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世官途》第298章、党组会议 下

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7-20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国海军这话也把聂公台问的哑口无言,也惴惴不安,这一“罪名”一坐实,不仅会激起那些被其说成不重要部门的愤怒,而且还会给上级领导留下政治观念淡薄的不良印象,那他的前途就叵测了。

    接着,就听聂公台结结巴巴的说道:“海军同志,我我没那意思,你误误会了。”

    至于聂公台为何会口不择言的说出这番话的原因,那是因为向艳春卸下的工作是要交由其分管的,这对于一直没啥实权、专为县长服务的他来说有极大的**,心中迫切的想得到啊。

    聂公台的话不仅被国海军将了一军,让众人耻笑,而且也让古道长有些失望,聂公台这家伙不知怎么得到了消息,在市常委会开会研究之前就跑到他家去献殷情了,而且还送上了不少孝敬。

    昨天他来灵心县上任,这家伙就鞍前马后的将他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本想通过此次调整让他得到一些实惠,也给灵心县的同志们瞧瞧,知道跟着他有实惠,起到示范作用,却不想这家伙竟然对权力这般迫切,说出了这般低级的话来。

    但箭已发出就收不回来了,他必须力挺聂公台抢得这些权力,否则他自己的威信就会受到打击,还好他胸有成竹,因为黄江给他打实了基础。

    黄江来南离市也不久,虽然没能拢络到重量级的官员,但他却另辟蹊径,网罗那些重量级官员的后备队、也就是各区县非常委副职,虽然这些人在区县常委会上起不了作用,但在政斧口的党组会议上能产生巨大作用啊。

    灵心县府现任的五位非常委副职中就有三人被其收为麾下,合上古道长和聂公台就有五个名额了,占了九名党组成员的半数以上,胜券在握呢,所以他才会这么快的提出重新分工之事。

    “咳”了一声后,古道长说道:“公台同志,你这话说的确实不对,估计你也是无心之言,今后可得注意了啊。”

    “是是,县长,我一定会注意、引以为戒的。”聂公台连忙应道,同时抬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

    “嗯,其他同志也发表一下意见吧。”古道长环视了众人一下后说道。

    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三位副县长先后发言,说同意新的分工方案,这几人不用说就是被黄江拢络了的,而剩下的一名非常委副县长见赞同的人已过半,知道无法改变了,只得跟着表态说同意。

    古道长的嘴角露出了笑意,然后对萧夜天说道:“夜天同志,你也发表一下意见吧。”

    萧夜天说道:“我同意。”

    众人一愣,分别以疑惑、愕然、欣喜的眼神望了他一眼,古道长笑了笑后又请国海军说说意见,国海军也说同意,于是这一分工方案算是定下了,根本就不用什么举手表决了。

    接着,古道长又谈了谈自己对今年政斧工作的计划,请同志们多提意见或建议,待完善后再提交常委会讨论,对于这个大家倒是没有意义,毕竟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常委会。

    然后,古道长又说起了招商引资工作,说他已经联系了一些客商来灵心县投资,过几天就会一同前来考察,预计投资总额会达到一千五百万,而这一数字也超过了年初常委会既定的处级干部个人招商金额的一半。

    说到这里古道长的脸上露出的一丝得色,最后说希望大家积极行动起来,努力完成各自的招商任务,为灵心县的经济发展出力,会议也就此结束。

    回到办公室后,萧夜天倾听各位党组成员的“会后感”,却发现向艳春跑到了国海军的办公室发牢搔,国海军安抚了他一番后说道:“老向,难道你没看出古道长是有备而来的吗,人和财都准备好了,你也应该服气了。”

    “可这家伙怎么就拿我开刀呢?”向艳春气哼哼的说道。

    “形势很明显啊。”国海军说道。

    向艳春“呃”了一声后叹息道:“终究还是因为我老了,好欺负啊。”

    “老向,你现在怎么就服老了呢?”国海军笑问道。

    “呃,海军,你有什么计划?”向艳春问道,他这般称呼国海军,看来两人的关系非常好呢。

    “不急,慢慢来,这才刚刚开始啊。”国海军说道。

    “嗯,那好吧,我就先忍忍,到时知会一声。”向艳春说道,国海军“嗯”了一声,向艳春随即告辞。

    而在古道长的办公室,聂公台一脸苦色的站在古道长的办公桌前检讨刚才在会上说的话,待其说完之后,古道长摆手说道:“以后注意就是了,现在你的当务之急就是找你分管部门的干部们谈话,尽快收服他们,如有三心二意的早早报来,我们再想想对策,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就得一炮打响。”

    “是是,县长,我是铁了心跟着您的。”聂公台连连哈腰说道。

    “嗯,你去吧。”古道长挥手说道,聂公台马上告辞。

    接着,萧夜天又看见最后一名说同意的非常委副县长在办公室里焦虑的走动,间或又去拿起电话想拨打出去,但总是犹豫不决,均半途而废,萧夜天注意到他按下的三个号码前面几个数字,除了古道长和国海军的外,竟然还有他办公室的,不由的笑了笑,暗道:机会自己把握吧。

    然后,萧夜天的精神之力延伸到县委那边,数位常委也获悉了县府这边党组会议的内容及其情况,各人的反应不一,乌昌军在常委会上稍占优势,却也没有过半数,不由的眉头紧缩,而魏仲则在思索了片刻后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另有两人的心腹或盟友先后给他们打电话商议,还有就是大院内的普通干部和同志们也在私下议论着县府党组会议之事,每一个人都在暗自琢磨着,一时间整个大院的气氛显得紧张而诡异。

    “看”了一会后,萧夜天打电话给文世飞,让他备车,说是要去农业局,文世飞称是后立刻就去准备了,很快就来到萧夜天办公室请示是否可以前往,萧夜天“嗯”了一声后起身走出了办公室,随后乘车前往农业局,不少人透过窗户注意着他的离开。

    农业局的同志们早已在大门处恭候多时了,萧夜天也不是第一次与他们接触,因为种植基地的事多有交往,那会他们就对其恭恭敬敬的,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如今萧处已是他们的直接领导了,哪还不利用这层关系*交好呢?所以迎接仪式很是隆重,还临时写好欢迎横幅、租来花篮妆点呢。

    仪式之后,众人去会议室开会,由农业局局长牛在田向萧县长做工作汇报,待其汇报结束后,萧夜天作了两点指示,第一是要为两大种植基地提供尽可能的服务。

    牛在田说一定会的,因为这两大项目不仅关系到灵心县的发展,而且还关系到全市、乃至全省的很多项目,这话是萧夜天当初警示灵心县说过的,牛在田这时说出来,显然是在表明自己一直记着萧处,哦不,是萧县长的教诲,拍马屁的嫌疑大大的。

    萧夜天笑了笑后又说第二项指示,那就是全县的种植业不仅仅只有那两大基地,还有无数农户以家庭为单位承包的,虽然各家各户的种植面积不大,但集合起来产量就大得多,比窝头乡基地还多,这一块才是灵心县农业经济发展的根本,所以千万不能忽略了这一块。

    PS:各位老板,今曰8更到,恳求鲜花,难量谢谢了!
延伸阅读
冯娟华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声:“我们当年是被他抓了现,之后顾及到名声、地位和家庭,所以就一直被他牵着,文书记完全被他“你是哪一年跟文介明好上的?”问到这句话,洪峰心里突然难过起来,至于为什么难过,自己也说不清楚。 冯娟华看洪峰轻叹了口气:“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向上级领导或上级部门反映他的情况?” “反映他的什么情况啊?我又没
2021-08-02
想到这里,程叶向陈大宗使了个眼色,走到了一边,陈大宗也跟着走了过来。 程叶转头看了王福前一眼,转脸对陈大宗下午回到江山市,市委领导立即召开了部门负责人紧急会议,黄江不在家,自然就是洪峰参加了。 看着洪峰走进会场,
2021-08-01
吴一楠这么一问,程叶怔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我的斗志就是我的底气,我决心要做的事情,没有不实现的!” ““是呀,如果不是她,我现在坐的是组织部副部长的位置,你说,我现在又去宴请她的上级部门的人,她不把我撕了才怪呢。”“你说什么?李青和王乐?他们什么时候到的?”洪峰突然追问道。 听着洪峰的话,程叶心里一阵兴奋,肯定洪峰认识
2021-08-01
来到能源办,马小乐知道栾大松为何有情绪了,同样是属于财政拨款的政府职能部门,办公条件还真不是一般的差。不过和栾大“哦!”栾大松的眼神一下变得虔诚起来,“马局长,我说你哪里来得这么大魄力,原来还有这些个粗壮的关系!” 马“那是再好不过了!”马小乐眉开眼笑,“有邵姐这么关心,我还担心什么呢?” 此时,一直不说话的栾大松站了起来
2021-07-30
看着葛荣荣认真地做着回忆记录,马小乐得意地一仰头,道:“刚才规划部门的同志讲得确实不错,下面谁发言?” “宋光明和吉远华的心思,马小乐能猜个大概,就是因为创卫这事体大,还有周生强支持,宋光明和吉远华一般是不会有啥太直接“你小子,要听喜讯吧!”丁新华走后,岳进鸣坐下来笑呵呵地多马小乐道,“有付出就有回报呐!” “喜讯?”马小
2021-07-29
“能不能把马庆明作为突破口?”吴一楠突然把话插了过来,道:“有一次开全市县(区)一把手会议,每到吃饭晚饭,马庆明王生嘿嘿地笑了二声,道:“你这傻姑娘,你被人家耍了!” 于是,王生慢慢地给程叶分析着周进良的所作所为,一言“王秘书。”程叶终于忍无可忍,道:“你收拾好东西,等待通知,到另一个部门报到,好了,我忙了。” 王朝勇完全
2021-07-29
刘记者看看信封,又看看丁新华,咧嘴一笑,“这马局长也太客气了,乘出租这点小事他也想着。”不过刚说完,他就伸手接过“这样吧,邵部长,我也不要你提供方便了,就自己到几个部门看看,比如规划、建设等部门,问问情况。”刘记者说完就朝外酒宴结束,刘记者回房休息,下午不用忙活,只管睡觉就行,一切都在掌握中。 在打电话给马小乐之前,宋光明琢磨了
2021-07-29
“建设部门是不可能的。”谭晓娟说道,“局质检科科长是梁本国的人,不会这么做。” “质监局呢?”马小乐道,““那倒不见得。”范枣妮道,“听说郝士军的爸爸郝国防不是个善茬,开始他就对古芳有一百二十个不满意,但拗不过郝士军,这边的甄有为也懊恼着呢,怎么这么巧,竟然碰上了!本来这事能说开的,但因为吉远华在场不好解释。其实事情很简单,因为
2021-07-29
“这么说来,那以后的协调会看来是必开了,咱们是不是得先做准备准备?”马小乐道,“凡事涉及的部门都及时打招呼,否则马小乐指指桌子角上的一碟腌咸菜,咸菜疙瘩,“这个!” 腌咸菜怎么上了桌子呢? 没地方啊。家里大小桌子“呵呵……”霍生笑得有些勉强。 “金柱,瞎嚷嚷啥。”马小乐制止了金柱,“霍生做事有分寸。” 霍生对马
2021-07-28
刘云飞这进国资委四五年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新来的部门一把手一上来就要问下面的人要钱,不给钱就换职位的事情,这他还真是“嫂子,你这刚刚做完了这个,应该多喝点糖水,咱们都是女人,我懂得这个,糖补血,而且最补女人血,呵呵,咱们女人啊,这辈子就
2021-07-27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