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教父》第203章 头撞南墙

轻小说 |

时间:

2022-04-2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周方圆无法接受既定事实,事后在毛小川等人的坚决反对下,还是固执地以文字形式,向市招投标办公室进行投诉。泡-书_吧(..)

    后来其他未中标的企业都陆续领到了退回的保证金。只有“三友”未领,因为周方圆不承认这个结果。

    两个多月过去了,市招办那头还没有反应。周方圆打电话询问,对方说调查正在进行中。

    周方圆对着话筒大喊:“还在调查?人家把地基都快打好了,是不是要等工程结束了,你们才能有调查结果?”

    对方的回答很专业:“对不起,我只是普通的工作人员。我所能告诉您的是,原招投标结果符合法定程序,具备法律效力。在没有确切的调查结论之前,任何人无权停止中标企业开展工作。”

    周方圆摔了电话!他准备向省建设厅继续投诉。

    毛小川这回真急了,当着众属下的面跟周方圆大吵:“你省省吧!你这叫越级上告知道吗?你真想把山阳人都得罪干净吗?你这么固执任性,你考虑过后果吗?你考虑过我们吗?还有这帮跟了你这么多年的弟兄?”

    又过了一个月,山阳市招投办的调查结论终于出炉。通知“三友地产”的程序走的很正规:监察局通知周方圆到局会议室面谈。在场的除监察局的人员以外,还有市纪委、市政府督察办的成员。招投办副主任宣布的调查结论:经调查无证据显示“天彪集团”在市公安大厦工程投标过程中,存在作假舞弊行为。原招投标结果合法有效。

    周方圆回公司后就向省里寄出投诉材料。自此毛小川就再也没走进他办公室半步。加之几千万资金沉淀在公安大厦的项目中,“三友”的工作几乎进入停顿状态。

    两个月后,周方圆接到省建设厅下属的稽查大队与省招标办联合调查组的调查结果:“查无实据,维持原招标结果。”

    晚饭的时候,周方圆提着两瓶白酒,去敲毛小川的家门。俩人坐在餐桌前,僵持了好一会儿。周方圆低头说:“是我错了!”

    毛小川知道一定是省里有结果了,叹气道:“省里的结论傻子都能猜出来,就你猜不出来!这件事不必想了。应该想的是这件事的后果,以及“三友”即将要付出的代价!”

    毛小川打开周方圆拿来的酒斟上,递过来说:“老周啊,咱这家公司虽然称作是三友集团,其实一直以来你都是老大,当初注入的资金都是老兄你拿的。你对吴天亮我们两个也极为关心,我俩从心眼里也都服你。后来,吴天亮去世了,我仍然把你看成亲哥哥。想当年,我们多顺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让别人嫉妒得都流鼻血!可眼下……都说人有十年旺,是不是运气到头了?要不明儿我陪你回老家祖坟看看?”

    周方圆摇头道:“哪里是什么命啊!是我掉队了麻烦。我跟你说,别看咱们一直在市场上打拼,其实未必是站在潮头上。现在为什么不顺?是因为大气候变了,而我的思想没变。其实一个人的力量是很渺小的,就像大海里的一片树叶,大部分人奋斗终身都未必能改变命运。一个人偶尔成功了,个人努力是一方面,更主要的还是碰巧契合了大的时代脉搏。”

    “可这是个以成功论英雄的时代啊。”毛小川道。

    “是啊,我现在就天天反思我自己,当年的成功单单只是你个人奋斗的结果吗?不是!改革初期那会儿官民都很贫穷,社会基本上没有分化。所有人的想法都是一致的,就是开放搞活,发展经济,‘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对于我们这些底层人来说,那是一段唯一的黄金发展时期——市场环境相对公平放开。只要你肯干,机会到处有,你开个小卖部也好,摆摊儿卖菜也罢,一不小心就发财了。你还记得不?那时候打拼出来的第一代大款,甚至有好多曾经是刑满**的。所以说咱们那时候成事,是赶上了。”

    周方圆仰头望天,叹了口气道:“你现在细细地想,其实中国开放后的第一桶金是谁淘出来的?首先是农民。邓小平的分田到户的政策解放他们,中国从此才不再挨饿。然后是农民工,没有廉价的劳动力又哪来的珠三角、长三角的工厂和带动内地经济的特区?最后是内地最早那批个体户、万元户们。是他们在追求梦想的过程中找到了通往财富之门的路径,不幸的是,其他原本躺着睡觉的人现在也都明白了。”

    “还真是的,那时候我就是老想,咱们这一代人,是赶上好时候了!”毛小川说。

    周方圆继续着他的思绪:“随着经济规模的迅速扩大,市场秩序需要规范,国家法制化的进程也带来了权力向经济领域里的渗透,垄断局面逐渐形成和扩散,市场慢慢丧失了公平竞争的机会。低层向上发展的通道一点点被堵死,我想,这就是为什么越来越不顺的原因。我掉队了……”

    “没错!”毛小川接茬说:“我这阵子一直研究招投标问题。咱们山阳还算是好的呢!据说在外地,投一个标花费几万甚至十几万是很平常的事儿。投十个标能中一两个就不错了!有的保证金都达到百分之三十多;有的被要求订“阴阳合同”;有的则必须通过中介才能拿到标书;有的‘明招暗定’。至于投标环节的花活就更多了:你知道什么叫陪标、串标、联合保标和哄抬标吗?不懂吧?我感觉咱真是落后了,现在已不是实干的社会,是巧干的社会,投机的社会。”

    周方圆几杯小酒下肚,没觉着舒服,反倒烧得火辣辣的难受:“我清楚我是什么时候掉队的。现在我觉得,我已经被主流社会逐渐边缘化了。我敢这么说,以后咱们的路会越走越难。毛小川啊,我真的心灰意冷,不想再干了!”

    毛小川沉默了许久,柔声劝道:“老周啊,光咱俩好说。反正这辈子钱是够花了。可是手下那帮兄弟怎么办?都跟了咱整整10年了,他们得养家糊口哇。”

    周方圆的头快扎到桌面下头去了,嘟囔着说:“谁说不是啊……”

    毛小川大声说:“老周,我不是说你,你这人就是有点自私,从根本说你就是老觉得钱挣够了,有安全感了,没必要干违心的事儿了。慢慢就由着性子来,不再争取、不再奋斗,消极懒惰,你就是这样掉队的。其实人永远是在屋檐下,一生就得常低头。你就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你最大的敌人是你自己!顺利的时候就超常发挥,逆境的时候就一蹶不振。”

    周方圆显然是听进去了:“毛小川,哪你说今后我怎么办?我听你的?”

    “真的?你要是真肯听我的,那好。把我们三友的发展战略和经营策略好好地理一理,我帮你弄。”
延伸阅读
第800章不奉陪! 季枫笑笑:“他算什么东西,一个自以为是的跳梁小丑而已,我会为了专程跑来过问他的事?”
2022-07-01
第792章摊牌(下) 有人欢喜有人愁。 李若男此刻就有些愁楚,她想跟范建元说清楚,但是想了又想却是不
2022-07-01
第793章发现 从萧长河家里离开……准确的说,应该是从萧长河家门口离开,因为从头到尾萧雨萱都没有让季枫进门
2022-07-01
第801章萧雨萱要相亲?! 李若男的维护,让季枫一时之间也无法审问范建元,而这个时候向永战正好要出国,所以
2022-07-01
第805章萧长河的奇怪态度! “死老头子,你疯了?!” 当季枫和童蕾刚一出去,萧母顿时就火了,她气愤
2022-07-01
第794章断了线索! 季枫顿时就是眼睛一亮,他明白向永战是什么意思了。 既然排除了一部分人质的嫌疑,
2022-07-01
第806章父爱! 萧长河笑道:“这好办,把季枫叫进来,跟他说,要想跟萱萱在一起,就要跟她结婚,要不然的话,
2022-07-01
第802章生他三五个! 听到萧雨萱要相亲的消息,季枫一语不发,径直就上了楼。 “小枫?” 一个
2022-07-01
第797章言尽于此! “唯独你!” 李若男抿了抿嘴,一双眸子却是盯着范建元,道:“建元,唯独你,我们
2022-07-01
第804章坦白(下) “你,你们……” 季枫的话,让萧母真是震惊而又气恼,甚至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2022-07-01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