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四百二十五章爱屋及乌

工作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7-2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工作总结范文】

    第425节第四百二十五章爱屋及乌

    曾子祥拍了下兰梅的肩膀,“这钱清白着呢,既不是我贪的,也不是受别人的贿赂来的,更不是你大姐给的小费,而是我自己产业的收益。”

    兰梅想不明白他还有什么产业,如果说是文文“大姐”,哦,不是大姐,年龄上来说是妹妹,只是她跟曾子祥早,排行老大罢了,要是这个亿万富姐赏的还有可能,但市长的产业收益?不太可信,市长能有什么产业,组织上允许他有产业吗?

    曾子祥看着兰梅的眼神,撇了撇嘴,不高兴了,“你不花,那我春节前抽空去趟澳门,一晚上保证输得一毛不剩。”

    听他如此说,兰梅只好收下了。

    曾子祥这才开心起来,轻轻的道:“我在外地跟人合伙办了个企业,每个月的收入都不了这么多。好了,这事你别对其他人讲就是了。”

    兰梅相信曾子祥不是个敛财的官员,听他这么一说,才高兴起来,“不花白不花,不过买套房子都花不完,怎么花呢?”

    这事儿也犯愁?

    曾市长就爱莫能助了,他摇头道:“房子的事不用你考虑。”

    窗外已经能见曙光了,曾子祥站了起来,“爸,姑姑,小辉辉就让你们多费心了。我今天还有事情要办,如果没走,我会再过来的。”

    “他也是我孙子呢,你放心吧!”

    “那我就走了。”曾子祥迈了两步,又略停了下,“爸,二叔那边你尽快探听一下他的意思,出院后是继续留在学校,还是愿意到其他岗位工作,有信息给我说一声。”

    爱屋及乌了!

    曾市长有意补偿一下兰家因为自己而受的委屈,于情于理都有照顾的打算,西城小学的校长在这次教学楼群垮塌事件中的表现,也是有目共睹,提拨重用一下也不能说是徇私!

    兰父不知道如何回答为好,只有一个劲的点头!“小梅,这地方子祥不太熟悉,你送他下楼吧!”

    “不用,不用!”

    老丈人真是关心则乱,这么早让兰梅送一个大男人下楼,让人看见了会咋想,曾子祥赶紧拒绝,逃也似的溜出了门,很快就上车离开了。

    可他出门不吉,车子没走多远就让人给拦了下来。

    从兰梅家逃出来,曾子祥心情那个郁闷啊,简直就像刚从看守所出来的小混混,干什么都不来兴趣。他开着车慢慢从小区出来,打算回宾馆睡一会儿。

    实在太困了,他打开车上音乐,眼皮还是直打架,没办法,掏了掏包里。有老丈人送的几包“石林”烟呢,赶紧打开点了一根,猛吸一口。

    嘿!劲足,提神呢!

    为了驱赶睡意,他一连猛抽了几口,呛得他连咳了几声。眼看前面到了十字路口,他将烟叼在嘴上,一打转向灯,双手把紧方向盘,往旁边一拐,准备进入左边巷道。

    天刚蒙蒙亮,加上有雾,街上的人影还看不太清楚,可他叼在嘴上的香烟星火,外面却是清晰可见。这一点小火星并不太引人注目,但很引交警注意的!

    车还没画完90度的弧线,十字路口的交警就做了手势,招手示意他靠边停车。

    曾市长叹了口气,还真是倒霉,刚刚被老丈人堵在了屋子里,现在又被交警给拦下了,所幸自己有本有照,又没有喝酒,驾驶的也不是公车,接受例行检查罢了。

    他把车停下,摇下玻璃窗,“交警同志,有事吗?”

    交警过来敬了一个礼,说道:“请出示你的驾驶证件…!”

    曾子祥配合的拿出了行驶证、驾驶证,递送了过去。

    交警一边接证件,一边看了看他手上夹着的香烟,“把烟灭了!”

    “这烟来劲,舍不得呢?”

    曾市长全当交警友情提示,没当回事儿,说完还很享受的抽了一口。

    “你违章了!”

    “违章?”

    曾子祥**了**额头,表示不解。

    “你未系安全带,按新交规,扣2分。”

    “还真是忘了系安全带了!”不是专职驾驶员,又情绪不好,再加上没有休息,头脑不清,曾子祥意识到还真是违章了,点头表示认罚。

    “罚款是100元。”

    “不系安全带罚款不是50元吗,什么时候提价了?”曾市长对新交规可学习过,记得数额呢,50块钱是小事,当冤大头就不好了。

    “驾驶员行车过程中抽烟,虽然不扣分,但得罚款50元。”

    “哦。”

    曾市长明白了,看来老丈人这“石林”烟并不便宜,现在一支就50元了。唉了口气,反正都罚款了,赶紧猛抽了几口,然后才将烟掐灭掉。

    交警一边探头看了看车内后排,一边近身闻了闻,“没喝酒吧?”

    “没有。”

    “嘴上说可不算,请测试一下。”

    遇到婆婆妈妈的交警真是霉!曾子祥知道这也是正常执法,是为了保障大多数人生命财产安全的执法行为,他配合的将嘴咬住交警伸过来的酒精测试仪,发力猛吹一口。

    反正没喝酒,吹坏这玩意也不用赔的!

    “停!”

    交警拿起测试仪一看,又盯了盯曾子祥的眼睛,“咦,你酒驾啊?”

    “你真会开玩笑!”

    曾子祥笑了,昨晚火锅店仅喝了一瓶啤酒,早随着几泡尿溜光光了,可能酒驾吗?如果不是仪器有问题,那就是交警有问题了,他用市长的眼光审视了一下这名执勤的交警:清楚6点多能在路上执勤,很辛苦,素质应该过得硬吧?

    “你自己看看?”

    交警将测试仪递了过来,曾子祥一看显示屏,上面显示数字为0.23mg/ml,还真是属于饮酒范围。

    “怪了!”

    曾市长摇头,“真没喝酒!”他也不理解这仪器咋回事儿,大清早的跟自己开什么玩笑。

    交警拿疑惑的看了看这名司机,安全带都不系的驾驶员,他的话能信吗?再说了,是不是酒驾,不是光凭嘴说算不算,那得讲证据,相信科学,他将酒精测试仪复了位,“你再吹一次试试!”

    “好吧。”

    为了洗清自己的酒驾嫌疑,曾市长又吹了一回,这回显示数字为0.20mg/ml,有所下降啊。

    看着这个下降的数字,交警怀疑这驾驶员悄悄省力了,让他再吹一次。

    曾子祥摇头,折磨自己啊。可他无意节外生枝,依言猛吹了一回,虽然力量猛,数字却还是继续下滑不止,已到0.18mg/ml了。

    面对这个数字,曾子祥**了**有些生痛的腮帮子,“你这测试仪还真是怪了,我越用劲,显示越少,它是不是故意找我茬子呢,还用不用再吹?”

    这话听在交警的耳朵里,就不是那个味了。看来人家质疑的不是仪器,恐怕是自己的执法。可他也搞不懂咋回事儿,想了想,“这数据虽然不高,但也属于饮酒范围,我不敢胡乱判断。跟我去交警队抽血化验一下,看看究竟是什么问题?”

    “证明仪器有无问题,就让我去免费献血,你什么意思?”曾子祥眼睛一愣,市长配合执法,但被折磨来折磨去的,心中肯定不岔。

    他的不怒自威,吓了交警一跳。

    这种上位者的气势,交警算是看出来了,不是普通私驾人员,像个当官的吧?他犹豫了一下,“能不能看看你的工作证件?”

    如果是领导人物,或许昨天为了接待喝过酒,现在测试出现这种情况也是可能的,但能不能通融,他可不敢做主,那得请示队里甚至局里的领导,请示的前提是要确认对方的身份。

    不过从这人配合的程度上看,又不太像当官的作派。

    曾子祥一听对方的意思,倒来了兴趣,咱让你看看工作证也好,那得考验交警的执法公正了。依言掏出工作证,送给交警呆呆的欣赏了半天。

    曾子祥,卢原市人民政府,市长!

    这名年轻的小交警是从警校毕业刚分到这个县工作的,哪里认识卢原市长?但仔细查看工作证,上面写得清清楚楚,又不得不信。回过神来,他再次将工作证仔细查看了一遍,歉意的道:“市长,请您稍等!”

    拿出手机就到旁边向领导报告去了。

    虽然将市长晾晒一边不礼貌,但他不得不谨慎啊!

    原来,前几天他曾“有眼无珠”地拦住过一个貌不惊人的领导,被队长亲自骂了个狗血淋头,接着又“鬼使神差”地放跑了一个无证驾驶但浑身上下透着领导派头的农民私车,又被队长狠狠的熊了一顿,一再叮嘱他处理违章时一定要搞清对方的身份再说,弄不准的话就赶紧向他汇报。队长没有处理他,则主要是看这小子吃苦,凌晨到早上的执勤,他是一个月参加30天,队长还是舍不得这种“人才”,这个时段,不是什么人都愿意上街执勤的。

    这名小交警在电话中向队长报告:“队长,我可能又惹祸了,我现在又拦了一个大领导的车,你说我该咋办呢?”

    队长不以为然地问道:“多大的官?是局长吗?”

    “比那大。”

    “那是县长?”

    “比县长还大。”

    “妈的,你到底拦谁了,快说!”队长紧张了,尖声叫道,生怕这小子又缺了哪根筋,再惹了哪位大领导,给自己捅了漏子,搞不好县长、县委书记都吃不了兜着走,那自己好不容易搞到手的这个小队长恐怕就要说拜拜了。

    “我也搞不太清楚,”小交警有些为难的道:“反正…反正司机的工作证上写的是卢原市市长曾子祥,车是谁的,那我…我就不知道了。”

    “曾子祥市长?”队长一听,吓得一呆,然后是火冒三丈,在电话里咆哮道:“那你还不赶快向领导道歉!”

    “车上就他一人,领导没在!”

    擦!

    队长想咬人了,“你他妈的真是猪脑,司机是曾市长,就是让你跟曾市长道歉!马上放行,听明白没有?”

    亅亅亅
延伸阅读
第491章 493 志存高远 袁天南此时的脑子里想着这个吴副经理够大牌的,一个副处级的副区长来拜访,基于礼袁天南说道:“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没事我可不敢来打扰吴经理的工作,呵呵。” 吴丽珠又是咯咯大笑,袁天南真
2021-08-05
陆青云不是那种酗酒的人,每一次喝酒,陆青云都会控制着自己的量,除非是实在不能够推辞的,否则陆青云一般都不会多喝。两个人又说笑了一会儿,陆青云这才拿起那个文件对庞仁梅笑道:“科级干部培训班,是市委党校组织的吧?” 庞仁梅陆青云自认没有那些大人物的高瞻远瞩,他所能够做的,就是尽量把仁庆市的工作做好,把仁庆市的经济发展上去,让仁庆市的
2021-08-05
12月11日至12日,全国农业工作会议在京城召开。会议*贯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精神,总结2010优化,就是要优化农业生产力布局,完善现代农业产业体系,大力支持主产区、生产大县和区域特色产业发展,提高农业生产专想了想,陆青云索性对陈彬说道:“要扎实开发农业科技,确保在一些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实质性进展。紧紧围绕实现“两
2021-08-05
包远征病重,仁庆市政府的工作暂时由常务副市长柳庆东主持,市委的工作则是由副书记庞仁梅处理。这是陆青云在国外得到的顿了顿,他笑呵呵的说道:“原本我今天打算去海安给书记您接风洗尘的,但是临时出了一点事情,实在是抱歉。” 陆又说了一些市里面别的事情,陆青云简单的询问了一下包远征的病情,在得知包市长一直还在昏迷的消息之后,陆青云叹了一口
2021-08-05
对于张佑荣,陆青云了解的不多,也不打算了解的太深,毕竟对方是京城来的,不可能背后没有大人物支持,两个人的身份决定在坐的都是人精,最近仁庆市的诸多工作饱受质疑,省里面也有不少领导分别表态说仁庆市现在有问题,大家的士气都很低落。“是,是……我一定谨记书记的指示。”柳庆东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脸上涨红,很是尴尬的答应道。 陆青云点点头,
2021-08-05
陆青云不是那种拘泥于形式的人,看了一眼几个有些发愣,似乎等着自己批评的科员,笑了笑道:“把手头工作处理好了再聊天董倩梅先是一怔,随即脸色微微发红,心里面隐约的有些惭愧起来,自己还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人家陆局长压根就不“啧啧,你这是要搬家啊。”包恒笑道。 陆青云翻了一个白眼儿:“我已经搬家了好不好?对了,强子呢?”他问的是
2021-08-05
2011年九月中旬,海安驻京办门口,一辆轿车缓缓驶来,驻京办的楼下一群人早就等候在此,轿车慢慢停下,站在人群最前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食品许可司,是承担食品、化妆品卫生许可管理工作;拟订实施食品、化妆品卫生许可的有关规范;拟订既来之则安之,虽然不知道这些人今天宴请自己的目的,但是陆青云相信,自己还是能够应付下来的。
2021-08-05
其实跟陆青云打电话的时候,劳动有几次想问陆青云关于工作调动的问题。不过终究没有好意思开口,毕竟这么多年走下来,陆陆青云的眉头皱了皱,小洪是谁他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既然董倩梅提了出来,他也没什么意见,看向董倩梅点头道:“你觉得“看来,有些人坐不住了。”陆青云心中暗暗猜到。
2021-08-05
他这话一出口,陆青云心中一凛,终于明白今天的重头戏来了。既然是代表组织来征求意见,陆青云也表达了自己想下放的意愿帕萨特缓缓前行,很快就驶进了省委大院,在龙宇轩的带领下,陆青云来到了欧文海的办公室内。 一路上,不断有人跟陆青云知道,欧文海应该是刚刚从京城回来,前段时候他赴京城参加了一个会议,是经济发达地区和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工作交流
2021-08-05
晚上下班的时候,陆青云的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陆青云的电话有两个,一个是工作用的,一个是私人用的。劳动道:“是啊,来办点事儿。” 哈哈笑了起来,陆青云道:“那好,别人请客没空,你请客我一定到。”停顿了一下“于主任,有事儿?”左梅笑着问道。 “左处长,贾市长在楼下等着你们呢,陈主任也在。”于莉娜笑着说道。左梅是
2021-08-05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