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六百四十二章一路受阻

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7-2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第1章  正文]

    第648节  第六百四十二章一路受阻

    公安、劳动部门就是保护人的公共安全和劳动权益。不论当事人来自哪里,只要在辖区之内,当地警方都应该保护他们的基本人身权利不受非法的侵害。而当地的民警竟然对发生在眼皮子底下的恶行坐视不管,甚至接到报案后还推诿、敷衍。劳动监察部门,本来专司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可三江省下面的这些劳动监察执法人员不仅对受到非人折磨的童工视而不见,甚至成了黑窑场的帮凶!

    生不如死,人不如畜。数以千计的这些孩子,比过去的“包身工”和“奴隶”还要凄惨。稍微有点人性和良心的人,看到报道中的照片和带血的文字,心都会发抖。“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人心都是肉长的”,且不说头戴国徽、肩负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执法者,即使是普通的公民,面对此情此景,也会于心不忍。可三江省的那些执法人员,面对血淋淋的事实,竟然无动于衷,甚至为虎作伥。这些沦为“黑煤窑主看家护院私人武装”的执法者比那些心黑手辣的“奴隶主”更可恨!

    窑厂的煤是“黑”的,窑主的心是“黑”的,执法者的手也是“黑”的,曾子祥觉得,那些地方简直就是一个个暗无天日的“黑社会”。黑白成一道,这太可怕了。窑主丧心病狂是因为利欲熏心,执法人员助纣为虐是为了什么?他们之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交易?黑幕已经被揭开多日,社会上无数善良的人们心急如焚,网上很多人甚至呼吁成立“民间解救联盟”,可当地的政府在干什么呢?有一位外省人士说:“我们去过的这些黑窑厂,都受到地方政府的保护。”在舆论的压力下,一派出所总算拘留了一个人,却又以“证据不足”为由而不予立案。

    想到这些,曾子祥就怒不可遏,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在“依法治国”的社会,竟然还有这么黑暗的地方存在,竟然还有如此残忍的事情发生,竟然还能一直顽强地存在下去!

    省里自然要派出官员陪同调查组下去,可曾子祥挥手谢绝了,“咱们围绕一个目标,分头行动吧。另外一点,我希望调查组的行动不要让你们四处宣传……。”

    “为啥?”

    “我既然暗访过,为什么就不可以暗查一下呢?”

    他开完这个会,带着调查组一行人就直奔石城县去了。

    曾子祥的调查,一向不喜欢大队人马风风光光的进行,他还是选择了简便从行,几名调查小组成员,加上几名便衣警察,再带铁芒这样的兄弟,开着两辆民用牌照的车就去了。

    到达他曾经卧底过的那个黑山村砖窑所在的当地,刚走到村外的道路上,就看到有几名男子朝他们的车跟来,并不断拨打着手机。当曾子祥的车行至黑山村时,一辆当地的面包车快速的出现了,此辆车之后还跟着两辆黑色轿车。曾子祥等人的车慢,后边的车也慢,他们的车停,后边的车也停。

    曾子祥让司机把车停在路边下了车,后面车上下来一位干部模样的男子,带着一群不明身份的男子围了上来,干部模样的男子盯着曾子祥等人,“你们是干什么的?从哪里来的?把证件拿出来我看看?”

    “你们是什么人?”

    “别管我是谁,把你的证件拿出来吧!”

    为避免意外,曾子祥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去镇上,于是让随行的一名同志掏了一下身份证,“我们找人。”

    “找什么人?”

    “失踪的人。”

    “这儿没有你们要找的人。”

    “那去你们乡上怎么走?”

    “回头走。”

    看过证件干部模样的男子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但需要回头走。曾子祥不以为意,正要先去乡上****底呢,但他们的车刚调头走了不到五十米远,就发现有几辆摩托车跟了上来,车上的男子身型剽悍,其中多数脖子上还挂着个粗大的金链子。

    曾子祥走了一会儿,再次让车在一个岔路口停了一下,问后面跟上来骑摩托车的几名男子,“往黑山镇方向该怎么走?”

    一名戴金链子的男子指了一条路:“往这边。”

    按照该男子指的方向走了不到几百米,路况越来越差。司机看到路边一乘凉的老农,遂停车问路,老农说,“你们要到镇上根本不是走这条路,这条路是拉庄稼时走的,你们应该掉头回去,走另一条岔路。”

    这时,那几名骑摩托的男子赶了过来,阻止老农给曾子祥等人指路,并跳下车来,骂骂咧咧地命令车上的人全部下车。

    为避免意外发生,曾子祥没让车上的人下车,也没允许便衣们干预,“看看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司机上车加速行驶,跳上摩托车的五六名男子紧追不舍。

    好在这条路通过去之后,曾子祥就有了一点印象,前面不是雷家沟煤矿所在地么,从哪儿到黑山镇上就不远了,这条路熟悉了。

    道路好了起来,这时后面追赶的人也追近了,嘴里骂骂咧咧地大喊停车,甚至几人不要命的超过去,猛将车在曾子祥等人的车前一停,并冲过来要求全体下车,“你们是不是想找死啊……”

    三分钟之后,另几辆此前跟踪的车也拉了满车的人赶了过来……

    一名骑摩托车的矮胖男子拿起砖头拍打曾子祥所坐的车前挡风玻璃……而一名“金链子”汉子则将前后车牌强行掰下放到了摩托车上。

    在便衣与铁芒的护卫下,曾子祥忍不住下了车,“我们已经报警了,难道你们一点也不怕么?”

    “我怕你个鸟……”

    骑摩托车的人是这么讲,但从对方小车里下来的人却不这样认为了,曾子祥听到这群人在商量:“他们报警了,算了,就说他们把庄稼压坏了不让走就行了。”

    “不怕是吧?”

    曾子祥本来想不动声色的前去镇上,却不想偏偏有人如此蛮横,他上前指了一下前面拦着的十几个人,“谁是领头的?”

    原来还是那名干部模样的人站了出来,“你们究竟想去哪儿?”

    曾子祥笑了,“没义务告诉你,而且你们还似乎怕我们去哪儿,是这个意思吧?”

    “是不是不重要了。”

    “那什么重要?”

    “重要的是你们走不了了。”

    曾子祥一声冷笑,“我真要走的话,谁也拦不住。”

    这倒是事实,可他其实现在还不想动手,调查组下手大找出手,不管是明查暗查,这都还是不太妥的。

    “那你走试试?”

    这干部模样的人是真横上了。

    “你叫什么名字?”

    曾子祥的脸色开始变了,声音也冷了下来。

    他的冷峻之音明显让对方心一颤,可似乎很快又平静下来,“你知道了又咋的?”

    旁边一位打手模样的人朝前迈了半步,“小子,你们听好了,这是我们武装部方部长……”

    曾子祥嘴一撇,“县里的,还是市里的?”

    “你故意损人么,黑山镇的……”

    这儿正唇舌相斗,黑山镇派出所长还来了,可惜上次那位抓煤矿老板的刘警官没来,不然估计就认出曾子祥了。

    面对派出所长,那几辆小车倒是勉强让开了路,可那几辆摩托车被推开后,不明身份人员仍不愿放行,“金链子”裸着上身更是蹲在车前不肯起来,“除非赔我们的庄稼钱………”

    “笑话!”

    曾子祥冷冷的看着派出所长在那儿慢慢的做工作,又过来问了一下曾子祥等人,“你们压坏了他们的庄稼么?”

    “这个就需要你们调查去了。”

    曾子祥根本不说压与没压,明显是这些人找茬,一看就明白,偏偏派出所长还装模作样的盘问,这不是做给人看的吗。

    派出所长似乎想了一下,又看了曾子祥一行七八个人的装束打扮,似乎有点预感不好,转头过去对那骑摩托车的几人道:“行了,他们要去镇上,你们拦什么?”

    于是,曾子祥等人这才在派出所长的“陪同”下去了镇政府。

    那名武装部长自然是跟了过来,只是随从减员了,没再跟那么多人。

    在黑山镇镇政府大院内,一名跟过来的男子又跳过来拦车,并开口大骂,这回曾子祥不客气了,“拿下他。”

    早就忍无可忍的便衣,那可是从公安部一直过来的,一听组长吩咐,一人从车上跳下就上前一脚踹翻了那人,虽然拦车者是一名膘形大汉,可在这位京城来的公安人员手下,哪儿还能再嚣张,连翻身的机会也没有了,**早让一只大脚给踩着,耳中只能听到冷冷的声音,“你要敢动一下,我保证一脚踩断你所有胁骨。”

    派出所长一看情形不对,正要上前拦阻,便衣已经掏了证件,“公安部的,你把这人拷上吧。”

    除了傻眼,只能照办。

    曾子祥从车上下来,对派出所长道:“去把你们镇上的书记、镇长叫出来吧。”

    “这………”

    可他进去几分钟之后出来却是摇头,“书记跟镇长都不在。”

    “真不在?”

    “不在。”

    派出所长摇头。

    曾子祥不管真假,反正自己也认不到这镇上的这些人,“那就把人武部长叫过来吧。”

    “他也没在啊。”

    “是吗?”

    曾子祥回头瞄了一眼跟过来的车,“他不是坐那辆车么?”

    派出所长抬眼看了一下,“那是一辆私家车,并不是政府的车。”

    “那他怎么参与跟踪?”

    “应该不是,或许是路过现场罢了。”

    听派出所长乱侃,曾子祥面色一寒,“刚才在拦阻现场,我可是见过他面的,你要再这么执迷不悟,我保证下一个拷的人是你。”
延伸阅读
冯娟华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声:“我们当年是被他抓了现,之后顾及到名声、地位和家庭,所以就一直被他牵着,文书记完全被他“你是哪一年跟文介明好上的?”问到这句话,洪峰心里突然难过起来,至于为什么难过,自己也说不清楚。 冯娟华看洪峰轻叹了口气:“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向上级领导或上级部门反映他的情况?” “反映他的什么情况啊?我又没
2021-08-02
想到这里,程叶向陈大宗使了个眼色,走到了一边,陈大宗也跟着走了过来。 程叶转头看了王福前一眼,转脸对陈大宗下午回到江山市,市委领导立即召开了部门负责人紧急会议,黄江不在家,自然就是洪峰参加了。 看着洪峰走进会场,
2021-08-01
吴一楠这么一问,程叶怔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我的斗志就是我的底气,我决心要做的事情,没有不实现的!” ““是呀,如果不是她,我现在坐的是组织部副部长的位置,你说,我现在又去宴请她的上级部门的人,她不把我撕了才怪呢。”“你说什么?李青和王乐?他们什么时候到的?”洪峰突然追问道。 听着洪峰的话,程叶心里一阵兴奋,肯定洪峰认识
2021-08-01
来到能源办,马小乐知道栾大松为何有情绪了,同样是属于财政拨款的政府职能部门,办公条件还真不是一般的差。不过和栾大“哦!”栾大松的眼神一下变得虔诚起来,“马局长,我说你哪里来得这么大魄力,原来还有这些个粗壮的关系!” 马“那是再好不过了!”马小乐眉开眼笑,“有邵姐这么关心,我还担心什么呢?” 此时,一直不说话的栾大松站了起来
2021-07-30
看着葛荣荣认真地做着回忆记录,马小乐得意地一仰头,道:“刚才规划部门的同志讲得确实不错,下面谁发言?” “宋光明和吉远华的心思,马小乐能猜个大概,就是因为创卫这事体大,还有周生强支持,宋光明和吉远华一般是不会有啥太直接“你小子,要听喜讯吧!”丁新华走后,岳进鸣坐下来笑呵呵地多马小乐道,“有付出就有回报呐!” “喜讯?”马小
2021-07-29
“能不能把马庆明作为突破口?”吴一楠突然把话插了过来,道:“有一次开全市县(区)一把手会议,每到吃饭晚饭,马庆明王生嘿嘿地笑了二声,道:“你这傻姑娘,你被人家耍了!” 于是,王生慢慢地给程叶分析着周进良的所作所为,一言“王秘书。”程叶终于忍无可忍,道:“你收拾好东西,等待通知,到另一个部门报到,好了,我忙了。” 王朝勇完全
2021-07-29
刘记者看看信封,又看看丁新华,咧嘴一笑,“这马局长也太客气了,乘出租这点小事他也想着。”不过刚说完,他就伸手接过“这样吧,邵部长,我也不要你提供方便了,就自己到几个部门看看,比如规划、建设等部门,问问情况。”刘记者说完就朝外酒宴结束,刘记者回房休息,下午不用忙活,只管睡觉就行,一切都在掌握中。 在打电话给马小乐之前,宋光明琢磨了
2021-07-29
“建设部门是不可能的。”谭晓娟说道,“局质检科科长是梁本国的人,不会这么做。” “质监局呢?”马小乐道,““那倒不见得。”范枣妮道,“听说郝士军的爸爸郝国防不是个善茬,开始他就对古芳有一百二十个不满意,但拗不过郝士军,这边的甄有为也懊恼着呢,怎么这么巧,竟然碰上了!本来这事能说开的,但因为吉远华在场不好解释。其实事情很简单,因为
2021-07-29
“这么说来,那以后的协调会看来是必开了,咱们是不是得先做准备准备?”马小乐道,“凡事涉及的部门都及时打招呼,否则马小乐指指桌子角上的一碟腌咸菜,咸菜疙瘩,“这个!” 腌咸菜怎么上了桌子呢? 没地方啊。家里大小桌子“呵呵……”霍生笑得有些勉强。 “金柱,瞎嚷嚷啥。”马小乐制止了金柱,“霍生做事有分寸。” 霍生对马
2021-07-28
刘云飞这进国资委四五年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新来的部门一把手一上来就要问下面的人要钱,不给钱就换职位的事情,这他还真是“嫂子,你这刚刚做完了这个,应该多喝点糖水,咱们都是女人,我懂得这个,糖补血,而且最补女人血,呵呵,咱们女人啊,这辈子就
2021-07-27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