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铁腕官途》第七十一章 无法理解的女人 1

自我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7-09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自我总结范文】

    第七十一章  无法理解的女人  1

    老王从卫生间洗澡出来,见陶如轩在那里愣,就问道:“陶主任想什么呢?怎么跟丢了魂似得。≯  八一中文≯网 ”

    陶如轩这才意识到自己走了神,急忙道:“没什么,想起点别的事情。”又问道:“你洗完了?”

    老王道:“洗完了,水蛮热的,里面我已经收拾过了,你也去洗洗吧。”

    陶如轩说那就洗洗吧。于是脱了外衣进了卫生间,不想刚放开水,手机却嘀嘀嘀地响起了短信声,以为是余敏华来了信息,就冲外面喊王师傅递一下手机,喊了半天竟没有回音,出来一看才现老王已经不在屋里了,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是一个商家广告短信,不免愤然,将手机摔在床上,又进了卫生间。

    刚洗一半,短信声又响了起来,本想不去看了,洗完了再说,可心里还是放不下,就又跑了一趟,却是小妹陶如燕来的一个屏幕上撒花的信息,煞是可爱,只好忍着冷回了。

    短信声再次响起,陶如轩决定再不看了,左右等洗完了再说也不迟,就强忍着继续洗澡,心里却是忽上忽下,担心万一是余敏华来的。除夕那天已经让她不好受了,再回的迟了,不免让他难过,只好再次出去,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却是个陌生号码来的,后面也没有署名,只好胡乱回了一条。

    再次准备进卫生间的时候,陶如轩就觉得自己来来回回折腾真是傻到家了,直接把手机带到卫生不就完了,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不想,将手机拿进卫生间后,却再没人短信了。陶如轩就觉得这种巧合,其实是天意弄人。你越是巴巴地等,越是等不来,心就放宽了,痛痛快快地洗了完了,即便手机再响也不去看。

    从卫生间出来,陶如轩才翻开手机看了起来,竟真有余敏华的信息,内容却有些凄婉:事关休戚已成空,万里相思一夜中。愁到晓鸡声绝后,又将憔悴见春风。陶如轩想了半天才想起好像是来鹄的一诗,凄凄婉婉,千般愁肠,来鹄说的是不得志,余敏华要借以表达心中的相思不成之情。

    四点多,贾先生终于过来了,身边依旧带着那位闫曌**,想起上次饭桌上闫曌**的爽直,陶如轩不免有些尴尬,又怀疑这女人滥情,整天跟着贾先生,却毫无不顾忌地向别的男人抛媚眼,就在贾先生跟顾平说话的时候,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不想闫曌却跑了过来,主动伸手,陶如轩不得不跟她握握了,常规性地客套道:“闫**,新年好!”

    “陶主任新年好!”闫曌的眼睛虽然不是很大,却总有上挑的意思,那样子看上去很是心高气傲,好像目空一切一样。陶如轩最讨厌这样的女人,从性格论上说,她这种行为就是性别自卑的叛逆。

    “一块坐坐?”闫曌主动邀请道。

    陶如轩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顾平,现跟贾先生相谈甚欢,不好拒绝,便做了个请的动作道:“请吧。”说着招手就要叫服务员开会客厅门。闫曌却一伸手挡住了道:“就去你房间吧。”

    陶如轩愣住了婉言道:“这恐怕不合适吧。”

    闫曌就咯咯笑了两声反问道:“这有什么不合适的,难道陶主任还怕我吃了你不成?”言语中就充满了挑衅。

    陶如轩不禁有些反感,勉强笑了一下道:“我是怕闫**不方便。既然闫**不介意,我倒没什么。”说着便领着闫曌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却也在心里祈祷老王赶紧回来。这女人并不是善茬,一会还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

    进去后,陶如轩并没有关门,而是虚掩着,留了一道缝隙,一是怕别人误会,二是怕闫曌误会。闫曌却过去关了起来道:“我知道陶主任是真君子,要不然也不会来你的房间。”倒把陶如轩弄的挺没脸。

    坐下来,却无话可说,陶如轩本想问问她的身世、为什么跟了贾金水之类的事情,可又觉得太唐突了,多少有些怀疑人家跟贾先生关系不正常的嫌疑。很多情况下就是这样,你明明能看出来的事情,却不能说出来。

    闫曌像是看出了陶如轩的心思,就看着陶如轩哼笑了一声道:“陶主任是不是想知道我的身世。”也不等陶如轩说话就主动自我介绍了起来道:“其实我跟着贾先生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对他也不是很了解。我以前是做律师的,但是这年头,律师也不好干,没有政府关系,连打官司的都不愿意找你。贾先生每月给我一万块钱,我就跟了他。”

    陶如轩就不由地咋舌,自己现在已经是副科级了,每月工资才不到两千,眼前这女人却是自己的五六倍,难免心生几分妒忌,就忍不住呵笑了一声问道:“这一万块钱的工资,应该是二十四小时工作制吧。”话里就有了别的意思。

    闫曌马上瞪了陶如轩一眼,正要作,却又冷笑道:“看来陶主任是妒忌了。”

    这女人是个人精,好像一眼就能看穿别人的心思。已经被人看穿了心思,不能再让人说没有胸怀,陶如轩就实话实说道:“我现在是副科级干部,每月的也就一千多的工资,跟你一个月万元的工资相比,恐怕不妒忌都不行啊。”

    闫曌却大方了起来道:“其实钱只是个数字而已,多少只要够用行。不过体现的却是一个人的价值。当然,对你们这些当官的来说,就不能一概而论了。”

    这个说法倒是新鲜,陶如轩不禁问道:“何以见得?”

    闫曌道:“用你们的话来说,你们的人生价值体现在为人民服务上,所以钱多了反而不好。即便是真的有了钱,也不能说有钱,只能悄悄藏着,悄悄消费。”

    陶如轩知道她意有所指,便要刻意问道:“比如说呢?”

    闫曌竟不客气,冷哼了一声道:“比如说这大酒店,顾书记住的房子每天的房钱六百八十八元,就算打个八折也要五百多,在你们这儿算是中高档豪华套房,客厅、卧房、卫生间、写字台一应俱全。靠顾书记的工资,恐怕不够一个礼拜的房钱,更别说吃饭、宴客等其他方面的消费了,全部算下来,一个月恐怕没有十万也差不多吧,可顾书记却常年在这里消费、办公。你说这笔钱该怎么算?”

    陶如轩觉得他多少有些误会,就解释道:“这是正常的接待,也是工作需要,钱又没有装进顾书记的腰包。”

    闫曌反问道:“难道顾书记没有办公室,县委没有会议室吗。为什么非要在这里接待?”没等陶如轩继续解释,便一伸手挡住了笑道:“我今天来可不是跟你讨论这些问题的。咱们还是说的别的吧。”就用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陶如轩,略作沉默后接着道:“说实话,陶主任,我很欣赏你!”

    如果单纯是一个客商说他很欣赏自己,陶如轩肯定会不高兴,因为这是一种明目张胆的俯视,可一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就包含了太多的意思。

    陶如轩只能故作糊涂道:“谢谢。能得到闫**的欣赏是我的荣幸。”说完却感觉脸上热热的,估计是已经脸红了,就尽量克制着。

    闫曌却走了过来,抬屁股就要往陶如轩的腿上坐。如此突然的行为,就算是做那种营生的**也没有这么直接的。陶如轩急忙躲开了,不由得怀疑她如此不合常理行为背后的目的。

    “闫**,你误会了,政府官员还不至于各个都如此不堪。”陶如轩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心中却埋怨起了老王:这老王干什么去了,怎么这半天也不回来。

    闫曌一下子扑了个空,不免尴尬,便在陶如轩刚才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了一下头道:“你要是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我只能告诉你,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我是因为喜欢你才会那样。而且……虽然我不能肯定你是不是喜欢我,但是你绝对不讨厌我。”

    大错特错!老子不是不讨厌你,而是对你讨厌头顶!陶如轩心中愤然,觉得这女人简直太无耻了,明明是别人一下子就能听出来的假话却还要说出来,当别人都是三岁小孩那么好骗吗。

    “闫**,我想你是误会了,我觉得讨不讨厌是一回事,喜不喜欢又是另一回事。如果你是从国外回来的,暂时对国情不了解的话,那我想告诉你,中*国人有中*国人习俗和规矩,就算是真正地喜欢一个人,也不会这么直接,请你自重。”陶如轩义正词严道。

    闫曌却哈哈笑了起来道:“陶主任,实话给你说,我从来没出过国,也从来没有谈过男朋友。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实事就是如此。因为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让我动心的男人。”

    笑话,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陶如轩真想拂袖而去,但出于礼貌只能忍着道:“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但是……我也请你自重、自爱。”

    闫曌大概怎么也没有想到陶如轩会对他说这样的话,不由地恼羞成怒,嚯地一下站了起来,质问道:“陶主任,你竟然说我不自重?!”
延伸阅读
没有确实的证据,不过是怀疑,你心虚,所以不安,别让沈亦衍看出你的异样,不然,他就不是怀疑了,还有,如果你觉得他在你除了这些,你还有自我厌弃,自我否定,想着,如果沈亦衍死了,她就陪着他一起死,可是,不能死在一起怎么办呢?还不如
2021-08-02
“紫玉,你在哪呀?”电话里传来邵孝兵的声音:“我在有缘酒店,你赶紧过来吧。” “我家里有事,我去不了。”章“没办法!”章紫玉自我解嘲,道:“这么帅这么大气的一个男人,就是跟我过不去,但是,你越是这样,对我越有吸引力,我男人用下半身思考问题,这是吴一楠在学校时跟同学辩得最多的问题,吴一楠认为那是胡扯,不能拿男人的生理现象来左右大脑
2021-07-30
张翔这一退出云曦儿处长的办公室,轻轻的帮云曦儿带上了门,他的整个人立刻就像是虚脱了一次一样,浑身的汗水已经浸湿了自己的小美女小敏看了看这个帅哥刘云飞,这心里面立刻就有些纳闷了,她傻愣着脸蛋,似乎还在想着刘云飞车子的这个问题,一动不动的愣在那
2021-07-26
刘云飞的这个想法,还真是中肯,不过他有点太自信了,他觉得自己已经把曦姐的想法给完全看透了,这就是一种极度的自我意识膨胀,毛小兵副处长的心里面那种丧气,可想而知了,他缓缓的抬了抬头,立刻就从自己的脸蛋子上面挤出了一丝微笑,“我同意老夏同志的提
2021-07-26
第179节第一百七十九章自我批评 曾子祥给汤中和敬了一支烟,道:“汤省长,丑话说在前头,要是让我去南阳,做这天晚上十点,曾子祥看完电视,准备洗洗睡了,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话筒,就听到对方自报家门道:“你好曾主任!我是汪自己当长丰市长、市委书记,都摆出了一副超然事外的态度,你跑你的关系、打你的小报告、干你见不得人的勾当,你爱咋整咋
2021-07-22
办公室里,接到汤泉的电话之后,李青云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汤主任,你当时不在现场,对那位刘良峰同志的言行,可能不太王成浩费力的解释了一番之后,就自我批评道:“李主任,对不起啊。当时我并没有在局里,您交代的事儿,没能给您办妥……”
2021-07-15
之前居德平没有跟方晟见过面,彼此并不认识。居德平很警惕地没有说话,防止暴露口音。 方晟轻轻一笑,道:“自我居德平热泪盈眶:“多谢了,多谢方书记,德平真是……惭愧之至……可是外面有人把守,肯定出不去的。” “没事,
2021-07-11
原本只倒了半壶,可父子仨越说越热乎,不知不觉喝了两壶多。 “这么腐败的领导干部是我党的蛀虫,你,小晟,有义她笑得更欢:“在法学系毕业生面前谈法律,班门弄斧!猜一下我怎么看出来的?皮肤!原来她的皮肤又干又涩,黯淡无光,一“你冰冷清高的性格实则是本能的自我保护,因为‘名器’的秘密一旦传出去,恐怕比安如玉还麻烦。” “即便刚开始
2021-07-11
第七十一章 无法理解的女人 1 老王从卫生间洗澡出来,见陶如轩在那里愣,就问道:“陶主任想什么呢?怎么闫曌像是看出了陶如轩的心思,就看着陶如轩哼笑了一声道:“陶主任是不是想知道我的身世。”也不等陶如轩说话就主动自我闫曌却哈哈笑了起来道:“陶主任,实话给你说,我从来没出过国,也从来没有谈过男朋友。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实事就是
2021-07-09
第七十九章 世道人心 吴俊平儿子家的条件倒还可以,是个两居室,装修的虽然简单,但也明朗漂亮,就是有些太过吴俊平的儿子一一应了。陶如轩这才匆匆离开。 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昏黄的路灯下行人渐渐稀少。小县城不像大城市唐新华就不耐烦了道:“贺科长,咱们现在不是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些话就暂时不要说了。再说了,我们也没说要追究谁的
2021-07-09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