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四百七十章所为何事

工作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7-2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工作总结范文】

    第470节第四百七十章所为何事

    这一叫最后还是惹得曾子祥一瞪眼。不过,铁锋装着无知,视而不见!

    花无叶也不好意思问清楚情况,只能含糊的笑着点头,“来,舟车劳顿,先喝杯咖啡提提神。”

    这一打岔算是自动解除了两人对铁锋那独特称呼的猜解。铁锋看着咖啡憨厚的直笑,可曾子祥却很不满的嘀咕道:“怎么是咖啡?这儿没有好茶吗?”说着按了一下呼叫器,叫进来一名服务员,他直接问道:“你们这儿没好茶了吗?”

    看着这位先生不太满意的眼神,服务员瞅了一眼花无叶,犹豫的道:“是这位女士专门点的这种咖啡…!”

    曾子祥只得客随主便,轻轻偿了一下,咖啡虽好,但苦了点,他最后无奈的摆了摆手,“那就再往咖啡里搁几颗糖吧。”

    花无叶一听就笑了,示意服务员靠近自己一点!

    服务员是个清清爽爽的小姑娘,约莫二十岁左右的年龄,身材高挑苗条,应该有**分姿色,见这订房的女士召唤,踩着咯噔咯噔的小碎步,向花无叶的身边移了过去,轻轻一鞠躬,轻轻的问道:“您有什么吩咐?”

    花无叶揍过嘴去,附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了点什么,然后抿嘴直笑。

    不过服务员刚开始还在笑,听完就直接晕菜了,愣了半天没动静。

    “说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曾子祥在一边看不惯了。反正这悄悄的来到长丰市,那自己就不是什么市委书记了,十足一个普通人,也就没了什么官员的架子与规矩的伪装,摆起了无所事事的风流才子形象来,“什么好‘菜’,端出来分享吧?”

    服务员张了张嘴,看了下花无叶,见她没有阻止的意思,轻轻的说道:“这位女士说你…你小时候没糖吃,让我给你咖啡里加满糖……”

    她一边说,还一边在搜寻,看看什么地方见过这么怪的喝咖啡的人。这叫喝咖啡吗?直接吃糖不更好?

    曾子祥与铁锋听得忍俊不禁,花无叶也微微发笑了,说道:“给他多加点糖,他这个人总是与众不同。”

    曾子祥伸出了大拇指,向上翘了翘。

    与众不同!

    这话听起来带劲,是不是某些方面也与众不同呢?可是,他转念一想,也有不爽的一面,“那方面”让一个女人作出评判,有些嬠人了!因为,她必须见多识广,才有比较发言权啊,这个可就不爱听了!有谁希望自己的袜子让别人穿过,又有谁喜欢自己的牙刷插在别人的杯子里?

    曾书记就不喜欢嘛!

    这时,服务员已经小心翼翼地把加了糖的咖啡,重新端到了曾子祥的面前,那咖啡实在是太满了。服务员按照花无叶的吩咐,直加了六颗方糖进去,实在是加不进去了才罢的手。

    “谢谢!”

    曾子祥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完全就是糖水了,再没一点咖啡的苦味,不由看着花无叶与服务员摇头笑道:“一个傻姐姐,一个傻妹妹,唉!”

    服务员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匆匆的退了出去,她可搞不懂这两男一女什么身分与关系,生怕再有人吩咐什么,就不知听谁的为好了。

    曾子祥一边喝糖水,一边打量着花无叶,见她自己喝的是一杯白开水,不由点头:“你这个人开始清心寡欲了,懂得自然保养之道,有那么点意思哈。这与当初那个谈硅矿项目只图眼前利益的县委书记,进步是大大的了。看来,花区长在卢宁这几年修身养性,效果还是不错的,前途远大,就不知财运是不是也亨通啊……?”

    一开始的时候,曾子祥还一本正经,说到后来,便有些摇头晃脑了。

    花无叶笑吟吟的瞧着他,也不生气。

    她知道曾子祥这一刻,不是要调侃自己,也不是要说什么正经事,只不过是借机抛开俗务,难得的放松一下心情罢了,这是高兴与开心的表现。花无叶很喜欢曾子祥在官场上的雄才大略,但更喜欢见到曾子祥现在这样淡然的平凡模样。

    当然,身在仕途的花无叶,她能体会宦海里的身不由己,每当他们以前一起谈起工作,总是有几分沉重,就没有现在这份快乐了。

    曾子祥尽情胡说八道了一番,唱了半天的独角戏才闭了嘴。

    花无叶是一阵格格娇笑,然后不徐不疾的问道:“你这次来就是想把华夏森工集团引到卢原去?”

    “嗯。卢原经济发展上不去,而且是以旅游、矿产为主的产业发展格局,如果能引进华夏森工集团这样的企业过去,既能带动旅游业的发展,又能补偿因矿产开发而导致的生态破坏。同时,对企业来讲也是一个很好的发展契机,这是双赢的局面。卢原因为经济不景气,目前政府本身没资金做这样的项目。唉…政局也是一个全新的开端啊!”

    曾子祥点着头,心思总算回到了正经事上。

    唯一没告诉花无叶的是,他这次到长丰市还有另一件事情要办。救田甜的事,对他而言虽然算大事,但对花无叶来讲,那就不足挂齿了。不对他提起的另一个原因还在于曾书记有那么一点点私心,他怕这老娘们儿想歪了,以为自己跟那什么服务员出身的保姆有一腿,那就免不了费一番口舌解释了。

    他跟田甜倒真是小菜拌豆腐,一清二白的,完全是一种“主仆”关系。

    花无叶也把华夏森工集团前来考察的情况简要作了介绍,直白的说了:“长丰市想让人家来投资,但有的领导却想从中私捞一笔……现在的局面有些尴尬。市里面既要引它进来,又要从中揩油;可华夏森工集团呢,他是纯粹的企业,对此是大为不耻。不过,考察已经基本结束,双方并未**面具进行最后洽谈,约定消化一下考察情况后再议……这对开发区来讲,可不是什么好事。”

    华夏森工集团到长丰市考察,虽然是作为长丰市的项目引进,但布局重点是放在硅矿开发涉及的卢宁、哈里克、乌里那这“一区两县”。无论花无叶是从原来做县委书记的角度,考虑故地的关系,还是从现在任开发区区长的角度,思考今后的发展,她都希望这个项目能入驻进来。别的不说,能改善一下农村的生态环境,总是造福一方的好事啊!

    可是,她知道这个项目已经让市里给搅黄了。

    在长丰市,现在的市委书记、市长哪里会去想下面的实际问题,哪里会关心到群众的生活环境和子孙后代的长远事业,他们只知道多捞点好处,争取通过经济公关巩固上层建筑,想着争取更多更好的升官发财机会呢!

    “这岂不是正好,长丰谈崩了,卢原接手啊?”

    曾子祥笑呵呵的看着花无叶,眼神在明白的告诉她,你是无能为力的,也是杞人忧天!

    “可我看华夏森工集团的样子,似乎也要政府配套投入不少资金…你那里经济不景气,是不是也会有困难?”

    这个倒是实情,曾子祥想了想,简要的对花无叶提了一下卢原市的情况。

    花无叶听完,双眉微蹙,“说起来倒是蛮好的,可实际上,你卢原市农村除了大量荒山和无数农民,也不比长丰市强啊。如果你财政拿不出足够的资金来搞配套建设,一切靠企业来投入,你以为企业傻啊?”

    现在的卢原市与长丰市相比,政府投入上倒真是差了不小一截。卢宁开发区一年的财政收入,就可以超过卢原全市了。

    这主要还是得益于曾子祥当初引进的硅矿产业项目。

    曾子祥白了花无叶一眼,“你这也太直白了吧?伤自尊……!”

    花无叶自问在能耐与眼光等各方面,都没法跟曾子祥相比,她只是想从自己的角度多谈一些看法,以期能给他一些启迪罢了,达到抛砖引玉的效果。见曾子祥今天如此随意的样子,花无叶知道他肯定胸有成竹了。不过,她还是有些担忧,企业可是为利是图,想掏出人家兜里揣着的钱,那是企业为了捞回更多的利润,并非真是要为农村生态建设无私奉献。

    “老实说,你卢原市要配套那笔资金,真的会有困难。”

    花无叶这样说,当然是知道政府要投入投资额度的40%用着引导,40个亿的投资,那政府得拿出16亿来,这对卢原市可是大难题。长丰市倒是可以办到,这是华夏森工集团决定到长丰考察的一个重要因素。她并有说穿的是:卢原市的经济状况限制,想要招进华夏森工集团太难了。只是考虑到真怕曾子祥“伤自尊”,才没有再直白下去,但花无叶还是用轻轻摇头作了补充表达。

    曾子祥似乎不以为意,笑道:“不难。”

    “哦?你这么有信心,为啥?”

    “因为卢原有我嘛。”

    花无叶愣怔了一下,半响之后终于笑出了声,敢情曾子祥把自己当一块招牌了。不过,她倒是认同这一点,硅矿产业招商的时候,她可是亲眼见证了这块“招牌”的能量。

    “今晚先与华夏森工集团方面见一见吧!”

    “那是必须的!”

    “我已经作了安排!”

    “难为你了!”

    曾子祥说的是一句大实话。

    对花无叶来讲,确实难为她了。这个项目引进长丰,布局重点是在卢宁开发区,她是区长,那意味着什么,谁都明白。可她现在却要亲自将这个企业介绍给卢原市的曾子祥,为难是不言而喻!

    好在这个项目是因长丰市的党政主要领导问题,怪不到花无叶身上。她不把企业介绍给卢原,长丰估计也没多大希望了!

    按照花无叶的安排,曾子祥与华夏森工集团考察团见面安排在晚宴上。但曾子祥的住宿,她却是不让住春风春雨楼,也不安排到卢原大酒店,而是要安排到自己在长丰市购的一套小别墅里。

    对此,曾子祥倒没有拒绝,他本来就不想在市里抛太多头、露太多面,清静逍遥岂不是更好?悄悄住到花无叶的别墅里,晚上的节目肯定丰富啊!

    当然,花无叶安排是曾子祥与铁锋一起住过去。
延伸阅读
第491章 493 志存高远 袁天南此时的脑子里想着这个吴副经理够大牌的,一个副处级的副区长来拜访,基于礼袁天南说道:“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没事我可不敢来打扰吴经理的工作,呵呵。” 吴丽珠又是咯咯大笑,袁天南真
2021-08-05
陆青云不是那种酗酒的人,每一次喝酒,陆青云都会控制着自己的量,除非是实在不能够推辞的,否则陆青云一般都不会多喝。两个人又说笑了一会儿,陆青云这才拿起那个文件对庞仁梅笑道:“科级干部培训班,是市委党校组织的吧?” 庞仁梅陆青云自认没有那些大人物的高瞻远瞩,他所能够做的,就是尽量把仁庆市的工作做好,把仁庆市的经济发展上去,让仁庆市的
2021-08-05
12月11日至12日,全国农业工作会议在京城召开。会议*贯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精神,总结2010优化,就是要优化农业生产力布局,完善现代农业产业体系,大力支持主产区、生产大县和区域特色产业发展,提高农业生产专想了想,陆青云索性对陈彬说道:“要扎实开发农业科技,确保在一些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实质性进展。紧紧围绕实现“两
2021-08-05
包远征病重,仁庆市政府的工作暂时由常务副市长柳庆东主持,市委的工作则是由副书记庞仁梅处理。这是陆青云在国外得到的顿了顿,他笑呵呵的说道:“原本我今天打算去海安给书记您接风洗尘的,但是临时出了一点事情,实在是抱歉。” 陆又说了一些市里面别的事情,陆青云简单的询问了一下包远征的病情,在得知包市长一直还在昏迷的消息之后,陆青云叹了一口
2021-08-05
对于张佑荣,陆青云了解的不多,也不打算了解的太深,毕竟对方是京城来的,不可能背后没有大人物支持,两个人的身份决定在坐的都是人精,最近仁庆市的诸多工作饱受质疑,省里面也有不少领导分别表态说仁庆市现在有问题,大家的士气都很低落。“是,是……我一定谨记书记的指示。”柳庆东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脸上涨红,很是尴尬的答应道。 陆青云点点头,
2021-08-05
陆青云不是那种拘泥于形式的人,看了一眼几个有些发愣,似乎等着自己批评的科员,笑了笑道:“把手头工作处理好了再聊天董倩梅先是一怔,随即脸色微微发红,心里面隐约的有些惭愧起来,自己还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人家陆局长压根就不“啧啧,你这是要搬家啊。”包恒笑道。 陆青云翻了一个白眼儿:“我已经搬家了好不好?对了,强子呢?”他问的是
2021-08-05
2011年九月中旬,海安驻京办门口,一辆轿车缓缓驶来,驻京办的楼下一群人早就等候在此,轿车慢慢停下,站在人群最前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食品许可司,是承担食品、化妆品卫生许可管理工作;拟订实施食品、化妆品卫生许可的有关规范;拟订既来之则安之,虽然不知道这些人今天宴请自己的目的,但是陆青云相信,自己还是能够应付下来的。
2021-08-05
其实跟陆青云打电话的时候,劳动有几次想问陆青云关于工作调动的问题。不过终究没有好意思开口,毕竟这么多年走下来,陆陆青云的眉头皱了皱,小洪是谁他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既然董倩梅提了出来,他也没什么意见,看向董倩梅点头道:“你觉得“看来,有些人坐不住了。”陆青云心中暗暗猜到。
2021-08-05
他这话一出口,陆青云心中一凛,终于明白今天的重头戏来了。既然是代表组织来征求意见,陆青云也表达了自己想下放的意愿帕萨特缓缓前行,很快就驶进了省委大院,在龙宇轩的带领下,陆青云来到了欧文海的办公室内。 一路上,不断有人跟陆青云知道,欧文海应该是刚刚从京城回来,前段时候他赴京城参加了一个会议,是经济发达地区和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工作交流
2021-08-05
晚上下班的时候,陆青云的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陆青云的电话有两个,一个是工作用的,一个是私人用的。劳动道:“是啊,来办点事儿。” 哈哈笑了起来,陆青云道:“那好,别人请客没空,你请客我一定到。”停顿了一下“于主任,有事儿?”左梅笑着问道。 “左处长,贾市长在楼下等着你们呢,陈主任也在。”于莉娜笑着说道。左梅是
2021-08-05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