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盛世官商》第114章 这场误会的代价很昂贵

轻小说 |

时间:

2022-04-10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焦刚勃然大怒,自己却不敢冲上来跟周南叫板,而是向自己的司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高马大的司机便冲上前来,探手就想要推搡周南。

    张英见那司机壮得跟一头牛一样,生怕周南吃亏,便奋力挣脱周南的怀抱,挡在了他的面前,怒斥道,“焦刚,你想要干什么?”

    张英怒眼圆睁,双手掐腰,像极了一只护犊子的老母鸡。

    张英的动作很突然,以至于周南微觉错愕。旋即周南就笑了笑,一把扯过张英将她护在了身后,冷笑着望着焦刚和他作势欲要动手的司机。

    焦刚得意地笑着,“张总啊,原来是你!既然是张总的车,那今天的事情就算了——等一会交警和110的人来了,我打发他们回去就是了。张总——”

    “滚!”焦刚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周南冷冷地打断了。

    简简单单一个“滚”字,周南的语气不仅非常冰冷,还充满着高高在上的气势、不屑一顾的轻蔑。

    焦刚恼羞成怒,挥挥手,他那个司机就冲了上来,挥拳就击打向周南的面门。

    周南从头至尾就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虽然他的书生气很浓;也从来就不是那种被酒色财气掏空了**的纨绔子弟,虽然他是干部子女。作为京华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篮球队和体育运动队的精英干将,他身体的灵活度和爆发力也不是普通青年所能比的。

    电光石火间,周南侧身避过焦刚司机那势大力**一拳,然后一个侧身滑步,上前去就死死抓住其胳膊,顺势奋力一扭,然后飞起一脚,那司机就在身体趔趄中被周南踹翻在地,跌了一个狗啃屎,发出一声狗嚎一般的惨叫。

    周南上前一步,逼视着焦刚。焦刚畏惧地往后出溜着**,底气不足色厉内荏地喊道,“你要干什么?警察马上就要来了,你给我老实点……”

    周南晒然一笑。如果不是怕失了身份,他早就上前去一脚踹翻了这油光粉面的暴发户焦刚,狠狠地踩烂他那张令人厌恶的脸。

    ……

    ……

    110警车和一辆交警支队的事故处理车呼啸而至。看得出来,来的这些警察和交警都跟焦刚很熟络。

    焦刚的姐夫是交警支队的副支队长张磊,姐姐是海都某区某乡镇的党委书记,而他的父亲则是海都市财政局一个退休离岗的副局长,在海都来说,也算是有点势力。

    一群警察将周南和张英包围了起来。这个时候,张英倒是不慌乱了。因为她知道,周南是市局局长周宁宇的儿子,不要说他们今天也没什么错,就算是周南今天主动挑衅挑事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怕什么都不怕警察啊!看着周遭这些警察气势汹汹的样子,张英心里只想发笑:不知道他们等会弄清了周南的身份,还会不会凶得下去?

    一个很横的中等个头的交警冷冷地盯着周南,摆摆手沉声道,“驾照!”

    周南面不改色地笑了笑,从自己的包里取出新办了不久的驾照,递给了那交警。他早就提前让父亲给自己办了一个驾照,因为他早在几个月前就有了买车的规划。

    周南的驾照等手续当然没有问题,那交警冷漠地将周南的驾照装入自己的包里,然后又冷冷道,“车牌和行驶证呢?”

    周南笑了笑,指了指车上的临时车牌,反问道,“新买的车,刚提了不到一个小时,哪来的车牌?临时号牌不能用?”

    一般而言,开车的人望着交警都是有些怵头的,更何况今天还是出了车祸。可眼前这个开车的年轻人竟然有点拽!

    那交警沉着脸扫了周南一眼,冷冷道,“你违反交通规则,驾照暂扣,车也暂扣。小李,你把这车开路边上去,别挡在这里影响交通!”

    另外一个交警上前俯身就要钻进皇冠车,周南顺手将门关紧,拦在他的面前淡淡道,“我违反哪一条交通规则了?凭什么要扣我的车和驾照?你倒是给我说清楚!”

    那交警当即就发作了起来,怒吼道,“你还毛病了起来!老子说你违反交通规则就是违反交通规则,老子说扣你的车就扣你的车,你还能怎么地?小李,把车弄一边去!”

    周南突然笑了,“你作为执法人员,光天化曰之下知法犯法,我可以去你们局里投诉你!”

    那交警冷笑着,手指着周南,“好,老子今天就不信这个邪了,你投诉去。随便。”

    周南皱了皱眉,沉声道,“你嘴巴放干净点,你是谁的老子?我今天也偏偏就不信这个邪了,你就敢滥用职权!”

    见周南跟自己熟悉的那个交警冲突起来,焦刚在一旁得意洋洋地看起了热闹。他是交警支队副支队长张磊的小舅子,交警方面谁敢不给他一个面子?

    这小子简直就是一愣头青,竟然敢警察叫板……活腻歪了!

    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110出警的几个警察看事不妙,都围拢上前来,准备强制动手。

    周南叹了口气,今天本来心情不错,出来提车,结果遇到了这种恶心事情。见一群警察围拢过来,周南给张英使了一个眼色,张英立即躲进车里用大哥大给海都市公安局办公室主任孙绍阳打了一个电话。

    孙绍阳跟周南住一个单元,在六楼。周宁宇扶正之后,作为办公室主任,他自然跟周家往来密切。有一次,孙绍阳请周南吃饭,周南也把张英带去了,因为他知道张英在生意场上难免会遇到一些“突发状况”,让她跟警方的人有个联系,也免得事事都需要自己出面。

    时间紧急,张英也顾不上跟孙绍阳客套,直截了当就简单把事情说了说,孙绍阳大吃一惊,撂下电话就给交警支队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然后他跟交警支队副支队长张磊同时出门,乘一辆呼啸的警车直奔事发地点。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周南和张英已经被一群警察给“堵”在了路边,而那辆黑色皇冠车则被开到了路边的人行道空场上。

    外围,有不少110出警的协警正在驱散着看热闹的人群。

    听说自己的小舅子焦刚把周局长的公子给“祸害”了,还弄去了一群警察助阵,张磊的脸都绿了。新官上任三把火,周局长刚履新,三把火还没有烧完,就在这个时候,焦刚给自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这不是要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嘛!

    见市局办公室主任孙绍阳和交警支队副支队长张磊这两位领导亲自赶到,现场的警察赶紧**让道。焦刚一看张磊来到,还倒是姐夫来助阵来了,就喜滋滋地上前去刚要说什么,却被张磊没好气地用力推搡了一下,道,“滚开,丢人现眼!”

    孙绍阳跑进去见周南和张英两人平安无恙,这才松了口气。如果要是公安局老大的儿子被一群警察给“收拾”了,这动静就闹大了。

    “小南啊,你没事吧……”孙绍阳走了过去,“这位是交警支队的张副支。”

    张磊笑着大步走了过去,“周南是吧,我是张磊,早就听周局长和其他同志说起过你,呵呵,抱歉,让你受惊了!”

    “你好,张副支队长。”周南瞥了张磊一眼,淡淡道,不过却没有跟张磊握手。

    “孙叔叔,不好意思啊,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麻烦你,可是你们这些警察也忒不讲理了,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扣我的驾照和车,看这架势,还要把我们两个弄回去收拾一顿……”周南向孙绍阳苦笑道,耸了耸肩。

    “麻烦啥?这点小事情……”孙绍阳向张磊使了一个眼色。

    围观的警察无论是交警还是110出警,都傻了眼。海都市局办公室主任孙绍阳和交警支队副支队长张磊竟然用如此谦卑亲热的口气跟那个青年说话,这……这意味着什么?

    周南……周南……周局长……刚才那个挺横的交警心念一闪,猛然醒悟过来,额头上的冷汗直流,想起刚才自己一口一个“老子”地叫嚣着,他心中惊惶,差点都站不住了。

    市公安局局长……国家专政机关的老大,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外围的焦刚听说周南是海都市政法委第一副书记兼海都市公安局局长周宁宇的独生子,当时脸色就变得煞白,两条腿也有些发软。

    张磊尴尬地搓了搓手,看出周南对他有些看法。心里憋屈愤怒又无处**,他回头来恶狠狠得扫了众人一眼,“都给我滚回去,全部都回去停职检查!”

    一群警察一哄而散。焦刚也灰溜溜地刚要上车趁乱离开,却听张磊厉声喝道,“你不要走,过来,道歉!”

    焦刚低头耷拉角地慢腾腾走过来,向站在孙绍阳和张磊中间的神色淡然的周南勉强一笑道,“对不起周老弟,今天全是一场误会,真的是一场误会!”

    “误会?那么这误会大了……我看这公安局和交警支队都快成了你的私人打手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太牛了。”周南冷冷一笑,再也不搭理焦刚,回头向孙绍阳道,“孙叔叔,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谢谢你啊,我改天请你吃饭!”

    说完,周南扯了扯张英的胳膊,也没再跟张磊说话,径自上车疾驰而去。

    张磊神色尴尬地站在那里,望着周南的车离去,这才回头来向孙绍阳苦笑道,“孙主任,这回我可是把周局长的公子给得罪惨了……你说这是什么事儿哟……”

    孙绍阳冷冷地回头扫了焦刚一眼,却是没有说什么。

    “滚!丢人现眼的东西!”张磊烦躁地跺了跺脚,狠狠地瞪了焦刚一眼,见孙绍阳上车也离开,张磊也要上车离去。突然他又意识到了什么似地,下车来将焦刚拽到一旁,压低声音道,“你和周局的儿子起冲突,是因为开车路上有了点小摩擦还是别的原因?”

    焦刚顿时脸色涨红,低下头吭哧吭哧地说不出话来。

    张磊心里立即**。自己这个小舅子是个什么德姓,他心里清楚。猛然,张磊心里一跳,这王八蛋该不会是看上人家周南的女人想要去调戏结果得了迎头一棒吧……

    张磊脸色当即就阴沉了下去,狠狠地抓住焦刚的胳膊,抓得焦刚痛呼出声。

    “你给老子说,你是不是动人家的女人了?快说!”

    张磊的声音很阴沉,他已经处在了爆发的边缘。如果是普通的小摩擦,他亲自跑周宁宇那里道个歉或者单独跟周南放低姿态说几句软话,这事儿也就过去了;但如果是焦刚如此……那么,这事儿就大了!

    最近听说局里正准备调整干部,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死了周局长的儿子——如此一来,自己这个交警支队的副支队长的位子,有可能要保不住!

    焦刚郁闷地小声道,“不是还没上手嘛……”

    “去**……”张磊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猛然伸手就扇了焦刚一个耳光,然后铁青着脸,上车离开。

    车上,周南突然笑了,张英见他的笑容分明有些古怪,不由望着他疑惑道,“周南,你笑什么?这些警察太嚣张了,亏着你爸爸是公安局长,要不然,我们今天可就惨了。回去跟你爸爸说说,得好好收拾收拾这帮人!”

    “没必要,现在这社会就这样……不值当地真跟他们生气。”周南嘿嘿一笑,“误会啊……对于这小子来说,这场误会的代价很昂贵啊……”

    张英一怔,旋即眼前一亮,嘻嘻笑了起来,伸手捏了捏周南的鼻子,“坏家伙,你太坏了,你又打了什么鬼主意呢……”

    “我说你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怎么什么事情到了你的脑子里味道就变了……”张英见周南的车速又提快了,不由又紧张起来,“你开慢点不行啊……对了,周南,过两天宝塔集团的人过来,咱们定在海都宾馆还是海盛大厦?”

    “别太抠门了,英子,就在海盛大厦定几个房间吧。英子,以后你记住一点,跟国企或者政斧的人打交道,在吃住玩这些细节上一定要大方一点,这很重要的。”周南笑了笑,张英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是啊,我早就看出来了,虽然是国企,但一个个都很官僚。”

    (未完待续)
延伸阅读
第800章不奉陪! 季枫笑笑:“他算什么东西,一个自以为是的跳梁小丑而已,我会为了专程跑来过问他的事?”
2022-07-01
第792章摊牌(下) 有人欢喜有人愁。 李若男此刻就有些愁楚,她想跟范建元说清楚,但是想了又想却是不
2022-07-01
第793章发现 从萧长河家里离开……准确的说,应该是从萧长河家门口离开,因为从头到尾萧雨萱都没有让季枫进门
2022-07-01
第801章萧雨萱要相亲?! 李若男的维护,让季枫一时之间也无法审问范建元,而这个时候向永战正好要出国,所以
2022-07-01
第805章萧长河的奇怪态度! “死老头子,你疯了?!” 当季枫和童蕾刚一出去,萧母顿时就火了,她气愤
2022-07-01
第794章断了线索! 季枫顿时就是眼睛一亮,他明白向永战是什么意思了。 既然排除了一部分人质的嫌疑,
2022-07-01
第806章父爱! 萧长河笑道:“这好办,把季枫叫进来,跟他说,要想跟萱萱在一起,就要跟她结婚,要不然的话,
2022-07-01
第802章生他三五个! 听到萧雨萱要相亲的消息,季枫一语不发,径直就上了楼。 “小枫?” 一个
2022-07-01
第797章言尽于此! “唯独你!” 李若男抿了抿嘴,一双眸子却是盯着范建元,道:“建元,唯独你,我们
2022-07-01
第804章坦白(下) “你,你们……” 季枫的话,让萧母真是震惊而又气恼,甚至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2022-07-01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