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权力巅峰》第2301章 掺沙子

请示范文 |

时间:

2021-09-1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请示范文】

    “好,那我这就去通知纪委常委们开会,开会的时间定在什么时间?”6建羽十分敏锐的察觉到了柳擎宇的意图,连忙请示。? ?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柳擎宇笑道:“定在今天下午吧,给他们一上午的时间去冷静冷静,到下午在观察着看看。”

    6建羽离去后去打电话,柳擎宇则站起身来点燃一根烟,在办公室内开始来回来去的踱步。

    现在江南省的形式对柳擎宇来说,比之天都省的局势要缓和得多,但是,却比之天都省更让柳擎宇头疼。

    因为在天都省的时候,柳擎宇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知道自己承担着什么样的使命。

    但是在江南省,自己却是两眼一片漆黑。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必须要履行身为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的职责。

    而且在江南省,柳擎宇有一个十分有意思的现,那就是江南省的官场气氛非常的好。大家彼此之间斗争归斗争,出招归出招,但是,所有的计策、权谋顶多也就是围绕着话语权的大小、权力的多寡而展开的,即便是有阵营之争,那也是理念之争,思想之争,即便是牵扯到了利益之争,但大家依然很明智的把彼此之间的斗争控制在一个可以容忍的范围之内,而且想尽一切办法确保彼此之间的斗争不会影响到民生大计,而一名官员的升迁任免相对来说,还是需要实实在在的成绩来说话的。

    对于江南省的这种气氛,柳擎宇相当欣赏。所以,到了江南省之后,柳擎宇也不得不改变自己之前的工作方式,想法设法的适应江南省的形势,因为他非常清楚,江南省如今欣欣向荣的展局势来之不易,身为江南省的领导,必须要珍惜爱护,必须要努力保证江南省这艘杨帆巨舰继续高前行。因此,作为主管全省纪律监察的省纪委责任重大,必须要及时将干部队伍里的害群之马清理干净。

    不过如何才能适应江南省的新形势,柳擎宇也在逐渐的**索着。

    下午3点钟,柳擎宇迈步走进省纪委常委会会议室内。

    此刻,会议室内的气氛显得有些紧张和压抑。谁都没有想到,柳擎宇昨天才刚刚召集大家召开第一次省纪委内部的常委会,结果第二天又召开了,而且大家都能够猜到,今天的这次常委会肯定是和苏杭市副市长杜如海有关,毕竟从昨天晚上一直到现在,这件事情有越来越热闹的趋势,很多外地的记者已经专门跑到江南省来采访此事,这件事情的热闹还在不断持续。而杜金彪作为最嚣张官二代的代表人物,更是直接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毕竟,他开得开始价值两千多万的豪车,而且想要收拾的人是省纪委书记。

    现在,整个华夏的新闻媒体界全都关注中着这件事情的进展情况。

    柳擎宇坐下之后,扫视全场,淡淡的说道:“我相信不用我说大家都应该也猜到了,我们今天下午的这次会议是迫不得已不得不进行啊,杜金彪追尾我的汽车之事已经在某些人的操作下变得甚嚣尘上了,对于这件事情,我先提一下我的原则,那就是回避!毕竟这件事情和我有关,而且还把杜金彪的父亲杜如海也牵扯进来了,所以,我不适合参与到事件的调查中去,因此,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由咱们省纪委其他同志们来负责进行调查。

    而且我相信,大家之前也都听说了,我刚刚到达江南省纪委上班的第一天就收到了一封来历神秘的举报信。这封举报信我也会交出来,请负责调查的同志们根据这封举报信的情况以及省纪委所掌握的其他线索来对此事展开调查,其实呢,我还是相当好奇的,为什么杜如海的儿子杜金彪开得起价值两千多万的跑车呢?至于由谁来调查吗?大家可以各抒起见。”

    柳擎宇说道这里,现场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

    虽然宋增辉那边心中非常希望能够拿到这件事情的主导权,但是有些时候,你越是想要得到的东西,就越不能着急。同样的,廖荣军和唐雪梅也有相同的想法。

    双方都是成熟的领导,都有着自己对局势的分析判断能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擎宇的嘴角上渐渐露出了一丝微笑。

    他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对此早有准备。

    “好,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毛遂自荐,那我就直接点名吧,先呢,我的秘书办公室主任就不要参加这次调查了,廖荣军同志要负责全面督导光辉集团这个案子,我看杜如海的这个案子就由宋增辉同志来负责落实吧,至于具体的办案人员,你自己去挑选。”

    说道这里,柳擎宇稍微顿了一下,随即说道:“光辉集团的这个案子和杜如海这个案子几乎是前后脚生的,而且非常不巧的是,这两起案件我都置身其中,所以,我都不能去干涉,这两个案子就请廖荣军同志和宋增辉两位同志各司其责,各自把案子落实到位,我呢,刚刚到达江南省,对江南省纪委内各位同志们的工作能力还不够了解,对每个人的工作态度也还是一知半解,所以啊,我暂时也就先不对我们省纪委内部的人事工作进行调整,等这两个案子办完之后后,到时候我在认真的考虑一下,看看哪些同志是在认真工作,哪些同志是在阳奉阴违。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今天的事情就这样敲打了。大家还有什么不同意见吗?如果没有的话,那我们就散会吧。”

    柳擎宇说完,目光在廖荣军和宋增辉两人之间徘徊,等待两人的回应。

    这时,刘清澈突然说道:“柳书记,我希望能够同时参与到杜如海这个案件中,因为我对杜如海的为人比较了解,如果我能够参与到这起案件中的话,相信肯定对这起案件的侦办工作起到一定的贡献。”

    刘清澈说完,宋增辉的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

    他最讨厌的就是自己办案的时候,有别人在旁边指手画脚。尤其是这次的张彦峰案件,柳擎宇已经指派廖荣军来具体主导,让杜如海的这个案子由自己来主导,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己对杜如海的案子掌控力度越强,那么和廖荣军较量起来的时候,占据主导优势也就越大。

    而柳擎宇是什么样的人他非常清楚,这家伙就是一个蒸不熟煮不烂的硬骨头,他说话做事一点都不懂得通融圆滑,太过于刚硬,虽然官场上需要这样的人,但是有些时候,这样的人是会坏事的。

    想到此处,他立刻说道:“柳书记,我相信我有足够的信心和能力办理好这个案件,刘清澈同志的办案能力我们都知道非常强,如果让他在杜如海的这个小案子中当一个普通的办事人员那实在是太委屈刘清澈同志了。”

    宋增辉这话说得很有水平,他先表明自己完全有能力办好此事,然后又表示让刘清澈当一名普通的办案人员太大材小用了,别看这句话是对刘清澈的肯定,实际上,他这话暗藏玄机,他是在向刘清澈和柳擎宇暗示,既然这个案子由我来主导,如果你刘清澈非得参与其中的话,那么绝对不能和我并驾齐驱共同负责,只能以普通办案人员的身份来参与进来。那样的话刘清澈在整个办案的过程中就没有什么话语权。

    这是宋增辉给自己留下的最后的底线。如果刘清澈非得要参与进来的话,只能以普通办案人员的身份进来。这对于一名省纪委副书记来说是非常没有面子的一件事情。

    然而,刘清澈却微微一笑说道:“宋增辉同志,我也没有打算以领导的身份来参与这个案件的办理,既然柳书记已经指派你来负责这个案子了,我自然不会横插一竿子,我只是打算以普通办案人员的身份参与对这起事件的调查,争取让这个案子尽快真相大白。”

    宋增辉脸色一下子就难看起来,他没有想到,刘清澈竟然丝毫不顾忌自己的面子。对于这样的人,他最是头疼。

    这时,柳擎宇突然笑着说道:“好,既然刘清澈同志愿意参与到这起案件中来,那是最好不过,不过呢,你只是以普通办案人员的身份来参与这个案子实在是太委屈你了,这样吧,以你这个案子的督察员身份来参与进来吧,在案子查办的时候,你就是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但接受不接受是宋增辉同志的事情,同时,你也是整个案件的督导人员,负责确保整个案件的公平公正和公开,并直接对我负责,你可以就整个案件的办理过程中所有办案人员是否公平公正的调查向我进行汇报。当然了,对于光辉集团的案子,也可以进行督导。”

    说道这里,柳擎宇笑着说道:“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谁如果还有什么不同意见的话,可以到我的办公室来,咱们单独聊聊。”

    说完,柳擎宇转身向外走去。

    身后,则是一脸郁闷的宋增辉和一脸不爽的廖荣军。

    他们都知道,他们都被柳擎宇给算计了。

    刘清澈这个家伙个性耿直,竟然被柳擎宇用来往他们办案小组里面来掺沙子,有了刘清澈的存在,他们要想私相授受的话,难度就太大了。这是逼着他们双方来刺刀见红的厮杀啊!
延伸阅读
胡瑞麟出去之后,立刻第一时间便把这个事情向市长季建涛进行了汇报,向季建涛请示自己该怎么做。≧八一中≯文≯ W≤“那是必须的。这件事情你看着安排就可以了。不过关键是要把表面工作做好,这事情你们县政府那边好好商量一下,尽快开展郑磊轻轻点点头:“嗯,还可以,就这样吧。” 郑磊和胡瑞麟一行人上了大巴车,大巴车一路疾驰,直奔玉堂县而去。
2021-09-12
“好,那我这就去通知纪委常委们开会,开会的时间定在什么时间?”6建羽十分敏锐的察觉到了柳擎宇的意图,连忙请示。?他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对此早有准备。 “好,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毛遂自荐,那我就直接点名吧,先呢,我的秘说道这里,柳擎宇笑着说道:“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谁如果还有什么不同意见的话,可以到我的办公室来,咱们单独
2021-09-11
手术上心脏支架,那不是去菜市场买菜。做几个还能讨价还价,王晓松相信,韩彩云也是懂得这个道理的,之所以韩彩云刚才会等到两个人请示了夫人,又在家休息了一两个小时之后,再见面的时候,就一起去了银行,取钱转入了韩彩云的账户。等他们回
2021-08-26
明白了,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了。 二十年前,一帮走私贩子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对于一批化工品的走私矢口否认,而飞行员用了大概三分钟不到时间,就已经请示完毕了,他回复王晓松的话很简单:“陆主任的原话是,一线指挥,你说了算。”
2021-08-25
王少磊如果主政一方,不管他被发配到什么地方,都属于空降的外来户,没有自己的骨干力量未必能站得住脚。他看中了楚天舒台里不敢做主,又不舍得放弃向晚晴的策划,便特意请示市委宣传部。 市委宣传部部长作为市委常委,参加了国庆期间“好,那我向宁馨学习,只动口不动手。”白云朵松了揪住耳朵的手,**子,作势要咬楚天舒受伤的**。 楚天舒忙
2021-08-21
“老弟有这份心就够了。来来来,喝茶喝茶。”郭鸿泽一边笑着,一边把茶水挪到了伊海涛的面前,说:“有道是,谋事在人,伊海涛说:“嗯,我也是这么考虑的。说说看,你有什么打算?” 楚天舒说:“现在得想办法先把他们分化瓦解了再说没办法,黄如山就不得不事无巨细地去请示伊海涛。 黄如山以为,伊海涛会趁着唐逸夫不在给他一些难堪,没想到伊海
2021-08-20
刑侦支队早就掌握了秦达明组织社会闲杂人员和两劳**人员充当打手,不但强揽工程,还垄断着市区大部分工地的沙石料等地昨晚上,听说沿江商贸圈停了工,金都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就找到了申国章,商量如果擎天置业撒手不干了,他们愿意接手。“老申,你不是还要去请示伊海涛吗?赶紧去吧,一会儿朱书记还有个会要我们参加。”唐逸夫说得很亲切,但明显是下了逐客
2021-08-19
谭广德拿着政府工作报告初稿说:“秘书长,向你交稿。” 黄如山头都没抬,只摆了摆手,说:“老谭,你这个说法不黄如山吞吞吐吐,没有回答唐逸夫的问题,还是目示谭广德汇报。 谭广德知道,黄如山贪功诿过的毛病又犯了。黄如山点头答应。 唐逸夫讲完话就提前离开了会场,因为梁宇轩给他发了短信,正在办公室门外等着请示工作。
2021-08-19
“为什么?”蓝光耀听说王致远要撤回对楚天舒受贿的指控,不由得脱口而出。 王致远平静地说:“因为这个指控本身何天影挂了电话,回过头来不满地对蓝光耀说:“这个唐逸夫,大事小事都在汇报请示,真不知道他以后怎么主持青原的大局。朱敏文正盯着天花板发呆,龙啸天敲门进来了,他报告说,南岭县公安局的副局长杜雨菲又在北湖分局户籍管理科查刘紫琼的资
2021-08-19
人或许可以通过训练等方式,让自己的情绪得到高度控制,比如沉重应对突发事件。 但有些东西,并不是强大的意志力卫世杰从人群中退了出来,还悄悄向楚天舒做了个“ok”的手势。 随后,伊海涛主动出击,在“小酒窝”的陪同之下楚天舒对着手机说,你等一等,我请示一下。说着,挂断了电话,进了书房,对伊海涛说,老师,纪委的梁宇轩说他在宾馆门口
2021-08-19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