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掌权人》第512章 完美之夜

自我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7-11

|

【www.097110000.com--自我总结范文】

    原本只倒了半壶,可父子仨越说越热乎,不知不觉喝了两壶多。

    “这么腐败的领导干部是我党的蛀虫,你,小晟,有义务查,把我们党员队伍中的败类拉下马!”方池宗多喝了几杯,脑子晕乎乎的,指着方晟命令道。

    任树红赔笑道:“爸,小晟虽然是市领导,但主管红河开发区,查处干部是纪委的职责,跟他没关系。”

    方池宗两眼一瞪:“什么……有关系没关系,维护党员队伍纯洁性是每个党员义不容辞的责任,小晟,你……管不管?”

    “我管,我管定了,爸。”方晟赶紧应道。

    “那……就好,我……醉了,睡觉去……”方池宗布置完任务,在肖兰的搀扶下进了卧室。

    方华和方晟相顾而笑。

    任树红问:“小晟晚上住哪儿?我开车送你吧。”

    “不必,打个车很方便,”方晟哪敢暴露目标,想了想道,“节后注意搜集姓储的材料,最好是原始件,直接送到红河管委会。”

    “你真想搞他?老爸那是醉话,别理他。”方华惊讶地问。

    “我自有考虑。”方晟拍拍哥哥的肩道。

    打车赶到激腾酒吧已是晚上十点多钟,徐璃面前摆着两只高脚酒杯,其中一杯已空,第二杯喝掉大半。

    “不好意思,陪父母和哥哥聊天,拖了会儿。”他歉意道,随即也叫了杯鸡尾酒。

    徐璃脸色漠然:“没事儿,今晚你不来我照样喝。从大年三十到昨晚顿顿应酬,把我憋坏了。”

    “象你这样喝法对身体不好,”方晟真诚地劝导道,“你喝得太猛太多,长期下去肠胃吃不消。”

    “不喝……晚上睡不着。”

    方晟愣住,良久缓缓道:“恕我直言,冯卫军已是过气人物,对你今后发展并无益处,倘若离婚仅仅在小范围内引起轰动,不出半年肯定销声匿迹,长痛不如短痛。”

    徐璃仰头干掉杯中酒,又叫了一杯,出神地盯着杯口饰花,道:“感情的事儿不是说断就断,何况还有孩子……冯家视唯一的孙子为掌上明珠,离婚也不肯给我,我也不想孩子在单亲家庭环境中成长,这是我的软肋……”

    “唉,放眼看去很少有真正幸福美满的婚姻,大都是外表光鲜,内里凄凉,一地鸡毛只有自家收拾。”方晟发自内心感慨。

    “我想,你与赵尧尧之间也有问题吧。”第三杯喝了小半,她眼中有了几分醉意。

    “怎么看出来的?”在这个聪明的女人面前不必掩饰,方晟坦然承认。

    “你到银山这么久,她一次都没来过;春节仅到京都团聚,都懒得路过潇南看望下你父母。天底下哪有这样贤惠的老婆?”她吃吃笑道。

    “主要原因在我。”

    “那当然,谁不知道方晟是有名的花花公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我……不想辩解什么,只能说有些事不受自己控制,顺其自然而已。”

    徐璃定定看着他:“什么叫顺其自然?”

    “比如……”方晟想具体解释,可一桩桩往事都有特定场景,随便一说就有可能泄底,舌头打了个转,干笑着喝了半杯。

    “即使如此,为什么很多女人还主动投怀送抱,例如姜姝?”

    方晟冷汗又下来了,连忙否认:“别乱说啊,明天坐一辆车说话注意影响,我们任务是下基层送温暖,别自己先吵成一团。”

    “嗤,”徐璃冷笑,“能让女人利令智昏到不顾非议公然支持上司的政敌,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所谓爱情。哦,我的表述不够准确,对三十多岁、洞察世事的厅级女干部来说,爱情已成过去式,应该是性-对,就一个字,性!”

    “卟——”

    方晟一口酒呛在嗓子眼,**咳嗽,徐璃却象欣赏猴把戏似的瞅着他,满脸笑意。

    他恼怒道:“徐部长,作为京都大学高材生,说话能不能斯文点?我,我保留对你诽谤提起诉讼的权利!”

    她笑得更欢:“在法学系毕业生面前谈法律,班门弄斧!猜一下我怎么看出来的?皮肤!原来她的皮肤又干又涩,黯淡无光,一看便知好久没有性生活,如此皮肤象注了水,鲜活灿亮,白里透红,明显得到男人的**……”

    “你的皮肤也不错呀。”方晟一杯酒快喝光,意识也有点不听使唤,手指差点戳到她的脸蛋。

    她顿时消沉下去,揉了揉脸道:“靠化妆品撑门面罢了……”说着咕嘟一饮而尽,左手准备按铃再叫一杯。

    方晟急忙阻止:“三杯了,不能再喝。”

    “今晚我就想……一醉方休……”

    “你已经醉了。”

    “是吗?”徐璃愣愣发呆,过了会儿从包里掏出一串钥匙扔给他,“四幢1408……”

    “你的家……”

    还没说完,徐璃“卟嗵”伏到桌上,真是说醉就醉!

    幸好大年初三的小区夜晚非常安静,一路上没碰到行人,顺利搀扶着徐璃进了家门。

    她住的这套房子并不大,一百平米左右,装修带有欧洲古典风格,低调的奢华,诗意的雅致。卧室里最引人引目的是圆形水床,往上面一坐,如同泛舟浩瀚的大海。

    将她扶上水床,顿时陷了进去,周身被紧紧环抱。然而她还拽着方晟的手,道“别走……陪我说话……”

    今晚方晟也喝得不少,在方池宗家两壶多将近六两,到酒吧又喝了三两,此时晕头晕脑只想找个地方睡觉,遂道:

    “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下基层……睡吧……”

    “不,非要陪我……”

    徐璃用力一拖,方晟坐在摇**晃不着力道的水床本来就悬乎,猝不及防使得身体失去平衡,在水床里翻了两个滚,竟压到她身上!

    “啊……对不……”方晟惊慌失措要脱离她的身体,可水床到处都**,无以支撑。

    蓦地徐璃双臂勾住他的脖子,喃喃道:“好吧,让你坏一次也无妨……姜姝坏得,我就坏不得?”

    大有阿Q所说的“和尚做得,我就做不得”之意,方晟哭笑不得,忙在她耳边说:“你醉了,你醉了!”

    “那就算醉吧……你不是说顺其自然吗……”

    说着她主动献上**,**间轻微却恰到好处地动了一下,顿时激起方晟的情绪!

    那就顺其自然!这种情况下还装正人君子,她会恨你一辈子!

    方晟遂一件件褪掉她的衣服,她非但不抗拒还很配合,很快便张开怀抱将方晟涌入其中!

    那瞬间方晟隐隐觉察她也许真的没醉……

    这是一个浪漫的大年初三之夜。

    与冷漠高傲的外表完全相反,徐璃的**奔放尤胜过樊红雨,不断攀越**,一次又一次……她仿佛是传说中的“名器”,层峦叠嶂的独特结构令方晟难以把持,幸亏他实战经验丰富,及时调整策略才稳住阵脚。

    “一个完美的夜。”**过后她酒意全消,嘴角挂着抑制不住的笑意,呆呆看着天花板,说出简洁而高度概括的六个字。

    “我真的……醉了……”此刻方晟确实酒意上涌。

    “我恰恰相反,”她微笑道,“对了,如果可以的话请评价一下我和姜姝哪个好?”

    方晟自然听得出“好”的含义,避而不谈,笑笑抚着她道:“‘名器’不是一般男人能消受得了,冯子奇宁愿和姿色、身材远不如你的女人厮混,也是重要原因吧?”

    徐璃坦然道:“冯子奇并不是我生命中第一个男人,我在大学交过男朋友,但两个男人……在我身上都丢兵弃甲好不狼狈,没一次超过三分钟,很伤男人的自尊吧。我查过这方面资料,也跟妇科专家做了专题探讨,你称之为‘名器’,在妇科实际是一种罕见的生理构造,概率非常小。拥有这种特殊构造的女人,在古代绝对是头牌名伶,而到了现代社会未尝不是一种悲哀。”

    “你冰冷清高的性格实则是本能的自我保护,因为‘名器’的秘密一旦传出去,恐怕比安如玉还麻烦。”

    “即便刚开始霎那我还在想,万一你也惨败,这个局面怎么收场……”说到这里她转身依偎到他怀里。

    方晟笑道:“那你到底希望我大胜而归,还是输得稀里哗啦?”

    “作为‘名器’,我极度渴望彻底**一次;可作为徐璃,我真想看到你垂头丧气的样子!”她恨恨咬了他一口,“你太骄傲了,我不服气!”

    “然而你又失望了,”他手指仔细探索,啧啧称奇,“古书里说过,男人遇到‘名器’的概率比买体育彩票还难,清朝八旗子弟们逛遍京津都无果而终,只能说我方晟太幸运,也是缘分。”

    被他**得情动,徐璃闭着眼睛道:“别再惹我,你知道寂寞了十多年、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欢爱是何物的女人,一旦觉醒是什么状况?”

    方晟吻了吻她的唇,轻轻道:“你知道什么叫梅开二度?”

    这个大年初三,是徐璃人生最灿烂最幸福的一天。多年以后,当她戴起老花眼镜写回忆录时,每想到那个完美之夜,久久不能落笔。

    但最终,回忆录里删掉了方晟的名字……
延伸阅读
没有确实的证据,不过是怀疑,你心虚,所以不安,别让沈亦衍看出你的异样,不然,他就不是怀疑了,还有,如果你觉得他在你除了这些,你还有自我厌弃,自我否定,想着,如果沈亦衍死了,她就陪着他一起死,可是,不能死在一起怎么办呢?还不如
2021-08-02
“紫玉,你在哪呀?”电话里传来邵孝兵的声音:“我在有缘酒店,你赶紧过来吧。” “我家里有事,我去不了。”章“没办法!”章紫玉自我解嘲,道:“这么帅这么大气的一个男人,就是跟我过不去,但是,你越是这样,对我越有吸引力,我男人用下半身思考问题,这是吴一楠在学校时跟同学辩得最多的问题,吴一楠认为那是胡扯,不能拿男人的生理现象来左右大脑
2021-07-30
张翔这一退出云曦儿处长的办公室,轻轻的帮云曦儿带上了门,他的整个人立刻就像是虚脱了一次一样,浑身的汗水已经浸湿了自己的小美女小敏看了看这个帅哥刘云飞,这心里面立刻就有些纳闷了,她傻愣着脸蛋,似乎还在想着刘云飞车子的这个问题,一动不动的愣在那
2021-07-26
刘云飞的这个想法,还真是中肯,不过他有点太自信了,他觉得自己已经把曦姐的想法给完全看透了,这就是一种极度的自我意识膨胀,毛小兵副处长的心里面那种丧气,可想而知了,他缓缓的抬了抬头,立刻就从自己的脸蛋子上面挤出了一丝微笑,“我同意老夏同志的提
2021-07-26
第179节第一百七十九章自我批评 曾子祥给汤中和敬了一支烟,道:“汤省长,丑话说在前头,要是让我去南阳,做这天晚上十点,曾子祥看完电视,准备洗洗睡了,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话筒,就听到对方自报家门道:“你好曾主任!我是汪自己当长丰市长、市委书记,都摆出了一副超然事外的态度,你跑你的关系、打你的小报告、干你见不得人的勾当,你爱咋整咋
2021-07-22
办公室里,接到汤泉的电话之后,李青云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汤主任,你当时不在现场,对那位刘良峰同志的言行,可能不太王成浩费力的解释了一番之后,就自我批评道:“李主任,对不起啊。当时我并没有在局里,您交代的事儿,没能给您办妥……”
2021-07-15
之前居德平没有跟方晟见过面,彼此并不认识。居德平很警惕地没有说话,防止暴露口音。 方晟轻轻一笑,道:“自我居德平热泪盈眶:“多谢了,多谢方书记,德平真是……惭愧之至……可是外面有人把守,肯定出不去的。” “没事,
2021-07-11
原本只倒了半壶,可父子仨越说越热乎,不知不觉喝了两壶多。 “这么腐败的领导干部是我党的蛀虫,你,小晟,有义她笑得更欢:“在法学系毕业生面前谈法律,班门弄斧!猜一下我怎么看出来的?皮肤!原来她的皮肤又干又涩,黯淡无光,一“你冰冷清高的性格实则是本能的自我保护,因为‘名器’的秘密一旦传出去,恐怕比安如玉还麻烦。” “即便刚开始
2021-07-11
第七十一章 无法理解的女人 1 老王从卫生间洗澡出来,见陶如轩在那里愣,就问道:“陶主任想什么呢?怎么闫曌像是看出了陶如轩的心思,就看着陶如轩哼笑了一声道:“陶主任是不是想知道我的身世。”也不等陶如轩说话就主动自我闫曌却哈哈笑了起来道:“陶主任,实话给你说,我从来没出过国,也从来没有谈过男朋友。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实事就是
2021-07-09
第七十九章 世道人心 吴俊平儿子家的条件倒还可以,是个两居室,装修的虽然简单,但也明朗漂亮,就是有些太过吴俊平的儿子一一应了。陶如轩这才匆匆离开。 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昏黄的路灯下行人渐渐稀少。小县城不像大城市唐新华就不耐烦了道:“贺科长,咱们现在不是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些话就暂时不要说了。再说了,我们也没说要追究谁的
2021-07-09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