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伏天氏》第843章 论道

自我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7-05

|

【www.097110000.com--自我总结范文】

    青云楼前,越来越多的九州书院弟子齐聚而来,依次席地而坐。

    叶伏天看到了数位熟悉之人,曾经在九州问道上见过,譬如最终夺取九州问道十强席位的叶孤鸿,如今叶孤鸿已经迈入贤者境界。

    他盘膝坐在地面之上,目光望向客位的余生,他应该也入贤了吧。

    当初在九州问道的舞台,他是败在丫丫的手里,前五席位都没有拿到,他亲身感受过丫丫的强大,后来他听闻丫丫是灵体,便也感觉当日败得不冤,但余生,他能够击败丫丫,该有多强?

    当时,九州问道他并没有机会和余生交手。

    青云楼外围区域,无数慕名前来的弟子围绕在那,眺望青云楼方向,宛若观礼般,在他们面前坐着的人物,除了三大圣地来人外,本身便也都是他九州书院的知名人物。

    此时,流云贤君目光环视诸人,含笑说道:“今日,为你们引荐三大圣地来人,这是荒州至圣道宫宫主叶伏天、以及圣长老、还有九州问道第一人余生,想必你们也听说过;这边是大周圣朝大殿下周煌,也是贤榜强者,还有周亚、周幽,皆为圣朝殿下;柳宗,西华圣山三圣弟子。”

    流云贤君简单介绍后,书院弟子纷纷见礼,显得风度翩翩,皆有着不凡的气质。

    “此次三大圣地来人,余生、柳宗、周亚他们,都愿意入九州书院修行交流一段时日,因此我召集你们前来,你们皆为书院中的佼佼者,趁此难得机会,可以有机会向叶宫主、九州问道第一人余生、三圣弟子柳宗等人虚心求教,交流道法修行。”

    “是。”诸人纷纷点头,旁边叶伏天开口道:“前辈折煞我等,九州书院人杰地灵,有着九州最优秀的老师,传道授业,我等前来是为求道修行而来,怎敢称让九州书院诸天骄求教,最多也是相互印证,交流道法修行。”

    “叶宫主无需客气,九州问道虽只有一战,但之后虚空剑冢以及至圣道宫圣战,叶宫主之表现,尽皆可谓卓绝,对于年轻一辈的人而言,说是求教也并不为过,即便是修为高于叶宫主之人,怕是在修行一道上,也不一定能比得了叶宫主。”

    流云贤君开口道,倒也并非只是纯粹的吹捧,叶伏天催动虚空剑阵斩棋圣,圣战之中控制战阵扛下斗战贤君的圣道劫,随后险些将周煌格杀当场,对于叶伏天而言,他的缺陷只是年龄。

    如今叶伏天和余生等人来到九州书院,自然要好好利用这次机会,淬炼下九州书院弟子,也可以看看他书院天骄和叶伏天以及余生相比如何。

    九州书院诸人很是安静,流云贤君又看了他们一眼,开口道:“今日三大圣地许多非凡人物在场,你们怎么如此安静?都不必藏着掖着了,有何修行上的疑惑,皆可询问。”

    “是。”诸弟子点头。

    此时,只见一人站起身来,对着诸人躬身,道:“九州书院弟子沐辰。”

    三大圣地之人望向此人,这沐辰风度翩翩,俊朗不凡,书生意气,一眼看去非常舒服。

    “叶宫主年少便登临圣地宫主之位,柳宗为西华圣山三圣弟子,被誉为未来圣人,我想请教两人,修行所为何?”沐辰开口问道,他请教之人分别是叶伏天、柳宗。

    诸人目光都落在两人身上,柳宗含笑道:“叶宫主先。”

    叶伏天看向沐辰,笑道:“年少时期长辈称我为天选之人,生而不凡,于是我也这么认为,仿佛我生来便注定是要改变世界的,你们可曾有过相似的经历?”

    许多人都露出了笑容,显然,不少人也都经历过类似的事情。

    “长大后我才知道。”叶伏天继续笑道:“我那长辈,他说的很对。”

    许多人听到叶伏天的调侃语气都笑了起来,传闻中的叶伏天,卓尔不群,却没想到也有如此幽默的一面。

    “每个人的一生,都必定要经历许多,我自然也一样,每一个阶段,都是一段人生,有着一段使命,而我要做的,便是希望将每一阶段做到最好。”叶伏天道:“所以,你若是要问我修道为何,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如今修行是为何。”

    “为灭大周圣朝,为让荒州矗立于九州,自我继承道宫宫主那一日,这便是我的使命。”

    叶伏天缓缓开口,虽依旧含笑说着,但诸人却收敛了嬉笑之态,而是肃穆,竟感觉有些肃然起敬。

    大周圣朝的人就坐在他旁边,然而他依旧毫不顾忌,这是他的使命。

    “所以,修行为过好当下。”叶伏天回应道。

    沐辰对着叶伏天微微欠身行礼,道:“受教了。”

    流云贤君也在心中赞了一声,不愧是圣地宫主,这便是一宫宫主的气度。

    此时,诸人目光又望向柳宗,只见柳宗开口道:“修行如登山,慢慢山路,所为何?有人在山脚便放弃、有人在山腰便无法坚持,而我,想要看看山顶的风景。”

    许多人看了柳宗一眼,这位西华圣山三圣之弟子,虽和叶伏天的答案完全不同,却有着他的气概,欲登临山巅,看世间风景。

    “多谢指教。”沐辰微笑着点头,随后坐下,这两个答案,显然,他更喜欢叶伏天的答案,因此对两人的回应也略有些区别。

    “请教叶宫主,修行之人强弱区别在于何处?”此时,朱彦目光望向叶伏天那边,他并未站起身来,依旧坐在那。

    “天赋。”叶伏天开口道。

    “叶宫主这是认为,天赋决定一切?”朱彦道:“这么说来,努力、心性,皆无意义?”

    “若如叶宫主所言,修行,岂非是从生来,便注定结局。”朱彦身旁,也有人开口问道,目光望向叶伏天。

    不仅仅是他们,周围许多九州书院弟子,尽皆望向叶伏天。

    世间之人修行,天赋为命中注定,因而修行之人更崇尚于刻苦、以及对心性的淬炼。

    “我成长于极为遥远的小岛城,在那里,天命法师便为天之骄子,是传奇天赋拥有者,小城中,有许多人努力修行、也有许多人有着极为坚定的信念,想要守护自己的家园,然而,为何坐在九州书院论道之人是在座的诸位,不是他们?”

    叶伏天望向诸人开口道,顿时许多人无言,在九州之地,非天命修行者,没有命魂,根本难有所成。

    “不过,我似乎也并未说天赋决定一切,天赋,是修行者的起点,有了这起点,才能再谈努力、坚持、以及心性,但没有人能够否认,天赋出众之人,付出更少的努力,便能收获成果,但也正因为此,天赋差一些,才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拥有更加坚定的信念,因而,能够抵达终点的人,他必然有着过人的天赋,但他的天赋也许并非是同行者中最出众,而他的毅力、信念,却绝对是最为坚韧的那一人。”

    叶伏天缓缓说道,之前许多质疑他话语的人也都暗暗佩服。

    一些修为境界颇高的人也都暗赞,叶伏天对修行,看的的确颇为透彻。

    天赋,是修行的起点,但他却决定不了最终的高度。

    “规则,道法,可有强弱之分?”朱彦又问道。

    “当然有,一些罕见的规则力量,本身便是多重规则的融合,自然比单一规则更强,但规则虽有强弱,却也是人强则强。”叶伏天回应,许多人点头。

    规则有强弱,但人强则强。

    “我听闻叶宫主修行空间规则力量,为空间凝固之规则,我修行破碎之力,破碎规则和力量规则,我都擅长,那么叶宫主认为,是空间凝固规则强,还是破碎之力强?”朱彦又问道。

    他话音落下,顿时浩瀚空间之人皆都目露异色。

    朱彦,他这是想要下场求道了。

    “皆非单一规则,可相互克制,人强则强。”叶伏天道。

    “那么叶宫主以为,是谁强?”朱彦又问,隐有咄咄逼人之意,甚至可谓是锋芒毕露了。

    九州如今的传奇人物,叶伏天,九州书院那些妖孽人物,自然想要领教下。

    “朱彦,这是想要挑战至圣道宫宫主叶伏天。”

    外围书院弟子皆都心境微有波澜,他们也想亲眼看看叶伏天的实力,究竟处于什么层次。

    朱彦,可是九州书院极为有名的人物,战力超凡。

    “你以为呢?”叶伏天忽然间笑了,反问道。

    朱彦也一笑,道:“我。”

    “既然如此,又何需问。”叶伏天道。

    朱彦点头,随后起身,迈步走出,来到前方的论道空地区域,对着叶伏天拱手道:“九州书院弟子朱彦,中品贤人境,请叶宫主指教。”

    书院许多弟子目露锋芒,果然,朱彦挑战叶伏天。

    九州书院的许多人都隐有些兴奋,一位是九州的传奇人物,至圣道宫年轻的宫主,一位是九州书院极为出众的天之骄子朱彦,他们很期待这样的一战。

    
延伸阅读
没有确实的证据,不过是怀疑,你心虚,所以不安,别让沈亦衍看出你的异样,不然,他就不是怀疑了,还有,如果你觉得他在你除了这些,你还有自我厌弃,自我否定,想着,如果沈亦衍死了,她就陪着他一起死,可是,不能死在一起怎么办呢?还不如
2021-08-02
“紫玉,你在哪呀?”电话里传来邵孝兵的声音:“我在有缘酒店,你赶紧过来吧。” “我家里有事,我去不了。”章“没办法!”章紫玉自我解嘲,道:“这么帅这么大气的一个男人,就是跟我过不去,但是,你越是这样,对我越有吸引力,我男人用下半身思考问题,这是吴一楠在学校时跟同学辩得最多的问题,吴一楠认为那是胡扯,不能拿男人的生理现象来左右大脑
2021-07-30
张翔这一退出云曦儿处长的办公室,轻轻的帮云曦儿带上了门,他的整个人立刻就像是虚脱了一次一样,浑身的汗水已经浸湿了自己的小美女小敏看了看这个帅哥刘云飞,这心里面立刻就有些纳闷了,她傻愣着脸蛋,似乎还在想着刘云飞车子的这个问题,一动不动的愣在那
2021-07-26
刘云飞的这个想法,还真是中肯,不过他有点太自信了,他觉得自己已经把曦姐的想法给完全看透了,这就是一种极度的自我意识膨胀,毛小兵副处长的心里面那种丧气,可想而知了,他缓缓的抬了抬头,立刻就从自己的脸蛋子上面挤出了一丝微笑,“我同意老夏同志的提
2021-07-26
第179节第一百七十九章自我批评 曾子祥给汤中和敬了一支烟,道:“汤省长,丑话说在前头,要是让我去南阳,做这天晚上十点,曾子祥看完电视,准备洗洗睡了,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话筒,就听到对方自报家门道:“你好曾主任!我是汪自己当长丰市长、市委书记,都摆出了一副超然事外的态度,你跑你的关系、打你的小报告、干你见不得人的勾当,你爱咋整咋
2021-07-22
办公室里,接到汤泉的电话之后,李青云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汤主任,你当时不在现场,对那位刘良峰同志的言行,可能不太王成浩费力的解释了一番之后,就自我批评道:“李主任,对不起啊。当时我并没有在局里,您交代的事儿,没能给您办妥……”
2021-07-15
之前居德平没有跟方晟见过面,彼此并不认识。居德平很警惕地没有说话,防止暴露口音。 方晟轻轻一笑,道:“自我居德平热泪盈眶:“多谢了,多谢方书记,德平真是……惭愧之至……可是外面有人把守,肯定出不去的。” “没事,
2021-07-11
原本只倒了半壶,可父子仨越说越热乎,不知不觉喝了两壶多。 “这么腐败的领导干部是我党的蛀虫,你,小晟,有义她笑得更欢:“在法学系毕业生面前谈法律,班门弄斧!猜一下我怎么看出来的?皮肤!原来她的皮肤又干又涩,黯淡无光,一“你冰冷清高的性格实则是本能的自我保护,因为‘名器’的秘密一旦传出去,恐怕比安如玉还麻烦。” “即便刚开始
2021-07-11
第七十一章 无法理解的女人 1 老王从卫生间洗澡出来,见陶如轩在那里愣,就问道:“陶主任想什么呢?怎么闫曌像是看出了陶如轩的心思,就看着陶如轩哼笑了一声道:“陶主任是不是想知道我的身世。”也不等陶如轩说话就主动自我闫曌却哈哈笑了起来道:“陶主任,实话给你说,我从来没出过国,也从来没有谈过男朋友。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实事就是
2021-07-09
第七十九章 世道人心 吴俊平儿子家的条件倒还可以,是个两居室,装修的虽然简单,但也明朗漂亮,就是有些太过吴俊平的儿子一一应了。陶如轩这才匆匆离开。 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昏黄的路灯下行人渐渐稀少。小县城不像大城市唐新华就不耐烦了道:“贺科长,咱们现在不是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些话就暂时不要说了。再说了,我们也没说要追究谁的
2021-07-09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