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之步步高升》第658章 印堂发黑

请示范文 |

时间:

2021-08-19

|

推荐访问

重生之官鼎

【www.097110000.com--请示范文】

    刑侦支队早就掌握了秦达明组织社会闲杂人员和两劳**人员充当打手,不但强揽工程,还垄断着市区大部分工地的沙石料等地材供应,积聚了大量不义之财。同时还多次聚众参与野蛮拆迁,致人死伤,属于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犯罪。

    童丹元和戴勇等人是审讯高手,对秦达明在青原耀武扬威早就看不顺眼了,现在得到了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不晓得他们采取了什么奇特的手段,还没等到龙啸天执行朱敏文的指示,秦达明的精神就崩溃了,在刑侦支队提供的证据面前低下了头,对组织黑社会性质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到了这个时候,别说营救,人人都唯恐避之不及了。

    时下全国打黑除恶的声势浩大,各地都有公安机关的人落马,龙啸天也不想戴上充当黑社会“保护伞”的黑帽子。

    紧接着,在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向检察机关提出了逮捕申请。

    因为秦达明是市政协的常委,检察机关在提请市政协同意后,下达了对秦达明的逮捕令。

    风光一时的秦达明,一夜之间,成了可悲的阶下囚。

    朱敏文回到青原,对龙啸天大发雷霆。

    龙啸天却辩解说:不是自己没努力,怪只怪秦达明意志不坚定,嘴巴太松了。

    当朱敏文得知秦达明并没有交代其他的罪行,心里稍稍踏实了些,两人神情紧张地商议了一个中午,等到龙啸天告辞出来,林登山进去才发现,整个书记办公室里烟雾弥漫,赶紧开门开窗透气。

    打掉了秦达明的威风之后,蓝光耀又亲自出马告诉秦达明,省里大领导对各地官商勾结改变土地使用性质的恶劣行径将予以严厉打击,你不要心存侥幸,任何人都救不了你。

    但是,秦达明又拒不开口了。他心里非常清楚,咬住不说,朱敏文自然会想办法把自己捞出去,什么都说了,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蓝光耀没有得到他们所需要的口供,继续向秦达明施压,这个时候,秦达明不知道触动了哪根神经,大喊着有重要问题要交待,要检举揭发,要立功,要见公安局长。

    龙啸天在和他单独谈了两个小时之后,秦达明果然交代了新的问题。

    沿江商贸圈建设指挥部的指挥长申国章,在担任市国土局局长期间,是帮助擎天置业改变土地使用性质的罪魁祸首。

    蓝光耀毫不迟疑,立即要求青原市纪委对申国章实施“双规”。

    接到这个指令,梁宇轩吓了一大跳。

    郝建成也从看守所里得知了消息。

    两个人分头偷偷向唐逸夫作了汇报。

    唐逸夫听了,惊出一身冷汗。

    任何一起**案,只要*地追查下去,全都会拔出罗卜带出泥,肯定牵出一大串。

    这几乎是所有贪腐案件的共同之处。

    《西游记》中常常附带“上天有好生之德,修炼一个神仙或者妖精不容易”之类的话,其实,真正修炼一个官员也不容易,每一个官员的背后,都有一张网,在这张网的笼罩之下就是一个圈子。

    圈子里的某一个官员烂了,笼罩在这个圈子之上的这张网不可能完好无损,要想保持貌似的完好无损,就只能有一种办法,外科手术,将烂掉的这一个剔除掉,以保证整张网的完好以及这张网之下的圈子人员不受牵连。

    申国章这会儿还蒙在鼓里,他既不知道秦达明被抓了,更不知道秦达明把他揭发了,下午上班不久,还屁颠屁颠地跑到市府大楼来向伊海涛请示工作。

    名为请示,实为为难。

    沿江商贸圈项目停工了,他来请示伊海涛,下一步该怎么办?

    照例,去伊海涛的办公室之前,他先去见了唐逸夫。

    敲门进去的一瞬间,唐逸夫就觉着申国章一脸的幸灾乐祸,嘴巴咧得大大的,印堂发黑,面色灰沉,怎么看都像是要倒霉的架势。

    昨晚上,听说沿江商贸圈停了工,金都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就找到了申国章,商量如果擎天置业撒手不干了,他们愿意接手。

    一起去的都是市国土局、市城建局的几个弟兄,申国章就放开了,喝了两瓶进口红酒,喝得醉意朦胧之后,金都的老板说在水上人家安排了小节目,申国章假意推辞了几句,就笑纳了。

    水上人家从新疆整来了几个维吾尔族的小姑娘,楞是冒充俄罗斯的美女,把个申国章高兴得不得了,总算未出国门也开了洋荤,这一晚上就折腾了好几回,早上付小费的时候,新疆小姑娘连说了好几个“亚克西”。

    反正沿江商贸圈已经停工了,上班也是大眼瞪小眼。

    申国章关了手机,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上午,中午在水上人家用了餐,又迷糊了一会儿,看看三点过了,就跑到市府大楼来了。

    所以,唐逸夫第一眼看见他,才会觉得他萎靡不振,一副的倒霉相。

    其实,这是唐逸夫的心理在作怪,因为他刚刚得知秦达明把申国章给揭发了。

    唐逸夫让申国章坐下来,亲自给他沏茶,递上香烟,很随意的问道:“老申,沿江商贸圈停工了,你有什么打算?”

    “老板,我没打算,就看他怎么打算了。”申国章大大咧咧地抽着烟,用大拇指朝伊海涛的办公室方向指了指。

    唐逸夫坐在了他的对面,关怀备至地说:“老申,把你从国土局调出来,让你受委屈了。”

    听唐逸夫这么说,申国章更开心了,他说:“老板,你指到哪,我打到哪,这个没话说的。我知道,事成之后,老板亏待不了我的。”

    “这是自然,谁跟我贴心,谁作出了牺牲,我心里都是有一本帐的。”唐逸夫亲切地提醒道:“但是,执法检查组盯住沿江商贸圈不放,你要早作思想准备。”

    申国章当即表态:“老板你放心,我早就想好了,沿江商贸圈的事全是他当家作主,我敢拍**保证,我什么都没乱来,不怕他们来查。”

    唐逸夫脸色一变,道:“老申,我刚听说,秦达明被弄进去了。”

    “真的?”申国章像是被烟头烫了一下,惊叫着跳了起来,慌慌张张地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老板,没传错吧?昨天下班他还给我打电话了,说了几句对不住的话。”

    “错不了,梁宇轩和郝建成都见着人了。”唐逸夫说:“万一秦达明要乱咬一气,牵扯到你头上,你可要扛得住哇。”

    申国章纳闷了,唐逸夫是怎么了,好好的突然说这些干什么?未必已经把我牵扯进去了?

    尽管如此,申国章还是把**拍得砰砰响,说:“老板,我跟了你十几年,别的不敢说,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话说得很硬气,但心里却没底气。

    “老申,你的一片忠心我是知道的。”唐逸夫示意申国章坐下,又问道:“但是,你能保证你一定过得了纪委那一关?”

    申国章坐了下来,心里顿时忐忑不安了:唐逸夫这个圈子里,不少人各种贪腐的事情,彼此都心照不宣,假如纪委把自己双规了,以他们的手段,绝对能把自己的嘴**,这一帮子人锦衣玉食的好日子从此就都过到头了。

    唐逸夫死死地盯着申国章,用低沉的声音说:“老申,我们都听老梁和老郝说过,那里面的日子可是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啊。”

    我靠!申国章心头一凛:唐逸夫这话的意思,难不成真有什么变故?

    “老板,”申国章干笑了几声,试探着问道:“莫非……”

    “呵呵,老申,没什么,”唐逸夫拍了拍申国章的肩膀,说:“你别多想,我就是想提醒一下,真到了关键时刻,不仅要受得了委屈,也要作得出牺牲。”

    申国章被唐逸夫说得一头雾水,心乱如麻。

    这几天不断有平日里很熟悉的官员被请去喝茶,很有几个被请去之后就没再出来了,申国章半夜里醒来也琢磨过,万一这倒霉的事情落到自己的头上,可怎么办呢?难道这噩梦说来就来了吗?

    “老申,你不是还要去请示伊海涛吗?赶紧去吧,一会儿朱书记还有个会要我们参加。”唐逸夫说得很亲切,但明显是下了逐客令。

    申国章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出了唐逸夫的办公室。

    唐逸夫抄起手机,给梁宇轩和郝建成打了个电话。

    申国章所谓的请示被伊海涛很坚决地顶了回去,他说,老申,你是指挥部的指挥长,遇到难题该你往市里报解决方案,而不是一味地往上推。

    本来申国章想好了一套说辞,可刚才被唐逸夫的几句话说得他心绪不宁,被伊海涛批评了一顿,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得含糊其辞地说了几句,就从伊海涛的办公室出来了。

    刚出门,就看见电梯口有几张陌生的面孔在黄如山的带领下走过来,其中还有两个穿着检察院的制服,跟在他们后面的是梁宇轩,申国章心里一慌,下意识的扭头就往走廊的另一头走,那边是应急通道。

    “申指挥,请等一等,有人找你。”黄如山在后面喊着。
延伸阅读
胡瑞麟出去之后,立刻第一时间便把这个事情向市长季建涛进行了汇报,向季建涛请示自己该怎么做。≧八一中≯文≯ W≤“那是必须的。这件事情你看着安排就可以了。不过关键是要把表面工作做好,这事情你们县政府那边好好商量一下,尽快开展郑磊轻轻点点头:“嗯,还可以,就这样吧。” 郑磊和胡瑞麟一行人上了大巴车,大巴车一路疾驰,直奔玉堂县而去。
2021-09-12
“好,那我这就去通知纪委常委们开会,开会的时间定在什么时间?”6建羽十分敏锐的察觉到了柳擎宇的意图,连忙请示。?他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对此早有准备。 “好,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毛遂自荐,那我就直接点名吧,先呢,我的秘说道这里,柳擎宇笑着说道:“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谁如果还有什么不同意见的话,可以到我的办公室来,咱们单独
2021-09-11
手术上心脏支架,那不是去菜市场买菜。做几个还能讨价还价,王晓松相信,韩彩云也是懂得这个道理的,之所以韩彩云刚才会等到两个人请示了夫人,又在家休息了一两个小时之后,再见面的时候,就一起去了银行,取钱转入了韩彩云的账户。等他们回
2021-08-26
明白了,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了。 二十年前,一帮走私贩子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对于一批化工品的走私矢口否认,而飞行员用了大概三分钟不到时间,就已经请示完毕了,他回复王晓松的话很简单:“陆主任的原话是,一线指挥,你说了算。”
2021-08-25
王少磊如果主政一方,不管他被发配到什么地方,都属于空降的外来户,没有自己的骨干力量未必能站得住脚。他看中了楚天舒台里不敢做主,又不舍得放弃向晚晴的策划,便特意请示市委宣传部。 市委宣传部部长作为市委常委,参加了国庆期间“好,那我向宁馨学习,只动口不动手。”白云朵松了揪住耳朵的手,**子,作势要咬楚天舒受伤的**。 楚天舒忙
2021-08-21
“老弟有这份心就够了。来来来,喝茶喝茶。”郭鸿泽一边笑着,一边把茶水挪到了伊海涛的面前,说:“有道是,谋事在人,伊海涛说:“嗯,我也是这么考虑的。说说看,你有什么打算?” 楚天舒说:“现在得想办法先把他们分化瓦解了再说没办法,黄如山就不得不事无巨细地去请示伊海涛。 黄如山以为,伊海涛会趁着唐逸夫不在给他一些难堪,没想到伊海
2021-08-20
刑侦支队早就掌握了秦达明组织社会闲杂人员和两劳**人员充当打手,不但强揽工程,还垄断着市区大部分工地的沙石料等地昨晚上,听说沿江商贸圈停了工,金都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就找到了申国章,商量如果擎天置业撒手不干了,他们愿意接手。“老申,你不是还要去请示伊海涛吗?赶紧去吧,一会儿朱书记还有个会要我们参加。”唐逸夫说得很亲切,但明显是下了逐客
2021-08-19
谭广德拿着政府工作报告初稿说:“秘书长,向你交稿。” 黄如山头都没抬,只摆了摆手,说:“老谭,你这个说法不黄如山吞吞吐吐,没有回答唐逸夫的问题,还是目示谭广德汇报。 谭广德知道,黄如山贪功诿过的毛病又犯了。黄如山点头答应。 唐逸夫讲完话就提前离开了会场,因为梁宇轩给他发了短信,正在办公室门外等着请示工作。
2021-08-19
“为什么?”蓝光耀听说王致远要撤回对楚天舒受贿的指控,不由得脱口而出。 王致远平静地说:“因为这个指控本身何天影挂了电话,回过头来不满地对蓝光耀说:“这个唐逸夫,大事小事都在汇报请示,真不知道他以后怎么主持青原的大局。朱敏文正盯着天花板发呆,龙啸天敲门进来了,他报告说,南岭县公安局的副局长杜雨菲又在北湖分局户籍管理科查刘紫琼的资
2021-08-19
人或许可以通过训练等方式,让自己的情绪得到高度控制,比如沉重应对突发事件。 但有些东西,并不是强大的意志力卫世杰从人群中退了出来,还悄悄向楚天舒做了个“ok”的手势。 随后,伊海涛主动出击,在“小酒窝”的陪同之下楚天舒对着手机说,你等一等,我请示一下。说着,挂断了电话,进了书房,对伊海涛说,老师,纪委的梁宇轩说他在宾馆门口
2021-08-19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