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号人物》第七卷 交易 第1037章 不是情书的情书

轻小说 |

时间:

2022-03-09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第1037章 不是情书的情书
等小言搬来古琴时,菜也上来了。 而令刘立海没想到的是,小言已经换了一身长袖飘飘的衣裙,看上去更加的飘逸。想想古代女子抚琴而坐的样子,大约也是小言现在在刻意而模仿吧。
徐新华也是看得眼前一亮,而且目光更加热情地落到了小言身上,而刘立海越发感觉自己好多余,如同一个千瓦的大灯泡一样,他浑身的不自在。可这样的时候,是他请客,他也不能走掉啊。
刘立海便起身给徐新华倒酒,而小言赶紧说:“我来倒,我来倒。”
“让小刘来吧,你弹琴,弹琴。”徐新华的目光没有从小言身上移开。
刘立海便想这个秘书长和小言现在是神交,都彼此衷情于对方,但是却没有突破那一层防线。一想到这一点,他竟然对自己这么放纵于女人之间有了内疚之感。相比秘书长而言,人家玩得多高雅啊。
小言听话般地重新坐了下来,抚琴而弹时,刘立海也听傻了,那曲如行云穿水般地在这个小小的包间里流淌着,一如无数双女人的小手抚着全身的神经一般,那感觉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但绝对很舒服。
喝着酒,听着这样的音乐,古代人还是比现代人懂得品味,也懂得艺术的魅力。这是刘立海此时想的,因为徐新华完完全全沉浸于小言的抚琴一曲之中,反而说的一醉方休成了多余的。
不过小言弹完这一曲后,眼里竟然全是泪水,她迅速转过身,一如来时背着古琴而来一样,飘然而去。她这么一走,徐新华整个人像是被人掏空了一般,竟然和刘立海一杯接一杯地干着。
刘立海原想劝徐新华少喝,可他作东啊,哪里有主人劝客人少喝酒的道理呢?
徐新华大约是酒后吐真言,望着刘立海说:“兄弟,人这一生遇对一个知己不容易啊,不容易啊。我和小言之间只是红颜,我知道她心里有我,因为她是我从卖淫嫖娼的队伍中救出来的。”
徐新华的这话一落,刘立海无比诧异了。眼睛自然也睁大了,没想到这两个人有着这样的一曲。
“兄弟,你别想多了。是一次打黄活动,我是带队的领导,在一堆女孩之中,小言显得格格不入,而且楚楚可怜。男人嘛,见了这样的女孩总是容易心动,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借着审讯为名,留下了小言,才知道她来自于大山里,本以为是城市是美梦的开始,没想到被人强行送进了夜总会,然后强行地上了琴棋书画的各种培训,成了一名很有些特色的那种女孩。到后来,她就靠这个为生了。直到遇到了我,她才愿意彻底决别以前的生活,来到了江南,开了一家吃吃吧的小酒楼。
兄弟,整个过程就是这样的。我和她之间呢,说不清楚是什么。每次心情不佳或者心情很好的时候,我就来这里坐坐,哪怕和小言一句话都不说,也挺好的。但是至今我们都没有想过要把这种关系突破,有时候吧,这样也挺好的。
但是今天,我却又对自己后悔了。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是不是该收了小言呢?我们这个圈子养的,包的大有人在。何况我对小言是有感情的,虽然她不过是个**。但是感情这个东西还是挺奇怪的,没走倒不觉得,要走了,反而觉得一切过得太快,太没珍惜。”徐新华说这些话说得一点也不流畅,但是刘立海还是很认真的听着。
在这样的夜晚,刘立海想,徐新华要的可能只是一个听众。而且这样的夜晚属于徐新华来说相当不容易,让一个身居秘书长这个位置的高官去谈论自己的情感,除非关系相当铁,否则是不可能听得到他们的真心的。
刘立海没想到自己有幸福经历了徐新华的这个故事,当然同时他又觉得自己的肩上多了一份责任和义务,那就是对小言的照顾。这个女人没想到比紫笛的命苦多了,而且从徐新华对小言的情感来看,他并不是一个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只是人在某种环境中,总会滋生出很多的恶吧。一如自己对紫笛,最终还不是占有了这个女孩吗?
刘立海被徐新华感染得也挺伤感起来,但是他倒没有如秘书长这般大杯喝酒,因为他想着自己还要照顾秘书长,所以也不敢真把自己灌醉了。
两个男人也不知道居然也能够把酒喝得有声有色,直到小言再次走进来包间的时候,徐新华已经喝得人事不省。小言看着这个男人,一言未发,而是交给了刘立海个信封,让他等徐新华酒醒后给他,交待完这个后,小言还是没停留,又一次出了包间。
刘立海没想到会遇到这么两个奇奇怪怪的人,而且这年头哪里还有靠书信交往的呢?
刘立海苦笑了一下,再看信封时竟发现信封是敞开,并没有密封,一时间他的好奇心大发,这女人到底在信封里装的是什么呢?
刘立海**了又**,信封很薄,不像是装的钱,难道装的是支票吗?这么一想,他更是惊了。真要是支票,那个小言又是什么意思呢?
刘立海越想越奇怪,可徐新华已经醉得扒倒在桌边上。好在他人高而且年轻,只得背起秘书长下楼打车送他回家,在这个过程中,小言竟然就没有出现。
好不容易打了一辆车后,刘立海在司机的帮助下,把徐新华弄到了车上,而他自己就坐在秘书长身边照顾着,怕他没坐住,撞着或者伤着了。
等把徐新华折腾到家里时,已经是深夜了,刘立海揣着小言的那个信封回到了宿舍里,想想,他还是忍不住打开了信封,竟然只有一页纸,上面如此写着:
我一直很想拥有一个简单的生活,那是我在经历过很多很多事情之后,越来越想要的一种生活,而现实往往就是如此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我其实只想有那么一个人,那么一个村庄,那么一片树林,那么一条小河相伴,踏着晨曦,看露水的晶莹,任长裙与野草相恋,任山野与孤寂相依,任和风洗涤受伤的心,任自己放飞的梦想在田间,荒地,河沙,池塘边穿行,那是一种理想与梦中的生活,那是我曾经舍弃过的一种生活,也是我曾经憎恨过的生活,是我选择了远离,我以为山外的生活是何其的精彩,我以为我是山外人家的女主角,一梦惊醒,才知道最最简单的生活原本是如此难以拥有。
梦醒的都市载不起我的等待,狂喜的**在一句宁静中停止,越是简单的所有原来越是那么艰难,我可以做梦,任梦**一地,我可以需要,任热情挑战冰凉,可日子终归是那么平淡,人间烟火总在梦的起始回旋,我留不住我想要的简单生活,我也留不住狂热中那枝必将凋谢的玫瑰,拥有多少的希望就会回报多少的失望,这是一个不变的哲理,没有理由,也没有道理。来的时候,我没有准备,走的时候,我一路荒凉,结局似乎总在开始的地方注定,一个又一个高潮总在期待之中失错,我不怨岁月的多变,简单其实就如来世时童身的**,世俗的肮脏任其成长,造化成超脱是需要何等的坚强,走吧,走吧,路总在前方。
我还是那个我,清醒后的冷静依旧,我以为一次苦难是一次超脱,我以为一次等待是一次希望,原来一切的主角还在原地打着转,原来一切的设计不过是种重复,我不过是个人,离神的距离会穷尽一世,我不再期望,我在神的梦中脱俗,那场上演的戏中,我已看到了落幕,亘更不变的哲理总在悲伤之后重悟。
该走的总会走的。我想。这是真的。
我要去远方,在梦醒之前。我不会挽留,也不会拒绝,没有希望的日子才是真的。我想。错误的高估才会有狂喜之后的悲哀,这是亘更不变的真理。
日子还会照旧地过着,简单留给下世,重复留给今天。为什么一切都依旧?我多么不想知道这个结局,我多么不想去想象这个结局,重复的一切还带着伤痕,是我,错估了那个人间烟花的飘零。
我不再相信,我可以改变什么,我不再相信,我还能改变什么,除了一个又一个汉字在魔鬼乱世之中降临,我别无所有。
快了,一切快的结局就是梦的破灭。人,本来就如此。没有对,更没有错。我找不到对,我更拥有不了错。快的背后就是透凉刺骨的冰水,一切都是好了之歌,随它去吧,去吧。
刘立海看着这些文字,他不得不承认写得很好,很伤感。可是小言到底想表达什么呢?还是认为自己从前只是一个**,她配不上徐新华,才会在他落莫时,在他要离开时,徒生出这样的情绪呢?
女人总是奇奇怪怪的,刘立海越来越感觉。无论是他睡过的女人,还是眼前的这个小言,总也是他猜不透的谜。
正拿着小言不是情书的情书时,刘立海的手机有信息提示,他拿出来一看,竟然是林诺的,只有一句话:花自飘零水自流。
延伸阅读
第800章不奉陪! 季枫笑笑:“他算什么东西,一个自以为是的跳梁小丑而已,我会为了专程跑来过问他的事?”
2022-07-01
第792章摊牌(下) 有人欢喜有人愁。 李若男此刻就有些愁楚,她想跟范建元说清楚,但是想了又想却是不
2022-07-01
第793章发现 从萧长河家里离开……准确的说,应该是从萧长河家门口离开,因为从头到尾萧雨萱都没有让季枫进门
2022-07-01
第801章萧雨萱要相亲?! 李若男的维护,让季枫一时之间也无法审问范建元,而这个时候向永战正好要出国,所以
2022-07-01
第805章萧长河的奇怪态度! “死老头子,你疯了?!” 当季枫和童蕾刚一出去,萧母顿时就火了,她气愤
2022-07-01
第794章断了线索! 季枫顿时就是眼睛一亮,他明白向永战是什么意思了。 既然排除了一部分人质的嫌疑,
2022-07-01
第806章父爱! 萧长河笑道:“这好办,把季枫叫进来,跟他说,要想跟萱萱在一起,就要跟她结婚,要不然的话,
2022-07-01
第802章生他三五个! 听到萧雨萱要相亲的消息,季枫一语不发,径直就上了楼。 “小枫?” 一个
2022-07-01
第797章言尽于此! “唯独你!” 李若男抿了抿嘴,一双眸子却是盯着范建元,道:“建元,唯独你,我们
2022-07-01
第804章坦白(下) “你,你们……” 季枫的话,让萧母真是震惊而又气恼,甚至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2022-07-01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