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五百八十五章糊涂迎接

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7-2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第1章  正文]

    第591节  第五百八十五章糊涂迎接

    一个部门的中层干部,又是正厅,足以表明是中央部门了,只是没实权的太多,大家也不好多问,可惜学校的通讯录还没有发给大家,不然就可以一目了然了!

    这是曾子祥第一次西京这片土地,广发市属于省会城市,浓厚的文化与商业气息迎面扑来。广发机场里,几辆奥迪车正静静的候着,车前站了一排人,看到曾子祥四人从机场出口走了出来,正盯着他们制作的一个接待牌子看,一眼便知是他们正等待的人了。

    一个中年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满脸堆笑的向曾子祥等人迎了过来,“欢迎中央党校的同志来我们广发市调研考察啊,一路辛苦了!”

    不过,他显然有点搞错了对象。

    因为曾子祥几人以女士优先,让张正香走在了前面,导致那中年人来到曾子祥等人跟前,紧握着张正香的手就是使劲的一阵摇**,然后才与曾子祥等三人稍稍的握了一下,蜻蜓点水就过了。

    中年人身边的一位年轻人上前作了介绍,“这位是我们广发市焦作文常务副市长!”

    他的名字还真是怪,“交作文”?

    曾子祥差一点就把自己想像成教师了,要不要让他真正的交一下作文呢?

    “焦副市长亲自前来迎接,我们有些愧不敢当呀!”

    张正香倒是落落大方的先作了一个自我介绍,然后向焦作文介绍了曾子祥等三位男士,而焦作文也向曾子祥四人介绍了自己迎接的队伍,来的几人基本上都是市里的部门主要负责人,这些人今后考察组都会有所接触,因此焦作文才会带着他们前来迎接,算是方便今后的工作。

    焦作文身为副省级省会城市的常务副市长,级别高于地级市半格,属于正厅级别。因此,在曾子祥等人面前,他还是保持了矜持,说穿了,级别不低于考察组的成员嘛。以至于他说话起来,还是挺硬朗的。但是,他的随从人员就不一样了,他们不但级别低一点,就是所在的位置也不及这些人显赫,人家基本上都是一个地区的副职,交流或者打个招呼什么的,还是一种仰视,等同于向上级汇报。

    中国的官制就是如此,管你在什么地方,级别决定一切,更何况这个考察组的成员全都披着中央党校的“黄马褂”,中央党校不是一般人所能进的,而且出来之后,指不定那天就到了自己这个城市成了重要领导,那可得罪不得。

    考察组的成员之中,曾子祥显得太年轻了,这使得迎接的众人有些惊诧莫名,他们暗暗将曾子祥记在心里,想等有空再去打探一下这人的底细,能交好这样的年轻干部那自然是好,不能交好也不能得罪,保持好正常的关系也很必要。

    如今的官场,有句话叫做:欺老不欺少。意思是说老的都快退位了,根本不用怕,但年轻人就不同了,年轻是资本啊,前途无量。年轻的同时,再加一个论资排辈,年轻人坐上高位意味着身后的背景不小,或者就是能力特别突出。

    在这些人的猜测里,前者的可能性自然更大,和平年代,你再有特别能力,也不一定能表现出来啊,就算是表现出来了,也不一定得到认可与重用。

    正如有副对联所说:领导说你行就行不行也行,领导说你不行行也不行。

    一阵寒暄之后,大家按次序上车,第一辆奥迪上坐的是迎接带路之人,第二辆车上则是焦作文与张正香,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则是焦副市长的秘书。第三辆才是曾子祥等几人的坐驾,最后一辆则是焦副市长带来的那些部门负责人。

    这样的安排,完全表明焦作文有点糊涂,他竟然将张正香当成考察组的领导核心人物。根本忽略了曾子祥才是这个考察小组的组长,焦作文显然过分相信了自己的直觉,没弄清状况而犯了一个低级错误。

    这也难怪,党校发函的时候,一概没说职务,顺序也是按姓氏排序,以至于闹了这么一出。

    几辆车出了机场,直向繁华的市中心奔驰而去。

    焦作文作为迎接之主,坐在车上没话找话,“正香同志应该是首次到我们广发市来考察吧?广发虽然比不上沿海发达城市的富饶繁华,也没有什么在全国数一数二的著名企业产品,但我们这儿是一座历史文化城市,景点甚多,商业也很发达,正香同志在考察之余,可以四处多走走看看,观赏之余多给我们提一些宝贵意见……。”

    听着焦副市长的介绍,张正香笑道:“焦市长客气了,我还真是第一次来广发市呢,这儿真是一座美丽的名城,我们一定会去看看焦市长介绍的地方……学习你们的好工作方法。”

    她说着优雅的一笑,还顺便掠了一下自己的发梢,这一动作看得旁边的焦作文有些蠢蠢欲动,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徐娘半老的美妇,对他这种五十多岁的男人,那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大,焦副市长是情不自禁的悄悄**口水。

    妈的,要命啊!

    估计焦作文怕有失形象体统,忙把头转到了一边,注视着车窗外良久,这才让心情稍稍平复,“正香同志,我看你们四位同志中那位叫曾子祥的同志,好像三十来岁吧,这位同志现在哪个地方工作?这么年轻就进了中央党校培训学习,工作能力肯定非同一般吧?”

    “你是说我们组长啊?”

    “他是你们组长?”

    “嗯,他是我们这次考察组的组长。不过,说实在的,我也不大清楚他的情况。据说他几年前就参加过一次中央党校的学习了,由于他当时学习培训的时候,就已经被任命为一个地级市的市长。所以,这次培训他只参加考察,没有与我们一同上课,我也正在打听他的情况呢!”

    张正香说的是实话,但也是不着痕迹的点醒了一下焦作文,自从焦作文邀请她上车时,她就知道焦作文肯定搞错了对象,她暗自焦急不已,一直想寻个机会点一下焦作文,更想向曾子祥作一下说明,不过曾子祥一直示意她保持现状,她才没有主动拒绝焦副市长的邀请,现在倒是找着机会点醒焦作文了。

    一席话,焦作文听得先愣后急,暗叹自己这回经验主义出错了,真是看走眼了,心中正琢磨着怎么找个机会赶紧给补回来。尤其是当他听说这年轻人几年前就是一个地级市的市长,那现在怎么的也是市委书记之类的职务吧,而且是马上就要再上一步的人,要不然还二进宫去培训干嘛?

    越想越着急,不过脸上还是保持了镇定,“没想到这曾组长还如此神秘,他的年龄、职务,甚至行事似乎都有点神秘呢……”

    也不知道他是在为自己看走了眼找借口,还是真的在感叹曾组长的神秘。总之,这话听在张正香的耳中,有着一定的费猜疑之处,“呵呵,我也这么认为。”

    “你们这次考察主要是……?”

    “这个还是等到时候曾组长来说吧。”

    “哦。”

    焦作文算是明白张正香把自己给撇清了,自己搞错了对象,她肯定不会多说,不然曾组长知道她已经说明了一切,那就会让曾组长对张正香同志另有看法了。

    又与张正香聊了一会儿,焦作文就陷入了沉默,谁也没多开口说话。

    此时的曾子祥却是坐在车上假寐,不想说话也不会多说。

    车里的其他两人也不见怪,因为组长坐在这儿,迎接的同志却把张正香“供上”了,可笑!他们虽然知道曾子祥不会在意这些形式,但起码也让他感觉到这位焦副市长真有点太没水准了,判断出了问题,那是小事,但如果是决策上出了问题,那就是大事了!

    迎接一个中央党校的考察组都会犯这种“走神”的事儿,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车行约半小时,终于抵达了广发市政府,对面就是市委,相距不远。原来焦作文是代表市委、市政府出面迎接的,肩负重托,只是粗心大意的找错了组长,至于怎么先的市政府,曾子祥倒有些不太明白,只是主人这么安排,客人能说什么呢,更不好问了,一切悉听尊便罢了。

    车刚一停下,焦作文已经抢先一步下了车,走到曾子祥所坐的车前,亲自为曾子祥打开了车门,说了声:“曾组长,请!”

    他自然想着弥补刚才失误一事,只是这样一来,他就不得不让自己低一级了,刚才所保持的矜持形象,已经随着这个动作,完全的荡然无存了。

    曾子祥通过这个动作,倒是心知肚明了,已经知道张正香在车上点醒过焦作文了,不然他岂会知道自己是“组长”?,当下只是微微一笑,“多谢焦市长!”

    “我现在正大代表广发市委、市政府,对曾组长一行莅临广发市考察,表示诚挚的欢迎!”

    如此一说,他倒是将刚才为曾子祥开车门一事的影响,再一次悄悄的抹平了,咱这是好客之举而已嘛。这一举动倒是做得比较得体,这也使得曾子祥对他高看了一眼,能做到一个副省级城市的常务副市长位置上,总归有几下子的,至少举止得体,反应比较迅速。

    开始的小小失误,或许可以归结为其他原因。

    曾子祥再次微微一笑,这回与焦作文握手的时候,焦作文多摇了两下,算是对机场握手失误进行了一个必要的补充,两人彼此都是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大家都算是心知肚明。

    “广发人的好客之道,完全能从焦市长身上体现啊,谢谢!”

    曾子祥还是少不得会客套两句,前来总是要麻烦别人的,这考察不比视察,好客就是尊重!

    焦作文将手向前一指,“曾组长,咱们先进市政府坐一坐,咱们市长大人还在恭候各位呢?”

    恭候,不迎接?
延伸阅读
冯娟华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声:“我们当年是被他抓了现,之后顾及到名声、地位和家庭,所以就一直被他牵着,文书记完全被他“你是哪一年跟文介明好上的?”问到这句话,洪峰心里突然难过起来,至于为什么难过,自己也说不清楚。 冯娟华看洪峰轻叹了口气:“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向上级领导或上级部门反映他的情况?” “反映他的什么情况啊?我又没
2021-08-02
想到这里,程叶向陈大宗使了个眼色,走到了一边,陈大宗也跟着走了过来。 程叶转头看了王福前一眼,转脸对陈大宗下午回到江山市,市委领导立即召开了部门负责人紧急会议,黄江不在家,自然就是洪峰参加了。 看着洪峰走进会场,
2021-08-01
吴一楠这么一问,程叶怔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我的斗志就是我的底气,我决心要做的事情,没有不实现的!” ““是呀,如果不是她,我现在坐的是组织部副部长的位置,你说,我现在又去宴请她的上级部门的人,她不把我撕了才怪呢。”“你说什么?李青和王乐?他们什么时候到的?”洪峰突然追问道。 听着洪峰的话,程叶心里一阵兴奋,肯定洪峰认识
2021-08-01
来到能源办,马小乐知道栾大松为何有情绪了,同样是属于财政拨款的政府职能部门,办公条件还真不是一般的差。不过和栾大“哦!”栾大松的眼神一下变得虔诚起来,“马局长,我说你哪里来得这么大魄力,原来还有这些个粗壮的关系!” 马“那是再好不过了!”马小乐眉开眼笑,“有邵姐这么关心,我还担心什么呢?” 此时,一直不说话的栾大松站了起来
2021-07-30
看着葛荣荣认真地做着回忆记录,马小乐得意地一仰头,道:“刚才规划部门的同志讲得确实不错,下面谁发言?” “宋光明和吉远华的心思,马小乐能猜个大概,就是因为创卫这事体大,还有周生强支持,宋光明和吉远华一般是不会有啥太直接“你小子,要听喜讯吧!”丁新华走后,岳进鸣坐下来笑呵呵地多马小乐道,“有付出就有回报呐!” “喜讯?”马小
2021-07-29
“能不能把马庆明作为突破口?”吴一楠突然把话插了过来,道:“有一次开全市县(区)一把手会议,每到吃饭晚饭,马庆明王生嘿嘿地笑了二声,道:“你这傻姑娘,你被人家耍了!” 于是,王生慢慢地给程叶分析着周进良的所作所为,一言“王秘书。”程叶终于忍无可忍,道:“你收拾好东西,等待通知,到另一个部门报到,好了,我忙了。” 王朝勇完全
2021-07-29
刘记者看看信封,又看看丁新华,咧嘴一笑,“这马局长也太客气了,乘出租这点小事他也想着。”不过刚说完,他就伸手接过“这样吧,邵部长,我也不要你提供方便了,就自己到几个部门看看,比如规划、建设等部门,问问情况。”刘记者说完就朝外酒宴结束,刘记者回房休息,下午不用忙活,只管睡觉就行,一切都在掌握中。 在打电话给马小乐之前,宋光明琢磨了
2021-07-29
“建设部门是不可能的。”谭晓娟说道,“局质检科科长是梁本国的人,不会这么做。” “质监局呢?”马小乐道,““那倒不见得。”范枣妮道,“听说郝士军的爸爸郝国防不是个善茬,开始他就对古芳有一百二十个不满意,但拗不过郝士军,这边的甄有为也懊恼着呢,怎么这么巧,竟然碰上了!本来这事能说开的,但因为吉远华在场不好解释。其实事情很简单,因为
2021-07-29
“这么说来,那以后的协调会看来是必开了,咱们是不是得先做准备准备?”马小乐道,“凡事涉及的部门都及时打招呼,否则马小乐指指桌子角上的一碟腌咸菜,咸菜疙瘩,“这个!” 腌咸菜怎么上了桌子呢? 没地方啊。家里大小桌子“呵呵……”霍生笑得有些勉强。 “金柱,瞎嚷嚷啥。”马小乐制止了金柱,“霍生做事有分寸。” 霍生对马
2021-07-28
刘云飞这进国资委四五年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新来的部门一把手一上来就要问下面的人要钱,不给钱就换职位的事情,这他还真是“嫂子,你这刚刚做完了这个,应该多喝点糖水,咱们都是女人,我懂得这个,糖补血,而且最补女人血,呵呵,咱们女人啊,这辈子就
2021-07-27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