“保安”也会及时破门而入,手拿棍棒,一拥而上,直到把客人打得跪地求饶,然后当面洗劫一空,有时甚至把他们值钱的西服和皮带、皮鞋之类的都扣下,让他只穿着背心或短裤逃命而去。如果遇到有钱的客人,身上钱款多的,为了保险,他们就会将客人捆绑起来,用破布塞上嘴,把里外大门紧锁,然后大摇大摆地一走了之,故意拖延一两天再去,对奄奄一息的客人一番威胁恐吓,录音录相留下把柄,然后将之用黑布蒙上双眼,用无牌照车辆拉到其他地方扔了。

    这种客人应算是万幸的,至少还能活下来。有的时侯,由于他们下手过重,或是客人因恐惧过度,或是他们捆绑的时间过长,等他们再去时,人早已死亡了,最后反正就会失踪消失,谁也不知道尸体究竟怎么处理的。

    “出了人命的事,公安机关也不管?”曾子祥插话道。

    “谁来管啊?”旅馆老板显然不好说这事儿,因为他面对的人是新任公安局长的二叔,还是不想给自己惹事上身,毕竟是生意人嘛。

    估计是保护伞的缘故,这些人才能逍遥法外,这种团伙才能一直隐藏存在下来。但曾子祥还是有些无法理解,“公安机关人那么多,所有人都不闻不问。”

    “这倒不至于,这些人也有被抓的时候。”旅馆老板吸了两口烟,继续讲了下去,“也许你不相信,他们就是被抓住了,一进派出所就装聋卖哑,随便撒个谎,再加上内部有人帮忙活动,很快就能放出来,有的顶多送到看守所呆几天,外面的人再想法花上一点钱,总能出来的。”

    据老板讲述,这个团伙还专门搞上岗培训,其中一项培训内容就是,如果作案时万一被抓,应当怎么临场发挥,怎么编造谎言,如何对付那些警察……

    这实在是莫大的讽刺。

    这些无恶不作的犯罪团伙挣到钱后,除了花天酒地,就是生活糜烂,道德沦陷,一通乱搞,连猪狗都不如。在他们做事的屋内,有的是妻子同客人做那事,丈夫躲床底下伺机实施偷窃,有的是姐姐在床上与客人做事,弟弟钻到床下等待下手时机…有的还是一家两代同时上场,最可怜的是竟然有未成年人参与其中,而且经常因为年纪小,经验不足,难免出现差错,因而经常挨打受骂。

    这个社会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要说犯法,这些人早够吃枪子了,可他们几年下来,安然无恙,这除了他们有胆识,有后台,有力量外,重点在保护伞!说白了也就是钱权交易,政府官员和警察对他们的丑恶行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上面规定扫黄打非行动,他们还及时主动通风报信,不然没人孝敬啊。

    “老板,你咋知道得这么详细呢?”

    听了这么多,曾子祥头皮发麻,心跳加速,回味旅馆老板讲述的这些惊心罪恶行径,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甚至感觉就像是身临其境一般,这同时也让曾子祥觉得诧异,旅馆老板知道得也太详细了吧?

    老板神色微微一暗,“不瞒您说,我一个朋友就上过当。他对此曾经四处举报过,可惜无人管,唉!”

    是老板的什么朋友?是外地的,还是本地的,或者是从事过这一行当的相差人员?曾子祥自然不会再问,能这样如实讲述揭黑,已经令曾子祥震惊不已。凭直觉,他知道这位旅馆老板是一位正直的人,也是一位希望枫林县恢复平静的本地群众,希望有人能铲除如此罪恶昭彰的大毒瘤?!

    至于他的那位朋友,知情人,可以作为线人考虑。

    仅有感慨是不够的,面对如此重大线索,曾子祥有了想法,“老板,能不能帮个忙,联系一下你那位朋友,我想找他谈谈,希望知道更多的情况,你看?”

    “这个…”旅馆老板犹豫再三,还是点了头,“他叫朱富贵,我这有他的电话,试试吧。”

    当房间留下曾子祥一个人的时候,他按照旅馆老板提供的电话号码,拨通了朱富贵的电话。

    对方一听到曾子祥介绍自己是某旅馆老板的一个朋友,而且想调查的事情之后,朱富贵的声音显得很惊喜,又显得很激动,“你是做什么的,真的能调查这个事?”

    “我是做什么的不要紧,也希望先保密。不过,我不是调查你的个人事件,我想除掉这个黑团伙,希望你能帮这个忙,我相信你一定暗中作过许多调查,希望你能给我提供更多的线索!”

    亅亅亅
延伸阅读
第498章 500 奇怪的举报 坐下来后,袁天南问道:“沈局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呢?” 沈泽辉犹豫了一袁天南不是笨人,一听就知道里面的猫腻,他对沈泽辉说道:“谢谢你沈局长,我马上去调查这件事。” 沈泽辉笑道:
2021-08-05
吃了亏不找回面子,这可不是陆青云的风格。 “老黄,你辛苦一下,带着稽查局的同志们跑一趟晋西,我只有一点要求其实说起来很有意思,人是一种十分奇妙的动物,像程仪一样,和陆青云的关系并没有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质变味道,主要还是本来这个举报材料应该转给晋西那边的药监局来处理,但是也许是因为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负责受理这些东西的董倩梅就把这
2021-08-05
听着李合清的话,黄江难过地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这么多年来,你为什么不向我们举报赵福来,你心里很清楚他的所作所为李合清抓着头,想了想,说道:“好象……好象说了句,我想想……好象说,我有本事找他的那个女人去!对,对,没错,她是“这个时候安全比什么都重要!”黄江说着,拨通了司机的电话。 “书记好……”电话里传来了司机睡意朦胧的声音。
2021-08-02
程叶走出包厢,急忙地拨通了弟弟程育的电话 “哎,姐呀,这么久不找我了,现在有事吗?”电话里传来了程育的声吴一楠笑了笑:“方局长,是罗主任亲口跟我说的,但是程副科长到我们办公室找举报信,我是亲眼看到了。” “找举“程副科长,你过份了!”白净终于忍不住,大声地喝斥程叶。 “我过份?你以什么样的身份这样说我?”程叶斜着眼
2021-08-02
此时的方兴未,谁来或许都不感兴趣,刚才被程叶狠狠地折腾了一下,脸面全无。 如果一会儿马处长来了,程叶还要给白净一看,笑着道:“马处长马上到了,我到门口去接接他。”说着,就往门外走去。 方兴未也跟着站了起来:“我也“那如果万一举报人死掉了呢?”程叶紧接着又问道。 程叶的话音刚落下,郑重希“呼”地站了起来……程叶的最后这
2021-08-02
吴一楠忙问道:“她要找什么?” 罗云答道:“她可能是在找举报信……” “举报信?”吴一楠一愣。洪峰看了一眼:“陌生的号码,别理它。” 可是,手机停了一会儿,又响了起来,还是刚才那个号码。 吴一楠“小子,你跟小刘的关系到哪一步了?”洪峰突然问道。 吴一楠没想到洪峰会问这样的问题,愣着不知怎么回答。
2021-08-02
“这个女魔头是不是花痴啊,竟然说我喜欢上她、爱上她?有机会我一定要让她尝尝躲在衣柜里、看着别人啪啪啪的感觉!”“程副书记,对举报信的调查是我们整个纪委的工作,不是哪个部门的工作。这么多年来,只要有举报信举报,我们整个部门都可任勇的办公室紧闭。 “请问,任主任在吗?”吴一楠走到隔壁的办公室问工作人员。 “哦,任主任好几天不
2021-08-01
从公安局回到市纪委,走进洪峰的办公室,吴一楠感慨地说:“任勇一路走来,命实在是苦,到了最后还是落下这么一个悲惨的“这么快?” “是的,你说那女孩儿跟那医生认识一个月就结婚,至少人家是同在一个单位,再怎么样有个单位在这里洪峰答道。 “好的,如果是她写的话,这二封举报信我们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黄江说道。 “告一段
2021-08-01
“洪副书记,你可冤死我了,我可没有耍赖的意思,我是哑巴吃黄连……”刘依赖无奈地耸了耸肩。 “你是说,程副书下班时间到了,那份举报信还没有着落……刘依赖着急得眼泪流了下来。 就这样,刘依赖一边哭一边找……吴一楠走了“后来呢?”吴一楠问道。 刘依赖答:“后来她交代让我放好,说这封信很重要……” “结果你没把这封信放
2021-08-01
这次宴席后,让丽丽一直担心的营业执照的事情完全地放了下来。 “说实话,这次宴席依赖是立了头等功的。”丽丽对“当……当然是了。”程叶吞吞吐吐地答道。 看着程叶的样了,洪峰心里有了底:“程副书记,你刚才不是说你是纪检吴一楠随手指了指文件柜里的资料,说:“把那些资料按时间地点全部整理好。” “啊,那么多?”看着柜子里一排排
2021-08-01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