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青云》第四百零一章想了解下廖伟军

请示范文 |

时间:

2021-07-26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请示范文】

这在西庆市国资委里面,整天就是工作,处理单位的事情,刘云飞这几年来还真是没有好好的放松一次呢,这次一出门就遇上了这么好的事情,他心里面能不高兴吗?

“这样吧,你看看能不能把他们两个都请在一起,咱们一起打打牌了,但是这里面又有个问题,要是聚一起了,你们三个大男人,就我一个女人呢,这样打牌也没有什么意思,要不这样吧,你把马涛那边回绝了,就说明天吧,明天咱们还在省城一天,晚上一起吃个便饭,我们请他,不用他破费了,就这样安排吧。”云曦儿说完话,立刻就显得有些疲倦了,她又缓缓的把自己的**躺在了床上。

或许今天这一次,刘云飞没有能让曦姐尽兴,所以曦姐总感觉自己的**有些疲惫呢。这女人,要真是达到了巅峰,身体就会处于一种十分放松的状态,这样的话,干完事情,人才能显得十分的轻松。

“好的,曦姐,我这就去给他们分别回话。”刘云飞说完话,哪顾得上曦姐那稍显的疲劳啊,他赶紧又钻进了洗手间,像个小特务一样的,又拨通了这个省文体局办公室副主任廖伟军的电话。

对于这个廖伟军,不论是云曦儿还是刘云飞,那都是比较重视的,这里面没有别的原因,因为工作需要。机关里面,大家都觉得要调动自己的位置是很难的,但是呢,这个用人的单位也存在一个很大的烦恼,那就是要找一个合适的人才,那也是很难得。就像现在云曦儿这个国资委办公室,这个空着的副主任人选,是要进行局里面的文字材料把关的,这个事情以前是刘云飞,但是现在云曦儿必须把刘云飞从这个工作上面解脱出来,让刘云飞从事一些更高档的工作,比如社交了,主管一下财务和人事方面的东西,这样对刘云飞以后的发展,那才是很有帮助的。

而这个局里面的材料把关就必须交给另外一个人,这个人不但在这个官场里面的关系网要有,但也不能过于牛逼,否则,很难以驾驭。你假如让那个大领导的亲戚来担任这个职位,很有可能你这个局里面很多工作都很那开展,领导的子女那都是特权基层,像一个单位的文字材料把关,那还真是需要一些实际的功夫,光靠关系是不行的。

云曦儿其实也曾听到过廖远红在自己面前说过这个事情,也关注了一下这个廖伟军的一些情况,所以她对这个年轻人,还是有点熟悉的,这才选定了要一起去打打牌,相互再了解一下,至于这个市长的儿子马涛,那就是纯属娱乐性质了,云曦儿就先把这个次要的人物放在了一边。

“喂,您好,是廖伟军吗?我是西庆市国资委的那个刘云飞啊,呵呵,你现在忙不忙啊?”刘云飞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显得有些和蔼了,他有点当起了领导的那种味道。其实这个廖伟军即便现在没有进西庆市国资委,那在级别上面,还是要比刘云飞低一个档次的,所以刘云飞在这个廖伟军面前装个领导相,那还真是很应该的。

“哦,是刘主任啊,我不忙,现在云处长把事情确定了吗?呵呵,刘主任啊,我这边场子都已经订好了,咱们三个人,还少一个人,我就再叫了我一个女同学,人家是个医生,长得也还过的去,在打牌上面,也算是个高手呢,您看这个行的通不?”这个廖伟军听了刘云飞的话,心里面立刻就是一片的激动,这马上就要见到西庆市国资委的一把手云曦儿处长了,这次要是自己表现的好一点,那没准过个把月,自己就跨进了西庆市国资委的大门了。

这个廖伟军还是眼光满高明的,省里面的文体局,就是一个很清闲的部门,又么有什么实质性的权力,不论是从待遇上面,还是从这个发展前途方面来看,都不如市里面的强势部门国资委,所以廖伟军宁可舍弃省里面的这个职位,也要挤进西庆市国资委呢。

不过廖伟军在省文体局里面,还是有一些主观方面的原因的,这个原因当然不是他贪污了多少钱的问题,而是他和单位的处长搞得很不和,你一个小小的副科长,跟你的主管上级领导搞得不和了,那效果就很明显了,你的职位不但没有什么升迁,而且你在单位里面处处都会受到排挤和压制,这也是廖伟军选择调换部门的另外一个深层次的原因。

刘云飞听了这个廖伟军还想带一个女人过来,他心里面倒是蛮喜欢的,听廖伟军说还是个美女呢,但是刘云飞一时间还真是做不了这个主,因为这个排场上面最大的牌还不是自己,而是云曦儿处长呢,自己得先跟她商量一下,这样才合乎情理。这样一想,刘云飞赶紧就开了口。

“这样吧,伟军,我先给领导请示一下,要是可以的话,给你回个短信,你那个同学可要靠得住啊,在领导面前要能有点修为啊,不要以上了桌子,直接就不给领导面子,惹领导生气,那样的人咱们宁可不要啊,你要把握好分寸,最好是咱们机关里面的内部人士,这样的话,有着这个环境的熏陶,一般不会在领导面前出丑的,就先这样了吧,你等我的短信息。”刘云飞说完这话,立刻就先挂了这个廖伟军的电话。

廖伟军的事情基本上就算是完了,刘云飞立刻就想到了这个西庆市市长马小泉的儿子马涛,他立刻又翻了翻自己的手机,这一时间有点着急,竟然在电话本上面没有找到,刘云飞一时间就有些纳闷了。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这个马涛的电话号码自己就根本没有存,这只有已接电话中才有呢,这样一想,刘云飞赶紧就把自己的脑袋拍了一下,这瞬间才觉得神清气爽了很多。

刘云飞稍微定了一下子神,赶紧就把手机翻到了已接电话,顺着刚才接了的马涛的电话赶紧打了过去。

这个时候,马涛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想着呆会和云曦儿处长一起去k歌的事情呢,但是,还没有等他的美梦成真,自己的电话立刻就响了起来,这一下子就把马涛搞得有点紧张兮兮的,他赶紧就拿起了自己的电话,接了。

“喂,是马涛马主任吗?我是西庆市国资委的那个刘云飞,你好啊,呵呵”这马涛刚一接电话,刘云飞那爽朗的声音立刻就传了过来,一下子就把马涛搞得有些小激动。他是只要和这个刘云飞和云曦儿搞好关系,这云曦儿的父亲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到时候云曦儿处长随便说说话,这自己又可以上进一个等级了,马涛一想到这样的好事情,这心里面立刻就感觉有些甜蜜。

“刘主任啊,您好啊,您就不要叫我马主任了,我只是一个副科长,你直接叫我马科吧,呵呵,我们电教中心的主任,人家那才是主任,正处级干部呢。”马涛听了刘云飞的恭维话,这心里面立刻就有些虚荣了,但是瞬间一想,他又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带着个高帽子,这人哪,有的时候帽子戴的高了,还真是会跌下来,摔得粉身碎骨呢。所以马涛赶紧就让刘云飞改口呢。

“呵呵,那我就叫您马科了,马科长啊,刚才您提的事情呢,我跟我们云处长说了一下,她今天下午要去别的单位,行程安排呢,真的比较紧张,不过呢,我们云处长还是给你留了时间的,那就是在明天下午,咱们一起吃个晚饭,她请您啊,不用您破费呢,”刘云飞一边说着云曦儿处长的意思,一边就显得有些轻松。

马涛听了刘云飞的这个话,心里面立刻就有点冰凉的感觉,看来自己在云曦儿处长的眼里面,还真是排不上什么档次呢,虽然自己的父亲贵为西庆市市长,但是云曦儿还是把他马涛排在了末尾端,这不明天晚上才和自己见面,这晚饭一吃,人家就可能打道回府啊。马涛想这样想着,这心里面还真是有点不是滋味,他觉得可能自己今天在省委大院门口,那件事情上面表现的有点不合情理,所以才搞的人家云曦儿处长有点不见待他。

“那好吧,谢谢刘主任,那就明天晚上吧,咱们一起吃个便饭,这明天晚上晚饭之后,您跟云处长就要回咱们西庆市了吧?”马涛一边想着云曦儿他们的形成,一边就缓缓的问着刘云飞。

“恩,马科长还真是聪明啊,马科,就先这样了,我这边还要帮云处长准备准备呆会的事情呢,咱们呢,就明天晚上见,挂了哈。”刘云飞一边客气着,一边就挂了这个市长儿子马涛的电话。他从马涛刚才的语气里面,明显听出了这个马涛心里面有点不舒服。但是刘云飞才不管他呢,今天在省委大院门口,这个马涛那欺负人家面包车司机的镜头立刻就在刘云飞的脑海里面若隐若现,他觉得这个马涛即便是以后做了什么大官,那也是个贪官,他的本性中就没有善良的那一面,你说他能赶到那里去啊。

刘云飞一边挂完了这个马涛的电话,一边就缓缓地走出了洗澡间,这个时候,云曦儿处长的目光立刻就变得有些奇怪,她死死的盯着刘云飞,似乎有些话想问他。

“怎么了?曦姐,我把刚才那两个家伙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呵呵,咱们什么时候去文体局那边打牌啊,说实话,曦姐,我还真没有和你打过牌呢,这次我到是要好好领教一下你的真功夫,呵呵”刘云飞一边嬉笑着,一边就缓缓的坐在了曦姐的旁边,他的样子想十分的乖巧,就像是白马王子遇见了白雪公主一样,整个人的性情立刻就变得温和起来。
延伸阅读
胡瑞麟出去之后,立刻第一时间便把这个事情向市长季建涛进行了汇报,向季建涛请示自己该怎么做。≧八一中≯文≯ W≤“那是必须的。这件事情你看着安排就可以了。不过关键是要把表面工作做好,这事情你们县政府那边好好商量一下,尽快开展郑磊轻轻点点头:“嗯,还可以,就这样吧。” 郑磊和胡瑞麟一行人上了大巴车,大巴车一路疾驰,直奔玉堂县而去。
2021-09-12
“好,那我这就去通知纪委常委们开会,开会的时间定在什么时间?”6建羽十分敏锐的察觉到了柳擎宇的意图,连忙请示。?他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对此早有准备。 “好,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毛遂自荐,那我就直接点名吧,先呢,我的秘说道这里,柳擎宇笑着说道:“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谁如果还有什么不同意见的话,可以到我的办公室来,咱们单独
2021-09-11
手术上心脏支架,那不是去菜市场买菜。做几个还能讨价还价,王晓松相信,韩彩云也是懂得这个道理的,之所以韩彩云刚才会等到两个人请示了夫人,又在家休息了一两个小时之后,再见面的时候,就一起去了银行,取钱转入了韩彩云的账户。等他们回
2021-08-26
明白了,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了。 二十年前,一帮走私贩子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对于一批化工品的走私矢口否认,而飞行员用了大概三分钟不到时间,就已经请示完毕了,他回复王晓松的话很简单:“陆主任的原话是,一线指挥,你说了算。”
2021-08-25
王少磊如果主政一方,不管他被发配到什么地方,都属于空降的外来户,没有自己的骨干力量未必能站得住脚。他看中了楚天舒台里不敢做主,又不舍得放弃向晚晴的策划,便特意请示市委宣传部。 市委宣传部部长作为市委常委,参加了国庆期间“好,那我向宁馨学习,只动口不动手。”白云朵松了揪住耳朵的手,**子,作势要咬楚天舒受伤的**。 楚天舒忙
2021-08-21
“老弟有这份心就够了。来来来,喝茶喝茶。”郭鸿泽一边笑着,一边把茶水挪到了伊海涛的面前,说:“有道是,谋事在人,伊海涛说:“嗯,我也是这么考虑的。说说看,你有什么打算?” 楚天舒说:“现在得想办法先把他们分化瓦解了再说没办法,黄如山就不得不事无巨细地去请示伊海涛。 黄如山以为,伊海涛会趁着唐逸夫不在给他一些难堪,没想到伊海
2021-08-20
刑侦支队早就掌握了秦达明组织社会闲杂人员和两劳**人员充当打手,不但强揽工程,还垄断着市区大部分工地的沙石料等地昨晚上,听说沿江商贸圈停了工,金都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就找到了申国章,商量如果擎天置业撒手不干了,他们愿意接手。“老申,你不是还要去请示伊海涛吗?赶紧去吧,一会儿朱书记还有个会要我们参加。”唐逸夫说得很亲切,但明显是下了逐客
2021-08-19
谭广德拿着政府工作报告初稿说:“秘书长,向你交稿。” 黄如山头都没抬,只摆了摆手,说:“老谭,你这个说法不黄如山吞吞吐吐,没有回答唐逸夫的问题,还是目示谭广德汇报。 谭广德知道,黄如山贪功诿过的毛病又犯了。黄如山点头答应。 唐逸夫讲完话就提前离开了会场,因为梁宇轩给他发了短信,正在办公室门外等着请示工作。
2021-08-19
“为什么?”蓝光耀听说王致远要撤回对楚天舒受贿的指控,不由得脱口而出。 王致远平静地说:“因为这个指控本身何天影挂了电话,回过头来不满地对蓝光耀说:“这个唐逸夫,大事小事都在汇报请示,真不知道他以后怎么主持青原的大局。朱敏文正盯着天花板发呆,龙啸天敲门进来了,他报告说,南岭县公安局的副局长杜雨菲又在北湖分局户籍管理科查刘紫琼的资
2021-08-19
人或许可以通过训练等方式,让自己的情绪得到高度控制,比如沉重应对突发事件。 但有些东西,并不是强大的意志力卫世杰从人群中退了出来,还悄悄向楚天舒做了个“ok”的手势。 随后,伊海涛主动出击,在“小酒窝”的陪同之下楚天舒对着手机说,你等一等,我请示一下。说着,挂断了电话,进了书房,对伊海涛说,老师,纪委的梁宇轩说他在宾馆门口
2021-08-19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