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之步步高升》第456章 满地找牙

自我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8-20

|

推荐访问

重生之官鼎

【www.097110000.com--自我总结范文】

    “怎么的?岳处长,你们在课堂上谈情说爱可以,我接个领导电话就不行啊。”蓝光耀倒打一耙地讥笑道:“哦,只许你‘官二代’州官放火,不许我纪委的小百姓点灯啊?”

    蓝光耀套用了一句典故,还含沙射影地**对岳欢颜父亲的不满,自以为很有学问,伸出手扶了扶眼镜,一副洋洋自得的神情。

    楚天舒实在坐不住了。

    “喂,这位领导,你们两个放火也好,点灯也罢,我都没意见,可别把我牵扯进去。你们都少说两句,大家继续上课好不好。”楚天舒看着蓝主任,息事宁人地说。

    如果蓝光耀顺着下了台阶,此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可这家伙竟然给脸不要脸,不仅一点儿不领情,还以为楚天舒胆怯了,他轻蔑的一笑,指着楚天舒对岳欢颜说:“岳处长,你看看,你的小男友心虚了,这叫不打自招啊。嘿嘿。”

    “蓝主任,你们纪委是不是习惯了这样办案,捕风捉影,强加于人?”看来岳欢颜很有应付这种场面的经验,不紧不慢地回击道。

    岳欢颜这句话点到了蓝光耀的痛处,他在充当“政治打手”的过程中,惯用的手法就是捕风捉影,强加于人,不少的官员都吃过他这两手的苦头,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今天被岳欢颜当众戳穿,蓝光耀自是恼羞成怒,他指着岳欢颜,叫嚣道:“岳欢颜,我告诉你,你东南官场上妖里妖气地妖言惑众,别人都让你几分,我蓝光耀就偏不信你的邪,你玩残了多少名干部,我们纪委都是有数的。”

    面对蓝光耀这种狂妄无耻的态度,楚天舒忍无可忍了。

    他起身走到蓝光耀面前,问道:“蓝主任,你是不是说我和岳欢颜在谈情说爱?”

    蓝光耀用眼角瞥了楚天舒一眼,蛮横傲慢地说:“是又怎么着?你想怎么的?”

    省直机关的处长们蓝光耀都没放在眼里,对于青原市一个小小的副处级干部,更是不屑一顾。

    楚天舒追问道:“照你这么说,她现在应该是我的女朋友了?”

    “女朋友?哼哼。”蓝光耀轻蔑地哼了两声,很明显是怀疑两人还算不算男女朋友的关系,这也是他的惯用伎俩,用这种暧昧的表达方式来诋毁他人。

    岳欢颜既然能博得一个官场妖女的称号,哪里会在乎他这种含沙射影,她直接戳穿了他的鬼把戏,笑道:“蓝光耀,你的心理忒阴暗了点吧,是不是想说我人尽那个什么呀?”

    “听见没有,我什么也没说,她自己承认的啊。人尽可夫,哈哈。”蓝光耀顺杆就爬,流氓嘴脸暴露无遗。

    一旁看热闹的官员中,有不少都暗暗齿冷。

    岳欢颜倒是不急不恼,笑眯眯地看着蓝光耀,嘲讽道:“是啊,就我这样不知羞耻的妖女,还能站出来制止你的不良行为,可见你连臭狗屎都不如,你是不是应该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啊?”

    蓝光耀斗不过岳欢颜,他只好转头居心不良地挑唆楚天舒:“年轻人,我好心奉劝你一句,还是别痴心妄想了,别到时候被她玩死了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谢谢你,蓝主任。”楚天舒郑重其事地说:“我被不被她玩死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我只想告诉你,谁再敢说我女朋友一句坏话,我就要用一个男人的方式来教训他!”

    说着,楚天舒捏紧了拳头,在蓝光耀的眼前一晃。

    蓝光耀吓得后退了半步,跌坐在了座椅上,他把眼睛摘了下来以掩饰他的惊慌失措,用手擦拭了一下,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苦笑着摇了摇头,戴上眼镜还想说什么,看看楚天舒的拳头,欲言又止了。

    岳欢颜满不在乎地抱住了楚天舒的胳膊,兴奋地说:“楚天舒,好样的,够男人,姐姐佩服!谁再敢对你的女朋友胡说八道,揍得他满地找牙。”

    有了岳欢颜这一句明明白白的示威,蓝光耀只能把嘴巴闭得紧紧的,生怕不小心蹦出一个字来,就要被楚天舒当众揍得满地找牙。

    等到楚天舒和岳欢颜回到了座位上,被羞辱了的蓝光耀才低声自我解嘲道:“没办法,乡巴佬,就这素质。”

    风波自此平息,班长去办公室把老教授请了回来,继续讲课。

    自此,课堂纪律大为改观,再也没有人接电话发信息,甚至连小声的交头接耳都几乎没有了,见学员们一个个全神贯注的,老教授讲课也带劲儿,眉飞色舞地滔滔不绝,课堂讨论的时候,学员们都大呼过瘾,受益匪浅。

    下课之后,蓝光耀接了一个电话,匆匆地走了。

    去就餐的路上,有几个省直机关的官员都纷纷走过来与岳欢颜攀谈,虽然谁也没有提一个字的课堂上的冲突,但是,从他们赞赏的语气和兴奋的神色上都看得出来,他们对楚天舒与岳欢颜打击了蓝光耀的嚣张气焰而欢欣鼓舞。

    官场上,人们最痛恨的就是那种仗势欺人,背地里耍小手段整人的干部。

    中午,岳欢颜照例要在车里休息一会儿,她还是那句经典的名言,漂亮的女人是睡出来的,不过,她这回没有加后面那一句:最好趴在男人的身上睡。因为楚天舒没有坐进她的车里,而是在车外的树荫下给吴梦蝶打了个电话。

    到了临江,有没有时间见面是一回事,不打个招呼实在是说不过去。当然,楚天舒也想向她请教一下,如何才能将地段不太好的房价炒高。

    电话接通了,吴梦蝶却说她不在临江,而是去了东北。

    楚天舒问她去东北做什么。

    她迟疑了一下才说,清明快到了,她去东北看望长眠在边境线上的弟弟吴兆君。

    楚天舒很是伤感,便没有提请教的问题,而是说,梦蝶姐,见到了冷雪吗?她还好吗?

    吴梦蝶去看望牺牲在打黑反恐一线的弟弟吴兆君,不可能不带上还在东北休养的冷雪。

    吴梦蝶告诉楚天舒,冷雪和她父母在一起,现在情绪不错,她也很想念大家,估计还有个一年半载的才会回到临江。

    楚天舒不由自主地问道:还要那么长时间啊?

    吴梦蝶笑了,说,这个,我也说不准,最后还得由冷雪自己决定,反正现在她还没打算要离开东北。

    楚天舒就说,自己在经贸政法大学读在职研究生,以后会经常来临江上课,今天就是利用午休时间打的电话。

    吴梦蝶很高兴,说她过三五天就回来了,等下次上课的时候再找机会好好聊一聊。

    挂了电话,勾起了与冷雪并肩战斗的记忆,楚天舒站在树荫下忍不住怅然若失,冷雪这一走就是大半年,不知道她内心的伤痛痊愈了没有?

    下午是兼职教授彭慧颖的课。

    蓝光耀中午离开之后就没有再回来,还有其他两名学员也在吃完午饭之后被电话召走了。

    离开了讲台好几年的彭慧颖还有点不太习惯,她特意拿出学员名册来,将缺课学员的名字填到了考勤表上。

    彭慧颖主讲经济学,下午的课堂上,她讲到了商品价格与价值的关系,理论的东西在座的几乎都学过,价格是价值的表现形式,价值是决定价格的基础,商品的价格主要取决于它的使用价值和供求关系。

    为了把这个理论讲透彻,彭慧颖选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引起了楚天舒浓厚的兴趣。

    彭慧颖让楚天舒站起来,指着他身上的衬衣举例说,我敢肯定,他身上这件衬衣的价格不菲,而且远远超过了它的价值。

    可是,当彭慧颖询问这件衬衣的价格时,楚天舒却答不上来,还要拿眼睛去偷看一旁的岳欢颜。

    岳欢颜在纸上写了一个数字。

    楚天舒赶紧回答:“老师,2880元。”

    彭慧颖走到楚天舒的身边,说:“好了,大家看,他身上这件衬衣的质地是全棉的,和你们穿的衬衣布料差不多,使用价值上也没有本质区别。很显然,它也是一件垄断商品。请问,大家愿不愿意花这么多钱购买呢?”

    学员们有点点头,有的摇头,莫衷一是。

    “据我所知,这款衬衣在全国各地是统一销售价,而且还十分畅销。”彭慧颖发问道:“那么,这是为什么呢?”

    学员们议论纷纷,也有人故意开着玩笑,说这衬衣是别人送给楚天舒的,眼睛却在看岳欢颜。

    “因为它是贴了一张小小的标签,表明它是一个国际知名品牌!”彭慧颖接着分析说:“这说明,商品的价格受众多的因素影响而变化,价格的高低还取决于人们的购买心理。例如一些极其昂贵的奢侈品,其价格往往不取决于它自身的物质意义上的使用价值,而取决于消费者在荣誉感、自我满足感等心理方面带来的效用。”

    后面彭慧颖将理论与现实联系起来,对当今社会诸多经济现象进行了*浅出的剖析,这些楚天舒都没有听进去,他沿着衬衣价格虚高还畅销不已的思路,联想到昨晚上岳欢颜提出炒高江北开发区房价的问题,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怎么才能寻找得到那一张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小小的标签?
延伸阅读
又来,上官舞对羽公子的自我感觉良好有些不屑了顾,她觉得这家伙是一个装逼高手,每次装逼的时候都是这样漫不经心的,但这种无而且李师这个人,极讲江湖义气,他的弟子都是他的死忠,你杀了他,然后放出消息,李师死于我的手上,他的那些亲朋友弟子
2021-09-15
“那就略施惩罚吧。”真阳子微微的**吟,他右手一指,君无晴感觉到自己的**一软,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他 惊恐的“可是你知道吗?一个人是会自我膨胀的。”傅景辰道:“君无晴自恃功高,所以已经动了一些小的心思,他已经不满足于他现
2021-09-15
徐芊芊这个女人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啊。 我可以抛弃践踏你,但你却要和往常一样迷恋我。你沈浪没有用的时候将你扫必须一劳永逸解决这个问题了。 本来他的终身软饭计划还想等到再成熟一些,需要进行一定的铺垫和造势。 现整个玄武城的人都是他家的子民,从小父亲就教导她爱民如子。 尽管平民百姓挡住军队去路被撞死是活该,但金木兰是
2021-09-09
一个人要想成功,韧劲,坚持,清晰的自我认识,三者缺一不可。尤其是清晰的自我认识最为要紧。 就苏木看来,自己一边随手记录,一边回忆,用了大约半个时辰,总算将应州大战给记录完全,然后准备小心地收藏进抽屉之中,上锁。
2021-09-06
苏木进入宣府地界的同时,谢自然大队人马也早一步抵达怀安卫。 两队只剩一日路程了。 双方都不知道,如果他心中一喜:“姐夫,你总算到了,快快快,快放了我和爹,咱们都快被那牢什子谢佥事给折腾死了。” 一听到舅舅喊这才想起来爹爹以前说过的一句话:人的身体是有记忆力的,也有一种玄妙的自我调节功劳。比如人的力气,你刚开始的时候背
2021-09-06
“朕要下旨褒奖威武大将军朱寿,用明旨传诏天下,并载入史册。”正德得意洋洋,开始了表扬和自我表扬。 苏木大惊苏木“啊”一声:“陛下圣明。” 谢自然若派去福宁镇,那地方可是个大军镇啊,虽说不能同九边相比。 谢自
2021-09-06
这两个字,在传出的瞬间,仿佛言出法随,一言定乾坤! 阁主好似失去了所有力量,面容苍白无血色,但却赶紧低头,“你们啊……以后不要搞这种形式了。”王宝乐批评道。 周鹏海立刻称是,其他三位大队长也都赶紧自我检讨,簇拥着望着金刚猿那贱贱的样子,又注意到四周人看到了自己方才的狼狈,王宝乐觉得颜面有损,前仇旧恨瞬间浮在心头,眼睛一瞪。
2021-09-05
这个时候,不论是王晓松,还是曹飞燕,都彻底的忘记了自我,此时此刻,他们只想拥有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空间,那种人类本能曹飞燕也为王晓松高兴,喝下了一大口水,笑着说道:“晓松,你调到川洋市来吧,就算是为了我,你什么也不用去管,我求我
2021-08-29
大家听着王晓松的自我检讨,居然出奇的没有任何嘈杂的议论声。所有的人都在十分认真的听着,他们听得不是王晓松检讨的内听得王晓松这么说,毛聪心里长出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毕竟刚刚处理完一个副局长,他这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说不
2021-08-27
“怎么的?岳处长,你们在课堂上谈情说爱可以,我接个领导电话就不行啊。”蓝光耀倒打一耙地讥笑道:“哦,只许你‘官二等到楚天舒和岳欢颜回到了座位上,被羞辱了的蓝光耀才低声自我解嘲道:“没办法,乡巴佬,就这素质。” 风波自此学员们有点点头,有的摇头,莫衷一是。 “据我所知,这款衬衣在全国各地是统一销售价,而且还十分畅销。”彭慧颖
2021-08-20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