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之步步高升》第734章 除掉祸害

请示范文 |

时间:

2021-08-19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请示范文】

    “为什么?”蓝光耀听说王致远要撤回对楚天舒受贿的指控,不由得脱口而出。

    王致远平静地说:“因为这个指控本身就不成立。”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蓝光耀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地觉察出,楚天舒的案子发生了重大的变故,要不,王致远的态度不至于会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不敢怠慢,立即与何天影的秘书小赵联系,请求面见何天影。

    蓝光耀走进何天影办公室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红色座机响了。

    何天影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向准备退出去的蓝光耀招了招手,示意他坐下。

    电话是唐逸夫打来的,他要向何天影汇报案件的进展情况。

    所谓的进展,其实就是楚天舒受伤住院的消息。

    何天影皱起了眉头

    理论上来说,何天影对伊海涛并无成见,对楚天舒更是一无所知。

    唐逸夫为了与伊海涛竞争市长,常在何天影面前说伊海涛的坏话,何天影早期也没往心里去。偏偏何天影与林国栋同为省常委领导,又都有进步省委副书记的可能,如此一来,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微妙。

    后来,唐逸夫得知伊海涛跟林国栋走得很近,觉得有机可乘,就到何天影那里打伊海涛的小报告,慢慢的何天影就对伊海涛有了看法。又见林国栋力主伊海涛来当青原市长,何天影心里更不是滋味。

    也不知唐逸夫从何得知彭慧颖和楚天舒收过卫世杰的钱,就通过蓝光耀报告给了何天影。正好朱敏文也以青原市委的名义向他汇报了此事,并请他指示。

    何天影略作思考,轻轻说出了一个“查”字。

    于是,在伊海涛省委党校培训期间,青原市纪委成立了专案组,卫世杰、彭慧颖和楚天舒相继被专案组带走。最后导致伊海涛被取消市长候选人资格,而唐逸夫在何天影的帮助下,在青原市两会临近开幕时取得了市长参选资格。

    这正是何天影愿意看到的局面,但并不是他最希望得到的结果。

    他原以为这个案子会把伊海涛牵扯进去,进而把火烧到林国栋的身上,为自己争夺省委副书记扫清障碍。

    可是,案子审了十几天,连彭慧颖和楚天舒受贿一事都定不了案,伊海涛并无牵扯其中,更别说把火烧到林国栋的身上了。

    这让何天影一直很不开心。

    青原市的两会几天后就要召开了,何天影要去坐镇青原市长的选举,这会儿冒出楚天舒住院和王致远变卦的变故来,这令他越发的惴惴不安。

    何天影语气很平静也很平淡,他问了几句两会准备的情况,又问了楚天舒住院的一些细节,唐逸夫一一作了回答,趁机请示下一步该怎么办。

    何天影没直说怎么办,他沉默片刻,才感叹道:“逸夫,关键时刻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啊。一切要以大局为重,其他的事你看着办吧,记住一条,凡事得把握好度。”

    放在别人那里,何天影说的这个“度”还真有些不太好把握。

    不过,唐逸夫不缺乏理解力,立马领会了何天影的真实意图。

    彭慧颖的案子虽说不上是铁案,可她本人已供出拿了卫世杰的钱,主动权就落在了专案组手里。

    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让案子先摆在这里,虽然深挖不下去,但也可以不结案。只要继续这么耗下去,就会拖住伊海涛的腿脚,要他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就连林国栋也使不出力气,只能干瞪眼。

    大局是什么?

    当前最大的局就是唐逸夫如愿当选市长!

    何天影要亲自来青原坐镇,如果唐逸夫不能当选,他这个推荐人失了威信倒在其次,怎么向省委交代才是大事。

    唐逸夫心里暗暗高兴,又问对楚天舒如何处理。

    何天影不耐烦起来,说:“楚天舒又不是省管干部,也来问我?专案组是青原市纪委成立的,省纪委管不了那么多。”

    何天影挂了电话,回过头来不满地对蓝光耀说:“这个唐逸夫,大事小事都在汇报请示,真不知道他以后怎么主持青原的大局。”

    蓝光耀说:“呵呵,书记,多请示,多汇报,少出差错,少犯错误嘛。”

    何天影“哼”了一声,**往椅子上一靠,问:“光耀,你有什么事啊?”

    蓝光耀压低声音说:“书记,王致远变卦了。”

    何天影奇怪地问道:“变卦?他变什么卦?”

    蓝光耀说:“王致远刚给我打了电话,他要撤销对楚天舒受贿的指控。”

    “又是楚天舒?”何天影抬起**,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整个案件的具体细节何天影没有过问,他并不知道这里面还有鲲鹏实业指控楚天舒受贿这么一档子事。

    蓝光耀把事情的经过简要地说了一遍,何天影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楚天舒昨天深夜才被送进了医院,中午就发生了王致远要撤回对他受贿的指控,这仅仅是偶然的巧合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何天影嗅到了不祥的味道。

    毫无疑问,楚天舒已经与外界取得了联络,王致远之所以要见风使舵,必定是有能够说服他的理由。如此看来,斗争的风向发生了变化。此时,何天影隐隐感觉到,坐镇青原市长的选举存在着巨大的不可预测的政治风险。

    何天影未动声色,问道:“光耀,敏文同志有没有什么反应?”

    蓝光耀小心谨慎地回答:“好像还没有。”

    何天影的食指在桌子上轻轻地敲了两下,慢条斯理地说:“事情有点复杂了。光耀,你以个人的名义过问一下,看看敏文同志是怎么考虑的。”

    “是。”蓝光耀答应道。他明白,所谓以个人的名义过问一下,实际上就是向朱敏文发出某种提醒和警告。

    此时的朱敏文正处于极度的焦虑之中,公众场合下,他要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筹备两会的召开,私底下,却有一种惶惶不可终日的隐忧。

    这种感觉怪怪的,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反正右眼皮不断地在跳,跳得他心烦意乱,可一闭上眼,楚天舒咬牙切齿的形象又在眼前乱晃,更是令他惶恐不安。

    一上午的时间总算在忙忙碌碌中过去了,中午的时候,打算休息一会儿养一养精神,一个接一个的电话又吵扰得他心烦意乱。

    先是梁宇轩报告,经过人民医院专家的诊断,楚天舒的伤势未见好转,还要继续住院观察治疗;后来又说到,昨晚上一伙身份不明的军人强闯了莲花招待所,把整个小楼查了个底朝天,所幸各项审讯材料没有受损,没有和被控制人有直接接触,只丢了专案组扣下的楚天舒的一块手表。

    朱敏文把梁宇轩臭骂了一顿,指示他要严加防范,不得再有任何的差池。他气呼呼地刚把外衣脱了,人还没躺下来,蓝光耀的电话打进来了。

    蓝光耀扯了几句闲淡,才告诉朱敏文说,鲲鹏实业的王致远中午找来了,主动承认了错误,请求撤回对楚天舒受贿的指控,要求专案组把相关的资料从卷宗中抽出来销毁,请朱书记关照一下。

    朱敏文知道王致远与何天影的关系非同一般,如果不是事出有因,不会在这个**又关键的时期做出这种抽跳板的举动。他心里清楚,要彻底治住楚天舒,想从卫世杰身上找到缺口的希望不大,原本寄希望于鲲鹏实业的指控能够落实,现在看来,这个希望也落空了。

    蓝光耀亲自打电话来说情,某种意义上代表了何天影,朱敏文还不得不答应。

    况且,鲲鹏实业的指控除了一张照片之外,并没有其他任何的佐证,王致远此时的突然变卦,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有人揭穿了这本就是空口无凭的栽赃陷害,他做贼心虚,赶紧提前撤回指控,以防楚天舒日后反咬一口。

    这下子,朱敏文哪里还睡得着,他躺在床上转辗反侧,心里一直在琢磨,楚天舒才被送进了医院,一夜之间就发生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难道仅仅是一种巧合吗?

    朱敏文正盯着天花板发呆,龙啸天敲门进来了,他报告说,南岭县公安局的副局长杜雨菲又在北湖分局户籍管理科查刘紫琼的资料,幸好提前销毁了。

    朱敏文惊出了一声冷汗,南岭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干吗要查这个鸟事?而且,楚天舒和卫世杰都控制住了,这个杜雨菲又是怎么得到的消息,开始翻腾这个事呢?

    他强作镇静,问道,这个杜雨菲与楚天舒什么关系?

    龙啸天说,好像他们以前谈过恋爱。哦,对了,去年在野生动物园杀了一头老虎就是他们两个一起干的。之后,我就把杜雨菲发配到南岭县去了。

    糟了!楚天舒已经和外界取得了联系,走漏了消息!

    朱敏文后悔莫及,懊恼不已,他甚至怀疑,昨晚上苏幽雨主动委身于自己,就是为了配合楚天舒的行动。

    想到这,朱敏文阴森森地说:“啸天,这个楚天舒早晚是个祸害啊。”

    龙啸天心头一凛,说:“您的意思是……”

    朱敏文从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来,一点点将它撕得粉碎。
延伸阅读
胡瑞麟出去之后,立刻第一时间便把这个事情向市长季建涛进行了汇报,向季建涛请示自己该怎么做。≧八一中≯文≯ W≤“那是必须的。这件事情你看着安排就可以了。不过关键是要把表面工作做好,这事情你们县政府那边好好商量一下,尽快开展郑磊轻轻点点头:“嗯,还可以,就这样吧。” 郑磊和胡瑞麟一行人上了大巴车,大巴车一路疾驰,直奔玉堂县而去。
2021-09-12
“好,那我这就去通知纪委常委们开会,开会的时间定在什么时间?”6建羽十分敏锐的察觉到了柳擎宇的意图,连忙请示。?他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对此早有准备。 “好,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毛遂自荐,那我就直接点名吧,先呢,我的秘说道这里,柳擎宇笑着说道:“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谁如果还有什么不同意见的话,可以到我的办公室来,咱们单独
2021-09-11
手术上心脏支架,那不是去菜市场买菜。做几个还能讨价还价,王晓松相信,韩彩云也是懂得这个道理的,之所以韩彩云刚才会等到两个人请示了夫人,又在家休息了一两个小时之后,再见面的时候,就一起去了银行,取钱转入了韩彩云的账户。等他们回
2021-08-26
明白了,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了。 二十年前,一帮走私贩子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对于一批化工品的走私矢口否认,而飞行员用了大概三分钟不到时间,就已经请示完毕了,他回复王晓松的话很简单:“陆主任的原话是,一线指挥,你说了算。”
2021-08-25
王少磊如果主政一方,不管他被发配到什么地方,都属于空降的外来户,没有自己的骨干力量未必能站得住脚。他看中了楚天舒台里不敢做主,又不舍得放弃向晚晴的策划,便特意请示市委宣传部。 市委宣传部部长作为市委常委,参加了国庆期间“好,那我向宁馨学习,只动口不动手。”白云朵松了揪住耳朵的手,**子,作势要咬楚天舒受伤的**。 楚天舒忙
2021-08-21
“老弟有这份心就够了。来来来,喝茶喝茶。”郭鸿泽一边笑着,一边把茶水挪到了伊海涛的面前,说:“有道是,谋事在人,伊海涛说:“嗯,我也是这么考虑的。说说看,你有什么打算?” 楚天舒说:“现在得想办法先把他们分化瓦解了再说没办法,黄如山就不得不事无巨细地去请示伊海涛。 黄如山以为,伊海涛会趁着唐逸夫不在给他一些难堪,没想到伊海
2021-08-20
刑侦支队早就掌握了秦达明组织社会闲杂人员和两劳**人员充当打手,不但强揽工程,还垄断着市区大部分工地的沙石料等地昨晚上,听说沿江商贸圈停了工,金都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就找到了申国章,商量如果擎天置业撒手不干了,他们愿意接手。“老申,你不是还要去请示伊海涛吗?赶紧去吧,一会儿朱书记还有个会要我们参加。”唐逸夫说得很亲切,但明显是下了逐客
2021-08-19
谭广德拿着政府工作报告初稿说:“秘书长,向你交稿。” 黄如山头都没抬,只摆了摆手,说:“老谭,你这个说法不黄如山吞吞吐吐,没有回答唐逸夫的问题,还是目示谭广德汇报。 谭广德知道,黄如山贪功诿过的毛病又犯了。黄如山点头答应。 唐逸夫讲完话就提前离开了会场,因为梁宇轩给他发了短信,正在办公室门外等着请示工作。
2021-08-19
“为什么?”蓝光耀听说王致远要撤回对楚天舒受贿的指控,不由得脱口而出。 王致远平静地说:“因为这个指控本身何天影挂了电话,回过头来不满地对蓝光耀说:“这个唐逸夫,大事小事都在汇报请示,真不知道他以后怎么主持青原的大局。朱敏文正盯着天花板发呆,龙啸天敲门进来了,他报告说,南岭县公安局的副局长杜雨菲又在北湖分局户籍管理科查刘紫琼的资
2021-08-19
人或许可以通过训练等方式,让自己的情绪得到高度控制,比如沉重应对突发事件。 但有些东西,并不是强大的意志力卫世杰从人群中退了出来,还悄悄向楚天舒做了个“ok”的手势。 随后,伊海涛主动出击,在“小酒窝”的陪同之下楚天舒对着手机说,你等一等,我请示一下。说着,挂断了电话,进了书房,对伊海涛说,老师,纪委的梁宇轩说他在宾馆门口
2021-08-19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