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之步步高升》第739章 不眠之夜

自我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8-19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自我总结范文】

    今晚,注定是一个好多人都难以入睡的不眠之夜。

    林国栋等人一进电梯,范胖子和毛瘦子喜滋滋地凑了过来,抢着向楚天舒献媚。

    范胖子用羡慕嫉妒恨的语气问,楚主任,刚才那位应该是好大的领导吧。

    毛瘦子鄙夷地看了范胖子一眼,说,那还用问,别人我不认得,唐市长我是见过的,见了大领导弓着腰陪着笑脸,人家还不爱搭理呢。这位领导肯定比市长大多了。

    楚天舒懒得和他们多啰嗦,靠在床头,双手放在脑后,任由他们两个在那里自说自话。

    范胖子说,楚主任,开饭,你想吃什么,我上食堂打饭去。

    毛瘦子说,胖子,你废什么话,捡贵的打就是了。得,你呆着,我去。

    两个人还装模作样地抢开了碗筷,争得脸红脖子粗的,好像抢的是一个聚宝盆一般。

    楚天舒懒洋洋地说,别烦我,你们一起去吧。

    范胖子瞪了毛瘦子一眼,说,走,别打扰楚主任领会领导指示。说完,两人欢天喜地地打饭去了。

    夜色深沉。

    范胖子和毛瘦子早已睡着了。

    胖的如死猪一般,打着不小的鼾声;瘦的吧嗒着嘴说着梦话,嘟嘟囔囔的好像在乞求楚天舒的原谅。

    楚天舒合着双眼,一动不动躺在床上,思绪万千。

    幸亏向晚晴及时将材料交给了舅舅林国栋,要不然的话,按照自己的计划一意孤行,固然可以让唐逸夫丢人现眼,但图了一时的痛快,却不知道会害了多少人啊。

    自己姑且就不说了,帮着传递资料的向晚晴,在代表们散发材料和串联的简若明、苏幽雨,拒绝按上级意图投票的靳洛冰等代表,更要命的是,督导两会的林国栋也将处于非常被动的状态;……

    楚天舒啊楚天舒,看来你在政治上还幼稚得很哪!

    懊恼和庆幸交织在一起,让楚天舒久久不能平静……

    在“云晴美体”的办公室里,向晚晴坐在电脑前,捏着鼠标看着整理好的资料在发呆:这会儿楚天舒在干什么?他会不会责怪我把他辛辛苦苦弄到手的资料交给了舅舅?他吃了那么多的苦头,舅舅能说服他吗?如果……

    在人民医院的医生值班室里,白云朵抱着手臂站在窗前,望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飘落在玻璃上,默默地在想:楚天舒伤口换药了吗?有人帮他传递消息吗?他会不会再被带走啊?什么时候他才能重获自由呢?……

    在青苑宾馆最豪华的大套房里,林国栋坐写字台前,橘黄的灯光照在他的脸庞上,抓着几分材料的手在微微颤抖:青原市纪委可能真办了一件冤假错案,唐逸夫在其中到底起了多大的作用?朱敏文作为青原市的一把手,为什么要推波助澜,难道他真的像楚天舒推测的那样有什么难言之隐?除了生活作风方面不够检点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违法乱纪的问题?……

    他扔下了手里的材料,站起身,**着下巴在房间里来回走动,脑子里又开始思考另外的问题:伊海涛下一步怎么安排,可不能让老实人受苦受累受委屈,最后还吃了亏啊;楚天舒是一棵好苗子,是不是该让他到基层去历练历练?……

    两会代表已经分别入住了青苑宾馆和凯旋大酒店,简若明在自己的房间里坐立不安:楚天舒现在怎么样了?向晚晴的材料整理好了吗?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不会又有新的变故吧?靳洛冰、童丹元、闫志勇他们已经暗地里联络好了,还不开始行动可能就来不及了?

    ……

    苏幽雨忙完了领导们的夜宵,坐在工作人员的值班室里,心里一直惴惴不安:代表们的住地监控得这么严,楚天舒的计划能成功吗?如果这一次不能把朱敏文和唐逸夫拉下马,今后的日子又该怎么过呀?……

    杜雨菲穿着睡衣,歪在床头百思不得其解:是不是岳欢颜提供的信息有误,户籍档案中查到了十几个刘紫琼,只有一个出国在外,可去的国家并不是米国而是新加坡,在青原的社会关系也非常清楚,远在米国的那个刘紫琼根本就与青原官场毫无关联?朱敏文的前妻是去了米国,但并不叫刘紫琼,会不会是出国前改的名,可档案中并无这项纪录啊,难道是已经销毁了?

    ……

    宁光明、李萍和宁馨一家三口围坐在客厅的沙发边。

    宁馨说,爸,你为什么不让我哥和外界联系?他明明是无辜的。

    宁光明说,丫头,小楚有没有问题,专案组会调查清楚的。老爸只能保证他的生命安全,作为一名老党员,最起码的组织原则还是要讲的。

    李萍说,唉,天舒这次可遭了大罪了。

    ……

    在世外桃源的别墅楼上,楚妈妈抱着小聪聪,轻轻地拍打着,嘴里自言自语地念叨:电视上说两会都要召开了,这政府工作报告应该写完了呀,天舒为什么还一点消息都没有,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正在收拾婴儿床的谭玉芬说:阿姨,我听梦蝶说,她和冷雪前天去青原见到了天舒,他正忙着接待会议代表呢。冷雪留在青原照顾他,已经说好了,忙完了开会的事,一起回来看您。

    楚妈妈逗着小聪聪说:玉芬,我也就是随便叨咕叨咕,他们该忙什么忙什么吧。哦,哦,小聪聪,奶奶带你睡觉觉了。

    ……

    在丹桂飘香的客卧里,冷雪穿戴整齐,保持着随时待命的状态,她躺在床上,心里记挂着孩子,又放心不下楚天舒:武警医院的防范措施够严密吗?要是再有人冒充军人闯进去想谋害他可怎么办?梦蝶姐能稳得住奶奶的情绪吗?……

    飞机在太平洋上空浓浓的云层中穿行,不时发生着强烈的颠簸,岳欢颜抱着lv小包,身上盖着薄薄的毛毯,强忍着孕后的眩晕和呕吐,望着舷窗外的蓝天,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快,早一分钟把收集到的资料送到青原,楚天舒就可以早一天得到解脱。

    岳欢颜接到吴梦蝶的电话之后,专程转机飞赴米国,前往刘紫琼所在的城市,通过摩丹集团米国分部的关系,找到了刘紫琼儿子就读的大学,拍下了他们母子俩在某餐厅就餐的照片。

    ……

    这会儿,更睡不着觉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候选市长唐逸夫。

    吃完晚餐,林国栋谢绝了所有人汇报工作的请求,径自回了套房,关上了房门。

    唐逸夫在各代表团的住地转了一圈,又回到了青苑宾馆,一直等到了十点多,给许文俊发了信息,得到了林国栋已经休息的回复,这才很不情愿地出了宾馆。他抬头望了眼迷茫的夜空,然后朝不远处的市委大院挪去。

    一阵夜风吹来,唐逸夫不觉打一个冷战,脑袋里又晃过林国栋那阴沉的眼神。

    楚天舒到底跟他说了些什么?两会的议程能不能顺利完成?最后的选举会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这次两会与以往相比一开始就非同寻常,此前发生了太多的变化带来了诸多的不确定因素。

    最让唐逸夫不安的是,冥冥之中,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起着作用。至于这是股什么力量,到底来自哪里,将产生怎样的威力,更是无从形容,没法说清,只觉得它明明就在身边,你想看又看不见,想**又**不着。

    唐逸夫是官场老手,政治**性不低,感觉得出这股力量的存在。他特别担心这股力量会以某种不可预料的方式出现,进而摧毁代表们的意志。

    为防患于未然,避免出乱子,他已做了大量工作。亲自找过各代表团团长及信得过的代表谈话,降低姿态听取情况,交心通气,向代表们传递一个信息,请求他们自始至终与市委保持高度一致,不折不扣地完成两会各项议程。

    另外,唐逸夫又安排黄如山、郝建成、付大木等心腹,密切关注代表们的动态,发现什么不对的苗头及时报告,以便妥善解决,以防意外发生。

    当林国栋下车伊始就提出要去看望楚天舒时,唐逸夫就隐隐意识到,这股无形的力量似乎与这个人有着某种联系,于是,强烈要求陪同林国栋前往医院看望,从探望之后林国栋阴沉的脸色和冷漠的态度来看,形势似乎不容乐观。

    是啊!为了竞争市委副书记一职,林国栋和何天影已经成为了对手,他得知了自己采取不正当的手段挤垮了他看好的伊海涛,怎么肯心甘情愿地替你唐逸夫作嫁衣裳呢?

    想到这,唐逸夫不禁又打了个冷战,他裹进了衣服,心事重重地继续往前走。

    也许不至于吧?唐逸夫自我安慰道,林国栋是组织部长,不会不懂这基本的组织原则,非要违背省委的意图把自己搞下去,青原的选举失败了,那他怎么回去向省委交代呢?

    唐逸夫的脑海里马上有一个声音反驳道:你唐逸夫搞了阴谋诡计,我林国栋掌握了真凭实据,为什么还非要让你当选?!

    林国栋手里有真凭实据吗?

    有吗?没有吗?
延伸阅读
又来,上官舞对羽公子的自我感觉良好有些不屑了顾,她觉得这家伙是一个装逼高手,每次装逼的时候都是这样漫不经心的,但这种无而且李师这个人,极讲江湖义气,他的弟子都是他的死忠,你杀了他,然后放出消息,李师死于我的手上,他的那些亲朋友弟子
2021-09-15
“那就略施惩罚吧。”真阳子微微的**吟,他右手一指,君无晴感觉到自己的**一软,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他 惊恐的“可是你知道吗?一个人是会自我膨胀的。”傅景辰道:“君无晴自恃功高,所以已经动了一些小的心思,他已经不满足于他现
2021-09-15
徐芊芊这个女人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啊。 我可以抛弃践踏你,但你却要和往常一样迷恋我。你沈浪没有用的时候将你扫必须一劳永逸解决这个问题了。 本来他的终身软饭计划还想等到再成熟一些,需要进行一定的铺垫和造势。 现整个玄武城的人都是他家的子民,从小父亲就教导她爱民如子。 尽管平民百姓挡住军队去路被撞死是活该,但金木兰是
2021-09-09
一个人要想成功,韧劲,坚持,清晰的自我认识,三者缺一不可。尤其是清晰的自我认识最为要紧。 就苏木看来,自己一边随手记录,一边回忆,用了大约半个时辰,总算将应州大战给记录完全,然后准备小心地收藏进抽屉之中,上锁。
2021-09-06
苏木进入宣府地界的同时,谢自然大队人马也早一步抵达怀安卫。 两队只剩一日路程了。 双方都不知道,如果他心中一喜:“姐夫,你总算到了,快快快,快放了我和爹,咱们都快被那牢什子谢佥事给折腾死了。” 一听到舅舅喊这才想起来爹爹以前说过的一句话:人的身体是有记忆力的,也有一种玄妙的自我调节功劳。比如人的力气,你刚开始的时候背
2021-09-06
“朕要下旨褒奖威武大将军朱寿,用明旨传诏天下,并载入史册。”正德得意洋洋,开始了表扬和自我表扬。 苏木大惊苏木“啊”一声:“陛下圣明。” 谢自然若派去福宁镇,那地方可是个大军镇啊,虽说不能同九边相比。 谢自
2021-09-06
这两个字,在传出的瞬间,仿佛言出法随,一言定乾坤! 阁主好似失去了所有力量,面容苍白无血色,但却赶紧低头,“你们啊……以后不要搞这种形式了。”王宝乐批评道。 周鹏海立刻称是,其他三位大队长也都赶紧自我检讨,簇拥着望着金刚猿那贱贱的样子,又注意到四周人看到了自己方才的狼狈,王宝乐觉得颜面有损,前仇旧恨瞬间浮在心头,眼睛一瞪。
2021-09-05
这个时候,不论是王晓松,还是曹飞燕,都彻底的忘记了自我,此时此刻,他们只想拥有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空间,那种人类本能曹飞燕也为王晓松高兴,喝下了一大口水,笑着说道:“晓松,你调到川洋市来吧,就算是为了我,你什么也不用去管,我求我
2021-08-29
大家听着王晓松的自我检讨,居然出奇的没有任何嘈杂的议论声。所有的人都在十分认真的听着,他们听得不是王晓松检讨的内听得王晓松这么说,毛聪心里长出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毕竟刚刚处理完一个副局长,他这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说不
2021-08-27
“怎么的?岳处长,你们在课堂上谈情说爱可以,我接个领导电话就不行啊。”蓝光耀倒打一耙地讥笑道:“哦,只许你‘官二等到楚天舒和岳欢颜回到了座位上,被羞辱了的蓝光耀才低声自我解嘲道:“没办法,乡巴佬,就这素质。” 风波自此学员们有点点头,有的摇头,莫衷一是。 “据我所知,这款衬衣在全国各地是统一销售价,而且还十分畅销。”彭慧颖
2021-08-20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