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四百五十六章察言观色

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7-2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第456节第四百五十六章察言观色

    但是,这是人家县里的事,他不适宜管这么宽。曾市长跟这翁天明又不熟,之所以问起他来,是因为在来西川县的路上,他了解县里的地质专业人员情况,偶然知道原地震局长翁天明算县里的一个地质专家人物,还曾经对西川县的地质构造作过*研究,并给县里汇报可能发生重大地质灾害、甚至发生地震的预测情况。

    曾子祥并未*问下去,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翁天明同志本来是县里的地质专家,上半年还向县委县政府汇报近期预测情况,当时…当时他的话有些危言耸听,但从目前这种地陷灾害情况看,还是有一定依据的,可能在对他的调整上,县里处理得不是很恰当……!”

    李丹丹察言观色,尽量客观的讲述着县里调整翁天明的理由。本来用不着解释这么多,可她见曾子祥一提即过,反而不得不和盘托出。从那“当时他的话危言耸听”字里行间,清楚的表达出了调整翁天明的原因。

    对此,曾子祥倒不难理解。一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县,县委、县政府要大展拳脚搞经济建设,推动县域经济跨越式发展,可在这样的关键当口,地震局长却打一份报告说境内可能发生重大的地质灾害,甚至说可能是地震,这不是影响全县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吗?县里因此拿下他的局长之职,倒是情理之中的事!

    这在县里,无论谁做第一把交椅,估计都会让地震局长喝一壶的!

    只是,翁天明这一张“乌鸦嘴”,汇报的事情还不到半年时间,预测就见了端倪!偏偏事发之日,市长大人又问起这个事,这才是李丹丹不惜挨批评而作详细说明的真正原因。

    她既然道明了原委,曾子祥只好多说几句了,“县里怎么调整县管干部,市委市政府倒不会来过问。只不过,通过这事来看,基层在对待本土专家学者方面,还真得引起足够重视。当然,没有今天的地质灾害,我们谁也不好说什么!现在也不必为这种事儿浪费时间…。”

    李丹丹总算是放下了心,赶紧回答着:“是”。

    骆北克这时倒是看了看李丹丹,从旁说了一句话,“李书记,待这次灾害处置妥当之后,建议将翁天明同志再调回地震局工作!”他显然说话有些心虚,他可清楚记得,当初翁天明给他汇报预测情况的时候,他可是把那位翁局长骂了个狗血淋头,估计现在心中愧疚了!

    不过,他的意见说得不到位,这样的专家型干部,还要待灾害处置妥当之后…那不是浪费人才吗?曾子祥瞟了他一眼,还是没说话。

    “我同意骆县长的意见!”

    这县委书记、县长两人在曾子祥面前如此沟通,其目的不外乎两个:一是表明县里的党政主要领导团结和睦;二是表明县里的领导知错能改……

    对此,曾子祥淡淡一笑,朝二人点了点头,“昨天下午,我在市人代会的第七代表团参加政府工作报告审议的时候,还听到有代表提出做好地震防治工作的事,当时我就有点心神不宁,还以为是有人故意扰乱我这个凡人的心情?现在看来,我这个代理市长注定有此一劫了……!”

    在场众人脸上都挤了点笑容,其实他们心中也清楚,再过一天,市人代会就要选举市长了,曾市长这“凡人的心情”,估计关心的不仅仅是地质灾害,还有那几百张选票啊!

    当然,谁也不会、也不敢提这事儿!

    灾害面前,一直呆在这会议室里也不当,曾子祥站起身来,看着李丹丹道:“李书记,你不是说还有一处较远的地质灾害点吗?咱们看看去…。”

    “现在?”李丹丹转身看了看窗外,眼见天空飘着毛毛秋雨,犹豫的道:“曾市长,这天也在下雨,反正情况也都差不多。那个地方人烟稀少,没什么损失。道路也崎岖不平,车辆行进十分颠簸,极不安全,你看是不是…?”

    她就了一大堆话,阻止曾市长前往,确实是出于安全的考虑!

    但曾子祥决意要一一查看,自然不会遗漏任何一个灾害点。他坚持的摇头道:“颠簸?那有什么没关系?地震都吓不倒人,还怕‘车震’吗?”说完当先向会议室门口走去。

    车震?

    在场诸君当然知道是咋回事儿!在一片轻笑声中,李丹丹也不由抿着嘴转过头去,俏脸微微一红,看着眼前风度翩翩的曾市长,全身不自觉的有些**,腿都抖了几下,“曾市长太幽默了……”一笑之后,随即把异样的表情收了起来,紧跟着曾市长的脚步追了上去。

    曾子祥在到达门口的时候,忽然转身,面色一正,“灾害来临之际,我们可以活络一下面部肌肉,笑一笑无妨。但是……,工作起来绝不允许任何人拉稀摆带、偷奸耍滑,部署的工作任务,落实不到位,别怪我翻脸无情…!”

    众人见他刚才还嘻哈一回,突然就山雨欲来,变脸真比那四川的杂技还快,个个都不由心神一颤,尽皆无语。

    “有问题吗?”

    曾子祥见大家都停步沉默,强调道:“干不了的,早点说。有什么遗漏的建议意见,现在也可以补充…”

    一片“没有”声后,西川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李元忠忽然插了一句话,“曾市长,您能不能听一听翁天明同志对地质灾害防治意见?因为,他是我们县的地质专家,又有过预测报告,这样会不会节省一些工作量…?”

    曾子祥认真的看了看他,点了点头,“我已经让吴南成主任联系他了,看完现场之后再见翁天明同志吧。不过,你能提出这个建议实属不易!”

    县委书记、县长都忌讳翁天明会在市长大人面前提起工作调整的事,不敢提这个建议,但一个政府办公室主任却敢冒大不韪提出来,不仅是不易,实是难能可贵!

    吴南成确实联系过翁天明了,不过曾子祥挺欣赏李元忠的勇气,于是交由他进一步落实这件事,“李主任,这样吧,我看完最一个灾害点后,就由你带翁天明同志到县委会议室来见我吧。”

    “是。”

    李元忠真是没想到,自已这冒然的一句话竟能引起市长大人的重视,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吴南成联系的人,改由他这个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进一步落实,这让他点犯傻了。呆了片刻,他斜眼瞅了瞅县委李书记、骆县长,他不是担心自己抢了领导的风头,而是担心自己刚才壮着胆提这事儿,会不会让县里的两位主要领导秋后算帐?

    曾子祥大致猜想到了他的担忧,转身靠近李元忠,拍了拍他的肩头,“李主任,你工作细致周到,态度也非常端正,你很善于思考嘛!”说完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李丹丹与骆北克。

    如此一来,他估计这县上的党政主要领导应该不会为今天的事为难李元忠的!

    一行人冒雨看完现场回到县城,曾子祥没有同意入驻酒店,而是继续回到了县委小会议室,他把这儿当他的临时办公室了!

    看着送自己进会议室的李丹丹,曾子祥问道:“李书记,你作为西川县委书记,看完整个灾害现场,有什么切身感受?”

    感受?

    李丹丹明显的愣了一下,她不知道曾市长所问何意?这一个地方的县委书记,面对辖区内出现自然灾害,感受还用说吗?当然是忒急…!可上级领导如此问,恐怕就不是这么简单的答案了,一定另有深意!

    难道有什么引申意义?

    李书记这下子有些拿不准市长大人的用意,竟然不好开口,“这个…”一番支吾之后,脸现窘迫,“市长,您…您有什么指示?”

    曾子祥摆了摆手,知道她想复杂了,“我只是想说,这天灾与**不同,自然灾害理论上虽然是可预防的,却又总是那么防不胜防啊!”

    “嗯。”

    李丹丹连连点着头,悄悄的舒了一口气,脸现愧疚的道:“其实,翁天明的那个预测报告,现在看来倒是价值不匪了……”。

    “怎么?”曾子祥盯着李丹丹的眼睛,认真的问道:“你为调整他岗位的事,难道心理突然蒙上了什么阴影不成?”

    面对领导的“关心”,其实更像是一次谈话,李丹丹轻轻摇了下头,“阴影倒谈不上,不过这也给我的工作提了个醒……。”

    地震局属于政府组成部门,任免一个政府职能部门领导干部,能给县委书记提个什么醒?曾子祥可算是官场的老油子了,他听出李丹丹是话中有话。但他不会去过问,从开始骆北克建议把翁天明调回地震局工作的举动来看,毫无疑问,李丹丹当初肯定也是采纳了骆县长的建议。

    曾子祥笑了笑,“女人还是比较心善啊!”

    李丹丹不好意思的低声道:“曾市长,我们会重新考虑县地震局长的任免事宜!”她说完这话,才猛然想起曾子祥问她感受的背后,恐怕另一层深意在此吧,地质灾害要防患于未然,那也是需要专业人士才能做到的啊!

    看来,问题还是在这个翁天明身上呢!

    虽然她想到这一层有些嘴角上晚了,但曾子祥却是从她“心善”的表述里早就获得了答案。因为,市长找前任地震局长了解情况,不给别人一个说法,那让人怎么想呢?

    恰好此时,李元忠领着翁天明走进了县委小会议室。李丹丹告辞出去,李元忠给曾子祥的杯子里续了水,又给翁天明泡了一杯茶,然后才退出了会议室。

    翁天明四十五岁左右的年纪,穿着很朴素,神情很淡定。看得出来,他应该属于那种学术型的人物特征,是那种不在乎名、权、利的个性。但是,他从地震局调整到气象局工作之后,虽然保留了正科级待遇,可那种被无端换了一顶小“官帽”的怨忿,肯定还是一定程度上存于心中,对那些不相信地质科学预测的县领导,当然不会有什么好感觉……至于对这位市长大人,他现在也说不好。
延伸阅读
冯娟华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声:“我们当年是被他抓了现,之后顾及到名声、地位和家庭,所以就一直被他牵着,文书记完全被他“你是哪一年跟文介明好上的?”问到这句话,洪峰心里突然难过起来,至于为什么难过,自己也说不清楚。 冯娟华看洪峰轻叹了口气:“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向上级领导或上级部门反映他的情况?” “反映他的什么情况啊?我又没
2021-08-02
想到这里,程叶向陈大宗使了个眼色,走到了一边,陈大宗也跟着走了过来。 程叶转头看了王福前一眼,转脸对陈大宗下午回到江山市,市委领导立即召开了部门负责人紧急会议,黄江不在家,自然就是洪峰参加了。 看着洪峰走进会场,
2021-08-01
吴一楠这么一问,程叶怔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我的斗志就是我的底气,我决心要做的事情,没有不实现的!” ““是呀,如果不是她,我现在坐的是组织部副部长的位置,你说,我现在又去宴请她的上级部门的人,她不把我撕了才怪呢。”“你说什么?李青和王乐?他们什么时候到的?”洪峰突然追问道。 听着洪峰的话,程叶心里一阵兴奋,肯定洪峰认识
2021-08-01
来到能源办,马小乐知道栾大松为何有情绪了,同样是属于财政拨款的政府职能部门,办公条件还真不是一般的差。不过和栾大“哦!”栾大松的眼神一下变得虔诚起来,“马局长,我说你哪里来得这么大魄力,原来还有这些个粗壮的关系!” 马“那是再好不过了!”马小乐眉开眼笑,“有邵姐这么关心,我还担心什么呢?” 此时,一直不说话的栾大松站了起来
2021-07-30
看着葛荣荣认真地做着回忆记录,马小乐得意地一仰头,道:“刚才规划部门的同志讲得确实不错,下面谁发言?” “宋光明和吉远华的心思,马小乐能猜个大概,就是因为创卫这事体大,还有周生强支持,宋光明和吉远华一般是不会有啥太直接“你小子,要听喜讯吧!”丁新华走后,岳进鸣坐下来笑呵呵地多马小乐道,“有付出就有回报呐!” “喜讯?”马小
2021-07-29
“能不能把马庆明作为突破口?”吴一楠突然把话插了过来,道:“有一次开全市县(区)一把手会议,每到吃饭晚饭,马庆明王生嘿嘿地笑了二声,道:“你这傻姑娘,你被人家耍了!” 于是,王生慢慢地给程叶分析着周进良的所作所为,一言“王秘书。”程叶终于忍无可忍,道:“你收拾好东西,等待通知,到另一个部门报到,好了,我忙了。” 王朝勇完全
2021-07-29
刘记者看看信封,又看看丁新华,咧嘴一笑,“这马局长也太客气了,乘出租这点小事他也想着。”不过刚说完,他就伸手接过“这样吧,邵部长,我也不要你提供方便了,就自己到几个部门看看,比如规划、建设等部门,问问情况。”刘记者说完就朝外酒宴结束,刘记者回房休息,下午不用忙活,只管睡觉就行,一切都在掌握中。 在打电话给马小乐之前,宋光明琢磨了
2021-07-29
“建设部门是不可能的。”谭晓娟说道,“局质检科科长是梁本国的人,不会这么做。” “质监局呢?”马小乐道,““那倒不见得。”范枣妮道,“听说郝士军的爸爸郝国防不是个善茬,开始他就对古芳有一百二十个不满意,但拗不过郝士军,这边的甄有为也懊恼着呢,怎么这么巧,竟然碰上了!本来这事能说开的,但因为吉远华在场不好解释。其实事情很简单,因为
2021-07-29
“这么说来,那以后的协调会看来是必开了,咱们是不是得先做准备准备?”马小乐道,“凡事涉及的部门都及时打招呼,否则马小乐指指桌子角上的一碟腌咸菜,咸菜疙瘩,“这个!” 腌咸菜怎么上了桌子呢? 没地方啊。家里大小桌子“呵呵……”霍生笑得有些勉强。 “金柱,瞎嚷嚷啥。”马小乐制止了金柱,“霍生做事有分寸。” 霍生对马
2021-07-28
刘云飞这进国资委四五年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新来的部门一把手一上来就要问下面的人要钱,不给钱就换职位的事情,这他还真是“嫂子,你这刚刚做完了这个,应该多喝点糖水,咱们都是女人,我懂得这个,糖补血,而且最补女人血,呵呵,咱们女人啊,这辈子就
2021-07-27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