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美食帝国》第216章 神秘的女巫

轻小说 |

时间:

2022-04-13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苏曼略一打量便收回了视线,随即落到了灶台上,主办方准备的很充分,给选手们备下的都是双耳铁锅,比起家用的单柄炒锅,更容易用单手抓起颠炒。

    锅里放了一个炒勺,旁边围着铁锅一周,放置了一溜的小碗,碗里盛放了油盐酱醋,葱花香菜,胡萝卜丁黄瓜丁等各种配菜。

    显然这是要考校选手的高火炒制能力了。

    走在街边,常常可以看到小吃店的橱窗上贴有快速溜炒四个字,很多人大概也发现了,在小饭馆点菜,烹饪的时间往往比在家中要少许多。

    这是因为在饭店里,使用的天然气的分量,比家中的要多很多,火舌往往可以达到一米高。

    在这样的高温下,烹饪菜肴,自然快捷无比了。

    也因此,饭店里炒制的青菜类吃起来更加清脆爽口,因为火头够旺,可以迅速锁住水分,同时时间又短,使蔬菜不至于烤于。

    想要用这种大火快炒,就要像是这样的调料摆放方式才行,所有的调料完全用一只铁勺搞定,可以最大的缩短烹饪时间。

    果然,站在苏曼身边的徐德脸上流露出了一丝自信的神色,显然,他就是从一家贴有快速溜炒的小饭店中出师的。

    在阿彩简短的说明了比赛要求后,比赛很快开始,只见一个个厨师动作麻利的舀起了一勺油,往锅里一浇,又快速的打碎了鸡蛋,同时用铁勺把鸡蛋搅碎,洋葱碎,胡萝卜碎,各式配菜洋洋洒洒的浇了下去,最后是冷米饭,被一股脑的丢了进去。

    一个个铁锅快速颠起,不时的从炉灶中窜出巨大的火头,苏曼暗暗点头,敢于勇闯京城的,果然没有庸手,一个个选手的手上功夫俱都不俗,一道道金色长河在铁锅中翻上落下,宛如一道道金色瀑布,从侧面看去,耀眼无比。

    制作蛋炒饭的原料中,米饭是熟的,鸡蛋本就易熟,所以翻炒起来是非常短的,正常情况,大火之下,不到五分钟,一锅蛋炒饭就可以出锅了。

    要不苏记炒饭为什么这么火爆,几乎不用等也是原因之一。

    接下来只要放了盐就可以出锅了,苏曼看着徐德的铁勺前伸,抖手舀起了小半勺盐,眼疾手快的捉住了他的手腕。

    徐德一惊,迅速的反应过来,怒瞪着苏曼:“你于嘛?”

    他长的人高马大,嗓门也不小,这一声又是含愤出口,一下子吸引了众人的眼光。

    阿彩不动声色的做了个手势,下一秒,摄像机已经聚焦到了这个角落。

    从摄像机的画面中看去,苏曼要比身材高大的徐德矮上整整一头,两个人看上去,仿佛一只加菲猫在对抗一只圣伯纳巨犬。

    可令人啧啧称奇的,苏曼的气势看上去却更加强大,好像她是一只威风凛凛的丛林之虎,站在她面前的不过是一只茶杯犬。

    徐德喊了一嗓子后,着急锅里的炒饭,手腕往外挣了一下,他震惊的发现,手腕上这只细细的手指却有如五道钢钳,他居然挣脱不得。

    苏曼根本没有注意到众人的目光,她的视线中,只有这一锅蛋炒饭,做为一个有着严重职业洁癖的厨师,她无法忍受任何一个可以做的更加美味的菜肴,在她的面前生生的降低了档次。

    苏曼指着徐德的炒勺,目光炯炯的道:“你的盐放多了。”

    徐德冷哼一声:“哪里多?这蛋炒饭我做了不知道多少遍,一直都是这么放盐的”

    众人的视线自然而然的落到了徐德手中的铁勺上,看上去只有勺子前方舀起了浅浅的一层盐,根据这一锅炒饭的份量判断,这些盐,不算多。

    苏曼却不再开口,她握住徐德的手向上一番,徐德不可控制的被她带动,手中的铁勺也随之翻了个面,只见铁勺的背面,也沾满了一层细盐

    众人恍然大悟,炒饭本身就有粘性,铁勺翻炒一阵后,勺子自身变得油腻,而盐又恰好是一种容易沾染上的细小微粒。

    如果加上勺子背面的盐,徐德放到炒饭中的盐,的确是多了。

    徐德的眉头死死皱起,显然,他虽然做了许多次的炒饭,却也是第一次注意到这个现象,他的脑子里也开始糊涂了——明明以前都是这么于的,每次都是放的这些盐,那以前炒菜的盐,也都放多了?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苏曼,虽然对这个女孩的年纪还心有芥蒂,但是苏曼三番两次出手,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竟然让他不知不觉中,把苏曼当成了百科全书一类的存在。

    苏曼轻笑一声,开口问道:“你以前在小饭馆打工?”

    徐德点了点头,眼中的疑惑更盛,这女孩怎么知道的?

    苏曼又问道:“那你们饭馆旁,是不是有一个工地?或者矿山?”

    徐德的眼睛一下睁大,神,神了,他脱口而出,连方言都带出来了:“哎呀妈呀,你咋知道地呢?俺们饭店旁边就是个煤矿”

    一旁的主持人阿彩眼中异彩连连,精彩,真是精彩,不枉他们电视台和比赛主办方合作了一次,这期比赛真是让人目不暇接。

    其他人的脸上也都流露出些许异色,如果说,上一轮的比赛,让苏曼逐渐获得了这些厨师们的认可,那现在,她无异于又给自己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越发让人看之不透。

    苏曼环视一圈众人惊愕的表情,哑然失笑,“从事重体力工作的劳动者,往往比其他人更需要补充盐分,所以你以往做菜,一定是重油重盐。”

    她话一说完,便仿佛谜底揭穿,众人不由自主的升起了原来如此的念头,东明眼中射出两道欣赏的目光,道理说穿了很简单,可是说穿之前,又有几个人能够想明白?

    苏曼收回了手,轻咳两声,提醒道:“你抓紧吧,炒饭要炒过了。”

    说起来很长,其实也不过三言两语的功夫,徐德如梦初醒,重新把注意力放到了面前的炒锅上,这一次他的铁勺小心的舀起了一撮盐,翻炒片刻后,一道色香味俱全的炒饭顺利出锅。

    苏曼看了两眼,点了点头,蛋液包裹均匀,米粒分明,倒是可以拿个五分

    这一盘盘的蛋炒饭很快端了出去,请观众们品尝,蛋炒饭果然很见功力,有不少人都只拿了四分,当徐德听到苏曼给了他五分时,大个子居然扭捏起来,在即将走出厨房时,又跑到苏曼身前,头也不抬,瓮声瓮气的丢下一句:“谢谢你了,美女”,转身就跑。

    苏曼摇头笑了笑,其实徐德这人本质倒是不坏,从最开始,一帮的选手都沉默不语,而他却直着嗓子喊出来,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没什么心机的人。

    而后面的处理菜色的手法也证明了这一点,规规矩矩,为人端方。

    不过,她并不看好徐德的前途,这批选手中颇有几个一看就是大家出身的厨子,处理起菜色来游刃有余,一看就是老手了。

    火候测试环节很快结束,前面两关,一个刀工,一个火候,大部分选手都是拿了四分或者五分,比分并没有明显差距,因此,主要还是看接下来的三关了。

    第三关,制定菜式的烹饪。

    苏曼拿到菜单,啧啧两声,鱼香肉丝,糖醋鲤鱼,平板豆腐,看着平平常常的食材,却囊括了川菜,鲁菜,和淮扬菜,三大菜系的经典。

    这一次从食材处理开始,选手都要自己动手。

    选手们也开始了轮换,前两关第一批测试的选手,轮到了后面进行,苏曼眯起眼,看着一个个选手制作这三道菜色,品评出其中的优劣,悄然的打着分数。

    等到徐德等人进来,她已经品尝过了五次鱼香肉丝,糖醋鲤鱼,哪怕每道菜只品尝一口,也几乎吃了个半饱。

    有趣的是,徐德在评委们中一扫,居然率先主动的向她走来,苏曼眉毛扬起,看着大个子在自己面前站定,目不斜视的开始处理食材。

    这个家伙,倒是有趣。

    看着他处理食材,苏曼的裤兜突然一阵震动,她掏出手机,快速的看了一眼,却是萧凌那家伙的短信:你这家伙跑哪去了?小爷今天提前收工,要给你个惊喜,结果发现人不在,我擦

    苏曼大汗,居然忘记和萧凌说了,她赶紧回复短信:在青年厨师比赛呢。

    萧凌的短信很快回复:你参加比赛了?快告诉朕地址,马上就到

    苏曼眉毛扬起,哼哼两声,她可不是选手,她是评委呢

    不过她准备给这个家伙一个惊吓,把地址打了过去后,萧凌快速回复:收到马上就到

    等她回过神来,却对上了一双隐含怒意的眼睛,徐德哼了一声,转头继续处理食材,苏曼哑然,这大个子还真是眼睛里容不下半粒沙子,不过她也的确有些玩忽职守了。

    接下来的时间,苏曼专注起来,专心的看着徐德烹饪这三道不同菜系的代表之作,看着看着,她轻轻的咦了一声。
延伸阅读
而且唐宏听到了市长杜龙打电话的声音,还真以为是副省长崔立国的电话,此时唐宏想不到市长杜龙居然跟崔立国有关系,尽管只是
2022-12-03
听了秘书童方远的话,王天成微微一怔,想不到市委书记唐宏在短短的两三天的时间里居然完成了新的布局,王天成尽管知道在王天
2022-12-03
想到这些,王天成似乎明白了过來,这些转变都是因为环保部部长邹大昌,难道市委书记唐宏真的是惧怕了王天成背后的这些力量,
2022-12-03
环保部部长邹大昌一边说一边看着王天成,邹大昌是一心想给王天成铺平道路,作为官场中人,深深的明白,一个沒人,沒钱的干部
2022-12-03
王天成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看了看南门市公安局局长吴公平,此时这个吴公平被王天成的几句话给吓住了,睁大了眼睛看着王天成,
2022-12-03
尽管老婆林轩已经睡去,但是王天成一点睡意都沒有,王天成想了很多,想到了几天前还在龙牙村,想到了龙牙村的方远,王天成相
2022-12-03
老百姓都站在了小商贩的这一边,王天成感觉到这两个城管身为国家执法人员,连最基本的同情心都沒有,不顾老百姓的死活,教条
2022-12-03
这个老者一边说一边往里边走,王天成看到这个老者,十分的吃惊,想不到这个老者居然是环保部部长邹大昌,也许别人,就算是市
2022-12-03
王天成感觉到也许跟市长杜龙的合作,会是取长补短的一次,而这些在杜龙沒有真正的跟市委书记唐宏表面态度的时候,这些都是处
2022-12-03
南门市市委书记唐宏眉头就皱了起來,想不到这个催副省长居然这么说,这让唐宏感觉一点面子都沒有,一种被揭穿的感觉,本來想
2022-12-03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