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之步步高升》第514章 分化瓦解

请示范文 |

时间:

2021-08-20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请示范文】

    “老弟有这份心就够了。来来来,喝茶喝茶。”郭鸿泽一边笑着,一边把茶水挪到了伊海涛的面前,说:“有道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别人要谋你不谋,这亏可就吃大了。”

    伊海涛举了举茶杯,说:“多谢老兄提醒,实不相瞒,我来青原没几年,对青原的情况不熟悉,有什么疏忽的地方还往老兄多多指教啊。”

    郭鸿泽也举了举茶杯,说:“我这个人性子直,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扯扯,前几天,黄如山让信息办的赵永昌查了苏幽雨的邮箱,昨天他才跟我讲,我把他臭骂了一顿。”

    伊海涛装起了糊涂,纳闷地问道:“鸿泽书记,你骂老赵干什么?黄如山是市府秘书长,叫他做事他哪能不干呢?”

    “我还嫌骂得不够呢。”郭鸿泽轻轻叹了口气,说:“我问赵永昌,海涛市长前些日子才给信息办批了二十万块钱,你竟然还听别人的忽悠,做起了对不起海涛市长的事,你的良心都叫狗吃了。”

    伊海涛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鸿泽老兄,你说的这事,是不是和‘重要讲话’有关?”

    “可不是吗?要我看,朱老板对你有没有看法我不敢说,但有人背后向你捅了刀子,这是错不了的。”郭鸿泽愤愤然,说:“海涛啊,你要当心啊,别的忙我是帮不上你了,但是有一条,谁要是背后对你耍阴谋,我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伊海涛再次端起了杯子,说:“老兄,别的话我不多说,我以茶代酒,先干为敬了。”

    郭鸿泽连忙把杯子端起来,与伊海涛碰了一下,相视一笑,两人一饮而尽,都习惯性地亮出了杯子底。

    在这种虚与委蛇中,郭鸿泽看出了伊海涛的心情还是有些迫切的,伊海涛则看出了郭鸿泽的老谋深算。

    这也印证了一句话,在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伊海涛走了之后,郭鸿泽不免为自己的计谋感到沾沾自喜。

    什么叫官场艺术?这才是真正的官场艺术,不费一枪一弹,就让伊海涛与唐逸夫产生内讧,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坐看两虎相争的风起云生。

    最好是等到换届选举的时候,两个人打得头破血流不可开交最后两败俱伤,市长的位子空了下来,说不定我郭鸿泽就有了可乘之机,这是何等的痛快啊?

    高兴之余,郭鸿泽转念又想,这年头,谁都不傻,他们两个打起来,也未必不会防着自己,要是他们闹明白了自己在背后煽风点火,反过头来一起都对付自己,那可就太头疼了。

    伊海涛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也在苦苦地思考,却一直没有想透。他不由得怀疑起了自己的判断,难道“重要讲话”的出台真的与郭鸿泽无关,而是唐逸夫一手制造出来的?有没有可能是郭鸿泽在放烟雾弹,故意挑起自己与唐逸夫的矛盾他好坐收渔利呢?

    也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事成于密,败于泄。我没有理由让人家对我坦诚,只要能够达到同一目的,心照不宣也是一种境界。

    正犹豫间,楚天舒敲门进来了。

    楚天舒在隔壁办公室听动静,见伊海涛一个人出去了,猜得到他是去了朱敏文那里,因为现在能让他亲自登门的,除了朱敏文不会有第二个了。

    在办公室里等的时间越长,楚天舒就越要暗暗替伊海涛开心,这应该是和朱敏文充分交换了意见,消除了两人之间的隔阂与误会吧。

    可是,等进了办公室一看,伊海涛的脸上一点兴奋劲儿都没有,反倒是眉头紧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楚天舒走了过来,拿起伊海涛的杯子换了一杯茶水。

    伊海涛指了指面前的椅子,说:“坐吧。”

    楚天舒听了伊海涛的叙述,感觉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伊海涛问:“小楚,你怎么看?”

    既然伊海涛都毫无保留,那楚天舒更是要掏心掏肺了。

    楚天舒说:“老师,我觉得,朱书记的误会还可以慢慢找机会去沟通,我倒是担心唐和郭他们联手对付你成了一个习惯,那就不太好办了。”

    伊海涛说:“嗯,我也是这么考虑的。说说看,你有什么打算?”

    楚天舒说:“现在得想办法先把他们分化瓦解了再说,要不然的话,事态发展下去,对你越来越不利,郭就不会患得患失,一旦他坚决地站在了唐的一边,朱书记的态度也会明朗,局势就难以掌控了。”

    伊海涛问:“你的意思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是的,”楚天舒想了一下,说:“从赵永昌和黄如山身上下手,只要能达到让唐和郭相互猜忌的效果就行了。”

    伊海涛点点头,说:“对!很难指望郭会坚定地站在我们这边,他现在选择了骑墙,那我们就让他一直这么骑下去。”

    如果说,朱敏文“两多两少”重要讲话的发表,大多数人还没有嗅出其中的味道,那么,唐逸夫将和朱敏文一起出席全省农村经济工作会议的消息传出之后,各种猜测和议论便甚嚣尘上了。

    难道风向变了?

    前些日子,省市媒体还在连篇累牍地报道伊海涛,就在众人都以为市长之争已经尘埃落地的时候,突然之间,唐逸夫又走上了前台,这其中的变幻莫测让很多老机关都连呼看不懂。

    既然看不懂,那就只好等待观望,表现在工作中便无所适从了。

    楚天舒也在苦苦思考,怎么才能找到分化郭鸿泽与唐逸夫阵容的突破口。

    这一天,朱敏文带着唐逸夫到省里开会去了。

    预定的会期是三天,朱敏文和唐逸夫都说会议开完之后,还有些事情要在省城里协调,需要一两天的时间,加上路程上往返和报到的时间,中间又隔着一个双休,这一前一后差不多就需要七八天。

    楚天舒觉得这段时间是伺机出手的好机会,他安排卫世杰将整点调查公司的刘明辉派出去,盯住黄如山和赵永昌的动静,又叮嘱欧阳美美、苏幽雨等人,关心这两人的日常活动。

    朱敏文和唐逸夫去了省里,黄如山的压力就小多了。

    自从高大全被发配到南岭县去了之后,唐逸夫就一直没配备专职秘书,说这回要挑选一个各方面比较优秀的年轻人,别再给他丢脸。

    如此一来,唐逸夫没有事没事就把黄如山拉着,反倒显得他这个常委副市长比常务副市长伊海涛还牛逼,主持市府办工作的副秘书长几乎成了他的跟班秘书了。

    这种小伎俩虽说是自欺欺人,只能糊弄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真正有政治头脑的机关干部,多半会在心里暗暗鄙夷,一个副市长连自己的秘书都保不住,还神气个啥呢?

    黄如山心理上是轻松了,但却一点儿也不潇洒。

    因为唐逸夫在与不在,政府都还要维持正常运转。

    其他副市长各管一块,不问别事,更不管面上的事。维持政府面上正常运转的只能是他这个主持工作的副秘书长了。协调各方工作,应付各种会议,既要考虑工作分工,又要兼顾个人脾气。

    做到副市长的人,身上都有过人之处,没有过人之处别想干到厅级领导干部。

    但是,做到这一级干部的人身上毛病也不少,有的简直不可理喻。

    自己职责范围内的工作,责无旁贷,义不容辞,谁抢了去都不行。不是自己职责范围内的工作,就是屎盆子尿罐子,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能推就推,能躲就躲,谁想往自己头上扣,休想。

    哪怕是临时安排出席一个会议,都没几个情愿的。

    唐逸夫在的时候,他作为一名常委副市长,分管的范围比其他副市长要多一些,开会和接待之类的活动也相对多一些。

    唐逸夫一走,这些活动就要由其他副市长代替去走过场,黄如山这个受罪的副秘书长就要伤透脑筋,苦口婆心去说服廖有朋、沈梦芸等几位副市长代开会议或代参加接待之类的活动。

    廖有朋勉强答应一次,算给足了他面子,但沈梦芸等其他人就没那么好说话,黄如山磨破了嘴皮子,还开出优惠条件,连讲话稿都准备好,沈梦芸也找各种借口不肯出场。

    没办法,黄如山就不得不事无巨细地去请示伊海涛。

    黄如山以为,伊海涛会趁着唐逸夫不在给他一些难堪,没想到伊海涛的格外的好,遇到这种情况,就在活动的通知上签署意见,请某某市长参加。

    有了伊海涛的批示,黄如山顿时轻松了许多,沈梦芸等人再不愿意,也只能向黄如山发牢骚,场面上总还要去应付。

    黄如山当面自然要对伊海涛千恩万谢,回到办公室,偶尔也会想,怪不得楚天舒等人对伊海涛服服帖帖,原来伊海涛对下属挺理解,挺关照。

    因此,黄如山腾出手来,就要安排一些私人的活动了。

    第三天的下午,楚天舒突然接到欧阳美美的报告,说唐逸夫临走之前,安排了黄如山请赵永昌吃饭,请了她作陪,时间是今天晚上六点,地点是凯旋大酒店。

    楚天舒立即着手进行安排行动。
延伸阅读
胡瑞麟出去之后,立刻第一时间便把这个事情向市长季建涛进行了汇报,向季建涛请示自己该怎么做。≧八一中≯文≯ W≤“那是必须的。这件事情你看着安排就可以了。不过关键是要把表面工作做好,这事情你们县政府那边好好商量一下,尽快开展郑磊轻轻点点头:“嗯,还可以,就这样吧。” 郑磊和胡瑞麟一行人上了大巴车,大巴车一路疾驰,直奔玉堂县而去。
2021-09-12
“好,那我这就去通知纪委常委们开会,开会的时间定在什么时间?”6建羽十分敏锐的察觉到了柳擎宇的意图,连忙请示。?他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对此早有准备。 “好,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毛遂自荐,那我就直接点名吧,先呢,我的秘说道这里,柳擎宇笑着说道:“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谁如果还有什么不同意见的话,可以到我的办公室来,咱们单独
2021-09-11
手术上心脏支架,那不是去菜市场买菜。做几个还能讨价还价,王晓松相信,韩彩云也是懂得这个道理的,之所以韩彩云刚才会等到两个人请示了夫人,又在家休息了一两个小时之后,再见面的时候,就一起去了银行,取钱转入了韩彩云的账户。等他们回
2021-08-26
明白了,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了。 二十年前,一帮走私贩子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对于一批化工品的走私矢口否认,而飞行员用了大概三分钟不到时间,就已经请示完毕了,他回复王晓松的话很简单:“陆主任的原话是,一线指挥,你说了算。”
2021-08-25
王少磊如果主政一方,不管他被发配到什么地方,都属于空降的外来户,没有自己的骨干力量未必能站得住脚。他看中了楚天舒台里不敢做主,又不舍得放弃向晚晴的策划,便特意请示市委宣传部。 市委宣传部部长作为市委常委,参加了国庆期间“好,那我向宁馨学习,只动口不动手。”白云朵松了揪住耳朵的手,**子,作势要咬楚天舒受伤的**。 楚天舒忙
2021-08-21
“老弟有这份心就够了。来来来,喝茶喝茶。”郭鸿泽一边笑着,一边把茶水挪到了伊海涛的面前,说:“有道是,谋事在人,伊海涛说:“嗯,我也是这么考虑的。说说看,你有什么打算?” 楚天舒说:“现在得想办法先把他们分化瓦解了再说没办法,黄如山就不得不事无巨细地去请示伊海涛。 黄如山以为,伊海涛会趁着唐逸夫不在给他一些难堪,没想到伊海
2021-08-20
刑侦支队早就掌握了秦达明组织社会闲杂人员和两劳**人员充当打手,不但强揽工程,还垄断着市区大部分工地的沙石料等地昨晚上,听说沿江商贸圈停了工,金都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就找到了申国章,商量如果擎天置业撒手不干了,他们愿意接手。“老申,你不是还要去请示伊海涛吗?赶紧去吧,一会儿朱书记还有个会要我们参加。”唐逸夫说得很亲切,但明显是下了逐客
2021-08-19
谭广德拿着政府工作报告初稿说:“秘书长,向你交稿。” 黄如山头都没抬,只摆了摆手,说:“老谭,你这个说法不黄如山吞吞吐吐,没有回答唐逸夫的问题,还是目示谭广德汇报。 谭广德知道,黄如山贪功诿过的毛病又犯了。黄如山点头答应。 唐逸夫讲完话就提前离开了会场,因为梁宇轩给他发了短信,正在办公室门外等着请示工作。
2021-08-19
“为什么?”蓝光耀听说王致远要撤回对楚天舒受贿的指控,不由得脱口而出。 王致远平静地说:“因为这个指控本身何天影挂了电话,回过头来不满地对蓝光耀说:“这个唐逸夫,大事小事都在汇报请示,真不知道他以后怎么主持青原的大局。朱敏文正盯着天花板发呆,龙啸天敲门进来了,他报告说,南岭县公安局的副局长杜雨菲又在北湖分局户籍管理科查刘紫琼的资
2021-08-19
人或许可以通过训练等方式,让自己的情绪得到高度控制,比如沉重应对突发事件。 但有些东西,并不是强大的意志力卫世杰从人群中退了出来,还悄悄向楚天舒做了个“ok”的手势。 随后,伊海涛主动出击,在“小酒窝”的陪同之下楚天舒对着手机说,你等一等,我请示一下。说着,挂断了电话,进了书房,对伊海涛说,老师,纪委的梁宇轩说他在宾馆门口
2021-08-19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