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之步步高升》第780章 以牙还牙

请示范文 |

时间:

2021-08-19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请示范文】

    人或许可以通过训练等方式,让自己的情绪得到高度控制,比如沉重应对突发事件。

    但有些东西,并不是强大的意志力所能控制的,比如酒量。

    一个人的酒量,基本上取决于遗传,很难通过后天的锻炼得到大幅的提高。而且受情绪的影响很大,心情不好的时候,酒量可能会大幅度降低。

    在一般的应酬酒桌上,伊海涛的地位相对较高,他说不喝没有人敢使劲劝。

    可是,今晚上和企业家们在一起,人数很多,有分量的人物也不少,如果这些人得到了唐逸夫的授意都来给伊海涛敬酒,他恐怕不能摆官架子说不喝,更不能有选择地跟谁喝,不跟谁喝。

    宴会厅里,伊海涛的讲话已接近尾声。

    “青原市委市政府将按照整体规划、分步实施、整合资源、协调发展的思路,以高质量建设、高水平运作为原则,坚持政府与企业共赢的方针,为各位企业家在青原的发展壮大提供优质服务。我的讲话完毕,谢谢大家,请大家共同举杯,为青原市的繁荣发展,为,干杯!”

    不好!酒宴开始了!

    楚天舒从包房快步走出来,站在宴会厅的一侧,替伊海涛暗暗捏了把汗。

    伊海涛喝了第一杯,马上就有服务员上来给他倒了一杯。

    唐逸夫率先过来敬酒,伊海涛不好拒绝,只能干杯。

    紧接着,林海峰起身,双手端着杯子,毕恭毕敬地来给伊海涛敬酒。

    南湖区是青原市最大的商业区,林海峰是区委书记,理论上还是市委这个系统的干部,伊海涛不能不给面子,又干了一杯。

    服务员立马又倒满了。

    闫志勇也不甘落后,也端着杯子来了。

    楚天舒看得暗暗着急,心想,老闫,你怎么也跟着凑热闹呢?

    伊海涛对自己的酒量心里有数,平时把握得比较好,下属来敬酒,领导可以随意,他一般只浅浅地喝一点,意思到了就行了。

    官员们的敬酒好办,没有谁敢为了喝多喝少与伊海涛纠缠。

    青原企业家协会的主席笑眯眯地来给伊海涛敬酒,伊海涛就不好只抿一小口,又干了一杯。

    紧随在一旁的服务员又给伊海涛倒上了一满杯。

    协会主席带了头,一大帮的老板们蜂拥而上,围拢在伊海涛的身边。

    作为主持人的唐逸夫反倒像是成了看客。

    在往年,参加联谊会的老板们宁可冷落常务副市长伊海涛,也绝对不敢冷落还是副市长的唐逸夫,仅凭这一点就可以断定,今天的酒会从一开始就存在阴谋。

    伊海涛一天的情绪都不好,再这么一个个地喝下去,就算酒量不减恐怕也顶不住。

    林登山在一旁急得团团转,第一次以市委办公厅主任的身份陪书记出来,如果就让领导当场出了洋相,怎么对得起伊海涛的信任和栽培?

    林登山干着急也没办法,总不能莫名其妙地抢上前去说,老板们,书记的酒我来代,这成何体统呢?

    事不宜迟,楚天舒招过来卫世杰,低声说:“老卫,想办法换掉那个斟酒的服务员,给伊书记用小杯,每次不准倒满,只能倒一半。”

    卫世杰一笑,转身离去。

    很快,“小酒窝”端着一个托盘来到了伊海涛的身边,替换掉他身边跟着的那位服务员。

    可是,让楚天舒惴惴不安的是,“小酒窝”当着众人的面打开了一瓶五粮液,也没有按照楚天舒跟卫世杰特别交待的给伊海涛换小杯子,而且还一杯杯给伊海涛的杯子倒满。

    回头用目光去寻找卫世杰,更让楚天舒气歪了鼻子。

    这小子混在老板们的人群里,也乐呵呵地给伊海涛敬酒。

    “小酒窝”照例给伊海涛斟了一满杯。

    伊海涛与卫世杰碰杯之后,毫不迟疑地干了。

    卫世杰从人群中退了出来,还悄悄向楚天舒做了个“ok”的手势。

    随后,伊海涛主动出击,在“小酒窝”的陪同之下,一个个回敬了在座的老板们。

    楚天舒看直了眼睛,不知道卫世杰玩了什么巧,居然让伊海涛的酒量大增。

    后来才得知,“小酒窝”上场带到伊海涛身边的五粮液,是卫世杰专门改装的,外包装用的是原装空酒瓶,里面装的全是矿泉水,猛一看和真酒并无二致,而且是当着众人打开的,谁敢怀疑书记的酒有问题。

    酒会散时,伊海涛还是有了微微的醉意。

    离开宴会厅,林登山忐忑不安地跟过来。

    伊海涛说,小楚陪我回去就行了,登山,你忙了一天,早点回去休息吧。

    上了车,伊海涛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唐逸夫在今天一天的工作上处处设置障碍,总还是在会场上公开的表现,多少还算得上光明正大,可是在酒会上玩了两个小阴招,实在是令人不齿和气愤。

    车开出去,伊海涛靠在座椅上闷闷不乐。

    看老板的心情不好,楚天舒不敢做声,万国良的车开得也是小心翼翼,起步刹车的动作都比平时小了许多。

    这时,楚天舒的手机震动,掏出来一看,是梁宇轩发过来的好几个信息。

    刚才宴会厅里十分嘈杂,楚天舒在替伊海涛着急,根本没有注意到有短信发过来。他从后视镜里看了看伊海涛的脸色,心想,梁宇轩这不怪我,你愿意触这个霉头我正好成全你。于是,便给梁宇轩发了短信,叫他继续在青苑宾馆门外等着。

    车到宾馆门外,楚天舒特意留心了一下,在门口的阴暗处看到了一个身影和一个亮点,仔细一算时间,这梁宇轩在寒风中已经等了快两个小时了。

    回到房间,苏幽雨跟了进来。

    楚天舒吩咐她给伊海涛放热水。

    苏幽雨扶着伊海涛在沙发上坐下,既带关切又带责怪地对楚天舒说,怎么喝这么多酒?

    伊海涛说,没事,醉不了,洗个澡就好了。

    苏幽雨去放热水的时候,楚天舒替他沏了一杯浓茶。

    水放好了,伊海涛进去洗澡,苏幽雨便坐到楚天舒身边,问,伊书记平常不怎么喝酒的,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

    楚天舒说,一帮起哄的老板,不能不喝呀?

    苏幽雨说,你就眼睁睁地看着,就不知道想点办法?

    楚天舒上下打量了苏幽雨几眼,心想,你个小丫头,才在伊书记身边帮了几天忙,就敢用教训的口吻跟我说话了?

    苏幽雨这才发觉失言,忙笑道,领导,你别介意啊,我也是替你着急呢,要是老板喝高了,回来不得批评你呀?

    楚天舒一想也对,苏幽雨说得有道理,如果伊海涛在酒会上出了洋相,这也是秘书的一大失职,自己难辞其咎。

    苏幽雨进到卧室整理床铺。

    楚天舒的手机又震动了,还是梁宇轩来催问,只得又回复了两个字:稍等。

    把手机放回口袋的时候,楚天舒突然灵光一闪,暗道:奶奶的,既然唐逸夫不要脸,我能不能以牙还牙,利用梁宇轩来给他也玩点阴的?

    为什么不能?楚天舒马上拿定了主意,心里稍稍有点不爽:妈的,这么一来,就是太便宜梁宇轩了。

    伊海涛洗过热水澡,又喝了一杯浓茶,情绪好了很多,他靠在沙发上养了养神,让楚天舒把带过来的文件袋拿过来,准备再处理一些公务。

    回到隔壁自己的房间,楚天舒给梁宇轩发了一则短信,只有几个字:给我打电话。

    刚刚把文件袋拿到手上,梁宇轩的电话打进来了。

    楚天舒一边接听,一边往套房里走。

    伊海涛已经进了书房,苏幽雨把茶杯端了过去,又打开了桌上的台灯。

    楚天舒对着手机说,你等一等,我请示一下。说着,挂断了电话,进了书房,对伊海涛说,老师,纪委的梁宇轩说他在宾馆门口,想要见见您。

    伊海涛不耐烦地问,梁宇轩?他不好好在家反省,到处乱跑什么?

    楚天舒说,老师,我答应过郞书记的,要不,就见一见吧。

    伊海涛想了想,说,那好,你让他到客厅等着。

    伊海涛洗完澡后穿的是睡衣,他要进房间换衣服。

    苏幽雨跟进去服侍他。

    楚天舒出门,来到宾馆门口,才打开门,一股冷风扑面而来,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他站在门口,向前望去,不远处的树下,有一个人影走来走去,面前有一星光亮闪动着,在抽烟。

    见门开了,楚天舒出来了,梁宇轩立即扔掉烟头,快步走了过来。

    楚天舒见梁宇轩脸冻得通红,鼻子底下还流淌着清鼻涕,缩着脖子,形象十分的狼狈,他对着双手哈了几口热气,才把手向楚天舒伸了出来。

    尽管如此,握手的时候,楚天舒还是感觉到了从他手上透过来的一股寒气。同时,也从梁宇轩的身上闻到了一股很浓的烟味。

    楚天舒把手缩了回来,问,怎么抽这么多烟?你知道伊书记不抽烟,最讨厌烟味。

    梁宇轩搓着手,一下子傻了,说,哎呀,我把这事忘了,那怎么办?

    楚天舒说,那你把外衣脱了,围巾解开,再在外面呆几分钟,把烟味散一散再进来,免得伊书记反感,有些话不好说。

    梁宇轩把外衣脱了,哆嗦着说,楚主任,太……太谢……谢你了。话还没说完,就很响亮地打了一个喷嚏。
延伸阅读
胡瑞麟出去之后,立刻第一时间便把这个事情向市长季建涛进行了汇报,向季建涛请示自己该怎么做。≧八一中≯文≯ W≤“那是必须的。这件事情你看着安排就可以了。不过关键是要把表面工作做好,这事情你们县政府那边好好商量一下,尽快开展郑磊轻轻点点头:“嗯,还可以,就这样吧。” 郑磊和胡瑞麟一行人上了大巴车,大巴车一路疾驰,直奔玉堂县而去。
2021-09-12
“好,那我这就去通知纪委常委们开会,开会的时间定在什么时间?”6建羽十分敏锐的察觉到了柳擎宇的意图,连忙请示。?他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对此早有准备。 “好,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毛遂自荐,那我就直接点名吧,先呢,我的秘说道这里,柳擎宇笑着说道:“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谁如果还有什么不同意见的话,可以到我的办公室来,咱们单独
2021-09-11
手术上心脏支架,那不是去菜市场买菜。做几个还能讨价还价,王晓松相信,韩彩云也是懂得这个道理的,之所以韩彩云刚才会等到两个人请示了夫人,又在家休息了一两个小时之后,再见面的时候,就一起去了银行,取钱转入了韩彩云的账户。等他们回
2021-08-26
明白了,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了。 二十年前,一帮走私贩子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对于一批化工品的走私矢口否认,而飞行员用了大概三分钟不到时间,就已经请示完毕了,他回复王晓松的话很简单:“陆主任的原话是,一线指挥,你说了算。”
2021-08-25
王少磊如果主政一方,不管他被发配到什么地方,都属于空降的外来户,没有自己的骨干力量未必能站得住脚。他看中了楚天舒台里不敢做主,又不舍得放弃向晚晴的策划,便特意请示市委宣传部。 市委宣传部部长作为市委常委,参加了国庆期间“好,那我向宁馨学习,只动口不动手。”白云朵松了揪住耳朵的手,**子,作势要咬楚天舒受伤的**。 楚天舒忙
2021-08-21
“老弟有这份心就够了。来来来,喝茶喝茶。”郭鸿泽一边笑着,一边把茶水挪到了伊海涛的面前,说:“有道是,谋事在人,伊海涛说:“嗯,我也是这么考虑的。说说看,你有什么打算?” 楚天舒说:“现在得想办法先把他们分化瓦解了再说没办法,黄如山就不得不事无巨细地去请示伊海涛。 黄如山以为,伊海涛会趁着唐逸夫不在给他一些难堪,没想到伊海
2021-08-20
刑侦支队早就掌握了秦达明组织社会闲杂人员和两劳**人员充当打手,不但强揽工程,还垄断着市区大部分工地的沙石料等地昨晚上,听说沿江商贸圈停了工,金都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就找到了申国章,商量如果擎天置业撒手不干了,他们愿意接手。“老申,你不是还要去请示伊海涛吗?赶紧去吧,一会儿朱书记还有个会要我们参加。”唐逸夫说得很亲切,但明显是下了逐客
2021-08-19
谭广德拿着政府工作报告初稿说:“秘书长,向你交稿。” 黄如山头都没抬,只摆了摆手,说:“老谭,你这个说法不黄如山吞吞吐吐,没有回答唐逸夫的问题,还是目示谭广德汇报。 谭广德知道,黄如山贪功诿过的毛病又犯了。黄如山点头答应。 唐逸夫讲完话就提前离开了会场,因为梁宇轩给他发了短信,正在办公室门外等着请示工作。
2021-08-19
“为什么?”蓝光耀听说王致远要撤回对楚天舒受贿的指控,不由得脱口而出。 王致远平静地说:“因为这个指控本身何天影挂了电话,回过头来不满地对蓝光耀说:“这个唐逸夫,大事小事都在汇报请示,真不知道他以后怎么主持青原的大局。朱敏文正盯着天花板发呆,龙啸天敲门进来了,他报告说,南岭县公安局的副局长杜雨菲又在北湖分局户籍管理科查刘紫琼的资
2021-08-19
人或许可以通过训练等方式,让自己的情绪得到高度控制,比如沉重应对突发事件。 但有些东西,并不是强大的意志力卫世杰从人群中退了出来,还悄悄向楚天舒做了个“ok”的手势。 随后,伊海涛主动出击,在“小酒窝”的陪同之下楚天舒对着手机说,你等一等,我请示一下。说着,挂断了电话,进了书房,对伊海涛说,老师,纪委的梁宇轩说他在宾馆门口
2021-08-19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