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三百九十三章值得信赖

检讨书范文 |

时间:

2021-07-22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检讨书范文】

    第393节第三百九十三章值得信赖

    曾子祥微微一笑,说道:“让人大快人心?不是人的那些家伙,估计心情就不快了,而是仇恨了吧?呵呵?”

    “那是肯定的。”

    叶毛恕对市长的风趣调侃非常开心,市长大人原来也会含沙射影的骂那些为非作歹的犯罪分子,以及坐在位置上不干人事的家伙,这样说话的领导最能让人信服!

    “你跟冶金机械厂的一些工人也讨论过这事儿吧?”

    曾子祥一边吐着烟雾,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叶毛恕心中一惊,眼望曾子祥,又惊又佩服,点头说道:“曾市长,您真是厉害,这事儿也瞒不过您。我确实跟不少冶金机械厂的工人和下岗职工讨论过这些事儿,还讨论过您呢,我们对卢原的动态都非常关注。当然,我们更关心冶金机械厂的未来,毕竟那是上千人的大集体。”

    “厂里的下岗职工也跟你保持着联系?”

    “嗯,还有些人跟我在一起呢!”

    曾子祥非常诧异,不由反问,“还有不少冶金机械厂的下岗职工跟你在一起?”

    “是的,机械厂原工人有两千余人,这几年搞改制和优化组合,有近一半的职工下岗了。生活费太少,养家糊口很难,大家只有出来找点活干。很多人一直跟我保持着联系,听说我又悄悄的回了卢原,大家就经常跑过来聚一聚,彼此聊聊天,吹吹牛,生活上也有个照应。其实,我离开机械厂的情况,还不如他们下岗工人呢,就这个样子。”

    “哦。”曾子祥点了点头,深深望了叶毛恕一眼,眼中带着欣赏之意。

    叶毛恕的话虽然很平淡,但那份与工友们的深情厚谊,着实让人感慨。

    试想,他一个被砍下野的厂长,竟然还有那么多职工团结在他周围,由此可见,他在机械厂职工之中的威信很高,职工对他十分信赖。这种信赖,也代表着冶金机械厂的干部职工对叶毛恕品格的认同和赞赏。

    这不仅仅是厂长的身份!而是一个集体的主心骨!

    从叶毛恕今天尽力维护“犯事”服务员的表现来看,员工们对他的信赖反映出同样的道理,他俨然是员工们心中的依靠。

    这样的人,确实值得信赖。

    这样的人,也最能团结人,带领工人形成干事的合力。

    “叶厂长,了不起啊!”

    曾子祥由衷地说道。

    叶毛恕的年纪,四十岁左右,实际上比曾子祥大几岁。一个年轻人对年长者给予肯定,而且还是脱口而出,一般的人估计心中会立即反味。

    但叶毛恕一点也没有这种感觉,他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别看曾子祥外表年轻,但上位者气度伊然,令人不知不觉中就心生敬意。

    “市长您过奖了,可惜我能力有限,帮不上大伙什么忙…。”叶毛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望着曾子祥,似乎还有话没说完。

    曾子祥呶了下嘴,“有什么话就直说。”

    “嗯,”叶毛恕挠了挠头,“市长,您别再叫我厂长了,直接叫我名字吧,我离开冶金机械厂已经快两年时间了。”

    “这个…我倒是觉得今后还是叫你叶厂长好。”

    曾子祥惹有所思,这个人要是继续做改制后的机械厂厂长的话,应该能发扬过去的风格,一定能干出点成绩来的,“叶厂长,谈谈冶金机械厂的情况吧。”

    市长非要叫他厂长,说不定真会给安个衔呢,那样只好勉为其难了。

    “好!”叶毛恕点头应诺,不过又反问了一句,“市长,听说市里面要加快机械厂的改制,卖给外地的商家,并将老厂址用于房地产开发,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儿?”

    “有人提出过这个方案,不过我没同意。”

    曾子祥是实话实说,坦诚相告。

    “哦。”

    叶毛恕眼里便闪过一抹佩服之意。他可不是普通的群众,是原冶金机械厂一两千人的厂长,判断事情的能力也不是普通工人。知道“有人”提过是什么意思,还不是有些人想借企业改制之机,大发横财揣私人腰包吗?市长没同意,则表示市长另有打算。

    这种打算,会不会跟他找自己谈话有关?

    叶毛恕并未将这种疑惑宣之于口,也没形之于色,市长的考虑自有他的道理,愿意向市长吐露心声,就要对他充满信心和信任。于是说道:“冶金机械厂走向破败,其实缘自于有人想把机械厂变成自己私人的工厂。”

    叶毛恕语出惊人,没有丝毫的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直指核心要害。

    “许多人都这么说。”

    曾子祥不动声色,意思是你现在也这么说,不足为怪。

    “韩青平这个人,市长应该见过了吧?”

    曾子祥微微颔首,说道:“嗯,机械厂现任厂长,焦天宇书记的亲戚。”

    “韩青平这人脑瓜子很活,很会来事儿,就是不走正道,私心太重。他当不当厂长,我都没意见,可是他心术不正,不把心思放在工厂的经营管理上,而是一心想让冶金机械厂破产,再拍卖,他不但要现在的工厂变成自己的私人企业,还要将老厂址送他去搞房地产开发……。”

    叶毛恕虽然是侃侃而谈,但他语气中充斥着愤怒,仍然一副直性子脾气。

    “嗯,继续说。”曾子祥拿起茶几上的香烟,递给叶毛恕一支。

    叶毛恕点了烟,滔滔不绝的将心中的愤懑和知道的情总,一股脑的向市长曾子祥作了倾述。

    当曾子祥在“红叶子”咖啡厅与叶毛恕谈论冶金机械厂的时候,市委书记焦天宇则是在自家的书房里闷心踱步。省纪委的同志已经抵达卢原市了,可几人竟然谢绝卢原市的接待,而且拒绝了市委书记焦天宇的主动上门交谈,这让他心绪不宁,心跳加快,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这是不好的预感,他终于忍不住了,拿起电话给省里的一位领导拨了过去。

    他必须求助了!

    他的心情很急燥,但电话却没有那么快就接通,响了很大一半天,电话那头才传来一个不咸不淡的声音,“是天宇吧,有什么事吗?”。

    焦天宇听得一愣,这语气不大对啊!他不知道是领导的心情不好,还是对自己的事情不关心,又或者是自己打电话的时机不合适?

    电话中也顾不上多想了,焦天宇清了一下喉咙,将省委书记汪正山前时打电话来随意问的一席话,以及现在省纪委又派了专门调查组进驻卢原市对纪委书记金德胜进行调查的事,详细在电话中作了汇报,“领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省里是不是有什么行动?”

    “你现在开始担心了?”电话中传来一声叹息,稍停之后,才听到了下文:“卢原市发生的一些实在是过分了,已经引起省委的高度重视,你自己就没有预料到会有事情吗?”

    这个责骂他市委书记,焦天宇悬着的心更紧了,“领导得帮我,不然局面恐怕难以收拾啊!”

    求助一般会让领导生气,但也会让领导感觉你更向他靠紧了,这是一个间接表决心的举动。

    火烧眉毛,焦天宇不得不如此。

    “哼!”电话中果然传来生气的语气,“卢原市纪委书记金德胜到底是怎么回事?谁给他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亲自将曾子祥与夫人、妹妹的合影照片四处乱发举报,这个纪委书记是怎么当的?”

    “我已经批评过他了,也让他向省纪委写出了检讨。”

    焦天宇说完在心中骂了金德胜无数次,什么狗杂粹、猪脑子、王八蛋之类的话全用上了。只是这事本来与他的暗示和推动也有关,他并没有给自己留一个词。

    他现在这样说,一方面是在为自己开脱,另一方面还是有为金德胜说好话的意思,希望能救他一把,救了金德胜,也是救自己,一条船上的人。

    所谓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检讨就算完了?曾子祥都已经告状告得上头去了,中纪委何常委亲自打电话问过省委汪书记了,你还想咋的,金德胜这个纪委书记这次别想再当下去了,你自己掂量着办吧。斗争是需要,但绝不是乱搞,你是市委书记,自己控制不了局面,就不要让其他人搞小动作将你牵进去,别怪我没提醒过你。我再说一遍,金德胜你也别保了,就算是省里想保也未必能保得住,这次上面直接发话了。”

    焦天宇耐心的听完这顿骂,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差没晕倒!

    短短的几句话,却蕴含着惊天的消息,中纪委直接过问一个地级市的纪委书记之事,这叫什么事啊!焦天宇甚至觉得“领导”说得有些危言耸听,根本就没这回事,虽然有这个怀疑,但他可不敢真的问出口,免得领导发怒,自己更是吃不了兜着走。

    但有一点可以确信,金德胜肯定保不住了。如果自己还硬要去保的话,那就真的是将自己搭进去了,那可是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啊。既然金德胜保不住,那么就得在纪委书记这一位置上多琢磨一下,尽可能的再次换上自己的人,这样就算去了个金德胜,对自己的损失也不是很大。

    焦天宇知道自己想法没问题,可实施起来却有难度。

    如果真是中纪委插手,那肯定会有后手,这是不是自己一个市委书记能顶住的事,需要领导面层的帮助支持才有希望,“领导,那新的市纪委书记人选有没有定下来?

    “纪委书记的人选我关心不了。”

    没戏了!

    那就只有算了!

    这件事没办法,焦天宇开始对另一件事关心起来,“领导,汪书记问的那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是你自己搞出来的,卢原市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复杂,也越来越特殊,你有没有好好想过问题出在哪儿?你现在不是兼着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一职吗,有人惦记上了,你最好主动让位吧,这个位置对你这个市委书记来讲本原也无足轻重,有舍有取嘛!”

    焦天宇苦笑,自己全是舍,哪里有取呢?

    亅亅亅
延伸阅读
“书记,夜深了。”陆青云的办公室当中,曾肖贤低声对还在看文件的陆青云说道。 陆青云慢慢抬起头,点点头,说道刘部长说道:“这个事情,主要责任是我这个组织部长,我向各位书记检讨。” 郭嘉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端起面前的“所以,我的意见是,省委这次的调整,主要以地市班子为主。”
2021-08-05
第228节第二百二十八章尽皆有责 此时,曾子祥的办公室里,市政府常委副市长邵军破天荒的跑来检讨请罪。他一副原来郭为民报告:大路县的朝阳乡发生了两村村民械斗事件。 他挂掉电话,走过来对赵刚道:“走,去大路县。”几位村民忘了打架斗殴的事,一下子都高兴起来,一个年长一点的村民道:“曾书记,我们都听说过你到朝阳乡整治董则武和派
2021-07-22
第393节第三百九十三章值得信赖 曾子祥微微一笑,说道:“让人大快人心?不是人的那些家伙,估计心情就不快了叶毛恕眼里便闪过一抹佩服之意。他可不是普通的群众,是原冶金机械厂一两千人的厂长,判断事情的能力也不是普通工人。知所谓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检讨就算完了?曾子祥都已经告状告得上头去了,中纪委何常委亲自打电话问过省委汪书记
2021-07-22
第449节第四百四十九章产生变数 曾子祥悄悄看了一眼宁元敏,这副神态让他暗暗点了点头,这女副市长有很大进步可有一点,是曾子祥永远也想不到的:卢宁市人大代表会选举市长一事,因为焦天宇这一次汇报检讨,还真有了扑朔迷离的变数但是,他在这儿高兴的时候,却不知道韩青平已经“蹲”在了村长家里!他桌子上的那些钱也很快就会不翼而飞了。要是他能未
2021-07-21
第446节第四百四十六章求之不得 姚萌也不是省油的灯,看似在向焦天宇检讨责任,实际上却暗指韩青平背后有人撑闹呗! 可焦天宇有一点没估料到,政府也是在党委领导之下,工人们一窝蜂的直接找到市委大院来了。所有人都怀着无焦天宇一愕,这曾子祥是玩上了,自己强势的时候吧,他丫的比你还强势;现在自己的姿态一低呢,他比你更低了,这用意还不
2021-07-21
[第1章 正文] 第549节 第五百四十九章安排人员 他的这种随意,也让初次到团中央的曾子祥心情人家要力挺袁副省长上位,当然会有这种态度。 江部长可没给这位领导太多面子,而是拿出了袁清自己亲手写的检讨材曾子祥明白陆小东的意思,可直接上任常务副县长,对王冲来讲不一定是好事,毕竟经验不足,再加上常务副县长盯的人多,会
2021-07-21
一听萧夜天说要检讨的话,彭远松立刻代为解释道:“夜天,说什么检讨的话,你不是浙州本地人,一时间适应不过来也是情理“车局长,别紧张,我们只是随便聊聊。”萧夜天笑说道。 “是,是。”话虽这么说,但车迟不仅依然那样,而且反而
2021-07-18
卓云毓虽然喝了很多酒,但她的酒量却很好,虽然现在在酒精的作用下头晕脑胀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但她还是强自保持着庄羽衣愣了愣后问道:“为什么检讨,是不是今晚在外面干坏事了?” 萧夜天“嗯”了一声后问道:“老婆,你是不是
2021-07-18
本以为匿名信的问题,很快就能水落WwW lā谁知道县纪委这个调查组,却一直没有派下来。 而莲花乡党委、乡政府这边张家强转向李占国,做出一脸检讨的样子道:“李书记,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好。我忽略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在这里要向您做个
2021-07-16
方晟定定神,道:“既然大家都不太赞成撤销两位同志的职务,那就按厉县长的三项决定处理,不过书面检讨还要报给我看下,“有的干部不喜欢钓鱼,宁可多当几年人民的公仆。”章雄安语带讽刺说。 厉剑锋忍不住道:“话可不是这么说。龙育
2021-07-11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