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三百八十五章下定决心

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7-22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第385节第三百八十五章下定决心

    吴南成小心翼翼的道:“市长,卢原市的黑恶势力队伍庞大,公检法部门好多人员都涉及其中,还有……。”

    曾子祥一皱眉头,“还有什么,说话吞吞吐吐的,有什么就说,是不是想说还涉及到市领导?”

    他当然明白,既然吴南成当面提醒自己这个问题,说明吴南成已经完全站在自己这边,算是合格的市政府办公室主任了,至少比那个许秘书长称职百倍。

    办公室主任也是自己的大秘书,关键时刻提醒自己忽略了什么东西,提醒自己在特定的时间该做些什么,这才是办公室主任的职责定位,而不是一味的盲从、趋炎附势。

    吴南成心中一紧,他没想到曾子祥一点也不避讳,惊愕之余,忙不迭的点头,“卢原市下辖各县,大都存在黑恶势力,团伙较多,人数较众。而且,卢原市里也存在黑帮,存在多年,一直控制着卢原市的地下秩序,手下起码数百人,渗透到了各行各业,腐蚀了许多官员……。”

    黑帮是存在的,而且势力还大。

    这是吴南成说的主要内容,但曾子祥不以为然,挥手打断了吴南成的话,“怕黑,就要点灯嘛。”

    不管哪朝哪代,也不管什么地方,有利益之争,就会有黑道存在,不管社会发展到什么地步,它都永远不会真正的消失,只不过存在的形态稍有差异而已。

    古有江湖帮派,今有黑恶势力。

    这个现象正常。

    唯一不同的是,古代一般是由江湖大侠、名门正派来铲除,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而到了现代社会,重点依靠执政党来履行职责罢了。现在的黑道较之古代,有一定的隐蔽性,有的甚至表面漂白,成立各种各样的公司,挂羊头卖狗肉,掩饰着暗地里的不法勾当。黑帮是打掉一批又出现一批,打之不尽,禁之不绝。而官员参与进去,不外乎因为权和利,人不为已的事太少了。

    卢原目前的情形,黑恶势力破坏了安定环境,阻碍了经济发展。

    不打不足以平民愤。

    不打不足以提升执政党的威信。

    不打,还会让那些保护伞飞扬跋扈。

    不打,自己这个市长怎么在卢原站稳脚跟?

    曾子祥决心已下,必须坚决打黑除恶。不过吴南成的提醒,也代表了多数干部的担忧,看来大家信心还不足啊。他淡然的道:“你的提醒很有道理,不过市政府连个会都不敢开,害怕黑恶势力到这种地步,传出去还像什么话,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在卢原呆下去?必须下决心解决这类问题,担当起政府的责任。”

    在卢原,政府的职责很明确,可惜一直无人敢牵头。

    吴南成点了点头,心中惊讶不已,看曾市长的意思,对黑帮的存在并不惊讶,也不害怕,对保护伞也没多少顾虑。不像前任市长,一听说喊打喊杀的黑帮,表面上说要铲除,实际上却毫无动静,甚至对明显违法乱纪,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了了之。

    相形之下,吴南成对曾子祥又多了一份信心。

    吴南成暗自叹了口气,人跟人之间是有差距的。

    “市长,那我这就下去做会议方案!”

    一般来讲,应该是说下去准备会议。可吴南成有他的难处,像这种全市性的大会,得以市委市政府的名义召开,会议的有关事项得两家的秘书长报告主要领导,并进行必要的沟通协调。而他目前只是市政府的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

    上面还有一个秘书长许凤权,市委的秘书长还是市委常委。因此,虽然有曾子祥的充分信任,但他在措词上还是不敢过于托大。

    谨小慎微!

    这是做秘书的原则,大秘书、小秘书都如此。

    看到曾子祥的点头同意,吴南成这才转身轻轻的离开了市长办公室。

    而曾子祥也暂时放下了手中的签字笔,点了一支烟,悠悠的吸了一口,战前部署就要开始了,他还有许多事儿需要安排啊…….!

    打黑除恶,只要动真碰硬,没有人不怕。

    恶人害怕,保护伞更害怕。

    市纪委书记金德胜早就开始害怕了。

    此时,他正坐在办公室里,双眉紧皱,满是苦涩。

    省公安厅的人员下来后,那四名被抓进市公安局的纪委人员,身份终于得到确认了,而且也否定了市公安局提出的关于与市长曾子祥几次遇袭有关联的说法,躲过了一劫。

    但是,几人拦截曾子祥的车,事先没有联系,现场没有出示工作证,没有表明身份,态度相当恶劣,已经严重违反了纪委工作条例,给领导的工作造成了很大影响,也给领导的人身安全埋下了隐忧,有关部门建议立即停止几人的职务,接受调查,面临的处罚将是撤职降级。

    金德胜对此也曾东奔西跑,理力争过,可哪里管用?这件事情就算是市委书记焦天宇揽下来,也不敢不顾规章制度,那样只会弄得一身骚,还吃不到羊肉。

    金德胜只有放弃四人,任其自生自灭了。

    可是事情没完没了。

    照片事件的寄送出自自己之手,这一次按照焦天宇给的舍卒保车建议,就有些难办了。

    舍谁才能让人信服?

    又舍谁才能保住自己?

    真要达到舍卒保车效用,这次要丢弃的绝对不是一般心腹,而是他金德胜的得力干将。可是,真的这么做了,金德胜很怀疑自己今后在市纪委说话到底还有没有人会听,还有多少人会跟着自己,又会不会因此惹出什么乱子?

    谁不拿自己的仕途当回事呢!

    焦天宇说出一个舍卒保车计划倒是十分容易,可要让金德胜真正去实施却难于上青天。

    金德胜现在面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难题,市纪委书记一职与得力干将,前途与威信几者之间,必须尽快做出一个选择,这太让他纠结了。

    好在他清楚程序,自己是省管干部,如果责任真要追究到自己头上,那得省纪委出面调查处理。而自己好歹做了这几年市纪委书记,省纪委的熟人还是有的,必要时可以探听一下消息嘛。

    先看省纪委有没有什么动静再说。

    打定主意,金德胜抓起办公桌上的座机,拨了一个电话过去。可是,任由电话“嘟嘟”的叫喊,一遍又一遍,却始终无人接听。

    这让他心中有些慌乱,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拨打对方的手机号码,可情况大体差不多,音乐声流畅的放着,没人忍心打断美妙的歌声啊。

    金德胜拿着手机,有些毛燥了,妈的,平常没少进贡,关键时候竟然连电话也不接。转念一思考,会不会是自己的事儿已在省纪委挂上了号?要是真如此,省纪委的人肯定避让还来不及,岂会接自己的电话?这样想着,金德胜的心情就不是毛燥那么简单了,背心里已是冷汗涔涔直下…

    正当他恐慌之际,一首音乐也快到终点,电话竟然接通了,一个无精打采的声音传了过来:“喂,谁啊?”

    通了,谢天谢地!

    金德胜忙收拾了下心情,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搓着自己的额头,努力让自己的脑袋保持清醒冷静,“何处长好,我卢原市纪委金德胜啊!”

    “哦,有事吗?”

    这话让金德胜心中一寒,自己以前跟这位何处长可打得热火,无论是自己上省城,还是他到卢原,自己总会请个客,送点特产及红包之类的,见面了也是称兄道弟,这一下怎么语气突然变得如此冷淡?还没到立冬时节,咋就寒冷笼罩了?

    难道真是要变天了?

    会是卢原市纪委,还是整个卢原市?

    金德胜忐忑不安的问道:“何处长,我最近听到传闻说….”

    他的问题还没问出来,就被电话那头的何处长给截住了,“卢原市纪委违规查办相关案件,省纪委已经开始着手调查,好自为之吧。”

    “还请何处长….”

    “好了,就这样吧!”

    金德胜本想仗着私人关系,请何处长指点一下出路,可听着电话中传出的“嘟嘟嘟”忙音,金德胜愣住了,人家直接掐断了电话。

    虽然人家是省纪律的,可自己好歹是副厅级干部,对方不过是一个处长。这样牛叉,是不是大事不妙的征兆啊?

    看来山雨欲来了。

    金德胜放下手中的电话,擦了下额前的细汗。省纪委已经开始着手查办市纪委了,这事儿自己顶不住。他不敢耽搁,风风火火的出了市纪委书记办公室,直接找到了市委书记焦天宇,立即将情况作了汇报,请示应对之法。

    焦天宇也为此事着急呢。

    他也从自己的渠道获得了消息,而且还知道省纪委的人就要到卢原市了。现在的他,不是仅仅担心金德胜那点小事儿,他更担心省纪委亮向卢原市的刀子,不仅仅是对准金德胜一个人,究竟还有多少人处在刀锋可及范围?如果搞不清这个问题,接下来的日子就要提心掉胆了。

    焦天宇也有想打电话问一问有关省领导的冲动,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四处打探消息只会让领导产生两种想法:第一,不该打听的事情,你也打听,这是政治不成熟的表现;第二,有人心虚。“有人”当然会是打听消息的人。

    结合金德胜汇报的情况,焦天宇初步判断,这次省纪委下来人调查,应该是冲着金德胜来的。

    亅亅亅
延伸阅读
冯娟华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声:“我们当年是被他抓了现,之后顾及到名声、地位和家庭,所以就一直被他牵着,文书记完全被他“你是哪一年跟文介明好上的?”问到这句话,洪峰心里突然难过起来,至于为什么难过,自己也说不清楚。 冯娟华看洪峰轻叹了口气:“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向上级领导或上级部门反映他的情况?” “反映他的什么情况啊?我又没
2021-08-02
想到这里,程叶向陈大宗使了个眼色,走到了一边,陈大宗也跟着走了过来。 程叶转头看了王福前一眼,转脸对陈大宗下午回到江山市,市委领导立即召开了部门负责人紧急会议,黄江不在家,自然就是洪峰参加了。 看着洪峰走进会场,
2021-08-01
吴一楠这么一问,程叶怔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我的斗志就是我的底气,我决心要做的事情,没有不实现的!” ““是呀,如果不是她,我现在坐的是组织部副部长的位置,你说,我现在又去宴请她的上级部门的人,她不把我撕了才怪呢。”“你说什么?李青和王乐?他们什么时候到的?”洪峰突然追问道。 听着洪峰的话,程叶心里一阵兴奋,肯定洪峰认识
2021-08-01
来到能源办,马小乐知道栾大松为何有情绪了,同样是属于财政拨款的政府职能部门,办公条件还真不是一般的差。不过和栾大“哦!”栾大松的眼神一下变得虔诚起来,“马局长,我说你哪里来得这么大魄力,原来还有这些个粗壮的关系!” 马“那是再好不过了!”马小乐眉开眼笑,“有邵姐这么关心,我还担心什么呢?” 此时,一直不说话的栾大松站了起来
2021-07-30
看着葛荣荣认真地做着回忆记录,马小乐得意地一仰头,道:“刚才规划部门的同志讲得确实不错,下面谁发言?” “宋光明和吉远华的心思,马小乐能猜个大概,就是因为创卫这事体大,还有周生强支持,宋光明和吉远华一般是不会有啥太直接“你小子,要听喜讯吧!”丁新华走后,岳进鸣坐下来笑呵呵地多马小乐道,“有付出就有回报呐!” “喜讯?”马小
2021-07-29
“能不能把马庆明作为突破口?”吴一楠突然把话插了过来,道:“有一次开全市县(区)一把手会议,每到吃饭晚饭,马庆明王生嘿嘿地笑了二声,道:“你这傻姑娘,你被人家耍了!” 于是,王生慢慢地给程叶分析着周进良的所作所为,一言“王秘书。”程叶终于忍无可忍,道:“你收拾好东西,等待通知,到另一个部门报到,好了,我忙了。” 王朝勇完全
2021-07-29
刘记者看看信封,又看看丁新华,咧嘴一笑,“这马局长也太客气了,乘出租这点小事他也想着。”不过刚说完,他就伸手接过“这样吧,邵部长,我也不要你提供方便了,就自己到几个部门看看,比如规划、建设等部门,问问情况。”刘记者说完就朝外酒宴结束,刘记者回房休息,下午不用忙活,只管睡觉就行,一切都在掌握中。 在打电话给马小乐之前,宋光明琢磨了
2021-07-29
“建设部门是不可能的。”谭晓娟说道,“局质检科科长是梁本国的人,不会这么做。” “质监局呢?”马小乐道,““那倒不见得。”范枣妮道,“听说郝士军的爸爸郝国防不是个善茬,开始他就对古芳有一百二十个不满意,但拗不过郝士军,这边的甄有为也懊恼着呢,怎么这么巧,竟然碰上了!本来这事能说开的,但因为吉远华在场不好解释。其实事情很简单,因为
2021-07-29
“这么说来,那以后的协调会看来是必开了,咱们是不是得先做准备准备?”马小乐道,“凡事涉及的部门都及时打招呼,否则马小乐指指桌子角上的一碟腌咸菜,咸菜疙瘩,“这个!” 腌咸菜怎么上了桌子呢? 没地方啊。家里大小桌子“呵呵……”霍生笑得有些勉强。 “金柱,瞎嚷嚷啥。”马小乐制止了金柱,“霍生做事有分寸。” 霍生对马
2021-07-28
刘云飞这进国资委四五年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新来的部门一把手一上来就要问下面的人要钱,不给钱就换职位的事情,这他还真是“嫂子,你这刚刚做完了这个,应该多喝点糖水,咱们都是女人,我懂得这个,糖补血,而且最补女人血,呵呵,咱们女人啊,这辈子就
2021-07-27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