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六百七十二章别丢饭碗

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7-21

|

推荐访问

官路风流

【www.097110000.com--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故意搞了个吉利数字,可曾子祥当时就反对了,“这不是说要复发啊,什么意思嘛!”

    “我四舍五入的,还有几块钱没算呢,这样吧,包装袋子什么的就不算钱了,这样减掉几块,也就是三千八百七十七…”

    曾子祥转为难的道:“开始刘院长说两三千,我还以为最多就三千块钱呢。”

    “你又没带够?”

    “没有。”

    曾子祥摇头。

    “那带了多少?”

    “三千零八十块。”

    “那我给你减少一些不必要的药。”

    年轻的男医生还真是有意思,你带多少钱就开多少药,多的全是“不必要的”。他让陈教授改了药单,将药再计算了一下价格,刚好三千零七十元,“这药不能再减了。”

    这下可好,曾子祥报了三千零八十元,他就来了个三千零七十元,刚好把钱花光,留下的十块,估计是让坐公交车的,要是回市、县什么的,路费都没给病人留下。

    开了药单之后,陈教授还交待曾子祥,“不要把这事情告诉你老婆,这病是能治好的。”

    曾子祥故意有点为难的样子,“可不说的话,晚上她上床来那咋办?要是传染了,那不是还得花钱来治……?”

    “不要紧。”

    陈教授拿了两盒套子过来,“这个按进价给你,五块针一拿,先用这个,药吃完了就可以直接上了。”

    靠!

    原来留下的那十块钱也要被掏光了。

    “还有什么问题么?”

    陈教授见曾子祥还是不掏钱,不由追问道。

    曾子祥似乎有些乡下人不放心的样子,问道:“您真是京城来的专家?”

    陈教授斜了他一眼,“你还不信,有证书为证呢。”他为了打消病人的顾虑,从柜子里拿出两本证书,但还没等曾子祥看清楚,两本证书已经被他又收进了抽屉,“交钱拿药去吧。”

    曾子祥有点不好意思的道:“送钱的人还没到呢,正在路上,一会儿就到,你别急。”

    “好吧。”

    陈教授显然有点不高兴了,可钱没到手,他还只能忍着。

    几分钟之后,“送钱”的不但到了,而且还是坐着专车来的,车上写着“西江市卫生监督执法”字样。原来,曾子祥出去转悠那一个小时的时候,已经把电话打给了司马浮云,让他安排了这一出戏。

    车子还没到门口,一名疑似医托的男子带着一大包药品走出去却是看了个一清二楚。他一看情形不对,叫喊了几声,马上快速离开了现场。随后,曾子祥发现陈教授等人慌慌忙忙地跑出了诊所,长期坐在陈医生诊所外面的“病人”也跟着跑了出去,并且一会儿工夫就跑得无影无踪

    当执法人员下了车,这儿已经是人去楼空了,等了好长时间,诊所的一名负责人才露面。奇怪的是,诊所内有什么医生、医生姓什么,该负责人一无所知。经过盘问调查,执法人员得知,该诊所除了陈教授外,还有一名负责计算药价的“董医生”。

    而且陈教授并非什么“教授”,更不是京城来的专家。

    在执法人员对诊所负责讲解政策之下,陈教授与董医生最终返回了诊所。陈教授称,当时他是看到曾子祥等人“闹事”才逃跑的。

    曾子祥等人闹事了么?

    当然没有,但这会儿他也不会分辨,只是一边冷眼观看。可怜这些骗子还当曾子祥是患了难言之隐的乡下人呢,要是知道是省长来“看病“,早吓傻了。

    现在最傻眼的人是司马浮云与刘小根,看到省长装成一个不华人不类的土农民,是想笑又不敢,更不知道说什么为好。

    倒是曾子祥笑了,“你们没见过农村病人么?”

    二人面面相觑。

    曾子祥钻进二号车的时候,这位临时的省政府驾驶员更是一愣,“你是…?”看清省长的脸之后,他简直就张口结舌了,无论是现实生活中,还是报纸、电视上,他从来都没见过哪位省长是这副打扮。

    竟然是装出来的,但也足已让人傻眼。

    回酒店换了衣服,出来之后,司马浮云道:“省长,中午就在酒店吃吧?”

    曾子祥摆手,“还是吃食堂去,吃了中午1点还有一个会。对了,司马秘书长,你通知省政府的副省长们,下午1占30分到省会议中心参加一个会议………。”他说完又转头对刘小根道,你吃饭之后,提前把笔记本电脑拿到会议中心调试好,把我给你的那摄像资料拷到电脑上去,我一会儿要用……”

    省长要去食堂,二人只能陪着,不过司马秘书长一边走一边找电话,尽快的把会议通知到各位副省长,至于什么会议,司马秘书长只说:“省长通知的临时会议…1点30分钟先在休息室碰头……”

    一提碰头,其他人都想到“省长碰头会”,估计不是好会啊!哪儿还用多问,不但要去参加,还得自己猜想一下会是什么内容,尽量多的准备一些资料,排位靠后的几位副省长更是连饭都不去吃了,命令秘书也不吃饭,一同抓紧准备材料呢,鬼才知道省长研究什么事,又会问到一些什么?

    有备无患啊!

    曾子祥倒是一点也不急,走进食堂轻松大块的吃肉、大口的喝汤,见到第一天在政府大楼底层碰面的那位郑秃子,他还主动招手,“郑处长,过来坐。”

    省长在这种场合召见,那是何等荣耀。

    这位外号郑秃子的机要处长立马的几步小跑过来了,差点把旁边一人的饭碗都掀翻,前来的第一句话就是:“省长,我又跟你站这么近了。”

    “哎…这前一次与这一次的地方不能混了啊,你看你说的,呵呵!”曾子祥笑着,一看郑处长连饭碗都没端过来,又朝他示意道:“饭碗可不能丢啊。”

    “嘿嘿!”

    郑处长的年纪比曾子祥大多了,竟然像个小年轻一样,又几步快跑过去,把自己的饭碗端了过来,挨着刘小根的旁边坐了下来,这才朝司马浮云叫了一声“秘书长”,刚才只能顾着省长,这下可不能再怠慢了秘书长。

    曾子祥也不是故意做秀,他是借吃饭之机,了解一下省政府的机要处工作。因为,一般的党委才设保密局、机要局,政府这边不设机要处的,可三江省政府却一直保留这个处室,他感觉有点怪。

    原来,这个机要处,主要是对省政府收发的一些涉密文件进行管理而已。

    几人围了一桌,各吃各的,但有说有笑。

    下午1点的时候,“培训”会议准时开始。

    让参加人员大跌眼镜的是,主席台上一位领导也没有,就只有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许伟一个人。省政府职能部门全体班子成员,那是正厅、副厅两百来号人啊,全来听一个监察局长讲什么行政效能与纪律文件要求?

    这不是找抽吗?

    绝大多数人都心生怨怒,有8名领导听了不到十分钟,悄悄拎着包就走了。不好意思走的领导们,特别是那些习惯睡午觉的领导们,开始在会场上午休了。

    一点二十五分,曾省长带着报社、电视台和纪委会风监督人员,悄悄的进入了会场,场景让他冷冷一笑。看到不少与会人员打瞌睡或坐姿不雅的画面,只见坐在第一排中间的两名领导不约而同地将脑袋歪向左侧,昏昏欲睡,其中一人的眼还眨了一下,说明没睡着,其不雅坐姿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一位穿深色上衣的领导干部右手托着腮,一副沉思状,细看才知,他的眼睛闭着呢。一位穿条纹上衣的男子闭着双眼,一副酣睡状态。一位穿着灰色上衣的男子,仰面靠在座位上,双眼紧闭。

    有的位置本身就空了。

    仅仅二十几分钟,就有那么多人打瞌睡,就有那么多人早退,这样的作风,真是让人无语了,谁相信他们能干好什么工作。这种作风还开效能会议,太讽刺了。

    一点三十五分,曾省长走进了休息室,八位副省长全等在那里了。

    这次没有副省长表示出不以为然,全都等着知道参加什么会、又是什么内容呢?

    曾省长连从都没有坐,“各位,占了你们的午休时间,对不起哈!今天我们省政府班子成员一起,与省政府组织部门的班子成员们共同开一个效能工作会议。”

    见所有副省长都似乎松了一口气,曾省长也没啰嗦,“进会场吧。”

    当许伟讲的内容基本结束的时候,曾省长已经带着省政府的全班人马,加上秘书长司马浮云,十人列队从主席台左侧的休息室走进了会场。

    许伟恰到好处的道:“培训内容结束,下面是省政府的效能工作会议,请大家欢迎省政府的省长、副省长、秘书长等全体领导……”

    “哗哗……”

    一阵掌声,让全场的人都精神了起来,打瞌睡的人这下是睡意全无了。

    许伟自觉的到台下找了一个位置安静的坐了下来,他算是完成了会议第一阶段的使命。

    曾子祥脸如寒霜,坐到位置上,也不拍手,也不示意,静等掌声停息之后,这才扶了一下面前的话筒,“午休的领导们,都‘起床’了吗?”

    语气不善啊!

    所有人都心中一惊,赶紧正襟危坐。
延伸阅读
冯娟华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声:“我们当年是被他抓了现,之后顾及到名声、地位和家庭,所以就一直被他牵着,文书记完全被他“你是哪一年跟文介明好上的?”问到这句话,洪峰心里突然难过起来,至于为什么难过,自己也说不清楚。 冯娟华看洪峰轻叹了口气:“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向上级领导或上级部门反映他的情况?” “反映他的什么情况啊?我又没
2021-08-02
想到这里,程叶向陈大宗使了个眼色,走到了一边,陈大宗也跟着走了过来。 程叶转头看了王福前一眼,转脸对陈大宗下午回到江山市,市委领导立即召开了部门负责人紧急会议,黄江不在家,自然就是洪峰参加了。 看着洪峰走进会场,
2021-08-01
吴一楠这么一问,程叶怔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我的斗志就是我的底气,我决心要做的事情,没有不实现的!” ““是呀,如果不是她,我现在坐的是组织部副部长的位置,你说,我现在又去宴请她的上级部门的人,她不把我撕了才怪呢。”“你说什么?李青和王乐?他们什么时候到的?”洪峰突然追问道。 听着洪峰的话,程叶心里一阵兴奋,肯定洪峰认识
2021-08-01
来到能源办,马小乐知道栾大松为何有情绪了,同样是属于财政拨款的政府职能部门,办公条件还真不是一般的差。不过和栾大“哦!”栾大松的眼神一下变得虔诚起来,“马局长,我说你哪里来得这么大魄力,原来还有这些个粗壮的关系!” 马“那是再好不过了!”马小乐眉开眼笑,“有邵姐这么关心,我还担心什么呢?” 此时,一直不说话的栾大松站了起来
2021-07-30
看着葛荣荣认真地做着回忆记录,马小乐得意地一仰头,道:“刚才规划部门的同志讲得确实不错,下面谁发言?” “宋光明和吉远华的心思,马小乐能猜个大概,就是因为创卫这事体大,还有周生强支持,宋光明和吉远华一般是不会有啥太直接“你小子,要听喜讯吧!”丁新华走后,岳进鸣坐下来笑呵呵地多马小乐道,“有付出就有回报呐!” “喜讯?”马小
2021-07-29
“能不能把马庆明作为突破口?”吴一楠突然把话插了过来,道:“有一次开全市县(区)一把手会议,每到吃饭晚饭,马庆明王生嘿嘿地笑了二声,道:“你这傻姑娘,你被人家耍了!” 于是,王生慢慢地给程叶分析着周进良的所作所为,一言“王秘书。”程叶终于忍无可忍,道:“你收拾好东西,等待通知,到另一个部门报到,好了,我忙了。” 王朝勇完全
2021-07-29
刘记者看看信封,又看看丁新华,咧嘴一笑,“这马局长也太客气了,乘出租这点小事他也想着。”不过刚说完,他就伸手接过“这样吧,邵部长,我也不要你提供方便了,就自己到几个部门看看,比如规划、建设等部门,问问情况。”刘记者说完就朝外酒宴结束,刘记者回房休息,下午不用忙活,只管睡觉就行,一切都在掌握中。 在打电话给马小乐之前,宋光明琢磨了
2021-07-29
“建设部门是不可能的。”谭晓娟说道,“局质检科科长是梁本国的人,不会这么做。” “质监局呢?”马小乐道,““那倒不见得。”范枣妮道,“听说郝士军的爸爸郝国防不是个善茬,开始他就对古芳有一百二十个不满意,但拗不过郝士军,这边的甄有为也懊恼着呢,怎么这么巧,竟然碰上了!本来这事能说开的,但因为吉远华在场不好解释。其实事情很简单,因为
2021-07-29
“这么说来,那以后的协调会看来是必开了,咱们是不是得先做准备准备?”马小乐道,“凡事涉及的部门都及时打招呼,否则马小乐指指桌子角上的一碟腌咸菜,咸菜疙瘩,“这个!” 腌咸菜怎么上了桌子呢? 没地方啊。家里大小桌子“呵呵……”霍生笑得有些勉强。 “金柱,瞎嚷嚷啥。”马小乐制止了金柱,“霍生做事有分寸。” 霍生对马
2021-07-28
刘云飞这进国资委四五年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新来的部门一把手一上来就要问下面的人要钱,不给钱就换职位的事情,这他还真是“嫂子,你这刚刚做完了这个,应该多喝点糖水,咱们都是女人,我懂得这个,糖补血,而且最补女人血,呵呵,咱们女人啊,这辈子就
2021-07-27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