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三百五十六章心中有数

月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7-22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月总结范文】

    第356节第三百五十六章心中有数

    不过,从他们无声撤退的样子可以看出,他们平时没少见过这种场面,见怪不怪了。

    看来,朱富贵说这一带是枫林县的红灯区,应该不假。

    曾子祥等人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几伙**,装着不满意的样子,慢悠悠地在广场上溜跶。

    “我们再转一会,就得定好目标,不然会让人起疑心了。”严松建议道。

    “嗯。”曾子祥点头,一边环顾四周。

    这个广场上拉客的**起码在三十人上下,口音各异,但基本都是外地人。而在四周那些装作若无其事,或晃荡、或坐在树下、或坐着抽烟的男人,不是那些**们的同伙,就是他们的保镖。尽管他们装腔作势,但老远就能望到他们和那些三三俩俩的**不时碰头说几句,或是鬼鬼祟祟地聚在一边窃窃私语,少不得随便**几把,时常能听到荡人心魂的淫笑声传过来。

    在这些男人中,曾子祥的目光注意到,有一位身着短袖衫,下半截衣服扎到皮带下的男人,不时窥探着他们几人的一举一动,显然非常在意。

    广场北面有一棵大树,枝繁叶茂,犹如张开的一把巨伞,遮掩着广场上高高的灯光,笼罩出一片阴暗,树下已经坐了几个休憩的人。曾子祥几人一路婉言谢绝了几位拉客的**,也坐到大树下的几张简易石櫈子上,掏出烟来正点上,背后又冒出一位年轻女子,大约三十多岁年纪,盘着头发,穿着一款深色连衣裙,脚蹬黑色高跟鞋,虽然树下太暗,看不出她脸上是否有雀斑,不过闻到一股脂粉味道,隐约看上去是一位有些风姿的**女人,操作一口外地来的普通话,“几位老板,我看你们转了半天,好像也没有选到满意的**,是不是嫌他们长得难看呀?”

    “一个美女都没有啊……不是说这里有处女的吗?”

    “哎哟,原来你们是想找处女呀?哈哈,我说你们为何挑肥拣瘦的呢?原来如此……”**女眼里放出光来,一边笑嘻嘻的,一边似乎不经意地回头看了看。

    “怎么?难不成你是?”

    “我?”那女人一愣,拿自己来骗人估计比较难,“几十年前是,呵呵。”

    这时,两个外地模样、形象比较猥琐的中年男人手指夹着香烟从他们身边走过,同时还掉过头瞟了他们一眼,**女一见,马上丢下曾子祥等人,三步并做两脚追上前去,问他们要不要……?

    趁此机会,曾子祥与严松飞快地朝周围看了看,发现不远处的绿化带边,或蹲或倚或立,晃荡着十多个形迹可疑的男人,见他们正在和那女人有说有笑,他们投过来警惕的目光。当曾子祥等人回望的时候,那些人又赶紧掉过头去,看着别处。

    尽管他们装得有模有样,但形迹可疑。

    “老板,我帮您找几位漂亮的**吧。去电影包厢里也可以,去我们的出租屋也行……”这时另一个外表妖艳、身着露脐装的长发女人向曾子祥等人凑了过来,显然她看出来了,这几人中以曾子祥为首,他的话估计就是决定者,只要他点头,生意肯定有得做了。

    见曾子祥还是摇头,紧接着又凑上来一个女人。这些拉客女有的要求陪看电影,有的口口声声称她们那儿的出租屋安全,**都很漂亮,处女不多,但绝对有……等等。

    就在此时,**女和一位二十多岁的小个子女人急急地赶过来,没好气地冲那两个女人低声喝道:“你难道没有看到,我们早就谈好了吗?想抢老娘生意?一边去!”那女的刚要反驳,但眼珠滴溜溜地飞速朝四周转了转,似乎发现了什么,最后只好悻悻地离开了。

    刚才那一宗生意没有谈成,却见另有人上前正与曾子祥等人洽谈,大项目差点让人家抢走,这四处招商的**女装出一副亲热劲,一把拉着铁锋的胳膊,**道:“这位帅哥,我看你年纪最小,一定玩得较少吧?那得趁年轻多玩玩……等上了年纪,玩不动就后悔了。”

    说着,**女好像早已看透了男人心思似的,又靠到严松身前,在他的耳边**道:“我们那里美女多的是,还有从乡村刚来的处女……只要您们愿意,价钱好商量,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老板,今晚月明星稀,天气也凉爽下来,我们那里又刚来了几位美女,今天正准备上场呢,何不过去玩玩,顺便帮我们鉴定一下?”那位小个子女人更是露骨,在一旁怂恿。

    “究竟怎么个玩法嘛?”严松故意装作不知内情,顺着对方的暗示接话,还一边拿眼瞅曾子祥,这更让那两女人感觉,这几人是真想玩,只是不谈好,这领头的估计没中意的呢。

    **女乐得哈哈大笑起来,接着把右手伸向前,发嗲道:“先给小费50块,我马上带您去见人,一个个长得如花似玉,如果你们不满意,我不收您们一分钱!”

    “人都没见,谁知道是不是如花似玉,你收了钱跑了我们能怎么样?”严松装着谨慎的样子,故意驳取信任,让人觉得他们挺有诚意的。

    “我说老板呀,你还挺心细的嘛,你就放一万个心吧,包您满意的啦……”那**女有些急躁地拍了拍自己的**,还故意抖动了几下。

    “这个……”严松故意向其他女子盯过去,似乎可选择的余地大,让人挑花眼,犹豫不决啊。

    “如果你们不满意,我真不收你一分钱,或者先少付一点跑路费,这总行了吧?”**女看到几人似乎有些心动的样子,赶紧乘胜追击,争取赶快带人前去考察,不然项目落到其他地头,那可划不来。

    一阵凉爽的风摇曳过大树,也轻抚着几人的脸颊。曾子祥暗暗思忖,这几人已在这里晃悠了许久,上前来搭讪的拉客女来了好几拔。自己几人的穿着打扮,在枫林这个县城肯定是上流风采,外貌特征也被四周窥视的闲杂人员收入视线,如果再磨蹭,估计真要惹人怀疑了。

    看就看吧,不入虎**是不行的。

    于是,曾子祥向严松使了一个眼神,佯装心动的样子说道:“难得带你们出来一趟,这样吧,想玩就玩去吧。”

    “谢谢老板!”严松装出一副收到公司领导格外发的福利般的高兴样子,配合的称呼曾子祥为老板,转头却对那**女道:“我们先去看看,如果没有美女,一分钱都不会付。”

    “要是让我们老板不满意,路费也别想。”铁锋也附和起来,与严松打起了配合。

    **女顿了顿,忙讨价还价道:“这样吧,跑路费先一人给20元,一共给60元吧。”

    “这个钱不能给。”曾子祥这时发话了,但却是掏出两百元钱,“你去给我们每人买一包烟,剩下的就是你买烟的辛苦费。”

    尽管是暗访调查,但在这种事上一旦花了钱,那还是说起来难听。因此,曾子祥宁愿通过这种方式,也不付路费,用心良苦。

    **女高兴的接过钱,看来这老板财大气粗啊,更加坚定了她要拉过去的决心。不过,这三人应该是三包烟,买什么烟好呢,她有些为难了,“老板,你们平常抽什么牌子的烟啊?”

    “哼!”曾子祥鼻孔发出了声音。

    **女一愕,知道自己问多了,领悟不够,说明平常见识就差,要是让人觉得见识差了,那自己刚才说有美女,人家不是就不信了吗?

    她想了想,心中有了主意,小步跑到旁边一个烟酒专卖店里,拿了一包软中华、一包硬中华,还拿了一包软天子香烟。一共是70+45+45=160元,虽然只余下了40元,辛苦费相对少了点,但这老板看起来挺有钱,有钱就行,先哄得他高兴了,他不就愿意跟着自己走了吗?

    哼!只要到了地方,小费还不是要多少是多少!

    一想到先哄他们高兴,她又犹豫了,刚走出几步又回了店里,“大哥,把这包天子烟换了。还是拿中华吧!”

    “为什么啊?”

    “黄色不好。”

    “你今天这是怎么啦,还兴这个,黄色不正适合你吗?”卖烟的老板调侃道,这**女经常在这儿出入,他们应该早就混熟了。

    换了一包硬中华,价格一样。**女拿在手中看了看,还是觉得不妥,“全换软的吧。”她把两包硬中华烟全退了回去。

    “那这钱?”

    三包软中华,七十一包,总计得两百一十元了。**女嘴一撇,“经常照顾你生意,你少赚取一点吧。”说完将原来补的四十元扔给卖烟的老板,抓起三包软中华就走了。

    先不赚钱,为的是赚取信任,她想钓大鱼呢。

    两百元,却是三包软中华,这让曾子祥心中有了数。这**女人摆明了是要哄自己几人开心,然后跟她走,这种不惜免费带路的做法,也充分表明里面一定有陷井等着呢。

    这世界上哪有不坑爹的买卖?

    如果现在不跟随而去的话,极有可能被四周这些形迹可疑的人发现端倪,这些人警惕性极高,只要引起一点点怀疑,所有计划将会功亏一篑,而且即将引来更大风险。在这一带转悠了两个多小时,曾子祥等人在明处,他们则躲在四周,早就熟悉了外貌特征,暴露了挺危险的。

    时间不能再拖,否则就露馅了。

    无法再犹豫,曾子祥等人只好跟着**女人向附近的一个居民点走去,身后似乎有几条人影尾随跟了上去,严松不时往身后看看,他必须保证市长的安全。他冷不防猛一回头,看到几个人赶紧在相距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有的双手抱胸,有的双手插在裤袋里,耸耸肩膀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有的还吊儿郎当地吹起了口哨,掩饰闲着无事跟上来的无聊。

    亅亅亅
延伸阅读
“书、书记,您,您说什么?” 啪的一声,郭正通手中的饺子皮掉了下来,整个人都呆住了,看着陆青云有些不知所措九月20日,省委组织部刘部长亲自莅临仁庆市,在全市干部大会上,宣读了几分人事任免决定。 经过省委研究决定,官场上的刀光剑影之凶险,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陆青云可以猜测的到,这一次郭嘉为了取得团系的支持,必定会付出很大的代
2021-08-05
黑色奥迪车缓缓行驶在公路之上。 十月中旬,仁庆市委书记陆青云考察仁庆市医疗改革情况,并主持医改领导小组第十详细的询问了工程进展,陆青云表示:“蔬菜大市场工程,是中央领导都十分认可的项目,是省市两级政府十分关注的,希望富端起酒杯,董建民道:“这一杯敬书记,感谢您对我们富尔区蔬菜大市场的关心。”
2021-08-05
官场当中天翻地覆需要多久? 也许需要一年,也许需要一个月,而这一次在仁庆市,只用了一个星期。 在一个而这一切,根源都是因为省里面有风声要动台上的那个年轻人。 关于周宏清倒台的原因,外面现在众说纷纭,流传最广原来是陆书记早就计划好了的,这些人就是他考察出来的人。 “好大的一盘棋啊!”看着陆青云走在自己前面,此时终
2021-08-05
2011年1月21日,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黄紫葛来到仁庆市,宣布了省委省政府的人事任免决定。 任命张佑荣同志为林天平和林天南同为林家第三代,最早的时候,林天南是京城有名的纨绔子弟,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让家里面的长辈头疼不已
2021-08-05
仁庆位于西南地区,虽然距离春暖花开的三月还为时尚早,但是一月份的天气并不算寒冷,眼看着就要过年了,白天的气温倒是说着,他把照片递给柳庆东,说道:“您看看,就是他。” 柳庆东的脸色一变,看向吴天道:“吴董,这种事情不至于他的一番话说的是轻描淡写,但是听在陆青云的耳朵里面却好像晨钟暮鼓一般的让他震动不已,唐波的意思很明显,让陆青云不
2021-08-05
陆青云没有马上回答陈彬,而是犹豫了一下,拿起一份报纸,翻看了几眼找到一个新闻,然后递给陈彬。 “老领导,这出席了宴会之后,陆青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新月如眉,点点星光洒落在大地上,跟城市当中不停闪烁的霓虹相映成辉那边的回复似乎是在犹豫,半晌之后才回复道:“那你要保证不会把我的身份暴露出去。” 陆青云笑了笑,知道这孩子
2021-08-05
第661章 663 七月十三号 金铭叹口气说:“第一感觉,我也不信。还有,放掉库容、打开所有闸门让洪水直冲容升想了想,说道:“袁县长,你说洪水一来,水库就会溃坝,难道说大坝有问题?” 袁天南说道:“是的,五石水库
2021-08-05
第663章 665 发现秘密 说走就走,袁天南带着吴文彬驱车往大丰县。 汽车过了磨盘乡地界,进入大丰吕经理一怔,看着此人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干了?” 男子说道:“还用问为什么吗,要钱呗,都三个月没发工
2021-08-05
第690章 692 天上掉下个女儿 袁凤祥和林月秋感到奇怪,不过既然儿子这么说,他们没有再问,回房睡觉去了袁兰兰说道:“不可以,您的血压有点高,要少吃盐。” 袁凤祥满脸苦相,林月秋说道:“兰兰说得对,你就是要吃少
2021-08-05
第715章 717 慕容依依的战略眼光 今天已经是正月初五,到了明天,大家就要奔赴单位准备上班了。慕容依依茫然地看看妹妹,然后看着袁天南问道:“天南,可依说的是真的?” 袁天南没有回答慕容依依的问题,而是
2021-08-04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