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三百八十三章把握时机

工作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7-22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工作总结范文】

    第383节第三百八十三章把握时机

    曾子祥坐直了**,非常认真地说道:“省长,陈自林这个案子一定要平反。像陈自林这样的干部,凤毛麒角,非常少了。如果陈自林案不平反,卢原的干部队伍建设根本谈不上正本清源。如果这样的干部都是如此下场,卢原干部队伍的风气会坏透的,今后谁还管什么国家利益,全都一味的奉承迁就上级领导,将永无干事风气。”

    汤中和微微一笑,略带一点调侃的语气,“曾市长决心已定,谁能拦阻?”

    曾子祥松了一口气,讪讪的笑了。

    汤中和补充了一句,“如果陈自林最后还能重新启用,那就是一个很明显的风向标了!”

    他这话,算是对此事定了一个处理基调。

    在卢原大动干戈,莫文志明白表态支持,汪正山肯定也会支持,至于汤中和就更不用说了,不但会支持,那会是相当的支持。根据曾子祥刚才的描述,总攻一旦开始,最少也会将焦天宇、李长军、金德胜这些市委常委牵扯出来,动不动得了这些人,都不是特别重要。只要他们一涉及,卢原的风向标立即会变,他们就是自己不夹着尾巴做官,别人也不敢再紧紧围在他们周围,焦天宇阵营会不攻自破。

    曾子祥到汤省长这儿汇报与拜访,说白了就是商量卢原市今后的权力分配。

    这也标志着,曾子祥前往卢原单刀赴会的时代将会结束了。权力再分配,身为主攻大将的曾子祥,岂能两手空空,一无所获?

    无利不起早!

    汪正山、汤中和都不会这样无利益的事情,何况是身在卢原的曾子祥。至于牵扯出来的市委、市政府班子成员,该如何安排接替的人手,自然是汤中和这个省长去与省委汪正山书记“讨论”。

    这将是一场大决战,也是一场大混战!曾子祥在战前的省城之行,是为了争取获得最大的利益空间。

    汤中和又喝了口茶,随手拿起一支香烟点上了,**靠在沙发里,陷入了沉思。

    曾子祥没出声,没有打扰汤中和的思考。

    一支烟抽了一半,汤中和才缓缓的说道:“子祥,你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吗?”

    曾子祥坦然的答道:“省长,或许是有点匆忙,时机还谈不上成熟。但以现在的实际情况来看,必须动手,再拖下去很不利。一方面,我离人代会的选举仅有两个月时间,不动,选举肯定有问题;另一方面,上面对省里的班子原先要动的计划推迟,说明了什么?谁走谁不走,谁上谁下,都产生了变数,这个时候不动手,您要是走了,想动都没机会了。”

    汤中和听得是眼睛一眯,这也正是他所想的,不动手,自己好的结果是平调而走,搞不好还会回京城任个闲职养老了,此时不搏何时搏。他吸了口气,说道:“匆忙一点就匆忙一点,干吧。但得有足够的准备,既然是打仗,就不会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希望你要有这个认识。”

    曾子祥微笑点头,“谋事在人,成事也在人。”

    无疑,汤中和已经同意了他的建议,准备对卢原发动总攻。

    汤中和又问道:“冶金机械厂的事,怎么处理?”

    舟山省的国企改革比较滞后,冶金机械厂的问题,在舟山并非个案。身为省长,汤中和对此很生气,故而他再次问到这事。

    曾子祥收敛了笑容,正色道:“为陈自林翻案的同时,就拿在机械厂改制中搬弄事非的几名市领导开刀。我看这个时候再不下重手,就不能威慑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

    汤中和微微一笑。

    他对这一点很满意,曾子祥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冲劲十足。而且,事关原则的事,从来不肯轻易让步。

    这是一员虎将,自己一直没有看错。

    汤中和同时也在想,舟山这个地方对于自己来讲,会不会是“麦城”,估计全看这一仗了。他根据目前的情势,知道希望还得寄托在曾子祥这个卢原市长身上,只要他在卢原打开了口子,涉及省上就势所难免。如果要是曾子祥败了,自己这个省长在省里也就翻不起大浪了,自己既斗不过现在的省委书记汪正山,也争不赢虎视眈眈的常务副省长袁清。

    夹在中间的滋味难受,败走的滋味更不好受。

    以他的判断,这场战役只要拉开了序幕,不分出胜败是收不了兵的。而对冶金机械厂的处理,时机却相对成熟多了,刚刚露出苗头,就来个杀鸡儆猴,作用绝对大,真要等到大战来临再动,反倒难以遏制势态。

    曾子祥懂得进退,识得大体。

    他的建议汤中和一贯都能听得进去,汤中和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好,那就这样办。子祥,你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其他的事,你不用太担心。”

    汤中和的眼里,也流露出了毅然决然的神情。

    曾子祥告辞汤中和的时候,还报告道:“汤省长,我还想去一趟省纪委兰书记哪里。”

    “去吧。”汤中和点了点头。

    卢原的纪委书记金德胜,摆了曾子祥好几道,是到算帐的时候了。

    曾子祥从舟山省城返回卢原,消息早传入了市委书记焦天宇的耳朵里。

    卢原市委书记办公室,焦天宇和市纪委书记金德胜两人坐在一起,一时竟然找不到话说,愣是坐着猛吸烟,直到两人各自抽了两根,焦天宇才猛然将烟屁股按进了烟缸里,苦笑一下,“德胜啊,现在问题有些严峻了,关键是被人抓住了把柄,你可要好好想一想了,否则别人会抓着辫子不放,穷追猛打下来,咱们是没什么好办法应战了!”

    照片事件,不仅没能给曾子祥抹黑,反受其害。焦天宇不说,金德胜心中已经够苦,知道帐已经摆在那儿了。至于曾子祥什么时候算,由不得自己。

    近段时间以来,金德胜深居简出,市纪委更是一直按兵不动,威信大损,可他仍然没能躲过劫难,不但卢原市领导们把他当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焦天宇也迫于无奈,跟着附和起来了。更要命的是,曾子祥到省上那么一跑,他这个市纪委书记的帽子,眼看就要让人摘掉。

    他现在最难受的是,明知道这些,却无能为力。

    什么叫把柄?把柄就像是命根子,命根子捏在别人的手中,喊打喊杀,任人摆布。

    金德胜狠狠的吸了口烟,浓重的烟雾在他头顶上空顿时形成一圈烟幕,呛得他自己是“咳咳”不已,“焦书记,您说咋整,难道真没其他办法了?”

    他这样问,显然是还不甘心。努力布置了那么长时间,最后一个会议加上一个向上级汇报,就让自己进退两难,卡在了关口上,让金德胜感觉浑身难受,甚至喘不过气来了。

    焦天宇无奈的摇头,“失败了就该有人承担责任,咱们就会付出代价。这件事情,如果说还有一线希望,那就是寄希望于咱们自己主动承担责任,同时上面不*查究。这个意思你应该明白,怎么做也不用我教吧?”

    “可是…”

    金德胜有自已的顾虑,正要说自己的观点。

    焦天宇却是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我们只有等下次机会了,如果能侥幸保住你市纪委书记一职,今后不怕没有机会!要是保不住了,无论说什么都没有用。”

    弃卒保车?

    焦天宇的一番话无非就是想表达这个意思。

    如果,金德胜能找到合适的理由,抛弃一个心腹,保住自己市纪委书记一职。那对焦天宇来讲,是舍小为大,可对于金德胜来讲,却不是那么好办的事,惹毛了手下,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乱子。

    在官场上,弃卒保车是很正常的事情,金德胜以前也用过。

    但是,让金德胜从来没想到过的是,一向控制着卢原市整个官场的焦天宇,今天也要当着自己的面,劝自己使用这一招。这让金德胜感到很悲哀,短短的几个月时间,焦天宇的优势似乎荡然无存了,原来固若金汤的圈子,竟然被一次又一次的突破,而且从目前的形势看,这个圈子今后还存不存在,已经很难说了。

    金德胜此时的心情,莫名的急躁。

    一口烟呛得他咳嗽半天,好像是对他眼前心情的表述。

    金德胜小心翼翼的道:“焦书记,可是一旦这么做,市纪委的威信将不复存在,今后的工作将举步维艰。而且,即使我们这样做,他们捏着市纪委的把柄,也不一定就此善罢甘休?那样的话,我们就等于舍了本、还倒付利息。”

    他以前仗着是焦天宇的“吏部侍郎”,一向眼高于顶,在市委书记面前说话从来都是大大咧咧,有什么说什么,这也正是焦天宇坚信金德胜控制下的市纪委的重要原因。可是,今天金德胜突然转变了语气,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由此也说明金德胜的心态,不知不觉间已经变了。

    这种转变,是因为金德胜对焦天宇的信心产生了动摇。

    这叫有了隔阂!

    焦天宇此时也是心乱如麻,并没有感受到金德胜语气的突然变化。他勉强一笑,“德胜啊,曾子祥会不会善罢甘休,就看你的手段了!至于威信,你认为威信是怎么来的?只要有我在,威信就存在,就没有人敢不把市纪委放眼里。所以说,只要能想办法让你继续呆在市纪委书记位置上,一切皆有可能,否则什么都白搭!”

    焦天宇说着,陡然加重语气,警告意味很浓,金德胜此时的心态很有问题,未战先怯,如何能赢得战斗的胜利,他自然不希望自己的这个“御前侍卫”意志消沉下去,这是相当危险的。

    临阵退缩的将军,更是兵家大忌!

    因此,为了安抚金德胜,焦天宇下了猛药,他在向金德胜悄悄透漏自己的计划。

    金德胜听焦天宇这一说,觉得计划还是可行,弄走曾子祥还是希望。他也明白,只要一弄走曾子祥,那么整个卢原市照样会重新落入焦天宇手中,而且比之前更彻底。

    无穷的希望又慢慢在金德胜的心中升腾起来。

    亅亅亅
延伸阅读
第491章 493 志存高远 袁天南此时的脑子里想着这个吴副经理够大牌的,一个副处级的副区长来拜访,基于礼袁天南说道:“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没事我可不敢来打扰吴经理的工作,呵呵。” 吴丽珠又是咯咯大笑,袁天南真
2021-08-05
陆青云不是那种酗酒的人,每一次喝酒,陆青云都会控制着自己的量,除非是实在不能够推辞的,否则陆青云一般都不会多喝。两个人又说笑了一会儿,陆青云这才拿起那个文件对庞仁梅笑道:“科级干部培训班,是市委党校组织的吧?” 庞仁梅陆青云自认没有那些大人物的高瞻远瞩,他所能够做的,就是尽量把仁庆市的工作做好,把仁庆市的经济发展上去,让仁庆市的
2021-08-05
12月11日至12日,全国农业工作会议在京城召开。会议*贯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精神,总结2010优化,就是要优化农业生产力布局,完善现代农业产业体系,大力支持主产区、生产大县和区域特色产业发展,提高农业生产专想了想,陆青云索性对陈彬说道:“要扎实开发农业科技,确保在一些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实质性进展。紧紧围绕实现“两
2021-08-05
包远征病重,仁庆市政府的工作暂时由常务副市长柳庆东主持,市委的工作则是由副书记庞仁梅处理。这是陆青云在国外得到的顿了顿,他笑呵呵的说道:“原本我今天打算去海安给书记您接风洗尘的,但是临时出了一点事情,实在是抱歉。” 陆又说了一些市里面别的事情,陆青云简单的询问了一下包远征的病情,在得知包市长一直还在昏迷的消息之后,陆青云叹了一口
2021-08-05
对于张佑荣,陆青云了解的不多,也不打算了解的太深,毕竟对方是京城来的,不可能背后没有大人物支持,两个人的身份决定在坐的都是人精,最近仁庆市的诸多工作饱受质疑,省里面也有不少领导分别表态说仁庆市现在有问题,大家的士气都很低落。“是,是……我一定谨记书记的指示。”柳庆东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脸上涨红,很是尴尬的答应道。 陆青云点点头,
2021-08-05
陆青云不是那种拘泥于形式的人,看了一眼几个有些发愣,似乎等着自己批评的科员,笑了笑道:“把手头工作处理好了再聊天董倩梅先是一怔,随即脸色微微发红,心里面隐约的有些惭愧起来,自己还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人家陆局长压根就不“啧啧,你这是要搬家啊。”包恒笑道。 陆青云翻了一个白眼儿:“我已经搬家了好不好?对了,强子呢?”他问的是
2021-08-05
2011年九月中旬,海安驻京办门口,一辆轿车缓缓驶来,驻京办的楼下一群人早就等候在此,轿车慢慢停下,站在人群最前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食品许可司,是承担食品、化妆品卫生许可管理工作;拟订实施食品、化妆品卫生许可的有关规范;拟订既来之则安之,虽然不知道这些人今天宴请自己的目的,但是陆青云相信,自己还是能够应付下来的。
2021-08-05
其实跟陆青云打电话的时候,劳动有几次想问陆青云关于工作调动的问题。不过终究没有好意思开口,毕竟这么多年走下来,陆陆青云的眉头皱了皱,小洪是谁他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既然董倩梅提了出来,他也没什么意见,看向董倩梅点头道:“你觉得“看来,有些人坐不住了。”陆青云心中暗暗猜到。
2021-08-05
他这话一出口,陆青云心中一凛,终于明白今天的重头戏来了。既然是代表组织来征求意见,陆青云也表达了自己想下放的意愿帕萨特缓缓前行,很快就驶进了省委大院,在龙宇轩的带领下,陆青云来到了欧文海的办公室内。 一路上,不断有人跟陆青云知道,欧文海应该是刚刚从京城回来,前段时候他赴京城参加了一个会议,是经济发达地区和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工作交流
2021-08-05
晚上下班的时候,陆青云的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陆青云的电话有两个,一个是工作用的,一个是私人用的。劳动道:“是啊,来办点事儿。” 哈哈笑了起来,陆青云道:“那好,别人请客没空,你请客我一定到。”停顿了一下“于主任,有事儿?”左梅笑着问道。 “左处长,贾市长在楼下等着你们呢,陈主任也在。”于莉娜笑着说道。左梅是
2021-08-05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