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铁腕官途》第七十九章 世道人心

自我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7-09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自我总结范文】

    第七十九章  世道人心

    吴俊平儿子家的条件倒还可以,是个两居室,装修的虽然简单,但也明朗漂亮,就是有些太过拥挤了,吴俊平一个人占了一间房,一家三口只好挤在另一间房。>八≧一小>说网  吴俊平的儿媳妇正在厨房忙活晚饭,见有人来了,也只是淡淡地笑笑,脸色并不甚好看,想必对吴俊平住进来也不大乐意。

    客套一阵后,也渐渐熟了,陶如轩问吴俊平的儿子道:“我看你刚才好像很谨慎的样子,是不是平时有人来骚扰?”

    吴俊平的儿子摇头苦笑一阵道:“怎么说呢。你是纺织厂的,我爸替我大伯伸冤的事情,你是知道的。可是这种冤是伸不得的。”

    陶如轩不由疑问问道:“为什么伸不得?是怕厂里的头头们找麻烦吗?”

    吴俊平的儿子道:“厂里的那些头头找麻烦倒还好说,就更有理由怀疑了。关键是亲戚朋友难应付。我爸为大伯伸冤,先怀疑的就是我大伯的两个儿子跟厂里的头头合伙捣的鬼。可这是儿子杀老子的事情,别说别人不信了,就是亲朋好友也难以相信。于是他们就三天两头上门说这事。说我爸太固执了,又说除非是古代帝王争夺皇位,哪儿见过亲儿子杀死亲老子的,让我爸不要再闹了。还问……还问……还问我爸我会不会杀了他。争执的紧了,他们就说家丑不可外扬,人家的两个儿子都没说什么,你这当兄弟的又何必多这个事。我爸大概就是这样给气瘫痪的。可那些亲戚们还是不依不饶,三天两头上门,又找人劝说,把我们弄的在亲戚朋友面前也抬不起头。”

    陶如轩点了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就是世道,已经不能用“人心不古”四个字来感叹了。谁知道这些亲戚不是老吴的两个儿子派来的?

    说了一会话,陶如轩又去房内看了一下吴俊平。还不到六十岁的老人看上去像七八十岁一样,眼窝下陷,颧骨高高凸起,脸上没有一点血色。陶如轩进来后,他只是木然转脸看了一眼,也不说话就又将脑袋转过去了。

    “吴师傅,您还认识我吗?我来看您了。”陶如轩往床前走了两步。

    吴俊平再次转脸,眼睛却盯在了陶如轩的脸上,忽然问道:“你是县委的人?”

    吴俊平的儿子一下子愣住了,转脸看着陶如轩同样问道:“你是县委的人?”

    陶如轩只好实话实说道:“对,我是县委的。不过你放心,我不是劝你爸爸放弃上访的。我是帮你父亲弄清你大伯的死因的。”

    吴俊平的儿子还没说话,吴俊平的儿媳妇闻声跑了进来,一边将陶如轩往外推一边道:“我不管你是哪儿的领导,也不管你是来干什么的,我家不欢迎你,你拿着你的东西赶紧走吧。”说着已经把陶如轩推到了卧室外面,顺手提了陶如轩刚才带来的东西就往陶如轩手里塞。

    吴俊平在屋里嗷嗷地叫,吴俊平的儿媳妇却像没听见一样,根本不予理会。吴俊平的儿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过来一把将老婆推开,吼道:“你这是干什么,就不能先听人家把话说完吗?”

    吴俊平的儿媳妇被推了个趔趄,就一屁股坐在沙上呜呜地哭了起来道:“好,你们就闹吧。总要把亲戚朋友都得罪完了,咱这日子也别过了。人家家里死了人,人家还不着急,你们却要在这里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吴俊平的儿子也不大会说话,被老婆说了两句,气的脸色青,就指着老婆道:“被害死的是我大伯,是我爸的亲哥哥,能算管闲事吗。”

    女人一个劲的哭,连带着鼻涕也下来了,用纸擦了一把,又很大声地擤了一下鼻子,才道:“你爸,你爸,你爸,你整天就知道你爸,那好,你就跟你爸过好了。反正这个家我也没法待下去了,我走总可以了吧。”说着起身要收拾东西。

    吴俊平的儿子也不管,陶如轩却没法待下去了,就告辞道:“你还是赶紧劝劝你媳妇吧,打扰你们了,实在对不起。”

    吴俊平儿子的脸上也讪讪地不好意思。出门了,陶如轩又想起应该留下吴俊平儿子手机号码,以便以后联系,就问了一下,又叮嘱道:“我来你家的事,千万不要给别人说。要不然,你大伯的事恐怕就难有真相大白的一天了。”

    吴俊平的儿子一一应了。陶如轩这才匆匆离开。

    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昏黄的路灯下行人渐渐稀少。小县城不像大城市,夜里一过十点,街上就基本没人了。陶如轩在路灯下踯躅,脑子里空荡荡的,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所做的这些事情是否有意义。也许让老吴就这样安静的上路,大家只当什么事情也没生,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可是这样一来,多少难逃学做鸵鸟的嫌疑。

    走着,走着,陶如轩忽然想起了雷云。雷云是刑侦大队的队长,虽然见面不多,但能感觉到,这个人并不像崔自信等人,还是有正义感的。可是贸然电话联系,未免唐突。再则,一旦看错了人,让别人知道自己在查老吴的事情,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先顾平就不会答应。

    自己不过是个秘书,又何必多这个事呢。陶如轩有些心灰意懒,仰头看了一眼天空,月朗星稀,却越显得冷冰冰的。西伯利亚寒流突袭了汾城,把人们关于春天的梦也给击碎了。

    陶如轩最终给姚丽丽安排了一个钢铁厂化验员的工作。报到后,姚丽丽就让小妹给陶如轩递话说要请陶如轩的客。陶如轩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吧。吃顿饭事小,弄不好又会弄出什么事故来,大家都不好下台。小妹就说陶如轩快成神仙了,什么事都考虑的那么多。其实是小妹不懂,如果懂的话,就该说陶如轩越来越像个官僚了。

    刚过年,按照惯例,全县要开个经济工作会,又叫县乡村三级干部会,简称三干会,内容无非是对上年的工作进行一次比较全面系统的总结,对今年乃至近年的工作做一个统一部署安排,然后表彰一下对全县经济工作做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会上顾平有一个重要讲话,因为其中要涉及到干部的考核问题,也被下面的干部称为全县一年工作的方向标。

    顾平对这个稿子当然也非常重视,专门把唐新华和秘书科的人叫到办公室开了个会,亲自列出了一个大纲。秘书科遵照顾平意思弄了两三天,就交给唐新华定夺。唐新华又审度了半早上,觉得差不多了,才拿给顾平。

    顾平看了后,却大摇其头,修修改改,几乎把秘书科的材料做了全盘否定,最后又批了四个字:缺乏新意,让秘书科重搞。

    秘书科的人就有些头大了。谁都知道县委的材料要大而统之、高屋建瓴,实则是一些空话、套话,要是搞的细了就像是政府工作报告了,反而不好。因为三干会就在眼前,唐新华原以为顾平还会像过去一样,做一些修辞上的修改也就完了,想不到会全盘否定了,只好连夜把秘书科的人召集起来开会研究。

    唐新华把握的还算比较准确,坐下来就先提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道:“讲话稿被全盘否定的事情,过去还从来没有过。先说明一点,我们秘书科吃老本的毛病要改改了。我让办公室把顾书记批过的稿子复印了一下,你们现在人手一份,可以翻开看看,上面有四个字:缺乏新意。这就是稿子被否定的原因。三干会召开在即,要是稿子弄不出来,可就是在座各位的工作失职,是没办法交代的。”

    唐新华的话说完,大家也跟着紧张了起来,是啊,过去还从来没有遇到过稿子被整个毙掉的先例。秘书科的几个人也都是老手,特别是秘书科科长老贺,贺红俊,那可是全县公认的笔杆子。如此重要的稿子,当然是他的主笔。现在稿子被毙掉了,他脸上自然也不好看。

    马肇庆接过唐新华的话道:“问题既然已经出来了,我们也没办法回避,大家各抒己见吧。说说下一步该怎么搞,怎么在这个新意上下点功夫。贺科长,这次的稿子,你是主笔,你先说说吧。”

    贺红俊是个不善言辞的人,稿子弄成这样,作为秘书科科长,可以说他身上的责任最大,脸上就有些红红的,哼唧了半天才道:“出现这样的情况,我觉得我先应该做出检讨,可能是我们大家长期以来把稿子已经搞成了模式化,千遍一律,我也常给他们说,有据可循者照章办事,无据可循者以上一级直至中枢的范本为范本。这样做法虽然不至于出错,却于创新造成了很大的阻碍。所以在这里,我应该做出深刻检讨。”

    唐新华就不耐烦了道:“贺科长,咱们现在不是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些话就暂时不要说了。再说了,我们也没说要追究谁的责任,关键是下一步尽快把稿子弄出来。总不能让顾书记在三干会上即兴挥吧。”
延伸阅读
没有确实的证据,不过是怀疑,你心虚,所以不安,别让沈亦衍看出你的异样,不然,他就不是怀疑了,还有,如果你觉得他在你除了这些,你还有自我厌弃,自我否定,想着,如果沈亦衍死了,她就陪着他一起死,可是,不能死在一起怎么办呢?还不如
2021-08-02
“紫玉,你在哪呀?”电话里传来邵孝兵的声音:“我在有缘酒店,你赶紧过来吧。” “我家里有事,我去不了。”章“没办法!”章紫玉自我解嘲,道:“这么帅这么大气的一个男人,就是跟我过不去,但是,你越是这样,对我越有吸引力,我男人用下半身思考问题,这是吴一楠在学校时跟同学辩得最多的问题,吴一楠认为那是胡扯,不能拿男人的生理现象来左右大脑
2021-07-30
张翔这一退出云曦儿处长的办公室,轻轻的帮云曦儿带上了门,他的整个人立刻就像是虚脱了一次一样,浑身的汗水已经浸湿了自己的小美女小敏看了看这个帅哥刘云飞,这心里面立刻就有些纳闷了,她傻愣着脸蛋,似乎还在想着刘云飞车子的这个问题,一动不动的愣在那
2021-07-26
刘云飞的这个想法,还真是中肯,不过他有点太自信了,他觉得自己已经把曦姐的想法给完全看透了,这就是一种极度的自我意识膨胀,毛小兵副处长的心里面那种丧气,可想而知了,他缓缓的抬了抬头,立刻就从自己的脸蛋子上面挤出了一丝微笑,“我同意老夏同志的提
2021-07-26
第179节第一百七十九章自我批评 曾子祥给汤中和敬了一支烟,道:“汤省长,丑话说在前头,要是让我去南阳,做这天晚上十点,曾子祥看完电视,准备洗洗睡了,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话筒,就听到对方自报家门道:“你好曾主任!我是汪自己当长丰市长、市委书记,都摆出了一副超然事外的态度,你跑你的关系、打你的小报告、干你见不得人的勾当,你爱咋整咋
2021-07-22
办公室里,接到汤泉的电话之后,李青云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汤主任,你当时不在现场,对那位刘良峰同志的言行,可能不太王成浩费力的解释了一番之后,就自我批评道:“李主任,对不起啊。当时我并没有在局里,您交代的事儿,没能给您办妥……”
2021-07-15
之前居德平没有跟方晟见过面,彼此并不认识。居德平很警惕地没有说话,防止暴露口音。 方晟轻轻一笑,道:“自我居德平热泪盈眶:“多谢了,多谢方书记,德平真是……惭愧之至……可是外面有人把守,肯定出不去的。” “没事,
2021-07-11
原本只倒了半壶,可父子仨越说越热乎,不知不觉喝了两壶多。 “这么腐败的领导干部是我党的蛀虫,你,小晟,有义她笑得更欢:“在法学系毕业生面前谈法律,班门弄斧!猜一下我怎么看出来的?皮肤!原来她的皮肤又干又涩,黯淡无光,一“你冰冷清高的性格实则是本能的自我保护,因为‘名器’的秘密一旦传出去,恐怕比安如玉还麻烦。” “即便刚开始
2021-07-11
第七十一章 无法理解的女人 1 老王从卫生间洗澡出来,见陶如轩在那里愣,就问道:“陶主任想什么呢?怎么闫曌像是看出了陶如轩的心思,就看着陶如轩哼笑了一声道:“陶主任是不是想知道我的身世。”也不等陶如轩说话就主动自我闫曌却哈哈笑了起来道:“陶主任,实话给你说,我从来没出过国,也从来没有谈过男朋友。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实事就是
2021-07-09
第七十九章 世道人心 吴俊平儿子家的条件倒还可以,是个两居室,装修的虽然简单,但也明朗漂亮,就是有些太过吴俊平的儿子一一应了。陶如轩这才匆匆离开。 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昏黄的路灯下行人渐渐稀少。小县城不像大城市唐新华就不耐烦了道:“贺科长,咱们现在不是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些话就暂时不要说了。再说了,我们也没说要追究谁的
2021-07-09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